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 炮战和冲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趴下,所有人都趴下……规避炮火,躲到战壕南侧的死角里面……你个混蛋乱动什么,赶紧蹲下……”

“低头……全体都低头…… 张开嘴……堵住耳朵……你丫的聋了吗,你丫的真聋了……”

“妈的,这就是大人嘴里所说的炮战吗,狗日的,老子不怕你们……”

石桥高地的血战终于开始了,当荆棘花师第四旅的主力出现在特混营兄弟眼前之后,奥军沒有丝毫犹豫先來了一通密集的火炮齐射,

荆棘花师果然不愧为最精锐的贵族师团,76门火炮一次密集射打出去的居然全部都是开花弹,要知道这个时代再强大的军队也都是实心炮弹和开花弹掺杂着使用,完全普及开花弹是要到四年后的普法战争时期才能做到,

这是肖乐天军官团和汉堡新兵们第一次面对真实的火炮齐射,这种天崩地裂近乎于世界末日一样的场景,把所有人都吓傻了,不论之前他们作出了何等的心理准备,当他们遇到真实炮战的时候,他们都会从心底产生一种不可战胜的幻觉,

“天崩地裂了……地狱之门已经打开了……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突然一名情绪崩溃的汉堡新兵,站起身來就要往战壕外面逃,结果他身边的中国班长田大炮仗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腰带,

“你个王八蛋不要命了……蹲下啊,赶紧给我蹲下……”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轰的一声一枚炮弹在距离他俩不到二十米的距离炸响了,

暴雨一样的泥土纷飞,嗖嗖作响的弹片在半空中激射,爆炸的气浪一下子把他俩给冲倒在地,

“班长,你怎么样了……你后背都是血……哎呀你屁股蛋子上被消掉了一大块肉啊……”

“什么,你说什么呢,我听不见……”田大炮仗耳朵里全是爆音,跟他耳朵受的伤相比屁股上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你们再大点声,妈的早上沒吃饭吗,你你你……把这个混蛋按住,不行就给我捆起來,之前的训练都白练了吗,”

正说话呢,突然半空中又传來一声刺耳的尖叫,田大炮仗最气愤也是最欣赏的捣蛋兵斯蒂文一个虎扑就冲上來了,

“班长小心……敌人第二波轰炸又來了……”

一群人紧紧的趴在战壕底部,尽量让身体靠近南侧的战壕,这里是炮弹爆炸的死角,破片和冲击波是射不到这里來的,

这时候的肖乐天正躲在第三道战壕里面,这里专门有一个临时搭建的防爆掩体,其实就是一段加大的战壕,顶上一层树干加一层泥土,再树干再泥土,足足加厚了五层才算给肖乐天弄了一个建议的指挥部,

本來按照肖乐天的要求,他是要亲自去第一道战壕和兄弟们站在一起的,可是沒想到翼王、龙爷乃至所有军官士兵都同意,甚至龙爷都动了手,他扣住肖乐天手腕脉门,一股酸麻感涌上全身,肖乐天想走都走不了,

不得已他也只能在后方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挨炸 “该死,真他娘的该死,这就是真实的炮战吗,才76门野战炮就能造成如此大的阵势,以前电影里万炮齐发的场面都沒有现在壮观啊……”

“妈的,再牛的好莱坞导演也休想拍出如此真实的战争场面,过瘾啊,实在是过瘾……石大哥、龙爷你们看看,这就是我所说的炮战,你们要记住了,这就是未來战争的主流,我们再不奋起直追,恐怕下一次的炮战就是在北京,就是在紫禁城下……”

肖乐天在炮声中呐喊,翼王和龙爷早就习惯他不定期的发疯了,什么好莱坞啊,什么导演啊,你干脆就别问,肖乐天肯定不会给你答案的,

但是抛开肖乐天言语里的那些疯话,剩下的干货还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尤其是翼王,他不是沒见过万炮齐发的场面,当初天国和湘军相互炮战,几百门大炮齐射的场景他也见过,

但是今天所见跟以前的绝对不同,欧洲目前的火炮技术早已经一日千里了,老旧的前装火炮正排队准备回炉重练,最新式的后装线膛炮开始大量普及,

在清帝国还沒人知道膛线是什么的时候,欧洲不仅火炮已经普及了膛线,就连火枪也早已线膛化,更别说开花炮弹和新式炸药的普及了,而这一切汇集在一起就呈现出了这么一场毁天灭地的恐怖场景,

“老天啊,以后战争要是都这么打,那还有我们学武之人的活路吗,我一辈子练武都顶不住一颗子弹,更别说这种火炮轰炸了……”就在龙爷感慨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一发炮弹正好落在指挥部上,剧烈的爆炸差点把顶盖给炸碎了,

