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奥地利总算是醒悟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利用火焰,人类同样也恐惧火焰,从野兽时代遗传下來的记忆基因虽然已经被消磨了几十万年,但依然存在沒有人可以幸免,

如果说战壕前的火场只是零散的小片,那么奥军还能咬紧牙关冲过去,哪怕烧伤一部分也终究会冲过去的,可是他们低估了肖乐天的疯狂,他们也低估了汽油燃烧瓶的巨大威力,

这一波莫洛托夫鸡尾酒攻击,特混营足足砸出去一千八百多瓶,要不是各级军官最后下死命令制止,恐怕带來的两千多瓶燃烧弹这一波攻击就得全消耗干净,

本來肖乐天能够亲临战场提升士气,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最后肖乐天杀红了眼,下的乱命可就有点添乱了,

萧何信跟司马云冲到肖乐天面前,指着面前的火场喊道“大人,您也不看看这火都烧成什么样了,还下令扔呢,还要全丢光了,打仗怎么能光想过瘾呢,请您马上回指挥部去,那里才是您的位置……”

肖乐天讪讪的一笑,再看看面前的火海他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狂热了,整片战壕前面的过火带足有十米宽,跳动的火焰中到处都是翻滚挣扎的垂死奥军,

再看看正对肖乐天面前的火场,一个熊熊燃烧的火人正无助的向前攀爬,燃烧的手臂伸向前方,漆黑的手指冲着肖乐天,好像下一秒就要掐死他一样,

可惜人毕竟是血肉之躯,当他的手指快要触摸到战壕的边缘之时,萧何信抬手冲着火人的脑袋啪啪來了两枪,总算是结束了他的痛苦,

“龙爷,带大人离开战壕……去指挥部休息,丞相大人的责任是制定战略战术,而不是亲自去执行,请不要抢我们的饭碗……”

龙爷不好意思的扶着肖乐天的胳膊低声说道“大人啊,其实火场宽度达到六七米的时候就已经够了,用不着再扔燃烧弹了……这多浪费啊,”

肖乐天脸上一红,沒有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刚刚是有点情绪失控了,光想着打的如何过瘾,却沒有考虑弹药消耗的问題,

说到底肖乐天是一个战略战术的高手,让他指挥大兵团作战或者指定国策什么的还是很擅长的,如果让他当普通的基层军官比如连排长、营团长之类的可就不太合适了,

说到底肖乐天还是杀人杀的太少,遇到鲜血和杀戮后无法做到冷静,很容易陷入狂热,这个短板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弥补的,

在那霸血夜,在冷兵器占主角的战场上,一腔血勇还有几分用武之地,但是遇到欧战这种现代化战争,士兵们需要的还是冷静型的军官,比如萧何信、司马云等人,

“交给你们了,我信得过你们……”说完肖乐天扭头就走,

这时候的战场已经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三千冲锋的奥军已经停住了脚步,他们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场,看着悲惨的战友被活活的烧死,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惊恐,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后方指挥部沒有逼迫大家继续冲锋,也沒有下令所有人撤退,而对面的普军也停止了射击,双方人马就这么隔着火场相互对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连三分钟都不到,冲锋的军阵边缘就有承受不住压力的士兵开始悄悄的往后缩步,他们下意识的就想离开这片杀戮之地,

一个、两个、无数个,恐怖就象强大的流感病毒一样迅速扩散,不一会的功夫整个冲锋的军阵彻底崩溃,这一次密集冲锋三千勇士战斗减员上千名,加上之前那两波散兵的尸体,现在战壕整整堆了三千具残破的尸体,

战场死一样的寂静,所有观战者连怒骂的力气都沒有了,巨大的伤亡让所有人不寒而栗,他们这时候才算明白了,对面的中国人和欧洲流言里面的中国人完全不一样,所有人都想错了,

“放开我,我要见师长……我要见伯爵大人……让我进去,我有战胜敌人的方法……”在奥军的指挥部外,在草绿色的帆布帐篷门口,一名上尉被警卫连的士兵控制着,但是这名上尉好像忘记了军纪一样,正拼命的喊叫,

“师长……我知道中国人的秘密,我知道炮战失利的原因,请给我一个讲话的机会……”这名上尉喊的声嘶力竭,

这时候军帐内,怒火攻心而吐血昏迷的老伯爵才刚刚清醒过來,他挣扎着让士兵扶他起來,低声说道“我沒有关系,我还能坚持住,这点打击难不倒我……让他进來,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老伯爵坐在椅子上,喝了点清水恢复了一下精神,这时候那名叫嚣的上尉也被推了进來,

“炮团二营上尉连长,文森特向您报告……”

“请稍息,不要浪费时间,你可以陈述了,”

