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 阵前谈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历史上,贵族政治统治的时间是最漫长的,从人类离开蛮荒部落时代,贵族就开始伴随着人类社会的成长一直持续到现代,甚至在21世纪拥有贵族头衔的人也依然受人尊重,

现代人一听到贵族两个字,或许心里会有一些负面印象出现,好像贵族都是一群纨绔,一群不懂人间疾苦甚至亲自鱼肉百姓的大反派,

这种观点肯定是片面的,其实贵族这个阶层在人类历史上还是起到过很积极正面作用的,

人类历史上贵族阶层的形成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物质资源的高度垄断,而另一方面则是人类对于知识的垄断,

沒错,正是由于财富和知识的双重垄断,让普通民众根本就无法走入精英阶层,在人类的古代,贱民和平民阶层接受教育的机会非常的低,改变自身阶级的方式几乎为零,就算人类进入19世纪,就算这时候第一次工业革命已经进入了尾声,在最发达的欧洲文盲依然大量存在,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虽然有法国大革命、英国光荣革命等新兴力量的尝试变革,但是贵族精英们依然统治着各国的上层社会,普通民众对贵族的敬畏仍然很强大,

今天肖乐天居然敢侮辱贵族,哈布斯堡王朝承认的子爵居然被扒光如同白条猪一样被悬挂在高高的十字架上,荆棘花师上上下下所有人全都愤怒了,

“土匪啊,这就是土匪……不不不,他们连土匪都不如,他们就是一群东方的野蛮人,该死的英国人和法国人干嘛不把他们全杀光,”

“全军突击,拯救人质,奥地利的尊严不容践踏……师长请您下令吧……”

荆棘花师是一支很特殊的部队,在这一万人中只要是连长以上的军官,全都有贵族头衔,在高地上被肖乐天绑架的那些军官,其中有两名子爵,三名男爵,剩下的也都有宫廷骑士的称号,

至于那些围在老伯爵身边的军官们,那來头就更不得了了,这里面有伯爵、子爵、男爵、勋爵还有无数荣誉骑士,这里面随便拽出一个來背后的來头都大的不得了,

老师长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看着眼前对自己施压的军官们,他很清楚这里面至少要有三人未來能走到侯爵的位置,就连高地上穿着裤衩子招摇的阿兰子爵,将來地位也不会低于一个伯爵去,

“够了,现在是拼命的时候吗,十多名同僚的性命如果丢了,我们怎么向皇帝陛下交代,我们怎么向贵族议会交代,到那时候咱们就算抢下十个高地的功劳加在一起,也难逃陛下的怒火……”

“那怎么办,我们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同僚受辱吗,”周围的人眼看就要弹压不住了,这次战争太不顺利了,这让老伯爵的威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彭卡旅长心里多少还念师长点好的,在关键时刻他站出來力挺老师长“都闭嘴,帝国军规全都忘记了,这里只有一个指挥官就是塔布里斯伯爵,你们要造反吗,”

“你你你……老子懒得点你们的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阿兰子爵未來就是你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少他一个将來就能多出一个位子出來……该死的混蛋,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琢磨这种阴暗的小伎俩,”

“彭卡,你这是血口喷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要和你决斗……”

“决斗就决斗,当我怕你不成,我让你们三个一起上……”彭卡能以一个男爵身份当上这个旅长,那说明他还是有真本事的,

“够了,”在一片吵闹中,塔布里斯伯爵一声大吼“你们都当我死了吗,我告诉你们,只要我还在喘气,只要军部沒有罢免我,那么我就一直是你们的指挥官……现在都给我闭嘴,”

老将虎威还是有用的,大家看见老伯爵真的动怒,一个个讪讪的拨马后退半步,老伯爵正了正军帽冷冷的说到“让我上,我去和这个肖乐天谈判,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中国人……”

“师长,不行啊……”军官们一下子就涌上去了“对面是一群土匪,这些野蛮人是不会讲道义的,他们要是扣住您怎么办,您不能以身犯险,”

“滚开,你以为卑斯麦是瞎子吗,他既然能和这个中国人达成某种同盟,甚至舍得让中国人统领普鲁士士兵,那就已经能证明肖乐天是个政客,有普鲁士人做背书,我怕什么……”

别看卑斯麦是奥地利人的敌人,但是铁血首相的名头一出,所有人还真沒有什么异议,大家全都闭嘴了,

紧接着塔布里斯伯爵还有彭卡,带着三名卫兵骑着战马向战壕前冲去,

“不要开枪……我们要见肖乐天,我们希望进行谈判,”彭卡在距离战壕百米处就已经扯着脖子喊了起來,

不一会的功夫,从战壕内跳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出來,身后十几名持枪士兵保护着左右,

“我就是肖乐天,琉球王国第一首相,清帝国西学宗师,美利坚合众国荣誉公民,普鲁士王国坚定的盟友,而且是新教在亚洲的忠实伙伴……请问对面的老先生,如何称呼,”肖乐天一脸坏笑,而旁边翻译的约纳斯则一脸苦瓜,

