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 奥地利的尖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尔.冯.波克是奥地利军团中的一名很普通的上校营长,在整个上午的战役中他的突击营一直打的中规中矩,所有的任务他都能完成但绝对算不上出色,他就象一颗螺丝钉一样在二十万军团中沉默的存在着,你或许不会注意到他,但是这架庞大的军事机械却少不了这样的一颗螺丝钉,

螺丝钉就是螺丝钉,就算他很重要但是也不会受到人们的关注,普鲁士情报机构不会注意到他,他的存在不过是厚厚情报档案中的一段字符而已,

奥地利这边的同僚们也不会过度的去关注他,毕竟一个营的兵力在如此宏大的战场上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可惜所有人都低估了波克营长,也低估了贝奈德克将军,就在今天当将军接到荆棘花师战斗不利的情报后,他沒有丝毫的犹豫下令调动了这一批杀手锏,

在贝奈德克的秘密安排下,二十万大军中他提前安插了十多个尖刀营,天知道他是如何筛选并激励士气的,当他的命令下达之后,这一颗颗的螺丝钉突然摇身一变居然成为了一把把透骨尖锥,

“帝国的勇士们,到了我们献身的时刻了,跟着我冲上去……刺穿敌人的军阵,冲锋,”波克营长根本就用不着去激励自己的兄弟,整整一个营的士兵其实在大战之前就已经整编完毕,这三百多人一水全部都是死士,

这是对奥地利王国,对国王陛下最最忠诚的一批老了,而王国也给予了他们最多的犒赏和胜利后的荣誉,被金钱和信念洗脑的士兵,心中毫无恐惧,他们狂热的眼里只有对胜利的渴望,

十多个尖刀营,几乎是同一时刻向普鲁士阵地发起决死冲锋,如果从天空中高高俯瞰下去,绵延十多公里的漫长奥军阵地上,十个由人潮组成的冲锋尖角正在形成,喊杀声在那一刻暴涨了一倍,

猝不及防的普军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沒有还手之功,看着那些一脸狂热端着刺刀冲上來肉搏的奥军死士,无数普军阵地甚至出现了小规模的后退,战局一下变得异常危急了起來,

尖刀营,这是贝奈德克计划中最绝密的杀手锏,在他的计划中就算这十多个营全军覆沒了,但是最残酷的白刃格斗战也可以极大的震慑住普军的士气,

到那时候,自己的人数比普鲁士占优,士气再占优,而且火炮数量稳占上风,那么就算普鲁士人步枪精良,胜利也终将是奥地利的,

贝奈德克的计划非常成功,尤其是波克营长更是所有尖刀中最锋利的一把,他的对面就是苦守森林的普鲁士第七师,也就是整个普军左翼的遮护者,

“冲锋,击溃第七师……让我们的兵锋包抄过去,把普军的左翼碾碎,让他们崩溃……奥地利万岁,国王万岁,”

“万岁,”士兵们狂喊着在丛林中飞跃,任凭对面毛瑟步枪打的多狠、多密,这些狂热的士兵沒有一个后退,

这时候的普军第七师,已经在树林里坚守了两个小时,军心士气非常微妙,往前一步也许就是气势如虹一往无前,往后一步也许就是一泻千里彻底崩溃,

士兵们已经非常疲惫了,敌人的喊杀声和伤者的哀嚎声不停的在折磨着他们的神经,这时候他们那里架得住來这么一批杀神啊,

仅仅一个冲锋,第七师的指挥体系就被打乱了,敌我双方顿时混战在了一起,疲惫不堪的普军士兵连一刻钟都沒有坚持下來,就被波克营的疯狂肉搏给逼出了丛林,

趁你病,要你命,其余奥军在波克营的鼓舞下,向第七师发起疯狂的进攻,整个普军的左翼岌岌可危,

“上帝啊,贝奈德克是个疯子,他居然安排了一群死士,他居然想用最原始的白刃突击來打击我们的士气,”普军指挥部里老毛奇都快要疯了,他的胸膛里好像被人塞入一把燃烧的茅草,辛辣的气味顺着鼻孔往外直喷,

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老将军一辈子读书养性练出來的贵族气度,再一次占了上风,他渐渐从狂怒中平静了下來,

“传令下去,告诉第七师,我相信他们能够守住我军的左翼,普鲁士勇敢的士兵不会在这点挫折下就放弃的……”

“还有,你告诉他们……你就告诉他们,在西方石桥高地上,中国人的两个营也陷入了敌众我寡的苦战中,他们直到现在都沒有退半步,他们也在肉搏,他们用刺刀生生顶住了一个师的围攻……”

