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俘虏阿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士气崩溃的军队是不可以依赖的,逃兵当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而且人的记忆力都是非常好的,今天这群人败在了肖乐天的手上,那么这种恐怖的记忆和自信心崩塌的感觉就会伴随他们一生,

说简单点就是被打怕了,打到灵魂深处都在战栗,而且人类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善于委过于人,失败者总是会给自己找点借口的,尤其是战场的逃兵,他们会在大后方玩命的宣传击败他们的敌人有多恐怖,他们会把这种意识灌输给更多的人,

肖乐天非常了解人类的这个心理,他知道一个民族通过连续胜利所得到的可不仅仅是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他同样也能给其他国家巨大的心理压力,

在人类历史上,凡是曾经强盛过的民族,就算走向衰败了,可那种对异族的心理压力也是存在的,靠着余威他们也能震慑住很多的宵小,

古罗马帝国、汉唐盛世、蒙古帝国,包括现在的日不落帝国,甚至后世的花旗国,无一不是因战而起又借着余威延续国祚,

这就是肖乐天要來欧洲的根本原因,他要在欧洲向顶级列强示威,他需要一场疯狂的战争來让所有欧洲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目瞪口呆,简而言之一句话,我先不求你服我,但我一定会让你怕我,

想让你的敌人服你那是需要很长时间的,那是需要经济、文化、军事、科技……等诸多方面的较量才能达到的结果,但是让敌人怕你却很简单,一场残酷血淋淋的战斗自然会震慑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很显然,肖乐天的新军丝毫无误的理解了长官的战略企图,这场杀戮果然够疯狂,就看那些挥舞着染血太刀,嘴里喊着板载板载的拔刀队战士,就已经足够做噩梦的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阿兰子爵这时候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知道在马背上呆呆的愣神,可是就在这时候,在他面前狂奔的一名逃兵突然身后寒光一闪,一道血线从他脖颈处喷涌而去,好大一颗头颅翻滚掉落在烂泥地里,可就这样残余的身体还下意识的向前冲了三步,

“啊,”阿兰子爵看见脖颈切口处的血管、肌肉和气管,还有白森森的骨骼整个人如同受到流氓惊吓的小姑娘一样放声尖叫,

倒下尸体后面跳出來一个浑身被鲜血浸透的血人,满头满脸人血的怪物冲着阿兰子爵居然呲牙一笑,白森森的牙齿像极了铜版画里地狱的食人魔鬼,

“不要……滚开,离我远点……”阿兰调转马头就要跑,这时候他身边那名伺候他一辈子的副官忠诚的挡在了他的身后,

“少爷快走,我带人挡住他……”说完三名战士跟着副官直扑敌人而去,

冲上來的拔刀队战士一看大鱼要跑,气的哇哇乱叫,他抽出腰间的肋差就当成飞刀一样的抛了出去,一刀就刺入战马的屁股上,

战马唏律律的惨叫,扬起上半身足有一人多高,阿兰子爵一下子就被掀翻在地,这一刀实在是太深了,如果浅一点战马吃痛沒准还能跑的更快一些,但是肋差入肉足有三寸,战马后腿的肌肉被切断的太多了,剧痛让马匹根本就沒法前进,

这下阿兰可倒霉了,脸朝下全栽在烂泥塘里,清晨那场毛毛细雨让泥土非常潮湿,再加上上千大军來回的践踏,原本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已经成了一片漆黑的烂泥地,

夹杂着牛粪、青草气息的泥土堵住了阿兰脑袋上的所有空洞,就连耳朵眼都被塞满,阿兰想哭可是眼睛也被泥土给堵住,连眼泪都流不出來了,

上帝啊,求您救救我吧,阿兰伸手在脸上一个劲的乱抹,眼睛、鼻子、嘴巴上的烂泥被刮了下來,他突然想到之前行军时候看见的无数堆牛粪,不禁悲从心來哇的一声张嘴狂吐,

穿着一身军官服,带着小羊皮手套,甚至连扣子都是金光闪闪的阿兰不可能不引人注意,再加上他一边哭一边狂吐,这更让他成为了战场上的焦点,

当阿兰吐干净胃里的早餐后,当他抬头观瞧之时,才发现三张贼兮兮的面孔正盯着她看呢,

“啊……”惊恐的阿兰刚叫了半声,只见打头的那名士兵一拳就砸在他的胃口上了“鬼叫个屁啊,你这条大鱼总算沒跑了……丹尼尔、格兰特,押着他返回阵地,这家伙不光是高官而且绝对是贵族,

说话的正是三个活宝之一的斯蒂文,这小子贼兮兮的左顾右看,趁人不备一伸手就把阿兰子爵的纯金领花给拽下來了,

“你俩也别闲着啊,快下手啊,晚了可就沒机会了,这家伙身上所有亮闪闪的东西都是金银打造的……”

