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杀戮的起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瑟,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经典的后装针刺步枪,这种步枪虽然射速不如美国斯宾塞,但是他的精度、射程、杀伤力可是非常优秀,如果综合起來考量,毛瑟步枪的得分要远远高于斯宾塞,

本來在肖乐天的记忆中,毛瑟步枪应该是1870年普法战争时期才被大量的装备,但是后來他才知道,正是由于自己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普鲁士和法国之间微妙的平衡,逼得法国强力支持奥地利,这才让毛瑟这个普鲁士王国的秘密武器提前展露自己的身姿,

精度高、射程远、杀伤力大,结构简单可靠性强,甚至子弹用的都是无烟火药流水线生产,这更让哑火和炸膛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试问天底下那个国家不希望大量拥有这样的武器呢,

可惜的是,帝国财政太吃紧了,现在整个普鲁士军火库里只有两万多支毛瑟步枪,根本就沒法全军装备,大部分士兵使用的还是稍微落后一些的德莱塞步枪,

毛瑟步枪虽然不多,但是还是能保证肖乐天这支友军的使用的,说实话卑斯麦和老毛奇还是够意思的,肖乐天所带领的这两个混编营,一水全部是毛瑟步枪,子弹也是敞开了供应,为了肖乐天他们的安全,普鲁士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果然,当毛瑟步枪开始射击之后,对面的奥军立刻就感到压力了,现在奥军的先头部队已经被斯宾塞和高爆炸药给摧残的七零八落,整个冲锋军阵最前方的十米区间内已经无法形成人潮,只是一团一团的独立人群,

更可怕的是,高爆炸药对人类听觉和感知力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刚刚一往无前冲锋杀敌的气势,让这二十多个爆炸点一摧残很快就如硝烟一样的消散了,

“加速,加速……敌人不可能再有炸药了,我们要进攻啊……”双耳已经被震聋的连长,徒劳的挥舞着指挥刀向前冲去,浑然不知他身边已经沒有几名弟兄了,

“啊……求求你们给我一枪,我的腿沒有了……”双腿被炸碎只剩下腰沾地的老兵在地面上无助的爬,他在祈求战友给他一个痛快,

直到现在弟兄们这才发现,对面的敌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懦弱的绵羊,而是一群残忍的毫无人性的疯子,下手毫不留情,枪法又准又狠,弹雨如蝗虫一样扑了过來,几乎每一枪都能撂倒一名士兵,

“妈的,这是什么武器,这是什么士兵,这打的到底是什么仗啊……”满脸痛苦的军官用吼声和怒骂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该死的混蛋,你们手里的火枪是废铁吗,射击啊,向敌人射击啊,都是白痴……”这时候冲锋的士兵才想到自己手里也有火枪,赶紧瞄准射击,

奥军毕竟人多势众,这一轮火枪发射打的威猛无比,枪声如雷,硝烟如云,看上去真的有几分精锐的样子,但是很可惜对面可沒有站着的敌人等着你來枪毙,直线射击的子弹超过九成都打在泥土堆砌的掩体上了,只有几枚幸运的跳弹造成了一点轻微的战果,

“哈哈哈,这是多么愚蠢的指挥官啊,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战后一定要去拜访他一下……哈哈哈,这是傻到什么程度了才会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发起全军冲锋啊,你以为这是打群架吗,”

肖乐天苦笑着摇头叹息,心情大好的他还给身边的约纳斯当起了义务讲解员,

“未來战争的发展的方向只有三个,火力、防御力和机动力,在我的分析中机动力未來二三十年内是不会有太大的改变的,铁路和骑兵依然是机动的主要因素,那么我们军事革新的重中之重,就在火力和防御这两点上了……”

约纳斯一听肖乐天开始上干货了,赶紧掏出笔记本进行记录,他们知道表面上肖乐天这番话是说给他听的,其实就是想借他的嘴把这些话传给帝国高层,

“看看前沿阵地上那些散兵坑吧,虽然我只部署了二百名神射手,但是这二百名神射手倾泻的火力之强可是你们所不能想象的……二百支斯宾塞,在十秒钟之内倾泻出1400枚弹丸,如此密集的火力得多少条性命往里填,”

“再看看那二十个隐蔽爆炸点吧,诺贝尔公司最新研制的高爆炸药就有这么大的威力,一个爆炸点的炸药量才三公斤,但是威力之大是用惯了黑火药的军队所不能想象的……”

“这是多么愚蠢的统帅啊,面对我们如此古怪的防御阵型,居然一上來就起了轻慢之心,就连最基本的试探性攻击都懒得用了,直接就群军冲锋,这脑子得多缺钙啊……”

这时候观战的翼王石达开也开口了“是的,任何一名统帅在遇到不明敌情的时候,都应该选择小股部队进行试探性攻击,最次也得分出三四个进攻波次,如海浪一样发起进攻啊,哪有一上來就把所有本钱都砸进去的,”

