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第二轮炮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中总是充满着变数,计划总是沒有变化多,老伯爵本想给自己的炮兵留点弹药储备好丢在卡尔亲王的头上,但是懦弱的怀特一次大溃败就大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军队打仗靠的就是士气,开头那两批冲锋散兵队为什么几乎达到全军覆灭而沒有大溃逃呢,原因就是因为那时候奥军气势如虹,以多打少人们都不认为自己会输,

老伯爵为了护住这点宝贵的士气,不惜打光了三分之一的弹药基数,而且把阿兰子爵败退的第一团士兵全给关在大后方了,这一切的举措就是为了提高军队的士气,

可是现在,一切的努力让怀特这个混蛋给搅黄了,那些逃跑下來的士兵会用最快的速度在自己军团里散播恐怖的种子,原本一个个士气鼓舞的跟气球一样的士兵,就怕这些失败者的现身说法,那就像一枚枚的钢钉一样刺破无数人对胜利的希望,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欺负欺负这些中国人沒有火炮,让炮兵团再來几组齐射,让火光和冲天的爆炸來重新鼓舞已经动摇的士气,

但是老伯爵的心中也有着深深的忧虑,那就是面前这几道深深的战壕,在这个时代里,壕沟战非常罕见,在人们意识中挖掘战壕只不过是一些城镇和军事要塞防备敌人偷袭而不得已的手段,从來沒有人想过把这种东西用到野战上,

可是就这么几条简单的让人发指的土沟,却在刚刚的炮击中创造了一次奇迹,将近上千发炮弹倾斜在阵地上,实际造成的伤亡居然是个位数字,

当然了,老伯爵是不会知道特混营具体的伤亡数字的,他现在就算担心也已经沒有其他选择了,如果连这两个营都吃不下,那么阻击第二军团一个小时的任务就成了一场春秋大梦,

“炮兵阵地向前移动一千米,抵近射击,我就不信了,敌人难道都是铁人吗,勇敢的奥地利士兵们,你们面前的敌人只不过是一群羸弱的中国人,他们连自己的首都都保护不了,英法联军烧掉他们皇帝的夏宫他们都不敢报仇……”

“那就是一群胆小鬼,一群只知道藏在暗处打冷枪的胆小鬼……他们连堂堂正正和我们对战都不敢,就知道藏在土坑里当地老鼠……”

“帝国的勇士们,我们难道会害怕这群懦夫吗,上帝在天上看着咱们,国王在等待着胜利的消息,就算你们不为上帝和国王战斗,你们也要为自己的尊严战斗……”

彭卡旅长策马在阵地前狂奔,他在不停的鼓舞着士兵的士气,随着他的吼声奥军军阵中传來一片一片山呼海啸一样的吼声,

奥军的备战同样惊动了肖乐天,当他发现敌人不停的鼓舞士气却迟迟不发动进攻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敌人的计划,

“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伤员撤退到第三道壕沟内,其余战士分一半进入第二道战壕内小心躲避……看來这次奥军要玩真的了,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啊,敌人这是在准备炮击,”

“这群该死的奥军,他们这是连着丢掉了两千多人命,已经打急眼了,要找咱们拼命呢,不过我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石桥高地注定会成为你们民族的伤心之地……”

随着肖乐天命令的下达,三道战壕里人头攒动,通过立体的交通壕人们开始平均的疏散到三条掩体里面,轻重伤员藏在最后方,能战斗的兄弟躲在前两道战壕内,

所有人这时候都已经有经验了,一个个抱着步枪后背靠在战壕南侧的土墙上,所有人堵着耳朵长大嘴,就等着敌人的炮击呢,

轰轰轰……奥军的火炮射击如约而至,七十多门加农炮、榴弹炮向前推进了一千面,在火炮手的直瞄下拉动火绳,

炮口的爆风连成一片,浓浓的硝烟弥漫在战场上,而在高地的战壕区数十个爆炸点几乎同时炸开,被掀起來的泥土成吨的抛洒在半空中,再如暴雨一样往下掉,

战壕内耳朵受伤的田大炮仗,扯开嗓门的嚷嚷“都稳住了,谁都不用害怕,我家大人说了保咱们平安,那就能保住咱们平安……刚刚那一场炮击厉害不,咱们总共才死几个人,所以说,敌人都是纸老虎……”

也许是听力受损的人,下意识的就会嗓门大,田大炮仗自己感觉不出來声音有多大,可是他身边的斯蒂文已经被班长折磨的说不出话來了,这大嗓门居然比炸弹爆炸的声音还要折磨人,

“你你你……臭小子你嘴里嘟囔什么呢,大点声,沒吃饭吗,嗯……好像是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妈的,就算到饭点了,现在也是战争时期,你也得给老子忍着……”

斯蒂文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凑到田大炮仗的耳朵边大吼道“班长……他沒说要吃饭……他说你再喊下去……咱们的军事情报……就都被奥军听去了……你声音太大了……”

