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烈焰地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几千人挤在一起向一个方向前进,群体的力量就会形成一股势能,任何一个人想要在这股力量里改变方向,都是徒劳的,

当战壕内无情的弹雨开始收割生命的时候,冲锋人潮中不是沒人打退堂鼓,想当逃兵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这些动小聪明的士兵却根本无法脱离开这股人潮,不论向左还是向右他们都会受到其他人的撞击,

如果想停下脚步或者扭头向后逃,那更是不可能的,身子后面裹挟的力量更加强大,在这股一往无前的势能中,任何人都是渺小的,

“向前,向前,继续向前,冲锋,冲锋继续冲锋……”鼓舞士气的军官还沒有说完,噗噗噗几声闷响,他的胸口就飞出几朵血花,

尸体摔倒在地上,紧接着就被后面的军靴践踏在烂泥中,在生死关头谁也不会考虑是否应该尊重一下死者,

普鲁士人严谨的性格好像天生就是当兵的料,特混营的新兵们虽然心中都有恐惧,但是军事训练中牢牢掌握的技能却丝毫不乱,

拉动枪栓、装填子弹、扣动扳机,然后继续拉动枪栓……整个流程所有人做的一丝不苟,又快又准又狠,

六七百条毛瑟集火射击的场面何其壮观,只见对面冲锋的军阵如同洋葱一样被弹雨剥下一层又一层,

这时候肖乐天也杀到兴起了“五十米……手雷准备……炸死他们,”一声令下战壕内腾空飞出一片铁疙瘩,冲锋的人潮中顿时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肖乐天的部队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都沒有配备炮兵,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加重视手雷和炸药包这种单兵爆炸装置的研发工作,

现在肖乐天新军里光手雷就有十來个型号,甚至连塞满黄磷的建议毒气手雷都有生产,这一轮扔出去的,是专门请诺比尔炸药公司设计并生产的高爆手雷,诺贝尔先生最新设计的高效炸药都沒來得及给普军装备,就全塞给肖乐天了,

这就是诺贝尔先生的报恩啊,汉堡那一场大火,多亏有这些东方军官们救命了,要不然最后的那场爆炸绝对会带走所有孤儿的性命,

要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悲剧,就算诺贝尔先生能够把责任推给法国间谍,但是他自己良心上的那一关却很难过去,

为了报答中国人的恩情,诺比尔先生沒有等卑斯麦首相同意,就擅自把最新式的炸药提供给了中国人,而且他也做出了口头承诺,等到战争结束他愿意在那霸设立一个炸药分厂,

新式炸药果然比黑火药威力大,相同体积的手雷威力居然大了两倍,嗖嗖激飞的破片穿透人体把黑色人潮炸出一个又一个空洞出來,

军阵后的老伯爵真的是老了,他已经老到沒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当他看见自己的孩子们惨死在战场上,不禁老泪横流,

“我有罪啊,我的孩子们,我对不起你们……我这辈子怎么能打出这样的烂仗……可是我沒有选择啊,如果你们现在退下來,那些战死者可就真的白死了……”

说到这里老伯爵脸色变得狠戾了起來“所以你们要冲锋,要迎着死神的镰刀冲锋……只有胜利才能结束这场杀戮,”

“冲锋,所有人冲锋……杀过去,用你们的尸体填出一条大路出來……”老伯爵歇斯底里的狂喊,他整个人都已经陷入癫狂了,

陷入癫狂的何止他一个,特混营的灵魂人物肖乐天现在早就杀成了一个疯子,腰间的手雷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丢,眼睁睁的看着敌人被炸的粉身碎骨却沒有丝毫的怜悯,

肖乐天真的是变了,他再也不是前世那个后海喝酒泡妞的小白领了,他现在已经可以望着如山一般的残肢断臂而无动于衷,杀死一名敌人对于现在的他來说是丝毫都沒有负罪感的,

“开火,保持持续的火力……敌人多了就丢手雷,炸死这群王八蛋……”肖乐天一边开火一边吼叫,整个人都癫狂了起來,

“妈的,老子就是欺负你们了,就是欺负你们沒有后装枪,就是欺负你们沒有战壕掩护,就是欺负你们沒有普及手雷,就是欺负你们脑子里的落后战术……”

“妈的,你们刚刚打炮打的不是很凶吗,有种把大炮推到我鼻子底下开啊,”

直到现在肖乐天才明白为什么军人都爱骂脏话了,在这种铁血的战场上,來几句脏话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军人,甭管他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也甭管他用的是大刀长矛还是洋枪钢炮,只要他是一名军人,就沒有喜欢酸文假醋的长官,他们只会喜欢肖乐天这种,文能制定战略计划,武能骂着脏话抄刀子的真爷们,

肖乐天连篇的脏话非但沒有让弟兄们反感,反而成功的激发了大家的士气,尤其是手雷轰炸过后,望着冲锋人潮一张张恐惧的扭曲的面孔,所有人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一个个彻底疯狂了起來,

“來吧,狗娘养的,爷爷我手里子弹有的是,來多少我杀多少……”

“过瘾啊,真过瘾,好男儿有本事走出国门打国战去,打了这一仗我这辈子才算沒白活,”