“咳咳咳……”老伯爵还真沒见过这样的人,一上來就是一大套玩世不恭的说辞,而且这一个个头衔耀眼的让他头晕,

“你……你就是东方宰相肖乐天,我虽然在报纸上见过你的照片,但是沒想到你居然……居然这么年轻,”老伯爵和彭卡相互对视一样,满脸都是不相信,

“切……收起你们那一套虚头巴脑的贵族礼节吧,想说什么就说,你是不是怀疑我是个假货啊,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我一声令下,我身后的兄弟们就算面前是刀山火海他们也敢跳……您想不想试试,”

桀骜不驯的话塞的老伯爵一个劲的翻白眼,他一辈子曾经面对过无数次谈判,无数次言语交锋,但是还真沒见过这么玩世不恭的谈判对手,上一秒还嬉皮笑脸呢,结果下一秒就开始放狠话,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不要误会,我刚刚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好吧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就是荆棘花师的师长塔布里斯伯爵,我这次來是带着诚意來和你们谈判的……”

“肖先生,你们还是撤军吧,我可以向你们承诺在你们撤军的途中,不会遭到任何的攻击,让我们结束这一场无谓的战争吧,不要让更多的人白白死去了……”

肖乐天呵呵一笑“停战,让我们放弃高地,我们已经付出了三百多条人命,你却想凭借一番说辞就拿走,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老伯爵摇了摇头很严肃的回答道“先生,我是不会拿士兵的生命來开玩笑的,你们虽然战死了三百多人,但是我们死去的人更多,足足是你们的十倍……你们已经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现在退兵对你们來说绝对不是侮辱……”

“您应该为剩下的士兵考虑一下,他们中大部分都带伤,而且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您真的要让他们全都牺牲在这里,还有,我非常好奇,你们中国人跟我们奥地利并沒有什么恩怨,你们为什么杀的如此拼命,”

“走吧,带着你们值得骄傲的战绩离开这里吧,与其徒劳无益的全军覆沒,你们为什么不保住你们的胜利果实……”

不得不承认,老伯爵的口才还是非常好的,一番道理说的在场的人都有点心动,如果换了一个指挥官,恐怕沒人会拒绝这样的善意,

肖乐天静静的听着老伯爵的道理,到最后他甚至扭头看了看高地上那一片十字架,看着阿兰子爵迎风招展的白内裤,嘴角露出了冷笑,

“如果我猜的沒错的话,这位阿兰子爵在维也纳的身份一定非常高贵吧,他的人脉很广,还是他的财富很多,居然重要到拿一场战争來做交易,”

这话刺激的老伯爵老脸微红,他沒有说什么,但是也沒有否认,阿兰这个家伙虽然只是一名子爵,但是这小子的家族和荷兰王室关系密切,是奥地利国内少有的能赚到海洋贸易利益的贵族,

而且阿兰和贵族圈里很多高等贵妇人都有染,如果阿兰出点意外,他的家族和他的那些情妇们,一定会迁怒于他的,

老伯爵心中充满了无奈,刚刚下令炮兵不分敌我的进行轰炸,就已经让他尽失军心,可以预见当战役结束之后,他的仕途估计也就到了尽头,

但是死一些普通士兵和死一批贵族,这完全是不对等的两件事,误炸士兵顶多就是丢官,如果误炸贵族恐怕丢掉的就是贵族头衔乃至于生命了,

“肖先生,请不要再犹豫了,我所开出來的条件是非常合理的,现在离开您还能保住您的胜利果实,如果你一意孤行真的伤害了几名哈布斯堡王朝的贵族……”

“哦,上帝啊,我不敢想这样的画面了,到那时候就算卑斯麦和普鲁士国王想赏赐您,他们也不敢硬抗整个欧洲贵族圈的怒火啊,到时候您应得的利益恐怕一分都拿不走……”

“哈哈哈,别说您就是出于道义而加入到这场战争的,如果普鲁士不给够你足够的利益,您会如此拼命吗,”

老伯爵眼睛里闪烁着狡诈的光芒“让我猜猜啊,您想要的是什么,最新的科技还是最先进的工厂,沒准还想得到更多的人才或者说一批战舰吗,呵呵呵,落后的中国需要的东西太多了,很多都在我们面前明摆着,这并不难猜,”

“但是,请您记住了,不要挑战整个欧洲的贵族圈,不要让所有王国的君主都痛恨你,如果你真的杀死了阿兰子爵,那么你就是欧洲所有贵族眼中的生死仇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普鲁士答应您的所有利益,你一分都带不走,”

嘶的一声,肖乐天倒吸一口冷气,他冷冷的看着老伯爵心中长叹一声,果然是老奸巨猾啊,这一刀正中老子的软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