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最后的决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判最终还是破裂了,当肖乐天反身跳回战壕之后,表面上看他一脸轻松但是他的内心却充满的忧虑,

自己真的能顶住后面奥军的进攻吗,就算他们顾忌阿兰子爵的性命而不动用炮兵但是敌人数十倍的兵力是自己能够抵挡住的吗,

肖乐天内心的忧虑也许普通士兵无法感受到,但是长久跟随他的新军军官们都能猜的到,萧何信跟司马云瞅见一个机会,把肖乐天堵在了交通壕里面开了一个小型的军议,

“大人既然心意已定,那就不要犹豫,跟他们干吧,咱们并不是沒有机会,在出征前我们带出了三倍定量的弹药基数,手雷两倍定量,还有大量散装炸药……我们的物资非常充沛,就按照刚刚的烈度打下去,至少还能坚持五六个小时……”萧何信努力的打气,

不过司马云的考虑则更加谨慎“弹药方面是不用发愁,可是我们的兵力严重不足,两个多小时内,战斗减员已经超过三百,剩下的兵力恐怕连战壕都摆不满啊,”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翼王殿下也开口了“兵力不足就把防线收缩,咱们不是有三条战壕吗,这点兵力守卫最外围的战壕肯定是不够的,我们退回來,全都推到最内部的战壕里,把所有力量收缩起來……”

“沒错,只要敌人不动用大炮,咱们就能守住,大人您看,我们藏在第三道战壕内,外面两道战壕就成了天然的障碍物,敌人的骑兵就冲不过了,所有士兵都得下马往里打,到时候我们遇到的就是一群步兵……”

说话间肖乐天的干儿子兵太郎和干女婿野平太也大步走了过來,他俩握着太刀刀柄,眼里沒有丝毫的恐慌,有的只有对战斗和杀戮的渴望,

“父亲大人,刚刚你们在阵前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我俩只想代表外籍军团所有猛士向父亲大人表态……我们外籍军团只有战死的士兵,沒有逃跑的士兵,要战便战,何须犹豫,”

肖乐天现在无比的欣慰,自古都是患难见真情,板荡识英雄,兄弟们的鼓励让他心中充满了勇气,这时候他又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约纳斯和雷奥,

约纳斯不用肖乐天开口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他微微一笑向战壕内努了努嘴“首相大人,这是我们普鲁士王国的生死之战,您觉得我们的士气还用激励吗,”

肖乐天顺着他的目光一看,顿时心就放下了,只见战壕内所有普军士兵沒有一个闲着的,所有人都在紧张的战备,

斯蒂文正一颗有一颗的检查子弹,身上皮革弹匣早就打空了,他从弹药箱里掏出一枚又一枚闪亮的子弹,细细的检查后压入弹匣,双手轻柔的就好像抚摸着恋人的双手,

还有丹尼尔,在他身边摆放着一枚又一枚的手雷,遂发装置已经检查完毕,拉绳被整齐的收拾好,小伙子脸上异常的平静,

再看看格兰特,作为活宝三人组里面比较稳重的一位,他已经检查完所有装备,现在正掏出一块肉干缓慢的咀嚼,他正在为即将到來的战斗积蓄着体力,

战壕内现在居然出现了一片诡异的宁静,经过一上午杀戮的士兵反而退去了狂热,而变得异常的冷静,甚至连那些伤兵也很少哀嚎,只是靠在战壕内安静的积攒着体力,

翼王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鼻子“乖乖,我嗅到了百战老兵的味道,我经历过无数次大战,只有从尸山血海里面走出來的百战老兵才有这样的冷静,才能有这样的味道……要是能把这些好兵带回国去……”

翼王后面的话就沒法说了,他也知道这种想法很天方夜谭,这个时代欧洲人是地球上的高等民族,他们的骄傲是亚洲人所无法想象的,这种招揽的话干脆就不要开口,说了估计也就是自取其辱罢了,

肖乐天摇了摇头好像要把一切杂念都甩干净一样,他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干了,想那么多干嘛,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活过百岁的又有几个,要是怕死就不死了,大家干脆都当王八算了……哈哈哈,集合吧,咱们往最后一道战壕集结,要死也死在一起……”

“战斗,战斗,战斗……”特混营全体官兵只有一个声音,他们开始向残血军旗下集结,而这时候从战壕外围的普军阵地上,一阵阵军号声和密集的脚步声也响了起來,最后的决战终于來到了,

战壕的边缘,密密麻麻露出來的全是脑袋,凡是能战斗的士兵全都抄起毛瑟架在泥土上,警惕的观看着外面汹涌的人潮,不过这次可沒有大战开始时候的紧张了,所有人面沉如水的看着敌人,就等长官下达射击的命令,

肖乐天站在制高点的那个露天指挥部里,举着望远镜环顾战场,当他看见高地北面也出现敌人骑兵穿梭的身影后,他长叹一声“塔布里斯这次是真动怒了,连一条逃命的通道都沒有留,这是要跟咱们死磕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敌人缓慢前进的人潮一颤,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中,所有人都开始加速,决战的时刻终于到了,

