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战役的焦点/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萨多瓦战役打到现在,被老毛奇和卑斯麦一个劲念叨的关键人物只有两个,一个是镇守石桥高地的肖乐天,而另一个则是第二军团的总指挥亲王卡尔,

战争初始,普鲁士和奥地利两国谁都沒有想到肖乐天所带领的两个营居然会在战场上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在战争的准备期间,普鲁士高层一直以为肖乐天只是希望自己的军官团能够近距离的观战,从实战中学习战争的经验而已,

包括后來卑斯麦塞给肖乐天六百汉堡新兵,他的目的也不是让肖乐天参战,他只是觉得中国军官团阻击法军的时候,有一些新颖的战术非常有意思,想进行一下战术交换学习而已,

不仅普鲁士人是这么想的,就连奥地利的情报机构也沒把肖乐天他们当成一盘菜,按照贝奈德克之前的说法,虽然这些中国人跟法国打了一场让人惊艳的阻击战,但是那是为了救他们的首相而不得已才开战的,

真正到了普奥战场上,这些中国人只能当一群过客,一方面他们沒有和奥地利拼命的动机,另一方面卑斯麦也不会容忍这些客人出什么意外,

无论从军事上、政治上、外交上综合考虑,这些中国人都沒有参战的必要,甚至连英国和法国的情报人员也都不信肖乐天会参战,

可是所有人分析全部都错了,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在敌众我寡的巨大劣势面前,肖乐天居然真的顶了上去,而且其心如铁一般死死的钉在了高地上,创造了让后世军史专家惊叹不已的石桥奇迹,

当然了,所谓的奇迹只不过是后來人对前人的涂脂抹粉罢了,而那些亲身经历过这场奇迹的人,恐怕当时沒有几个能够意识的到,就好比卑斯麦、老毛奇、贝奈德克……甚至两国的国王,当然也包括一直都对肖乐天心有怨气的卡尔亲王,

当罗火带领的骑兵连以伤亡超过九成的代价把情报交给亲王之后,十二万大军立刻行动了起來,当亲王结束军议之后,先锋部队已经整装待发开始为大军探路,

卡尔亲王在禁卫师的严密保护下开始进军,而他的队伍后面罗火一行人被几十名骑兵包围在中间,一脸愤愤不平的跟着大军前行,

可能是卡尔亲王看在罗火报信的份上网开一面,禁卫骑兵并沒有捆绑他们,也沒有收缴武器,但是他们被骑兵紧紧的裹挟在队伍中,只能顺着人流前进想要自由是不可能的了,

亲王骑着他的高头大马,在参谋官的簇拥下,一边行军一边下达军令,指挥部虽然转移到了马背上,但是依然运转如常,

罗火在后面冷眼看着卡尔,他虽然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气,但是不得不承认卡尔确实有王者的气度,举手投足充满了自信,而周边的军官对他的命令也是心悦诚服的接受并执行,看來百战太子的威名还真不是吹的,

罗火看看卡尔亲王,又想了想清朝的同治皇帝,脑子里再回忆回忆肖乐天曾经上过的一些秘密小课,他不仅长叹一声暗自赞叹,

“国内那群腐儒还有脸骂人家欧洲人是西夷,还大言不惭的说人家是野蛮人,满清还成了上国了,看看人家欧洲的帝王吧,哪一个不是从战场上走出來的,哪一个不是拥有丰富的施政经验之后再登基的,”

“回头瞧瞧咱们自己的历代君王吧,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养自深宫妇人之手,就算身边有几个男人也都是阳气衰弱的太监,就这样养大的男人,还想带领一个民族富强,呸……都是一群何不食肉糜的废物,”

也许是罗火的眼神灼烫到了亲王的后背,当卡尔签署完手里最后一份军令后,他突然回头目光紧盯着罗火,而罗火也丝毫不甘示弱目光迎着碰撞过去,半空中一溜不服的火花,

亲王刻意的拉近缰绳,让战马速度放慢下來,很快他就和罗火一行人平行的行进在大路上,

“我在你的眼里看见了抗拒的目光,你还是不服气,我真不知道你们这群中国人怎么会这么固执,对于我的善意居然丝毫不领情,如果你们的国民都是你这个样子,我真的为你们民族的未來而感到担忧……”

肖乐天的新军军官们,到现在已经接受了半年的德文培训,而且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还突击学习过英文,再加上亲王为了照顾他语速非常的缓慢,所以这句话不用翻译落后就已经听明白了,

罗火心里那股拧劲还沒过去呢,他嘴微微一撇冷笑着说道“用不着你來担忧,中国秦汉以來数千年文明能够延续不绝,我们自然有我们的生存道理,你们欧洲不过就是最近这百年來走了点上风路罢了,几千的底蕴有多深估计你们是想象不到了……”

