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这是何等的混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兰子爵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这样的场面,明明是一场军事学院里讲臭了的经典步兵突击战,怎么打來打去打成了臭泥塘呢,

开始的时候就算散兵坑那二百多敌人火力密集炸药凶猛,但是那一轮冲突下來第一团实际上减员不到二百名,根本就不算伤筋动骨,而那时候冲锋军团距离战壕最近距离连八十米都不到,

八十米,不是八百米更不是八千米,对于狂奔的军团來说不过就是十几秒的时间,阿兰子爵脑海中甚至已经提前幻想出军团突入敌阵,中国人狼狈逃窜的场景了,

高地上只有两个营,而自己足有一个团,就算减员两百在兵力上也依然占优,可是谁都沒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敌人居然敢反冲锋,

“疯子,都是疯子,既然他们决定了反冲锋,那么为什么还要挖掘战壕呢,费这么大的劲就是为了骗我玩吗,”

好吧,现在阿兰子爵已经陷入到了偏执狂的境地,他根本想不到任何别的理由來解释现在的局面,其实也真的沒什么好理由來解释,就连肖乐天也无法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总不能说我的士兵一时情绪失控,沒有军令就冲锋了吧,

好吧,反冲锋就反冲锋,阿兰子爵依然认为自己必胜,人数的优势是明摆着的,荆棘花师老兵比例之高是明摆着的,如果人多打人少,老兵打新兵还能输了,阿兰恐怕这辈子都沒脸在军界混了,

阿兰错了,这次的错误可比他刚开始选择盲目冲锋更严重,他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一方的实力,同时也低估了肖乐天这两个混编营的战斗力,

谁都不会想到,肖乐天手下的混编营居然全部普及了新式毛瑟步枪,人们更想不到这支部队里还暗藏一群中古时代的陷阵之士,

卑鄙啊,无耻啊,在混战中奥地利士兵手中的步枪只能当刺刀架子用,面对面的格杀中谁都沒办法从枪口里面装填弹药,

但是毛瑟步枪可以,士兵平端着步枪拉开枪栓子弹就上膛了,抵近射击下一颗子弹沒准能串糖葫芦一样射死两三名奥军士兵,

这种卑鄙的战术在斯蒂文、丹尼尔和格兰特的手上被用的活灵活现,这三个率先冲出战壕的违令者,并不是一脑子狂热不计后果的蛮干,他们三个人小配合打的非常默契,

斯蒂文和丹尼尔两把刺刀架住敌人的进攻,格兰特手中刺刀寒光一闪用最刁钻的角度刺入敌人胸膛,或者干脆一拉枪栓扣动扳机,一颗子弹绝对能打敌人一个对穿,

这时候奥军算是品尝到重视火炮而轻视火枪的恶果了,前装枪和后装枪看起來只是一字之别但却是划时代的两种不同的武器,一字之别却能完全改变陆军作战的样式,如此巨大的技术差,奥地利人不吃亏才怪呢,

前装枪发射一次所用的时间都足够人家后装枪连续射击三四次了,而且前装枪必须保证枪口冲上才能装填弹药,这种低效落后的射击方式让这群奥军叫苦不迭,

痛苦的不仅仅是武器方面的差距,当外籍军团抄刀子砍过來之后,所有奥军都惊呆了,这可是十九世纪中叶啊,火枪已经在陆军中普及了两百年了,现在除了野蛮民族之外还有那个欧洲国家会玩这种冷兵器战阵啊,

但是再落后的战术也有用武之地,现在混乱的战场为拔刀队作战创造了最佳的战机,当火枪已经失效了之后,太刀可比刺刀要好用多了,

“稳住阵型,缓缓压过去……驱散他们,让他们崩溃……”这群日本武士一步一滩血向南面压了过去,期间三波奥军想要突袭都沒有成功,十五分钟后战场西侧的奥军实在忍受不了如此残酷的杀戮了,战阵瞬间崩溃,

“混蛋,你们都是猪吗,你们不是号称自己是老兵吗,给我顶住,冲回去……”阿兰子爵现在说话都带出哭腔了,投入战斗这才半个多小时,自己的兵居然如雪崩一样退回來了,

士气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微妙,当所有人都死战不退之时,好像大家都会忘记逃跑就能保命这码事,但是只有身边有一个人选择了逃命,其他人心中的那点坚持恐怕连半秒钟都坚持不到,

“该死的,这打的是什么狗屁的仗,我不伺候了……”无数奥军追随着逃命者的步伐扭头就走,任凭无数军官在身边喊叫都沒有人回头,

“崩溃了,敌人崩溃了……万岁,”特混营的弟兄们士气一下子暴涨起來,战斗力凭空增加了一倍,

所有汉堡新兵万万沒有想到战况会如此的顺利,不可一世的奥军一个整编团居然在半小时之内就被击溃了,

“哈哈哈,这群兔子跑的还挺快,早知道这么好打,咱们还挖什么狗屁的战壕啊……”丹尼尔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笑的都快岔气了,就在这时候田大炮仗从他身后窜出來,照着后脑勺就是一个大巴掌,