“沒有炮击,敌人真的沒有炮击,不不不,他们绝对不是顾忌阿兰子爵的性命,他们一定是耗干弹药了,哈哈哈……弟兄们,奥军的炮兵已经沒有弹药了,咱们最大的威胁解除了,”

肖乐天在指挥部里兴奋的跳脚喊叫,不过战壕内的士兵可沒功夫搭理他,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黑压压的敌军身上,

“二百米准备……一百五十米准备……一百米准备……慌什么慌,阵地就这么窄,他们人再多正面迎着我们的人数也是固定的,不要害怕都给我稳住……”

“八十米准备……五十米准备工……手雷准备……炸死他们,”随着军官们一声声高亢的军令,战壕内突然升空一片铁疙瘩直奔人潮飞去,

轰轰轰……奥军人潮中升腾起一片烟尘,五十米的距离是普军投掷手雷的及格成绩,这个距离根本就不存在失手的问題,

“敌人靠近第一道战壕了……开火,开火,打死他们,”手雷的轰响中,数百毛瑟射击声连成了一片,远远听去就象连成一片的雷声,

子弹嗖嗖的在战场上激飞,奥军士兵象被割倒的韭菜一样成片的被撂倒,人群最密集之处甚至一颗子弹能够穿透两三名士兵的身体,

这些刚刚冲到战壕边缘的奥军,站在堆砌的土堆上面一个个如同靶场上的木头人一样明显,这样的目标根本就不用瞄准,你只要沉默的上膛然后扣动扳机就行,根本就不用考虑命中率的问題,

奥军尸体就跟下饺子一样往战壕里掉,战场上一片哀鸣,肖乐天开始有些纳闷,他不知道这些奥军疯狂冲锋的动力究竟在何处,可是当他听见敌军冲锋群中军官们的喊话后,他才算恍然大悟,

“冲锋……该死的废物赶紧冲锋……你们吃着帝国最好的军粮,拿着最高的军饷,得到的武器也是最精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你们记住了,就是因为荆棘花师是帝国所有部队里贵族比例最高的,是因为我们这些贵族才给你们带來了如此优厚的条件,现在就是你们报恩的时刻,冲上去救出阿兰子爵,”

“所有人不许后退,后退者立刻枪决,你们也别想当逃兵,帝国军事法庭的大门是敞开的,逃兵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在无数军官的喊声中,奥军被压榨出最后一丝士气,仗着人多带來的虚幻安全感,所有人都狂热的向前猛冲,

肖乐天心里非常清楚,仗打到这个份上也就不需要什么战略家在指挥部里运筹帷幄了,现在就是一场意志的争斗,就是命换命的游戏,就是冲锋密集度和火力密集度之间的加减法,

“保持火力密度,绝对不能放过漏网之鱼……拔刀队呢,龙爷你带着拔刀队在战场上给我救火去,哪里被突破了你就给我堵上去……”

肖乐天吼的声带都要撕裂了,他沒有肉搏的本事,但是步枪射击训练他可从來沒有丢下过,毛瑟射击频率一点都不比士兵们慢,

现代战争的残酷性从这次冲锋中就被体现的一览无余,冲锋人潮的密度和子弹射击的密度成了一道冷冰冰的无情数学公式,子弹射击的密度大过人潮密度,你的阵地就能守住,

但是真实的战争不是演戏,不是后世好莱坞的电影,也不是肖乐天前世最爱玩的电脑游戏,在真实战争中,你所面对的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想尽办法终结对方的生命并活下來,

无数汉堡新兵现在已经打疯了,他们机械的装弹并射击,看着对面尸体一层又一层的跌落战壕,他们甚至发出一阵阵狼嚎一样的吼声,甚至有人一边流泪一边杀人,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在冲锋人潮的背后,塔布里斯伯爵和彭卡旅长带着各自警卫连的士兵策马狂奔,他们狂呼喊战为自己的士兵打气,

“冲锋,所有人冲锋,不论多大的牺牲,我们只要石桥高地,”

“士兵退下來了我枪毙班长,班长退下來了我枪毙排长,排长退下來了我枪毙连长……就这样一直到我为止,最后让国王亲自枪毙我这名伯爵,不胜利,毋宁死,”

这回荆棘花师算是來真的了,在所有高级军官的亲自督战下,受到死亡威胁的士兵前仆后继的向高地冲去,一具具的尸体跌落在战壕内,眼瞅着两米深的战壕就要填平了,

在顽强的守卫也会有漏洞,也会有松懈的一刻,总会有一些幸运的士兵躲过枪林弹雨,活着跳下战壕,他们藏身在尸体堆里积攒着力气,当四五人成群之后,猛然冲入交通壕向着第二道、第三道战壕杀了过去,

“突破了,第一道战壕已经被突破了,全军压上去,一鼓作气歼灭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