335 肖乐天请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先生,我想不用我再重复一次了,你在战场之外是东方的政治家,是琉球來的使者,你会得到你应有的尊重,但是……但是你要记住,这里是战场,在战场上只有一个统帅,那就是我,总参谋长毛奇,就算是国王也必须听从我的指挥,”

克里米亚、萨多瓦地区一处沒有什么特征很普通的丘陵地,一座巨大的帆布帐篷矗立在这里,隐隐的吼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來的,

这里是普奥战争的主战场,这里是普鲁士一方的总指挥部,易北军团和第一军团共计12万普军主力的指挥心脏就藏在这里,

南方战场现在已经处在胶着的状态之下,远处闷雷一样的炮声已经连成了片,那是为即将发起的步兵冲锋进行火力准备,在总指挥部外传令兵的战马向四面八方如龙一样疾驰而去,浓重的硝烟味道随着微风飘扬出好几里远,

指挥部外的哨兵不知道总参谋长为什么要用生硬的英语骂人,不过他们知道这肯定跟刚刚进入军帐的那几名中国人有关系,

是的,现在正被老毛奇训斥的不是肖乐天还能是谁,也只有他才能让总参谋长抄起生硬的英文在哪里大吼大叫,

这是事关国运的大战役,谁的肩膀上担负如此重担心情都不会好多少,就连性格严谨,谨守贵族礼仪的老毛奇现在也失态了,

指挥部内,肖乐天身穿一身淡蓝色军装,军姿笔直挺胸抬头目视老毛奇,无论这位传奇将领有多么愤怒,吼声有多么响亮肖乐天的气势沒有丝毫动摇,

“总参谋长阁下,在下既然申请加入战争序列,那么在战争期间我就是您手下的一名普通军官,我会忘记我身上其他所有的身份……但是,我希望总参谋长阁下能够考虑到东方军团数百兄弟的请战书,我们要求和普鲁士军人一样的待遇……”

“我们不要特殊化,我们需要的是任务,我们需要参战……”

“闭嘴,”老毛奇咣的一声一拳砸在地图上,厚重的橡木桌子差点让他给打翻了,吓的旁变正襟危坐的卑斯麦差点摔倒在地,

“你们这群东方人,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守规矩吗,你口口声声说不要特殊化,难道你冲到我的指挥部里來,面对面向我讨要任务,这就是你口中的守规矩,你还有沒有军人的样子……”

说到这里,老毛奇扭头把口水就喷到卑斯麦的脸上了“政治、政治、还是政治……现在是生死一线的战场,不是你们政治家的谈判桌,我真的很后悔,后悔答应了你的条件,我就不应该让这些中国人和普鲁士新军进行混编,这就是天大的麻烦……”

别看卑斯麦在柏林权势滔天,任何人甚至国王都要对他非常的尊重,但是卑斯麦是一个典型的普鲁士人,他绝对懂得外行不能干涉内行的道理,

在外交政策上,在帝国内政上,在财政支出上,他可以独断专行,但是一旦进入战场尤其是几十万人绞杀的大战场上,卑斯麦知道自己的水平远远不如老毛奇,在这里他永远都是学生,

真实的历史上,萨多瓦战役打到最危险的时刻,卑斯麦甚至不敢说话和提问,他只能在一边偷看老毛奇的脸色來判断战局发展到了何种地步,

“总参谋长阁下,肖先生的要求虽然不符合帝国的军事制度……但是毕竟他们是友军,希望参谋长能够适当的考虑一下友军的要求……”卑斯麦这时候可沒有丝毫的飞扬跋扈,有的只有小心谨慎的赔笑,

“哦,我的上帝啊,你们能不能让我好好打这一仗,不要再给我找麻烦了,现在战局有多严峻我想根本就不用我过多的重复了,奥地利兵力比咱们占优,训练也不弱于我们,而且最重要的是,奥地利的火炮数量远在我们之上……”

“这是国运之战,败了则万劫不复永无翻身的机会,我要对帝国负责,我不能允许战场上有任何意外存在……”

说到这里老毛奇目光深邃的看着军姿标准的肖乐天和他身后的军官,语重心长的说道“对不起,我是一名统帅,我手下每一只部队都是能决定战局胜负的棋子,我必须了解每一枚棋子的优劣,只有这样我才能把他们放在最合适的位置……”

“但是很可惜,我不了解你们,我更不明白你们拼命进行的土木训练又有什么作用,说到底你们不过就是一支工兵部队……去吧,回头我会给你们一些修路架桥的任务的,”

侮辱啊,这是奇耻大辱,肖乐天的脸色涨红了,他身后的萧何信、司马云的脸也涨红了,新军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的侮辱,

日本人侮辱过他们,所以才有了十万华人血战那霸的国战,满清绿营侮辱过他们,所以才有了摧枯拉朽一般的大屠杀,法国人侮辱过他们,所以才有了法瑞边境上那一场震动整个欧洲的步骑大对抗,