这一嗓子够有劲的,紧挨着耳朵喊出來,震的田大炮仗脑仁里面嗡嗡响“臭小子那么大声干嘛,我又沒有聋……我声音大吗,我怎么沒感觉……”

这一下整个战壕里面的兄弟都绷不住了哄堂大笑了起來,好好的一场炮击居然沒有一个严肃面对的,这要让对面奥军知道了,估计鼻子都得气歪了,

能够笑对战争这一直都是老兵的专利,特混营虽然是第一次面对战场,但是他们已经经历了最血腥的肉搏战,最惨烈的炮击战,还有最熬人的战壕阵地战,更让人欣慰的是这三种截然不同的战斗,他们居然全都是胜利者,

老兵是靠着一场又一场胜利塑造出來的,新兵蛋子第一次见到火炮轰炸总是胆小的,可是等他经历过來一次,发现也不过如此之后,他们的胆子就会成倍的增加,

特混营士兵的头顶上,漆黑的炮弹嗖嗖飞过,爆炸掀起的泥土差点把他们活埋掉,可是奇怪的是,如此猛烈的炮击,伤亡的却沒有多少,只是最开始的时候有一枚炮弹炸死了五名弟兄,而后居然连一名伤者都沒有,

这可真是奇迹了,就连那些汉堡新兵都下意识的向高地指挥部那里张望“难道这名中国首相真的会魔法,居然连炮弹都害怕他,”

战场上是不容人们多想的,四轮齐射之后战壕南侧再一次响起惊天动地的吼声,有节奏的奔跑连大地都为之震动,

肖乐天在指挥部里大吼一声“都傻愣着干什么呢,冲入第一道战壕,准备战斗,”

特混营的士兵们摇摇脑袋,把头顶的泥土甩到一边去,扭头冲入交通壕來到第一道壕沟内,一片枪栓拉动的声音,密密麻麻的毛瑟步枪再一次伸出战壕,

当无数脑袋从战壕里露出來之后,眼前的场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上帝啊,奥地利人疯了,”

沒错,这一波散兵冲锋奥地利人真的是疯了,他们居然一次动用了三千人,整片冲锋阵地上密密麻麻全是人头,

三千人是一个什么概念,那是两个加强团的兵力总和,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远远望去就象一块不规则的黑色地毯扑在大地上,

在这波冲击人潮里,后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前面的战况,战阵内的人也看不到两边的敌情,人们拥挤在一起一个个全都是蒙头苍蝇一样,只能被裹挟着往前冲锋,

“帝国万岁,国王万岁,一战定输赢,”

“上刺刀,白刃格斗……不要害怕,上帝保佑勇敢者……”

“杀死这些懦弱的中国人,抢回我们的尊严,”

黑色人潮中到处都有军官的喊战之声,三千勇士到最后只有发疯的一句狂吼“万岁,万岁,万岁,”整个冲锋队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之中,

咯咯哒……咯咯哒……战壕里面数不清的新兵在牙关乱战,他们这次是真的害怕了,要不是身边有中国军官压制着,这些汉堡來的新兵蛋子恐怕就要崩溃,

“都给老子挺直了腰杆,不就三千人吗,不多,一点都不多……当年丞相大人带着我们在那霸战斗的时候,三千足轻比这个阵势还要大呢……”

“严守纪律,你们都给我记清楚了,现在能救咱们的只有纪律,准备好手雷,拉开枪栓,百米内自由射击……”

大地在颤动,敌人在嘶吼,滚滚杀气扑面而來,当敌人冲到距离战壕百米之处时,突然战壕内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所有人听令……开火,”

那是肖乐天的声音,在最关键的时刻这位东方首相离开了指挥部,带着翼王和龙爷冲到了第一线,

“开火……射击……打死他们……”一片混乱的吼声中,整个战壕的毛瑟开始密集射击,子弹嗖嗖的向敌人冲去,

打头的奥军噗噗噗的被子弹射穿栽倒在地,而后面的奥军就跟沒看见一样继续向前,军靴践踏在烂泥地里,践踏在死伤者的身体上,一往无前继续向前冲,

“加速加速……冲上去,冲上去……”无数军官喊着号子往上涌,根本就无视身边被射倒的战友兄弟,

“混蛋,怎么会这样,这群炮兵都该杀,”老伯爵一看战壕里的火力密集就明白了,刚刚的那场炮击又沒有起到作用,多靠近了一千米怎么还沒有起到作用,

“上帝啊,您这是在惩罚我们吗,您怎么给我们找來了一群杀不死的敌人,他们是地狱里來的恶鬼吗,”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三千冲锋人潮已经沒法撤退了,这里面每一个人都收到周围人的裹挟,而他们自己也同样在裹挟着其他人,向着一个方向冲锋已经形成了一股势能,所有人都被裹挟其中无法自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