文森特沒有二话,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打开后人们才看见那是一张敌军战壕的简易剖视图,

“诸位长官,这就是对面普军挖掘的战壕样式,我们吃亏就吃亏在这种古怪的两米多深的战壕上了……”

“我们都知道,火炮根据弹道來分类一共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平射直瞄火炮,而另一种就是曲射炮,我们师大量装配的重加农和榴弹炮都属于平射直瞄火炮……”

“大家仔细看,正因为我们的火炮都属于威力巨大的平射炮,所以炮弹大部分都是擦着战壕上空掠过,在战壕前后两侧的土地上爆炸,除非正好在战壕上空爆炸,否则破片和冲击波是无法击中战壕死角内的敌人的……”

“长官,我们需要曲射炮,我们需要迫击炮,只有那种炮弹垂直落地的攻击方式,才能提高对战壕的有效破坏,我们之前都被炮击壮观的场景给欺骗了,我们的弹药大部分都被浪费了……”

老伯爵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气,从椅子上跳起來一把抢过那张简单的剖视图,跟着文森特的思路用手指在图上描画,

在场的军官都是正规军事学院里毕业出來的,虽然荆棘花师贵族多纨绔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受到的教育程度还是很高的,文森特所说的理论他们一听就明白了,

这就是灯下黑啊,老观念实在是害人不浅,其实这也不怪他们,毕竟他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军事科技、理论大发展的年代,新旧思想相互碰撞难免会有一定的疏漏,

也别说他们了,其实在真实的历史上,一直到五十多年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当马恩河会战之后,当人类进入规模空前的战壕阵地战之时,老旧的思维依然存在,

那时候,英法指挥官曾经不止一次发现在自己疯狂的炮击之后,对面战壕内的德军却根本沒多少伤亡,总是能在后续步兵发起冲锋的时候接着顽强的进行抵抗,

百思不得其解的英法指挥官,调集了大量的火炮专家甚至还有数学家來分析这种情况,最后才发现问題的关键就在火炮的射击弹道上,

两米多深的战壕内,迎向敌军的一面就是所谓的射击死角了,敌人只要蜷缩的躲在这个死角里,头顶上的破片和冲击波就很难伤害到他,除非炮弹非常巧合的在战壕上空爆炸,也只有那时候才能造成一定的伤亡,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陆军开始大量的普及野战山炮,也就是迫击炮,而直瞄的榴弹炮和加农炮,更多的则是对战场上的固定工事进行破坏,

“师长……我们不能这样无谓的浪费弹药了,如果我们的火炮数量再翻一倍,或许能够靠蛮横的力量彻底把战场犁一遍,但是我们沒有那么多的火炮……现在再去后方调集迫击炮我们更沒有那个时间……”

“方法呢,你既然能够找到关键点,我想你一定有解决的办法,”老伯爵焦急的问道,

“有,我当然有办法……让我们的骑兵上,让最原始的掷弹兵重归战争的舞台,既然沒法改变火炮的弹道,我们就用人力把炸药包丢进去……”

“炮兵分出一半的弹药出來捆扎成炸药包,先让炮团开火轰炸战壕,敌人一定会继续躲在防御死角里面,这时候让骑兵带着炸药包快递接近战场,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炸死他们……”

“然后全军突击,不要只派遣步兵了,南线战壕区继续让步兵突击,而东西两侧的战壕让骑兵上吧,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不能再顾及伤亡率了,我们这三波进攻已经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咱们沒有时间了……”

塔布里斯伯爵欣慰的看着他“好好好,你叫文森特是吧,我接纳你的建议,现在由你來负责这次的攻击……如果成功了,我会向帝国军部保举你,我保证最低我也会给你一个炮兵团长的位置……”

文森特眼睛立刻就亮了,他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坚决完成任务,请长官放心,”说完扭头离开了指挥部,

塔布里斯伯爵这时候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他遥望对面的高地长叹一声说道“肖乐天是吧,我承认我低估了你们这些中国人,你们的表现太让我惊讶了,你们不仅是靠先进的步枪來跟我们战斗,就连你们脑子里的战术都异常的先进……”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了,你们这群从冷兵器占主角的中国战场走出來的军人,怎么会拥有比我们欧洲人更先进的战争理念呢,”

“我绝对不信你挖出这种战壕來应战,是脑子一热的冲动,既然你能拿出这样的防御手段,那么你的脑子里一定有一整套成熟的战术经验……真的太让我好奇了,你究竟师从于谁,或者说你就是天赋异禀,完全靠自己钻研出來的,”

想到这里老伯爵赶紧拼命的摇头“不不不,我这是怎么了,对面不过就是一群中国人罢了,那个落后的民族怎么可能有这样优秀的人才,呵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