“总参谋长阁下,您可以质疑我肖乐天的军事水准,但不可以质疑我手下精锐的军事素质和敢战的勇气,我们从亚洲來到欧洲,不是來修桥补路的,我们不是來给你们当佣人的,我们灭掉法国人的威风,今天也同样能够灭掉奥地利军队的锐气……”

“我肖乐天在这里发誓,只要指挥部给我们军令,我肖乐天将会冲在最前面,我愿意立军令状,”

卑斯麦一听这个当时脸就苦了,心说肖乐天啊,你怎么能跟老毛奇说这些话呢,你越是这么说,你就越沒有任务啊,

老毛奇掏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脸颊,那上面有刚刚肖乐天飞溅出來的口沫,不过老将军沒有丝毫的气愤,反而笑了起來,

“呵呵,肖先生啊,您说到底还是一名政客,你并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这都什么时代了,你还用中古时代的军队激励方法呢,现代战争早就变成一门精密无比的科学了,总参谋制度的建立,就是顺应这样的潮流……”

“还军令状,还什么舍生忘死,你身为一国首相都要率众冲锋了,这说明你们的战役已经败的毫无翻盘的可能了,就你这样思维,我更不能放心的给你任务了,你还是下去休息吧,”

肖乐天的脸现在涨红的就跟紫茄子一样,而这时候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将领站了起來,为肖乐天打了一个圆场,

“肖先生,我是第一军团的总指挥卡尔亲王,我希望您不要固执了,您应该考虑到总参谋长阁下的苦衷……”

肖乐天身边的约纳斯赶紧凑过來给肖乐天低声介绍“先生,这位就是王太子的叔伯哥哥,帝国的卡尔亲王,也就是第一军团的总指挥……我知道欧洲的王族的名字对您來说是很混乱的,但是请您记住,普鲁士现在有两个卡尔亲王就对了……”

“两个卡尔亲王,你是说以前和我发生冲突的卡尔是王国的太子,而这个卡尔亲王跟那个卡尔亲王,是一个爷爷的关系,哦,真够乱的了……”

老卡尔亲王能够理解肖乐天的迷茫,反正欧洲人的名字的确是很长的,有时候就连欧洲人自己都会弄混的,

“肖乐天先生,我就长话短说了,现在的萨多瓦我的第一军团和比滕菲尔德将军指挥的易北军团,加一起一共只有12万人的兵力,而我们的对面,奥地利的贝奈德克将军手下有多少军队呢,足足21万人……”

“不仅如此,对面的奥地利人之前得到了法国人的军事援助,火炮数量是我们的一倍……战争从來都不是游戏,你永远都想象不到总参谋长阁下肩头承担了多大的压力……”

说到这里,老卡尔亲王友好的笑了笑“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邀请您的军队加入我的禁卫师,这样您也能近距离的接触到战争的……”

肖乐天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遇到的是如铁板一样严谨的普鲁士军事制度,这可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撞破的,看样子自己和兄弟们参战的愿望就要落空了,

不甘心啊,实在是不甘心……等等,好像老卡尔亲王的介绍漏掉了一个重要的环节,

“尊敬的亲王阁下,据我所知普鲁士帝国应该组建了三支兵团,王储威廉卡尔亲王的军队呢,为什么不在这里,”

肖乐天的问題让指挥部里的众人脸色一变,就在卑斯麦首相准备转移这个话題之时,突然指挥部外传來一声响亮的报告声,

“报告……第二军团依然无法取得联系,工兵连续三小时排查,始终找不到被毁的电报线在哪里……现在工兵团准备重新铺设一条电报线路……”

啪的一声,老毛奇手里的红蓝铅笔被撅断了“上帝啊,您难道要放弃普鲁士了吗,如此紧要关头居然和第二军团失去了联系,幸运女神看來沒有站在咱们一边……”

肖乐天心里咯噔一声,一组数字出现在了脑海里,威廉卡尔王储的第二军团总兵力达到12万,是三支军团中实力最强大的,而且普鲁士帝国最强悍的骑兵都在王太子的手里,可见国王对自己亲儿子的爱了,

现在大战在即,第二军团却离奇的失去了联系,让我想想,之前的战报说第二军团扫荡萨多瓦东部邦国,如此强大的兵力不可能对付不了那些小邦国的,

看來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奥地利方面已经抓住了这次战机,贝奈德克将军就是想打一个时间差,想在第二军团沒有赶到之前摧毁易北军团和第一军团,也是就是说通讯不畅的原因是人为的,是敌人间谍的渗透,

想到这里肖乐天立正敬礼,向老毛奇再次请命“总参谋长阁下,东方特混营请求此次传令任务,我部最擅长跑路了,只要我们出马一定能和第二军团恢复联系……”

“大人,请不要忘记,在贝桑松,我们沒有战马,仅靠双腿就创造出了一次强行军的奇迹,这不是我们在吹牛,这是有真实的战例的,”

“毛奇将军,您刚刚不是说,战争就是要把最合适的棋子摆放在最合适的位置吗,难道我们那次强行军的战例是假的吗,请总参谋长下令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