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骑兵团的生死抉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火,性格火爆,善用骑兵,耐苦战、突袭战、远程奔袭,一旦进入敌众我寡的状态下,很容易陷入狂化状态……这是后世军史研究专家们对四天王之一,罗火将军的定论,这个从商队护卫走出來的将军,自从跟随肖乐天之后就如同鱼跃龙门一样,再也不是当年唯唯诺诺小伙计的模样了,

19世界中叶,内燃机还沒有被发明出來,战场上远程机动兵种依然依赖骑兵,世界各国无一不把骑兵当成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來重点培养,尤其是欧洲由于他们能够很轻松的购买到高大的阿拉伯马,所以这个时代的欧洲骑兵已经接替蒙古骑兵而成为了世界第一强,

高大强壮的阿拉伯马、精良的骑枪、闪亮的马刀……这道坚不可摧的洪流在罗火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的冲入敌阵,把那些臭虫一样的挡路者给碾压至死,

一次又一次成功的突防,却换不來罗火一丝笑意,眼角余光中不停有骑兵被敌人的子弹射落战马,翻滚的战马悲惨的哀鸣,战友的惨死让所有人更加悲愤,

“快快快……所有人都不要恋战,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用最快的速度突围……第二兵团,你丫还不起兵等什么呢……”

沒有人注意到,在罗火的喊声中还有一串串热泪滚落,别看死的都是普军骑兵,但是在这段磨合期中,罗火跟他们也建立起來深厚的战友情,

“大人小心……”一声德文怒吼中,罗火左侧的战士突然策马向前,他的右肩狠狠的撞在了罗火的左肩膀上,猝不及防的罗火差点被撞下马,

还沒等罗火反应过來,只听道路左翼突然传來一阵密集的枪声,又一波偷袭者出现了,那名年轻的普军战士胸口突然绽放数朵血花,他连惨叫都沒有就滚落下马,

“我操你姥姥的……”罗火腰间发力挺直身板,紧接着两枚手雷就跟变戏法一样出现在他手中,遂发装置一擦手雷已经被点燃,

“妈的,你们还沒完沒了了,杀不尽的狗贼……炸死他们,给兄弟们报仇……”一阵轰鸣,爆炸的火光吞沒了路边的灌木丛,

偷袭的敌人只有十个人,一顿手雷雨过去炸死七个,剩下三个撒腿就逃,罗火身边的士兵当时就想冲过去宰了那三名偷袭者,不过马头还沒冲出去就被罗火死死的攥住缰绳,

“任务要紧,不能恋战,我们继续向前……想报仇有的是机会,走……”

骑兵连的兄弟们气的眼睛一片猩红,但是军令如山谁都不敢违抗,只能一个个拼命用马鞭抽打战马“走,加速冲过去……”

一百多普军骑兵就如同一只洋葱一样被偷袭者一层一层的扒皮,最外围的兄弟在一次次的偷袭中,惨死摔下战马,道路两边的灌木丛、小树林、农庄、干草堆……几乎所有的障碍物里都藏着普军的小股渗透部队,

这些蝗虫一样的部队多的四五十人,少的只有七八人,但是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是奥地利方面精挑细选的精锐,无论人数多寡他们敢战之心一点都不会少,

渐渐的,骑兵连耗尽了自己所有的手雷,战死者的数量很快达到六十人,在这样残酷的血腥强行军中,受伤落马的士兵根本就沒有幸存的可能,只有死者沒有伤残,

“该死,该死,真他妈的该死,怎么杀不尽了,怎么就杀不尽……”吼声中罗火突然右肩一凉,紧接湿漉漉的鲜血就流了下來,

“大人您受伤了,”周围人下意识的就往他身边靠,他们在用身体遮护长官的安全,

“滚开,不过就是蚊子咬了一口,不要管我,保持速度……冲过去,拖延就是死,就是全军覆沒……”

战马的速度已经被提升到了极致,所有的马力已经被压榨干净了,骑兵小伙子们为了追求速度甚至把身体都趴在了马背上以降低风阻,这样的姿势下所有人都无法进行反击,

不过也沒有必要反击了,手雷都用光了,弹药也消耗了三分之二,至于说用马刀肉搏,大家可沒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现在就是用速度换生命,速度越快伤亡也就越低,谁被击中了也只能认倒霉,当他们翻滚下战马之后,恐怕沒有几个人能够幸存,

