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讨令出征/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指挥部里一下子安静了下來,老毛奇沒想到肖乐天会抢这个任务,按理说他应该斩钉截铁的拒绝他的请求,可是刚刚话赶话已经说到这儿了,再反悔可就真不厚道了,

你不是说让这些东方混编营去修桥补路吗,你不是说他们只能当工兵团使用吗,那么人家肖乐天干脆就当自己是工兵团了,我去修理电报线总行了吧,

而且我两个营的兵力都去当传令兵去,这种任务你总不能还认为不称职吧,

看着老毛奇吃瘪,肖乐天乘胜追击道“总参谋长阁下,要知道战场可是在南方,我们要去的方向可是正西啊,如果这样的任务您都认为我们无法胜任,那么我只能认定您对我们东方军团有歧视了,我保留向国王陛下申诉的权利,”

“你,”老毛奇胡子都吹起來了他从沒想过自己会被一名中国人威胁,这位老将军伸手指着肖乐天的鼻子怒喝道,

“别以为你曾经教训过法国人,你就以为是战神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不相信你们,你们这群从中古时代走來的军队根本就不懂现代战争为何物,我更讨厌你们不请自來跑到欧洲來捣乱……”

“就因为你们的出现,给我们制造了多少的意外,你知道总参谋部因为你们而更改了多少计划吗,光是普奥之战的战前计划,几乎重新做了一遍,你知道你们给我们带來了多少的变数吗,”

“你们已经给我们造成无数的麻烦了,而现在还想继续制造麻烦吗,你知道这种不可控的感觉有多讨厌吗,你知不知道战争中就怕出现各种各样的未知数吗,”

老毛奇在咆哮,他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原來他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歧视,而是普鲁士民族性格使然,

这个民族经过一百多年的全民兵役洗礼,已经在他们的基因中烙印上了非常深的秩序标签,后世有一个笑话曾经说过,****人见面打招呼会问吃了么,而两个英国人见面会问天气怎么样,而两个普鲁士人遇到一起会问秩序是否还在,

这不是其他民族的故意抹黑,这真的是普鲁士人生活中的常态,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一生有25年都在军营里度过,而且整个民族所有男人都是如此,那么这个社会究竟会变成怎样,究竟会有一种什么样的秩序出现呢,

普鲁士民族的崛起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必然,

肖乐天的突然出现,确实打乱了普鲁士王国的战略大计划,虽然多了中国这一个大大的盟友,还多了一大笔突如其來的财富,但是这些中国人也激怒了法国,

在之前的情报中,奥地利总共能动员六十万左右的兵力,全国火炮的储量大概在五百多门左右,但是现在,由于肖乐天激怒了拿破仑三世,法国居然一次性的支援了奥地利三百门火炮,

这可是足足八百门火炮啊,奥地利一跃而成为欧洲当时陆军火炮储量最多的国家,为了对抗这样的不均衡,普鲁士王国不得已把自己还不算很成熟的杀手锏毛瑟步枪都动用了,

而按照他们原來的计划,这种非常先进的步枪,是要留着对付法国人的,

老毛奇气的胸膛一个劲的起伏,他恶狠狠的盯着肖乐天,如果不是考虑到外交纠纷的话,他真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给他一拳,把他那张小白脸给打一个满脸花,

肖乐天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当他再次抬头盯着老毛奇的时候,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股悲愤的光,

只听肖乐天用非常悲凉的语气说道“是吗,您觉得我们中国人给你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给你们增加了无数的变数,所以你很反感我们,这就是你阻止我们上战场的原因吗,”

“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人生中永远都存在变数,而这中不确定的东西也不是只给予你们普鲁士……”肖乐天突然大吼一声“看着我的眼睛,你想知道什么是变数吗,我现在告诉你,法兰西派遣了一只远征舰队直奔东亚而去,他们企图摧毁我的事业根基,这才是最大的变数,”

“你们无非就是多浪费了一些时间和精力來制定全新的作战计划罢了,而我们付出的可是血淋淋的生命,要知道在那霸现在有将近四十万百姓定居,而盛怒之下的法国人绝对会无差别的进攻的……”

肖乐天的眼眶有点湿润了,他悲戚的说道“一个民族想要崛起从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绝对不是几份战略计划就能够达到的,一个民族想要崛起靠的就是生生不息、勇往直前的那股血勇,”

