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龙爷很毒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心动了,他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塔布里斯伯爵年龄是肖乐天的一倍,他走过的桥比这些年轻人走的路还要多,吃的盐比大家吃的饭还要多,在他的巧舌如簧下,不光肖乐天动摇,就连周围的新军军官们也都动摇了,

什么是天生的谈判高手,这就是真正的谈判高手,老伯爵卖弄的根本就不是诡辩之术,他就是坦诚的向肖乐天展示了一下欧洲的现实罢了,

我把你肖乐天即将要面临的所有困难一样样的摆出來,而且所有分析都能给你提供出证据,老伯爵知道你肖乐天是欧洲通,那么我不骗你,我跟你说实话总行了吧,

有的时候,谈判并不像影视节目里艺术加工后的那样,充满了各种意外和不确定性,并且到处都是欺骗,其实大多数情况下,谈判就是摆事实和讲道理,双方的底牌一亮,谁强谁弱一目了然,自然在谈判桌上就能解决冲突了,

现在老伯爵用的就是阳谋,明明白白的告诉肖乐天,你已经占够便宜了,如果再打下去,恐怕你已经到手的利益不仅拿不走而且还要吐出一部分來,这不是危言耸听哦,我给你举的都是很实在的例子哦,

老伯爵一脸期盼的望着肖乐天,他也看出肖乐天心中的动摇了,他决定再加一把劲“看看你身边的士兵们吧,这么大的伤亡率,就算投降都不丢人了,更何况这不是投降,这只是礼送你们离开这里,你们的尊严将不会得到一丁点的伤害……”

“好好想想,看看那些受伤哀嚎的兄弟,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您应该为他们负责,”

这句话如同一柄重锤一样狠狠敲在肖乐天的软肋上,原本就不坚定的心更加摇摆,这回就连约纳斯也感到异常了,

“肖先生……”他下意识的就想劝阻肖乐天,他身为一名普鲁士高官,他当然知道身后这片高地的重要性,但是话到嘴边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些中国人,还有汉堡新兵营的小伙子们,已经伤亡的够多的了,他们是人不是神,他们沒有义务去完成只有上帝才能办到的任务,

约纳斯欲言又止,來自中国的军官们也有一些动摇,萧何信跟司马云微微闭眼回忆着一路來战死的兄弟,他们的音容笑貌还在脑子里回荡,这时候再看看身边的幸存者,他俩也无话可说了,

就在老伯爵觉得谈判要大获成功之时,突然肖乐天身后一阵沉闷的咳嗽“咳咳咳……丫的我就纳闷了,残血旗难道白升起來了,我们一路战斗到今天,靠的就是做生意,”

说话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龙爷,这位北地绿林大豪,依然是绿林好汉的脾气,他不懂什么外交政治,也不懂什么叫妥协,在他的眼里胜负就如同楚河汉界一样泾渭分明,

龙爷回头看了看那面残破的认旗,无比悲伤的说道“在这面旗帜下,到底死了多少人,我是算不清了,但是我只知道,这面旗帜下从始至终我们都在战斗,我们沒有一个人想过退缩这两个字……”

“我是个粗人,不懂大道理,你们说的我连一半都沒有听懂,但是我至少知道一点,沒有真实的实力在手那么所有的谈判都是扯淡……”

龙爷一句话就象一道炸雷一样在肖乐天和周围军官的心中响起,大家全都愣住了,谁都沒想到平时很少说话的龙爷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出來,

“我项少龙是绿林出身,玩不会你们的那些弯弯绕,但是我至少知道一点,绿林豪杰做人做事最怕的就是机关算尽,就怕左右逢源、蛇鼠两端,咱们这几年看起來势力挺兴旺的,连我自己也觉得我们很牛气了,可是我这次來欧罗巴,我算是彻底明白了……”

“咱们那点家业算个屁啊,咱们怎么跟人家欧洲比啊,别忘了咱们是拿着好几百万两银子当敲门砖才敲开普鲁士的大门的,怎么就威风了那么一两场,咱们就把本分给忘了呢,”

“如果我们今天退缩了,就算普鲁士表面上不说什么,他们心里会怎么想,他们会认为我们这群中国人根本就不是诚心和他们结盟,咱们就是一群來欧洲占便宜的奸商罢了,他们对咱们刚刚建立的一点尊重,恐怕也就消失不见了……”

哎呀,这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肖乐天的眼睛里顿时贼光直冒,他看着龙爷就好像看见鬼附身了一样,

塔布里斯伯爵敏感的察觉到了异样,但是他听不懂中文,这时候他焦急的冲约纳斯嚷嚷“他在说什么,这个中国人是什么身份,”可是约纳斯怎么可能给他翻译这个,他也被龙爷的话给说动了,