“大人小心……”龙爷虎扑上前把肖乐天压倒在身下,肖乐天差点沒被压断了气,他前胸紧贴着大地心脏都能感受到爆炸所带來的震动,而头顶上的掩体层簌簌的往下掉土渣子,弄的整个指挥部一片狼藉,

“放……放开我……我要断气了……这种开花弹主要靠的是破片杀伤……他是炸不坏咱们的掩体的……”

“呸呸呸……”肖乐天站起身來拼命的吐嘴里的泥土,而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天地间一片宁静,静的让人心里发毛,

当肖乐天抄起望远镜向南方观瞧之后,他这才看见奥军大概一个团的兵力已经拉出长长的散兵线,开始小步向前战壕移动,

“准备作战……敌人的散兵冲上來了,所有人准备作战……”不用肖乐天下达命令,第一道战壕处现在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命令声,

就在高地的正南方,塔布里斯伯爵和男爵彭卡正并排站在一处土坡上,两人手持望远镜如同两座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远方的战场,

“很好,就是这样,散兵冲锋一定要严守纪律,要控制好节奏……沒错,沒错,现在开始加速吧,孩子们应该热热身了……不要大意,一定要控制好节奏,等到他们冲到距离战壕五十米处,就让第二波冲锋士兵开始行动……”

老伯爵看來非常欣赏自己麾下士兵的素质,这次冲锋果然如教科书上所说的一样严谨,不过他身边的男爵彭卡可沒有这么谨慎,他放下望远镜耸了耸肩膀,

“亲爱的长官,您是不是有点多虑了,如此大规模的炮击过后,敌人还能有几个活的呢,就算他们有战壕躲避,难道还能躲避破片和爆炸的冲击波吗,要知道这次帝国军部拨给咱们的可全都是开花弹啊……”

就在彭卡男爵喋喋不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老伯爵端着望远镜的手在微微颤抖,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古怪了起來,

彭卡下意识的抬起望远镜打量战场,结果一看就惊呼了起來“什么,怎么会这样,怎么还有这么多敌人……”

是的,在他的视线里,那道本应该被彻底摧毁的战壕边缘,居然露出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脑袋出來,

那些面孔虽然有些迷茫,有些惊恐但是沒有一丝的退缩,不一会的功夫战壕边缘就架起无数支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正在前进的冲锋人潮,

不仅如此,更气人的是这些普军士兵居然还有闲心修补战壕,只见那些被炸出來的缺口处,正有无数工兵锹上下翻飞,漆黑松软的泥土被堆砌拍打在缺口处,整条战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自我修复,

“怎会这样,刚刚那可是十轮炮击啊,七百多枚开花炮弹都快赶上他们的兵力数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活着,难道驻守的不是两个营,而是两个团吗……”

可是这时候已经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了,奥军一千多人的散兵线,现在已经从小步走、快步走过渡到了小跑冲锋,所有士兵都捏紧了步枪,脸上全是严肃的表情,

当冲锋的人潮前进到距离战壕六十米处,几乎所有指挥官都抽出了战刀集体吼叫了起來“射击……冲锋……国王万岁,”

砰砰砰……奥军冲锋的散兵线上平地起了一阵雷鸣,浓烈的火药白烟瞬间覆盖了整个散兵线,但是他们的射击机会只有一次,前装火枪根本就无法在移动中装填,

“冲锋……国王万岁,”一千多名奥军狂喊着向前冲锋,所有人都端起了雪亮的刺刀,他们已经做好了肉搏战的心理准备,

就在他们大步冲过硝烟带之后,只听对面响起一片古怪口音的德语“开火……自由射击……”

哗啦啦一片枪栓拉动的响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枪声,普鲁士人的杀戮盛宴正式开始了,

砰砰砰砰……连射的毛瑟枪声开始还能听见单发的节奏,可是到最后却连成了一片,就好像一股汹涌的海潮声一样,

子弹如暴雨一样倾斜下去,这群汉堡新兵和东方军官们,早已经忘记了恐惧,或者说他们脑子里面已经一片空白,

射击已经成了下意识的动作,开火,然后拉动枪栓退弹壳,装填新弹药,然后再开火,一次完整的射击循环连三秒钟都用不到,

奥军这下可算吃到了苦头,薄薄的散兵带被瞬间扯碎,数不清的士兵被子弹打成了筛子,六十米的距离竟然变成了死神的屠宰场,

“开火,开火,开火……不要吝啬弹药,这次咱们带的是双倍基数的子弹,让咱们杀个痛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