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秩序之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十公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进,大概相当于北京到廊坊的距离,或许还要更少一些,

对于一支军队來说,四十公里用正常行军速度,也就是四五个小时左右,如果加上拖后腿的炮兵在内,六个小时也能赶到了,

如果王太子卡尔的第二军团能够在清晨受到老毛奇的调兵令,立刻开拔的话一上午的时间整个军团是肯定能够抵达战场的,如果最精锐的骑兵团脱离部队冲锋的话,恐怕九点左右就能抵达战场,

可惜战争中很多问題并不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題,短短的四十公里在地图上只是一小节,但是在人类的面前,那就是可以遮蔽视线的巨大障碍,

第二军团沒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他们无法看到四十公里外的爆炸火光,也听不到暴雨一样的枪声,也许现在他们还在按照原定计划,慢条斯理的收拾营盘,准备一点点向主力靠拢呢,

“沒有时间浪费了,我可以肯定,现在指挥部派出的所有骑兵还有线路维修的工兵,都被敌人给杀死了,现在卡尔亲王根本就不知道大战已经打响……甚至,甚至有可能奥军在必经之路上设下了埋伏,就等着咱们送上门呢……”

轰的一声,在场所有中国以及普鲁士军官一阵喧哗,紧接着约纳斯代表几名普鲁士高级军官开口了,

“长官,现在怎么办,现在通知指挥部是不是來不及了,我请求长官下令,立刻请求援兵,我们必须要打通这条生命线……”

普鲁士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约纳斯焦急的给肖乐天翻译,不过换來的是肖乐天一个劲的摇头,

“不不不,已经沒有时间了,而且战场上我们的兵力本來就比奥军少,你以为会有多少预备役分给我们吗,那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肖乐天手指突然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点“这里,就是这座无名的石桥,在桥西侧有一处缓坡,这里应该是周围地形的制高点了,面积足够我们两个营的兵力展开……”

“罗火,你带领骑兵连迅速向西方突进,用最快的速度把军令送到卡尔亲王的手上,萧何信、司马云,剩下所有步兵军团立刻急行军,用最快的时间赶到石桥高地,立刻布防……”

“是,大人,”所有亚洲军官沒有一个犹豫的马上立正敬礼,但是那一刻所有的普鲁士军官却犹豫了,

一群军官围在约纳斯身边,低声嘀咕半天,紧接着约纳斯紧锁眉头说道“尊敬的首相大人,我们普鲁士士兵有不同意见,希望您能够参考……”

约纳斯长叹一声,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对不起首相大人,我们拒绝接受这样的命令,总指挥部给我们的命令只是传递消息维修线路,我们并沒有阻击权……”

这时候的约纳斯清了清嗓子,梳理了一下普军军官们的意见,开始向肖乐天摆事实讲道理了,

“首相大人,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们的考虑,现代战争早已经是一门严谨的科学了,这不是中世纪靠着一腔热血就能大胜仗的年代,或许您以为用一腔血勇激励起士兵的气势,就能够以少胜多,扭转战局吗,”

“很遗憾,这种传统的思维已经不合时宜了,战争已经进入钢铁咆哮的年代,无论您的胸膛里有多少勇气,都挡不住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甚至一颗装满高爆炸药的炮弹……”

“您知道奥地利现在有多少火炮吗,至少八百门,您知道一次火炮齐射的威力有多大吗,遮天蔽日,哪怕是天使恐怕都无法抵挡这股杀戮……”

约纳斯情绪有些激动他的语速慢慢的加快了“首相大人,请您理智的看待这场战争吧,总参谋部已经制定好了所有的战斗计划,无数高级参谋甚至把粮食补给计算到了每个小时,现在普鲁士王国内,所有的铁路运输已经全部转为军用,所有公路上都是转运物资的马车……”

“整个王国就如同一架精密的机床一样在高速的运转,每一个零件都已经得到了他们需要完成的任务,在这场战争中,每一名士兵都能在战斗前得到自己的明确任务,每一名军官更能知道自己军队的战略意图,甚至连那些转运物资的后勤士兵,也能知道今天他们要把罐头肉送到什么地方,交到什么人的手里……”

“无数火车司机知道自己这一列军火要送到哪里,无数工厂主也知道自己加班加点到底需要生产多少支火枪,还有柏林、汉堡、汉诺威的那些银行家们,更是彻夜不休的计算海外战争贷款的利息,用尽一切智慧想要给帝国节省每一枚金币……”

约纳斯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亲爱的首相大人,普鲁士王国能够走到今天,从一个弱小的邦国发展到能够和强大奥地利展开决战,并能让老牌强国法兰西都不敢轻慢,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我们的严谨,靠的是全国上下所有民众都如同螺丝钉、齿轮一样的精确有序,是的,我们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那就是秩序,我们普鲁士需要的是秩序……”

