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大战后哭声震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壕沟战、阵地战一度曾被军事学家认定为杀伤最惨烈的一种战争形式,这种战争形势的代表作就是一战时候的凡尔登战役,

1916年2月,德国精心准备的凡尔登战役开始了,那个时候德军和法军都修筑了非常坚固而且漫长的战壕,任何一方想要突破都沒有那么简单,

德军为了突破法国人的战壕阵地,在战役的开始,德军炮群以每小时10万发以上的密度向法军阵地倾泻炮弹,炮击持续了12小时,200多万发炮弹和燃烧弹密密麻麻地落在凡尔登周围14英里左右的三角形地带,力图在法军前沿阵地造成一个“死亡地带”,让德国士兵踏着死尸前进,

历史上从未见过这样强烈的炮火,真是炮弹横飞,倾泻如雨,大地为之颤抖,法军第一道防线完全被浓烟烈火笼罩,德军的大炮如雷霆一般轰击着,轮番的冲锋一浪高过一浪,弹药壳堆积如山,夷平了堑壕,炸毁了碉堡,并把森林炸成碎片,山头完全改变了面貌,

炮击过后,德军开始全军突击,敌我双方的轻重机枪象海啸一样倾斜着弹药,无数士兵根本不是被子弹打死的,而是被连射的弹链活生生的把身体切成了无数块,

紧接着,两军开始白刃格斗,拼死厮杀,寒冷的天气里很多士兵被活活的冻晕过去,然后再让炮声给震醒,接着投入战斗,

面对德军的猛烈进攻,法军拼死抵抗,他们在“不许敌人过去”的口号下,以自己的身体挡住敌人的进路,伤亡十分惨重,经过几天的激战,法军终因寡不敌众,第一道防线失守,阵线被切成几段,与后方的交通线全部断绝,

在战役最危急的关头,法国60岁老将贝当临危受命为凡尔登战役总指挥,而且向巴黎市民请求支援,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法国民众自发组织了超过4000辆汽车的民间运输队,一个星期之内为前线输送了19万兵力,军火物资无数,

这次战役是典型的阵地战、消耗战,战争进行了10个月,双方参战兵力众多、伤亡惨重,到12月战争结束时,双方共伤亡70多万人,凡尔登满目疮痍,最深的弹坑在地下有10层楼那么深,这场大规模的流血厮杀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

也不知道怎么了,当卡尔亲王嘴里说出‘绞肉机’这三个字之后,肖乐天的心里一下子就涌出无数一战时候的资料,包括影视作品里的画面都如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他一只手还攥着那条烧焦的‘鞭子’另一只手紧紧攥着残血战旗,两眼迷离的盯着绞肉机吐出來的这堆肉馅,心中有一种呕吐的感觉但是还什么都吐不出來,

卡尔亲王抬头仰视着如同雕塑一样的肖乐天,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心中突然涌出一种感觉,他觉得面前的这名中国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就象是无法战胜的神灵一样,

虽然他的脸色苍白,虽然他的双腿在不停的打颤,虽然他的眼神已经累的迷茫了……你可以从他身上看出无数的弱点,凡人的弱点,

可是就是这么奇怪,当这些弱点都汇集在一起的时候,他居然给人一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他居然能够释放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也不知道亲王中了什么魔,他居然跳下战马,面对肖乐天矗立的方向郑重其事的行了一个军礼,他的嘴欲言又止,肚子里千言万语死活都说不出來,

直到这时候肖乐天才发现了亲王的存在,他带着哭腔的吼道“地狱之门已经打开,战争的烈度从今往后将会越來越惨烈……我究竟是打开了一扇什么样的大门啊,最残酷的战壕作战形式,为什么要从我的手上开始,老子我不想背这个名声,”

“呜呜呜……看见了吗,你们看看阵地上死了多少人,老子我就闹不明白了,这条路怎么就这么难走,到底还要多少人命才能填出來啊……”

肖乐天情绪已然失控,热泪滚滚而流,他的哭声感染了整片阵地,所有幸存者看着周围的尸山血海不仅悲从心头起,所有人嚎啕大哭,

“老萧……老萧你怎么了,你丫的别吓唬我啊,你赶紧醒过來……”这时候的罗火正在清理战场,在掀起好几具尸体之后,他一眼就看见躺在尸骸中生死不知的萧何信,

“老萧啊……你别吓唬我,”罗火眼泪糊住了眼睛,他发疯一样的在尸体堆里挖掘,最后刨出血葫芦一样的萧何信,

司马云这时候也冲过來了,他一手捏着老萧的脉门,一手去探他的鼻息“还有救,老萧沒有死,老萧还活着呢,”他赶紧撕开萧何信的军服,把水壶里仅存的水淋在他的身上,

“腿……我的腿沒知觉了……”这是清醒过來的萧何信说的第一句话,直到这时候人们才发现萧何信的左腿膝盖处被一把刺刀贯穿,伤口渗出的都不是鲜红的血而是黑紫色的血水,

“医护兵,妈的医护兵呢,都死绝了吗……”罗火和司马云抱着重伤的萧何信失声痛哭,

萧何信的遭遇还是算幸运呢,汉堡新兵营的三名活宝现在已经哭成了泪人,斯蒂文抱着的正是他的班长田大炮仗,现在这名最爱骂他的班长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胸口上六个弹孔清晰可见,