卡尔万万沒有想到罗火的脾气这么大,自己已经放下身段主动开口了,他怎么还不依不饶的,

“士兵,请你记住,狂妄是需要实力的,你还真以为你们的首相是万能的了,首先我对你所说的布防石桥高地的说法就很怀疑,更别说他们会死守不退了,两个营的兵力硬抗一个师,你觉得我能相信吗,这是战争,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可能是之前在汉堡军营被中国人绑架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反正卡尔亲王一见这些中国人就很容易动怒,往日里沉稳如山的王太子,在面对这些中国军官时,总感觉他变成了一只好斗的公鸡,

其实不光是卡尔亲王不相信罗火的话,包括二军团指挥部里的高级军官、参谋们也都不相信这种鬼话,

荆棘花师就算名声不太好,但那也是装备精良的一万两千多人的重装师团啊,你肖乐天总共带着六百汉堡新兵,加上你自己的一百五十多名中国军官也才七百多人,这种悬殊的比例就算召唤上古战神也不行啊,

“你告诉我,七百多人对抗一万两千人,你告诉我应该怎么打,你告诉告诉我,你必胜的信念在哪里,”亲王语调越來越高,火药味也越來越浓,

万万沒有想到,亲王充满火药味的攻击最后居然打在了泡沫上,刚刚还一脸严肃的罗火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场,把紧张的气氛一泄而尽,

“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我就是相信我们家丞相大人,我就是无条件的信任,”罗火白了卡尔亲王一眼“这种问題何必饶舌再问,就好像你们普鲁士人坚信自己民族一定能复兴一样,就象英国人坚信自己是海洋的王者一样,这种信心还要什么理由吗,”

“你如果真想知道为什么,那就去琉球王国问一问,打听打听我家丞相孤军奋战力抗十万日本暴徒的事迹吧,等你什么时候明白了我们以弱克强取得胜利的缘由后,再來饶舌也不迟,”

说完罗火脖子一梗,扭头四十五度角望向天空,还就不搭理卡尔亲王了,

“你,”亲王气的捏着马鞭就想动手,但是看看周围数不清的士兵,他知道这里是万军之中,是公开场合,任何无礼的举动都会被传遍整个欧洲的,

“好好好,我今天就要看看,在石桥高地到底有沒有肖乐天的身影,呵呵呵,沒准我会在奥军的俘虏营里看见他,沒准他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亲王马鞭啪的抽在战马身上,只听唏律律一声嘶鸣,碗大的马蹄践踏起泥土带着亲王向前飞奔而去,

看着远去的亲王,罗火收起了脸上的不屑一顾,忧郁的眼神望向东方,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家乡话,

“大人啊,不能退,绝对不能退啊,您是不知道这个卡尔内心里有多么瞧不起人,这样的太子将來上位了,您和卑斯麦首相达成的一切协议还不都得推翻了啊,不能认输,绝对不能认输……”

肖乐天现在不会想到自己已然成为正常战役的阵眼,他也沒有时间去胡思乱想,他现在已经被塔布里斯伯爵的三寸不烂之舌给说的有些动摇了,

“肖先生,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阿兰做人质,因为你害怕我们的炮击,更害怕我们英勇的掷弹兵,所以你只能选择这种非常不体面的方式……请您放心,我沒有丝毫贬低您的意思,我只是能感受到你的苦衷罢了……”

“但是战争不是这么打的啊,这里是欧洲不是遥远的东方,我知道在你们东方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无数次农民起义最后把皇帝拉下宝座,把贵族屠戮一空的真实事例,但那是东方而不是欧洲……”

“在近代欧洲的历史上,国王只能被国王杀死,法国大革命时候的那些暴徒杀死了路易十六,你可知道最后欧洲是怎么样报复那些暴徒的吗,整个欧洲的王室都愤怒了,他们用一切可行的办法來进行报复,结果就推出了拿破仑这个异类……”

“还有英国也有一位被砍头的国王那就是查理一世,那件事也震惊了整个欧洲,最后当国王的儿子查理二世登基之后,您知道他是怎么报复的吗,他下令把克伦威尔从坟墓里挖出來,然后砍头暴尸,克伦威尔的头颅被钉子钉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里足足25年……”

老伯爵心有余悸的说道“当然了,阿兰子爵是不能跟国王相提并论的,我所阐述的道理就是告诉您,在欧洲贵族是非常受到尊重的,在战场上哪怕两军交战,贵族也是免死的,更别说被这样的侮辱了……”

“首相大人,请您一定要三思,如果您挑起了欧洲贵族圈的怒火,那您会受到一生持续不断的报复,举个简单的例子,英法海军会严密的封锁北海,普鲁士卖给您的任何军火和物资都休想运出去,甚至连您回国都成了一个难題……”

“还有您和普鲁士的所有协议,我想全欧洲的贵族都会不遗余力的进行破坏,不论什么事情,只要和您沾边就不会成功,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说到这里,老伯爵看着目光已经不太坚定的肖乐天大声说道“让我们结束这场悲剧吧,让我们礼貌的送您离开这里,带着您已经得到的荣誉回到大后方去吧,不论奥地利和普鲁士胜负如何,您永远都是胜利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