“后悔啊,我后悔沒有早早追随丞相大人,现在想想打内战那些年,还是人吗,”

“杀杀杀……这场杀戮我们要让欧洲人记住一万年,”

鲜血和生命,成功的激发了所有中国人心中的狂性,那是先秦古风,又是汉唐狂歌,那是藏在所有中国人血脉中的那一滴真龙之血,那是所有封建礼教和异族奴役所不能抹杀的威风霸气,

明珠可以蒙尘,但是再厚的尘土也有被吹散的那一刻,当肖乐天擦亮所有国人心中的尘埃之后,中国人爆发出的血腥战意,终将震动整个世界,

肖乐天望着越冲越近的奥军,右手高高举过头顶“火把准备……莫洛托夫鸡尾酒……上桌了……哈哈哈,你们这群傻逼,真以为人都我就怕你们了,今天就是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今天石桥高地就是欧洲的赤壁……”

战壕中一根根火把被点燃了,伤兵们把藏在第三道战壕里面的弹药箱快速搬运了过來,当撬棍撬开木板之后,只见一瓶又一瓶精致的‘美酒’就沉睡在这里面,

莫洛托夫鸡尾酒,这种土制的燃烧弹虽然简单,但是在历史上却发挥出了重要的军事作用,芬兰军队对抗苏军时候他们上过场,西班牙内战时候也被广泛应用,甚至在20世纪全球各种各样的抗议活动中,也有他的身影存在,

一瓶又一瓶美酒被拧开盖子,塞上一块块的棉布,在火把上轻轻一燎,浸透了汽油的棉布就熊熊燃烧了起來,

“弟兄们……请他们喝一杯啊,”一声令下,他手中的燃烧瓶第一个丢出战壕,明亮翻滚的燃烧瓶就好像在战场上升起了一颗星星,

所有奥军全看傻了,这场石桥高地争夺战打到这种程度,已经完全颠覆了所有教科书,在场的老兵沒有任何一个人见过这些稀奇古怪的战术,

“这是什么,谁能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在无数道迷茫的眼神中,普军战壕里面顿时升起一片明亮的星星,翻滚着砸向冲锋的人潮,

而这时候,奥军已经冲到了战壕前二十米之处,这么短的距离,就算是个孩子也能把莫洛托夫鸡尾酒给丢出去,

轰轰轰……战场上到处都是火焰猛烈燃烧的爆响,破碎的酒瓶子飞溅出无数的汽油,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战场上到处都是燃烧人肉的焦臭味,

一招得手就要毫不留情,普军撒了欢的往外丢鸡尾酒,区域性的火焰很快就连成了火海,汽油沾在人体上根本就无法扑灭,大地上到处都是挣扎翻滚的人体,惨叫声惊天动地,

“啊……杀了我吧,给我一个痛快,求求你们了……”

“疼啊……疼啊……救救我,兄弟们救救我,拉我一把……”

冲在最前面的奥军在火海里挣扎,后面人潮推涌的力量还沒有消散,数不清的火场边缘的士兵被挤了进去,变成了一个个人形火把,

“哦上帝啊,你们不要推了,不不不……啊,”惨叫中又有一批士兵被自己人给挤进了火海中,

肖乐天这时候已经丢出去了六瓶燃烧弹,最后一枚由于力气太大甚至拉伤了肌肉,他甩着胳膊冷笑道“要是人多就管用的话,那这个世界也就沒有奇迹了……弟兄们,接着丢,别心疼钱,这点燃烧瓶都是老子我白捡來的,”

肖乐天说的一点错都沒有,在19世纪中叶,人类对石油的利用仅仅停留在煤油上,当时的石油冶炼依赖简单的蒸馏过程,将石油中沸点不同的成分分离出來,煤油的沸点较高,很容易同沸点较低的汽油以及其他杂质分离开來,

而那个时代内燃机还沒有诞生,人类一直认为汽油等等液体是石油蒸馏后的废品,是不可利用的,所以大部分都被白白的燃烧掉了,

不过还好有个肖乐天,这家伙参观了汉堡一家煤油生产厂,一眼就盯上这些被当做废物燃烧的淡黄色液体了,

以肖乐天在汉堡人民心中的威望,找你要点‘废物’你好意思收钱吗,以肖乐天对汉堡民众的恩情,去餐馆、酒吧要一点空酒瓶子,会有人不给吗,

你也别笑话人家东方首相,谁还沒点癖好啊,捡破烂这爱好虽说有点不雅,但是总比吃喝嫖赌强得多吧,

就这样,一分钱都沒有花的肖乐天就得到了一大批升级版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并最终丢到了奥地利人的头上,

老伯爵这时候已经有点中风的前兆了,他眼神有些散,嘴唇青紫,望着前方的烈焰地狱,他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这些中国人到底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们怎么就杀不死呢,上帝啊,求您给我一个神启吧,告诉我到底这是怎么了……噗,”

盛怒下的老伯爵,一口鲜血喷了出來,周围警卫连的士兵吓的一拥而上“师长……长官……伯爵……您怎么了,您快醒醒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