“六年前,英法联军攻破北京城,烧毁夏宫的时候,我们中国人是什么心情,拿破仑一世打败普鲁士,并强迫大德意志解体之时,你们普鲁士人又是什么心情,难道不都是一样的吗,”

“少跟我谈什么变数,这个世界上就沒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就算你们普鲁士在这次变数中吃了一些亏,但是你永远给我记住了,在这次大变局中,流血最多、吃亏最大的永远都是我们中国人……”

肖乐天已经彻底泪奔了,他在指挥部里大吼大叫,一时间镇住了所有人,他甚至用一口京片子冲着老毛奇破口大骂,

“你丫的少在我面前装蒜,你知道老子我已经多久沒睡过一次好觉了吗,老子我一闭眼就是整个那霸陷入战火的场景,梦里面全是鲜血,天知道法国人的舰队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轰炸了,而你却在老子面前喋喋不休的说什么变化,我操……”

老毛奇显然是听不懂中国话的,他迷惑的眼神望着在场唯一的翻译约纳斯,而这时候的约纳斯已经让肖乐天的话给噎的说不出话了,

他哪里敢照着原样翻译啊,只能捡着好听的编两句“总参谋长阁下,肖先生说他已经很久沒有睡过好觉了,他现在非常担忧琉球王国的局势……他说,现在法国人的舰队很有可能已经开始轰炸平民了……”

老毛奇长叹一声,心中的恻隐之心开始翻腾起來了,是啊,普鲁士遇到的变数是可控的,而且仅仅局限在军人身上,而这些亚洲人付出的可要多得多了,法国人敢烧中国的夏宫,那么他们一样敢屠杀无辜的百姓,

“好吧,首相大人,您说服我了,既然你非要领这次任务,我可以答应你,希望上帝保佑你们,”

肖乐天听到这里脚后跟啪的一碰立正敬礼“请长官放心,坚决完成这次任务,”说完扭头离开了指挥部,

老卡尔亲王皱着眉头说道“这样真的可以吗,如果这位东方首相出什么意外的话,可是会引起外交纠纷的啊……”

老毛奇一吹胡子气呼呼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就从來沒见过如此狂热好战的中国人,这跟传言中的中国人完全不一样,如果我不答应他,我相信他会一直缠着我不走的,你以为我的军令真的能命令一位东方首相吗,”

老毛奇狠狠的瞪了卑斯麦一眼“我只能命令我的士兵,我惹不起你们这群政客……”一句话说的卑斯麦老脸微红,

这位铁血首相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不好意思“呵呵,不会出什么问題的,西方毕竟不是主战场,他们顶多会遇到一些小股的渗透部队或者间谍,两个营的兵力足够他们应付了……”

老毛奇长叹一声“但愿吧,可是你也别忘了,这名东方首相可是带着一连串的奇迹出现在政坛上的……他不就是一名麻烦制造者吗,”

肖乐天两个混编营就驻扎在总指挥部的西面,本來按照普鲁士参谋部的计划,这支部队是说什么都不能上主战场的,按照老毛奇的本意,一定要等到普鲁士正规军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才能让这支部队追追逃兵什么的,攻坚战绝对不能用他们,

普鲁士方面的考虑也有他们的道理,一方面中国人是友军,之前在法国已经伤亡惨重了,出于道义也不应该让他们再死人了,而另一方面也是欧洲人天性中对亚洲人的一种防备心理,虽然肖乐天是普鲁士的朋友,但是这种传统观念也不是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够改变的,

“走走走,赶紧带队出发,再晚一会指不定老毛奇又闹什么幺蛾子,这群欧洲大鼻子就是一群煮熟的鸭子,就剩嘴硬了……”肖乐天一离开指挥部马上翻身上马直奔军队驻地而去,

“大人,咱们领这个任务有什么用啊,主战场在南边啊,咱们两个营的兵力跑到大西边去抓间谍吗,而且还是给卡尔亲王那个王八蛋当联络兵,我心里真是不痛快……”萧何信刚刚已经攒了一肚子气了,现在可算找到机会撒撒了,

马背上疾驰的肖乐天冷笑着扭头看了看指挥部,低声说道“事情沒那么简单,奥地利也是强国,你真以为那么好对付,咱们现在最关键的是先出动,只要脱离开指挥部的控制,后面会发生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萧何信跟司马云相互对视一眼,两人跟肖乐天好久了,对大人的表情和眼神已经非常熟悉了,看來这次任务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