罗火趴在马背上,肩头的疼痛加上大量失血让他眼前发花,耳边除了枪声之外只有战马拼命到极点的呼哧呼哧喘气声,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加速,加速,加速……老子就不信了,我们一路都是踩着奇迹走过來的,今天这条小阴沟还能翻船,老子不信,老子还沒娶十个八个媳妇呢,老子还沒生出二三十个儿子來抢家产呢,大人所说的太平盛世,老子我还沒看见呢……”

想到这里,罗火突然挺起腰杆大吼一声“弟兄们,听我号令,十人一队咱们分开突围……我就不信了,这群王八蛋能把这片大地全都藏满了伏兵,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今天老子我就赌这条烂命了……”

“啊,”所有人全都诧异的叫了出來,现在骑兵连就剩下四十多人了,就这还要分兵,十人一个小队能有多大的战斗力,如果遇到埋伏的步兵又能活几个,

但是转念一想大家就明白了,奥地利的渗透部队人数不会多的,他们能在这条必经之路上设伏已经是极限了,他们根本就无法守护如此大的一片旷野,

四十人分成四只小队,如果按照概率來估算也许会有两支到三支的队伍全军覆沒,但是剩下的那一支队伍,成功的可能就会成倍的增加,

“明白了,长官放心,坚决完成任务……”一名叫做乔治的骑兵排长向罗火敬了一个军礼,突然越俎代庖的发起了号令,

“光荣的普鲁士骑兵连,我们是骄傲的条顿骑士团后裔,我们绝对不会让我们的友军白白牺牲的,留下十名精锐保护罗将军,剩下的弟兄五人一组,我们分头引开敌人……”

“是,”一声炸雷一样的回应,这些普军骑兵二话不说连半分犹豫都沒有,狂奔的骑兵连如扇形一样扩散开來,

“什么,我靠,乔治你小子混蛋,老子的军令你也敢改,给我滚回來……”罗火鼻子都气歪了,别看乔治只是改变了一下分组人数但是整个命令的性质可就全都改变了,

罗火本意是平分成四队,谁能活下去那就是赌命,每一队生存下去的几率都是一样的,但是让乔治这么一弄,六个五人队加上一个十人队,七支部队大大的分散了敌人的力量,同时也让罗火所在的十人队生存几率成倍的提高,

“臭小子,你丫的给我滚回來,老子不想欠你们这群大鼻子的人情……呜呜呜,你们居然敢篡改军令,你们还是普鲁士人吗,你丫的连满清绿营兵都不如啊……”

乔治微笑着策马冲入旷野,他当然知道东方的军官在骂他,但是他骂的越狠他心里就越温暖,乔治沒有回头只是迎风摆了摆手“不用再骂了,沒有用的,肖先生说的沒有错,自从我们穿上这身军装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幻想死在病榻之上,只有战场才是我们的归宿……”

“德意志祖先英灵在天空召唤我们,这是我们德意志民族的战争,要死也是我们先去死,兄弟们……我带着你们一起去死,罗火长官,传令的任务就摆脱你了……”

“不……我操,我操……”愤怒的罗火下意识的就想策马冲过去,可是万万沒有想到,他身边那名哭的满脸花的普军骑兵,手中马刀一闪,罗火控马的缰绳居然被切断了,

“长官,请您不要擅自行动,我们保护着你冲过去……别让他们白白牺牲啊,”

这下罗火可傻眼了,沒有了控马的缰绳,自己胯下战马也只能跟随马群一起向前狂奔了,他就算再愤怒也沒有用了,

“你们……你们简直就是混蛋……老子不想欠你们的人情……”罗火已经说不下去了,在他模糊的视线中,乔治带领的小队已经冲入一片稀疏的树林,当身影消失的那一刻树林中枪声大作喊杀声震天,

悲壮的气愤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剩下的几支五人小队抽出马刀挥舞着、狂呼着“德意志祖先的英灵在召唤,条顿骑士团的后代们……冲锋,”

蹄声滚滚如闷雷,原野上冲天而起的灰尘带组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扇形,而罗火所在的十人队就是正中间的那根粗壮扇骨,向着正西方一往无前的狂奔而去,

那些埋伏的奥地利士兵,万万沒有想到普军仅剩四十多人还敢变阵,一时间超过九成的埋伏点都失效了,他们知道放任任何一支队伍成功离开,都会让第二军团得到最新的战报,那样一了所有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勇敢的奥地利士兵们,放弃伏击阵地……明刀明枪的跟他们干啊,堵住他们,把他们堵死在这里……”

“杀啊……”原野上突然出來无数吼声,一批又一批的奥地利渗透部队从藏身处冲了出來,迎着战马冲锋的方向进行反冲锋,

那一刻,枪声如雨,杀生如雷,整个原野刹那间一片血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