“虽说战争总归是要死人的,但是优秀的统帅要善于用最小的伤亡达到最好的结果,怎么能这么不珍惜士兵的生命呢,这这这……这比当年驱赶流民攻城又有什么区别呢,”

翼王的后半句话声音小的只有自己才能听见,他又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而无法自拔了,

约纳斯沒有听清石达开后面的话,他望着缓坡下一边射击一边前进的奥军,很紧张的问道“但是敌众我寡的态势并沒有改变啊,而且现在敌人丝毫沒有退兵的打算……你看,他们又一次开始加速了……”

肖乐天捧着望眼镜扫了一眼淡淡笑道“沒关系的,他们所要面对的是立体的防御带,散兵坑只不过是一道开胃甜点罢了,大杀戮还在后面呢……我现在就是很好奇,这名指挥官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撤兵呢,还有他们的火炮在什么地方,这真是太奇怪了……”

肖乐天哪里能想到自己对面的敌人居然是在汉堡酒会上给自己找麻烦的阿兰子爵,普鲁士的情报官也万万沒有想到贝奈德克将军会临时起意动用了这支中看不中用的荆棘花师,

阿兰子爵现在已经疯了,如果说对面是一支纯粹的普鲁士军队,那么这位军事院校毕业出來的正规团长还是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的,但是今天他遇到的是在汉堡羞辱过他的仇人,怒火早已经烧尽了他的理智,

“进攻,所有士兵继续进攻……你们这群笨蛋,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你们还不加速冲锋,难道你们想退下來再冲锋一次,再被他们扫倒一片吗,别让你们的战友白白牺牲,一百米的距离难不倒帝国的精锐……”

阿兰现在心中怒火中烧,望眼镜中血淋淋的残肢断臂更让他胃口一阵阵的恶心,但是他不能退缩,绝对不可以退缩,

在汉堡酒会上的失利已经让阿兰成为了维也纳贵族圈里的笑柄,现在整个欧洲对中国人的印象都是腐朽、落后、懦弱的,你阿兰居然在中国人手上吃了一个暗亏,可见你已经无能到什么地步了,

人往往就是这样,村子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可以败给比他更强势家族的子弟,更可以败给那些高官权贵的后代,但绝对不可以败给村子里给他们家放牛的王小二,

现在的阿兰子爵就是这样,他已经把肖乐天这群中国军官团等同于下贱的野蛮人了,如果自己这名堂堂哈布斯堡王朝承认的贵族败在这里的话,以后干脆隐姓埋名去别国混得了,维也纳他算是沒脸再回去了,

“进攻,所有人进攻……冲锋,都给我加速啊……你们面前只有一百米的距离,你们在犹豫什么,懦夫啊,都是懦夫……”阿兰子爵喊的口沫纷飞,

这时候他身边一名副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长官,不能这么打下去了,您难道沒有看到高地上的战壕已经越來越深,越來越长了吗,敌人的准备非常充分,仅仅一条外围散兵防线就让咱们吃了如此大亏,咱们不能蛮干啊,”

“顶多再有半个小时,咱们团的直属炮连就能赶到了,十二门野战炮配备了充足的炮弹完全可以把这座小小的高地夷为平地,我们又何必做不必要的牺牲呢……”

忠诚的副官话还沒有说完,突然眼前黑影一闪,只听啪的一声阿兰子爵一马鞭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该死的混蛋,记住我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你有什么权利命令我,”

“嗯……”副官一声闷哼一条红印斜着出现在他的脸上“长官……我不是命令您,我只是……”

“闭嘴,马上把嘴给我闭上,你知道对面高地上的敌人是谁吗,就是那群讨厌的中国人,就是该死的肖乐天,”

“你现在让我等炮兵的支援,你也不想想等到炮兵赶到,咱们师其他的主力部队难道就赶不到吗,你想让我在其他同僚面前丢丑吗,让他们看看咱们连这么一个小破土坡都打不下來,”

“滚一边去,我只要胜利,我不管任何的代价,我只要胜利……士兵既然上了战争就必须做好牺牲的准备,否则你们还算什么士兵,”

副官看着已经陷入癫狂的长官,再也说不出什么了,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胸口堵的难受,是啊,士兵上战场哪有不死人的,但是道路如此不能从你长官的嘴里说出來啊,你连做个样子都懒得做吗,

你这是从心底里瞧不起平民啊,你是高傲的贵族,有种你冲到第一个带着士兵一起冲锋向前,你要是能做到所有的士兵沒有一个会有丝毫的怨言,可惜你只会在背后发号施令,我们的生命在你眼中难道只是功劳簿上的一串数字吗,

就在副官愤愤不平心中暗骂之时,突然战场上的奥军士兵发出一阵兴奋的怒吼“冲锋,冲上去,这些混蛋撤退了……”

“什么,撤退了,”副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扭头望向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