“生瓜蛋子,刚上战场你就敢嘲笑军令,知道嘛叫‘兵凶战危’吗,算了,这是中国兵法说了你也不懂……我操,你们看南边,那是什么,”

田大炮仗伸手指向远方,这时候人们视线的尽头突然发现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藏在杂物之中,还沒等人们分辩呢,就听远方一片闷雷响声,

轰轰轰……闷雷声中还有若明若暗的火光出现,

“是炮连,我们的炮连总算是赶到了……”挣扎逃命的奥军一片欢腾,只见天空中数个黑点画着白色轨迹嗖嗖嗖的飞过,石桥高地上顿时升起一片烟尘,

这时候的萧何信跟司马云正在冲锋的队伍之后给大伙压阵,他们所站的位置就在战壕靠南边的一侧,而这次炮连齐射攻击的就是战壕后的阵地,

轰轰轰,开花弹在他们的身后爆炸,大块的泥土混合着破片四处乱飞,萧何信距离爆炸点最近,气浪直接就把他和亲兵拍倒在地,

“老萧……”司马云一见赶紧冲过去,拖死狗一样拽着萧何信躲进一个散兵坑内,

“老萧……萧何信,你丫的可别吓唬我啊,可别吓唬我,”

在他的拼命摇晃中,萧何信晃荡着脑袋醒过來了“嚎什么丧呢,我沒事,赶紧让弟兄们继续冲锋,和敌人黏在一起,只有混战敌人的炮兵才不敢轰炸呢……”说完萧何信一把推开司马云,端起步枪跃出散兵坑,

“冲锋,所有人冲锋……营长已经下令了,继续冲锋跟敌人混战在一起……”无数传令兵在混战的人群中快速穿插,把命令下达到每一个角落,

要说这高素质的士兵,指挥起來就是得心应手,命令钻进他们的耳朵,连两秒钟都不到他们就已经清楚这道军令的意图了,面对炮兵的远程火力打击,为今之计只有和敌人绞杀在一起,形成你中有我的局面才能避免伤亡,

“杀啊……冲锋……黏住敌人……”这时候混编营的普通士兵,还有东方的军官,再加上拔刀队的外籍军团,所有人都放弃了阵型,发疯一样冲入人群继续进行最残酷的肉搏作战,

阿兰子爵这时候彻底疯了,他沒想到炮连的一次齐射反而更加激怒了这群疯子,他们非但沒有后退,反而越杀越疯狂了,

“顶住,你们这群猪……转过身去,和他们战斗啊,你们这群逃兵……去死吧,阿兰子爵甚至开枪打死了一名跑在最前面的逃兵,

“警卫连……射击,谁再逃跑格杀勿论,”在阿兰的强硬命令下,警卫连端起步枪,无情的向自己的袍泽开火了,

啪啪啪……枪火连成了一条线如同一条辫子一样抽在狂奔的人群中,也许是警卫连的士兵感念战友之情,这阵密集的射击只打死了三人,打伤了十多人,其余的子弹大部分都打在泥土里还有天空中了,

杀伤不大但是非常震慑人心,那些在后面的逃兵一下子就止住了脚步,犹犹豫豫的前后观望,这时候高贵的阿兰子爵扬起他的白色手套,厉声怒骂“你们这群猪猡,看看你们还有沒有帝国军人的样子,转过头去给我战斗,你们想上军事法庭吗,”

杀戮再加上贵族的威胁,让奥地利军人沒法选择,他们只能攥紧自己的武器组成单薄的线性队列扭头向普军走去,可是还沒等这波反击的奥军聚集起二百人呢,那群挥舞着太刀舌头舔血的疯子就迎面冲过來了,

“鸭子给给……冲锋、冲锋、冲锋……”

望着这群血葫芦一样的东亚变态杀人狂,本來就已经士气崩溃的奥军二话沒说扭头一哄而散,再也不管警卫连的威胁了,

“跑吧,预期被子弹打死,我也不要碎尸万段,这都是吃人肉的恶魔……”人群疯狂的向后冲去,警卫连还沒來得及开火呢,就被溃兵冲了一个七零八落,

阿兰这下彻底泪奔了“哪有这样打仗的,教科书里沒有讲过啊,这不是欺负人吗,怎么能不安套路出牌呢……”

那一刻阿兰子爵两股战战,就连他胯下的战马都感觉到了主人的不安,唏律律的躁动了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