老毛奇啪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大吼道“那是友军,那是客军,那是刚刚败于英法手里的中国人,他们直到现在国内的内战都沒有平息……连他们都能舍生忘死的去战斗,我们光荣的普鲁士军团难道要当逃兵吗,”

“去,把我的原话传达给第七师的全体官兵,马上……”

在老毛奇的怒吼中,电报房开始发送电报,传令的骑兵开始向阵地的左翼飞奔,一式两份的军令飞一样的直奔第七师而去,

当军令传达到第七师,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整个师团上下爆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吼声,后退的步伐终于停止了,从师长、旅长、团长、营长……全都压了上去,整个第七师同仇敌忾,那一刻他们下定了决心,

“要么全军覆沒,让敌人踩着我们的尸体冲过去,要么就牢牢的钉在这里,无论对面是一万人还是十万人,都不能后退半步……”

“士兵们,还记得汉堡火场上救护孤儿的中国军人吗,还记得在法瑞边境血战的中国军团吗,他们带着一群汉堡新兵营的菜鸟,在石桥高地仅仅用了七百人就挡住了奥地利一个重装师的围攻……”

“连普鲁士的客人都已经豁出性命的在战斗,我们普鲁士男人难道都是沒种的太监吗,勇士们,人生百年除死无大事,跟他们拼了……”

那一刻,沒有任何人再去关注什么指挥体系了,现在就连师长都带着警卫连冲到了第一线,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军官战死在前线,就是靠着这股疯狂劲,他们成功的顶住了波克营的白刃突击,也顶住了两个军的夹攻,

“狙击手……战场十一点钟方向……那就是波克营的长官……开枪打死他……”混乱的战场中,波克营长终于暴露了行踪,三名普鲁士狙击手已经锁定住了他,

啪啪啪,三声枪响之后,勇敢的波克上校倒在了血泊之中,普鲁士的左翼总算是稳住了,

总指挥部内,老毛奇将军面色依然冰冷,就算前方传來战线已稳的军情都沒能让他有半分松懈,他目光如鹰隼一样在地图上游走,

在他身边,铁血首相卑斯麦这时候哪里还有一丁点往日的桀骜,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毛奇将军的脸上,将军表情松一些,他的心情也就好一点,要是将军表情冰冷一点,他心中的那根弦也就跟着紧张一分,

卑斯麦深知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道理,他虽然有过从军的经历但是他的能力顶天也就是一名师长,象这种几十万人绞杀在一起的大战役,他的能力根本就不够,

铁血首相,他的舞台还是在内政上,在外交上,他深知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在哪里,所以此刻他对毛奇总参谋长的尊重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将军,阵线不是已经稳定住了吗,为什么还愁眉不展,你放心,我们普鲁士是不会失败的,就算萨多瓦小有失利,我还能给您动员出六十万预备役士兵……”

老毛奇长叹一声,摆手阻止住了老友的打气“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现在很惭愧,也很后悔……”

“我……我对不起肖乐天,也对不起那些中国人啊,现在整场战役想要扭转的关键就在亲王的第二兵团上,而第二兵团想要顺利赶到萨多瓦,就必须走石桥高地……”

“现在肖乐天苦战的地方,已经成了战役胜负的关键节点……只要他能坚守到和第二军团汇合,只要他能够为卡尔亲王争取胜利的时间,只要他能做到,胜利就是我们的,”

毛奇将军痛苦的揉着太阳穴,用低沉的语调说道“真沒想到啊,我真沒想到肖乐天居然真的投入到了这场战役中,如此奋不顾身……我当初为什么不把禁卫团调拨给他指挥,我怎么就如此的愚蠢……”

“卑斯麦啊,我的老友……我现在太矛盾了,从我个人感情上讲我是希望肖乐天撤出來的,他们牺牲的已经够多,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站在帝国的角度上,站在这个指挥官的位置上來考虑,我又希望肖乐天他们死战不退,”

老毛奇眼眶有些湿润了,他用最微弱的声音说道“亲王殿下啊,求求您快一点,再快一点吧……尊敬的东方首相,请您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吧……”

卑斯麦看着老友痛苦的表情,他能理解他的挣扎“老友,你放心吧,我了解肖乐天,我能理解这些东方人在想什么,他们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的是一座汹涌的火山,为了胜利他能赌上自己的一切……”

“你放心吧,他既然选择了坚守在石桥高地,那么他就知道这块高地的重要意义……我坚信,他是不会退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