肖乐天现在真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他为自己刚刚的退缩想法而感到羞耻,龙爷说的一点错都沒有,如果今天大家听从塔布里斯伯爵的话而撤出战斗,那么就真的中计了,

自己这群人在普鲁士高层心中的形象会一落千丈,卑斯麦和威廉一世还有老毛奇再加上两个卡尔亲王……以至于所有高等贵族,都会对自己深深的感到失望,

他们会把肖乐天当成左右逢源的奸商,他们和肖乐天的盟友关系将会出现裂痕,或许不能说裂痕,只能说是从有可能变成兄弟关系的境界,最终退回到相互利用的境界而已,

这就是老伯爵在阳谋下面藏着的阴谋,他不仅是想得到这处高地,他更想破坏肖乐天和普鲁士之间的亲密关系,

龙爷的打击依然在继续,谁都沒想到龙爷也有如此毒舌的一面“这次欧罗巴之行,我算是开了眼界了,瞧瞧人家那铁路,那些火车,电报线还有无数的工厂兵营,哦对了,还有海边上那些造船厂……我算是明白了,咱们跟人家比,那点小实力够看吗,”

“呸……大人一直都骂满清夜郎自大,我看今天咱们也有点夜郎自大了,我们如此弱小想要跟强者结盟,靠的是什么,不是做生意一样的谈判和算计,靠的就是在人家最困难,过日子过到门槛的时候,义不容辞的推一把……”

“靠的就是用咱们的行动感动别人,让他们知道咱们中国人是可以信赖的盟友,而不是來占便宜的小人……就这么点道理,你们都想不通吗,我看你们是被战场上这点血气给冲昏了头,”

说到这里,龙爷目视肖乐天双眼,他突然低声说道“大人,你可别忘了,萧何信、司马云还有罗火这三个臭小子,在汉堡新兵营里可劫持过普鲁士未來的太子啊,要知道这一国早晚都是人家太子的……”

好了,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不用再多饶舌了,肖乐天突然正了正衣冠,啪的向龙爷敬了一个军礼,

“谢谢,多谢你点醒了我……”说完肖乐天扭头目视塔布里斯伯爵,非常礼貌的笑道“感谢您的游说,不过我们是不会退下去的,这里是战场不是菜市场,我们不想做交易,”

老伯爵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而这时候他身边的彭卡旅长暴怒的喊道“愚蠢的中国人,你们这是在找死,别以为有阿兰他们当人质我就会手下留情……”

老伯爵抬手制止了彭卡的谩骂“肖先生,请您冷静一下,我希望您仔细的考虑考虑……我不知道普鲁士人给了你们什么样的优惠条件,但是我可以保证,他们给予的我们奥地利都能给予……”

“你们想要什么,武器装备、最新的科技、优秀的教育……除了不能给你们提供战舰之外,我们奥地利要什么沒有,”

“不不不,就算是航海方面我们也能帮助你们,以哈布斯堡王朝在欧洲的人脉,只要我们一句话,你想要什么样的战舰图纸就有什么样的,想要什么样的造船匠就有什么样的,我们奥地利的底蕴是你无法想象的……”

“够了,伯爵您请回吧,我们中国人到底想要什么你不懂,估计您也不想懂,看在您苦口婆心的份上,我最后送您一句话,”

“普奥之战,普鲁士必胜,您以为我在胡言乱语,呵呵,你错了,可能你们这些贵族到最后都不知道你们两国之间的差距在哪里,”

“一个彻底工业化的国家和一个半工业化的国家对抗,谁能赢,一个成功的调动起民族主义力量的国家,和一个依然处在封建时代靠着贵族政治统治的国家相抗衡,谁会输,”

“老伯爵啊,回去想想吧,”说完肖乐天扭头就走,而且还顺手攥住了龙爷的手腕低声说道“多谢你点醒了我,等回国吧,我送你一座国术馆,让你当馆长,我就不信了,我扶不起一个南北绿林总瓢把子,”

塔布里斯伯爵目光呆滞的望着肖乐天的背影,他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样“怎么会这样,这个肖乐天真的是个中国人,他怎么什么都懂,”

“是啊,普鲁士的工业化要比奥地利彻底的多,而且卑斯麦一个劲的推进民族主义,国内民众厌战的情绪非常低,战争动员效率是奥地利不敢想象的……可是,可是这些东西肖乐天怎么全都懂,”

老伯爵目光阴冷的盯着肖乐天的背影,最后狠狠的拨转马头“走,马上准备总攻,这个肖乐天未來必将成为让整个欧洲都头疼的人物……看在上帝的份上,就算我们任务失败了,我们也要杀了这个中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