“田……哦上帝啊……你怎么了,你不是说你是中国人里的蛮牛吗,你不是说你不会死吗,你怎么就离开我们了呢……”

斯蒂文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他怎能不哭刚刚就是他的班长在最危急的时刻扑倒了他,用他的身体挡住了那几颗致命的子弹,

整个高地上所有幸存者都悲痛欲绝,丹尼尔和格兰特跪在地上,手里捧着一块块的尸体残块,高喊着一个个战友的名字,

“卢卡……是你吗,求求你告诉我,这是你吗,呜呜呜……蒂姆,我的好哥们,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昨晚我们还一起在篝火边吹牛呢,今天你怎么就成这幅模样了……”

“拼不回來了……呜呜呜,你们怎么都变成一块一块的了……啊,上帝啊,求求您救救他们吧,他们怎么就拼不回來了,怎么就变成一块一块的了……”

整个战场哭声震天,中国军官们在哭,汉堡新兵们也在哭,到最后就连卡尔亲王和第二军团的参谋高官们也都热泪滚滚,说实话在当时的欧洲,还真沒有人见过如此惨烈的战壕绞杀,

“肖……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我都答应你……”卡尔狠狠的一抹眼泪,走到肖乐天面前说道,

这时候的肖乐天也不管卡尔是什么身份了,他一把抓住亲王的军服大吼道“我想要什么,老子想要的和你们普鲁士人想要的有什么区别,两个苦难的民族想要崛起,要的不就是胜利吗,”

“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带兵去战斗啊……萨多瓦在等着你,第二兵团难道要当过客吗,你除了用胜利來报答死难者,你还能干什么,”

肖乐天的怒吼震醒了卡尔,亲王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全军突击,用最快速度结束战斗,用萨多瓦的胜利來祭奠死者……别让牺牲者的血白流,”

成群的骑兵绕着石桥高地的两侧滚滚向东,不用任何人下令,所有士兵都向高地郑重的敬礼,他们在向英雄致敬,

不仅是骑兵,就连那些狂奔前行的步兵、炮兵们路过石桥高地,当他们看见那几面飘扬的战旗之后,都下意识的抬手敬礼,那一刻十二万大军无人不动容,

肖乐天的眼泪自从结束战斗后,就沒有停过,到最后他势若癫狂的在阵地上又跳又吼“我的兄弟们啊,你们的魂灵别走远……求你们汇集在这面军旗上,我要带你们回家,战神祠内有你们的牌位,你不会白白牺牲的,我会让你们享受千秋万代的香火供奉……”

“呜呜呜……兄弟们啊,黄泉路上不要担心,你们的后人有我肖乐天來照顾……我应该之前就告诉你们的,你们知道吗,王怀远现在干什么呢,他正动用无数的人力物力在给大家伙找亲人呢……”

“你们大部分人都是战争中的苦难者,你们的家人很多已经失散了……但是不要怕,王怀远动用了全国的绿林人脉,正在寻找你们的亲人和宗族,我不骗你们……真的已经找到不少了,你们的亲人我肖乐天替你们养着……”

“大人,”无数幸存者,不论他是中国人还是汉堡新兵,那一刻哭声震天,他们跪倒在肖乐天身边,恨不得把这颗心掏出來,

天下到哪里找这样的大人,无论从东方到西方,无论是翻遍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史料,真正爱兵到这个份上的人,除了肖乐天还有谁,

那个大清吗,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们,会为这群大头兵掉一滴眼泪吗,中国只有一个肖乐天,天下也只有这么一个肖乐天,以完全迥异于这个时代的独特气质,彻底征服了在场所有的士兵,

这时候最能控制情绪的反而是见过大场面的翼王殿下,只见王爷狠狠的抹了一下眼泪站起來大声疾呼,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想要在欧洲人面前证明自己,不流血怎么行,肖乐天你给我站起來……自从你制定了这样的战略,自从你把大家带上这条不归路,你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象个爷们一样的站起來,与其哭哭啼啼,你还不如自己盘算一下后续的计划……我们今天不是已经成功了吗,我们守住了高地,我们已经向整个欧洲立威了,你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雷奥,这一截不许拍,都给掐了,我们不能向这个世界展示我们的软弱,我们要让欧罗巴、要让东方都看见我们刚强的一面,我们永远都是胜利者,”

翼王一通喝骂,骂醒了在场所有的人,肖乐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好像把心底所有郁结的情绪都呼了出去,

“对,沒有错,我们是胜利者,现在就是我们收获果实的那一刻,司马云留下带领大家打扫战场,罗火、项少龙跟着我前往萨多瓦,这场战役我必须要亲眼看着他结束,”

第二军团滚滚人潮中,肖乐天一骑当先身后是卡尔亲王的禁卫骑兵连,一队人马如龙一样向东方狂奔而去,

在石桥高地之上,隐隐传來战士们的歌声“我上山是虎,我下海是龙,我在人间是堂堂的大英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