“什么,”格兰特和丹尼尔这才发现阿兰子爵身上的小配件真的不一样,那质感就不铜和锡类金属能散发出來的,

三个无耻之徒就在战场上开始扣阿兰军服上的所有装饰,到最后甚至连裤带头和前门扣子都给拽下來了,

“不不不……你们要干什么,我的裤子,你们拽我裤子干嘛,”阿兰叫的就象一个小姑娘即将被强 暴,不过这事也怪他,好端端的你在上衣扣子上装逼一把不就得了,怎么连裤子前门扣子也用银子打造啊,既然你烧包也就别怪别人无耻了,

战场上惨绝人寰的一幕全让肖乐天用望远镜给看见了“嗯,我靠,这是要干嘛,这三个不是号称新兵营活宝三人组的那个……哦,叫斯蒂文、丹尼尔吧,妈的,这是要把那个军官给侮辱了吗,”

肖乐天浑身上下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是一层,他心里这个恶寒啊,原來这个时代的欧洲人就开始流行玩这个调调了,

可是就算你喜欢玩,也不能这么急色啊,这可是千人混战的战场啊,难道你们这就要现场直播了,

万幸格兰特他们三个沒有那么急色,纠缠了一会押着阿兰子爵就开始往后走,可惜沒走两步子爵大人的裤子就掉下去了,白花花的多毛大腿上面套着雪白的内裤,在混乱的战场上好不显眼,

“天啊,给我点水,我要压压惊,”肖乐天偷着喝了一小杯带着葡萄果香的‘水’总算是平复了心中的那点恶寒,

“传令下去,多抓俘虏,尤其是军官,这里面沒准就有不少大鱼,这不是最好的人质吗,至于那些已经被吓疯了的士兵,就不必多费力气了,估计这一通杀戮,他们这辈子都不敢正面对咱们的兵锋了……”

战斗进行到这里奥军已经沒有丝毫翻盘的可能了,那些士兵一看团长都被抓走了,他们最后的一点士气也被丢到了爪哇国去了,所有人都狠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撒丫子四散奔逃,

不光是这些步兵,就连最后面的那个炮连也害怕了,远处战壕区压根就沒有多少留守部队,炸了也是白炸,而眼前的混战区,更是不能开火,一炮下去奥军死的肯定比普军还要多,

炮连继续战斗也沒什么结果,而且保护他们的步兵现在一个也沒有,这种态势不逃命还等什么呢,难道等普军冲过來生擒活捉吗,想到这里,炮连收拾收拾家当,往托马身上一挂,扭头就跑,

肖乐天用望远镜眺望整片战场,看着必胜无疑的战局心中却有一丝失落,他遗憾的表情让一直观战的翼王石达开给注意到了,

石达开凑到他身旁低声说道“怎么了,你好像并不满意,以弱克强打成这个样子还不满意吗,”

肖乐天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够啊,还是不够味道,仅仅一个团被击溃,这点战果看起來很大,但是根本够不上让欧洲瞠目结舌的程度,我们的战果会被更辉煌的战果所掩埋的……”

“不能够让欧洲震惊,那么我们的计划就不能算成功……”正说着呢,突然两人身后传來一声响亮的报告声,

“报告长官,敌军团长阿兰已经被俘,现已带到,”

肖乐天一听这话赶紧回头,定睛一看光着大腿裤子不知道踢飞到那里去的这位贵族团长,可不就是阿兰子爵吗,

“哈哈,哈哈哈,真是老朋友了,做梦我也想不到,你我还会有再见面的时候啊……哈哈哈,”肖乐天看着阿兰那倒霉样子,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阿兰一脸羞臊说道“我是贵族,我要得到应有的礼遇,就算是俘虏你也不能如此侮辱我,你这是在侮辱我们整个奥地利……”

啪的一声脆响,那是肖乐天冲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我日你们家所有女人的,你还敢跟我说什么礼遇,还想要尊严,你他妈的欺负我媳妇的时候,想过贵族尊严吗,”

肖乐天伸手狠狠的捏住了阿兰的下巴,咬着牙说道“现在,把你知道的所有情报都给我倒出來,你隶属于那支部队,这次有多少人赶來,你们后面还有什么计划,老老实实的给我交代出來,别自讨苦吃……”

“放屁,”这时候阿兰子爵也光棍了起來“你想刑讯我,刑讯哈布斯堡王朝的贵族,我看你敢,你别忘了,整个欧洲的王国全都跟哈布斯堡王朝有亲,你侮辱我就是侮辱整个欧洲贵族圈……”

“哈哈哈,你想跟全欧洲开战吗,你这个东方的野蛮人……呸,”一口浓痰差一点就吐到肖乐天的脸上了,

“呵呵呵,这是你逼我的,这可真是你逼我的哦,”肖乐天的笑声是那么的阴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