“首相大人啊,您知不知道,如果您沒有军令而擅自行动的话,会给整场战役造成多大的变化,而这种变数是会呈几何状放大的,你会改变我们战线的状态,你会影响其他军队的行进,甚至你还会打乱后勤补给的计划表……不不不,这种不可控的变化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绝对是一场灾难……”

肖乐天和他的兄弟们已经听呆了,他们好像直到现在才明白普鲁士这个民族到底有多么的严谨,这还是人吗,这生生把人给磨练成沒有感情的零件了,

是啊,老毛奇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友善,要知道我们可是打赢了法国骑兵营而且还在汉堡救过孤儿的,就算你老毛奇不认这点恩情也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还有这些普军军官,在训练场上他们虽然有些牢骚但是执行命令绝对是不打折扣的,让他们当多久的地老鼠,他们都能坚持下來,那时候从來沒有想到他们会抗命,

一切都是民族根性使然,这个民族对秩序的狂热崇拜是肖乐天和他的手下无法想象的,可能一百多年的全民兵役,已经让这个民族变态了,他们的眼里容不得一丁点破坏秩序的行为,

在他们的心中,军令、法律、上帝教会人们的道德这些都是维持秩序的基石,是绝对不可以打破的,就好比现在正陷入苦战的普军第七师,受到了两个军团的夹击依然死战不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的心中一点撤退的想法都沒有呢,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天上的战争狂人,其实他们心中所想非常的简单,军令让我们这样做,我们就会这样做,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有的只有顽强的执行,

只有把自己当场一件冰冷的、沒有感情的钢铁零件,人们才会忘记死亡有多么恐惧,也只有如此普鲁士人才能守护住他们所要的秩序,

肖乐天长叹一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心里这个骂啊,这群榆木疙瘩,简直不可理喻,这个民族太变态了,跟日本人绝对有一拼,怪不得这两个民族二战时候打的最凶呢,就冲他们脑子里这一根筋的劲,还真是油盐不进的铜豌豆,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啊,人家普鲁士总参谋部光制定这场普奥战争的作战计划,就足足用了十年的时间,在这十年里,无数人的心血倾注在了上面,就算沒有自己这个穿越者來搅局,人家普鲁士照样能够赢得这场七周战役,

正是自己的出现,给人家好好的大战略生生弄出无数种变数出來,所以说老毛奇宁可把这两个营放在自己指挥部旁边,宁可浪费的待着,也不愿让肖乐天出战,要知道普鲁士人对意外的变数已经讨厌到极点了,

现在这些汉堡新兵营的军官们,也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他们说白了跟老毛奇一样,追求的也不过就是秩序而已,

军令是什么样子,就应该如何执行,这跟贪生怕死无关,他们只是想告诉肖乐天,随意破坏规矩是不对的,如果所有军事长官都这样随心所欲的战斗的话,那还要什么总指挥部,

肖乐天心中暗自苦笑,如果是普通的中国人,遇到这种压力估计就会从善如流了吧,但是很可惜,你们今天遇到的不是一个人,哦……呸呸呸,我当然是一个人了,只不过我是一个穿越的人,而穿越者的存在不就是來打破规矩的吗,

你们想要秩序,呵呵,做梦去吧,只要我肖乐天在的地方,秩序就应该由我來决定,

正当肖乐天组织好语言想要开口之时,愤怒的罗火第一个忍不住了他大吼一声“懦夫,胆小鬼……你们这群新兵蛋子是不是怕死,大人又沒有让你们以一当十去,连守卫一座高地你们都不敢,一群窝囊废,”

这些普军军官虽然听不懂罗火在说什么,但是光看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这群北欧大鼻子也不是好惹的当时面色就有点不善了起來,

约纳斯更是鼻子都气歪了“罗火将军,请注意你的言辞,这里是欧洲,不是你们清国,这里更沒有落后的中世纪步兵给你指挥,在这里士兵也不是军官的私有财产,不是你可以随便辱骂的……”

“我们普鲁士人是不是懦夫,从來不靠一时逞能來证明的,我们所追求的只是整个民族的胜利,除此之外我们不会再有一星半点的杂念……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你们杂念太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失去了秩序你们除了内耗还能干什么……”

我去,肖乐天沒想到约纳斯损人也有一套啊,这套说辞还真的是击中了中国人的要害,人家说的还真是沒有错,

“够了,都闭嘴……我肖乐天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我们身后有将近20万人绞杀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死去,而我们还在进行口舌之争,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