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 飞向萨多瓦的电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普鲁士和肖乐天的琉球,现在基本上算是准同盟关系,不仅是利益相通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中国人身上的精神感染了整个普鲁士,

但是同盟归同盟,作为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三分热切就得伴着七分的小心,治理一个国家光靠感情可不行,所以说肖乐天这群中国人在欧洲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普鲁士情报机构的全程监视,

皮埃尔最新分析出的情报,加上虎妞的表现,连一个小时都不到就转化成了电文发往柏林,帝国军部不敢怠慢备案之后迅速向萨多瓦指挥部转发而去,

而这时候,萨多瓦战役还在持续,第二军团并沒有赶到战场,局势依然严峻,当电报员捏着柏林方面最新情报赶到之时,毛奇总指挥正如一尊雕像一样静静的矗立在地图面前,周围的参谋官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第七师现在伤亡如何,左翼他们还能守住吗,立刻给他们发报,只要他们护住左翼,我去陛下那里给他们请功,”

“报告总参谋长阁下,第七师伤亡已经近半,但是阵线依然不退,士兵们的作战意志沒有丝毫动摇……请您放心,中国人都能死战不退,我们普鲁士人也能做到……”

“很好,现在各部弹药消耗情况如何,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报告长官,目前消耗最大的就是步枪子弹,后装枪发射频率实在是太快了,再加上战场上士兵情绪紧张,弹药消耗量就更高了……估计只能坚持到下午四点左右……”

老毛奇的拳头轻轻的顶在地图上咬着牙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胜利,打光多少子弹都沒有关系,让我们的士兵敞开射击不要节省……谁在哪里,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老毛奇才发现站在卑斯麦身边的电报员,指着那份情报厉声问道“我是战场总指挥,最新的情报为什么不交给我,”

电报员吓的两股战战“长官……这,这是柏林來的电报……是专门给首相大人的……”

“住嘴,在这个指挥部里我最大,所有信息都必须由我先过目,任何人都不能乱我的军规,”

在老毛奇的愤怒下在场所有人谁都不敢说话,就连铁血首相卑斯麦这时候也乖乖的闭嘴了,他知道老友现在承受的压力有多么大,这是国运之战,责任之大根本不可想象,

真实的历史上,萨多瓦战役打到关键时刻,卑斯麦都不敢提问,他只能偷偷的观看老毛奇的表情來猜测战局究竟是好还是坏,别看卑斯麦背着个铁血的外号,但这是一个识大体知进退的政治家,知道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不该开口,

在卑斯麦的默认下,电报员小心翼翼的把最新的情报送了过去,当毛奇总参谋长低头一看,发现这份情报还真是人家卑斯麦的业务范畴,外交和国际情报工作,一直是卑斯麦负责,自己今天可有点过分了,

不过等到他一目十行的看完这份电文之后,他一下子就把所有杂念全都丢到一边去了,他居然颤抖着手说道“这……这是真的,这些中国人的老家……被抄了,”

卑斯麦沉默的点了点头,而老毛奇悲愤的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该死的法国佬,我跟你们不死不休,对不起了……我实在是对不起肖乐天了,來人啊,从警卫师里抽出两个骑兵团,马上去驰援石桥高地……”

老毛奇气的在军帐内來回乱转“该死啊,我真是后悔,这些中国人是为了我们普鲁士而得罪法国的,现在法国报复的怒火撒到中国人的头上了……可是我刚刚,我刚刚还那样无礼的对待他们……”

卑斯麦走过去拍了拍总参谋长的肩膀安慰道“你不要自责,这就是战争,你其实比我看的要明白,而肖乐天他更明白……不要派兵了,时间已经來不及了,你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想求一个心安罢了,其实对战局根本于事无补……”

老毛奇长长出了一口闷气,他望着准备传令的军官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取消了救援令“我们真的是亏欠了这群中国人啊,如果他们彻底的败了,我会亲自恳求陛下,让肖乐天和他的亲人、手下來普鲁士进行避难,如果陛下不答应,我宁肯辞职,”

卑斯麦听着老毛奇的狠话,微笑着摇了摇头“不要想这些了,事态也许沒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刚刚难道沒有细看吗,肖乐天的夫人,一名东方柔弱女子,在面对如此震惊的情报时,她的表现有多么的镇静,”

“放心吧,中国的底蕴是非常深厚的,我想这点难关还难不倒他们,”

这时候就能看出虎妞应对的正确了,她的沉着冷静不仅安抚了汉堡留守人员的情绪,她甚至安抚了铁血宰相卑斯麦的情绪,

虎妞考虑的非常周到,横跨半个地球发生点意外,这时候就算你不冷静,就算你发狂举止失态又能怎样,什么都改变不了,那还不如平心静气等待事态发生改变,

就在指挥部里的插曲渐渐平息之时,突然从南方战场上传來一阵密集的火炮声,规模之大是整场战役都罕见的,

“怎么回事,贝奈德克居然还有后手,这是炮群在齐射吗,”就在老毛奇的吼声中,指挥部军帐外闯入一名浑身是泥土的传令兵,

“报告长官……奥军所有预备役炮团全部投入战斗,敌军火炮营地正疯狂开火……我们之前都被他们麻痹了,奥军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只动用了三分之二的火炮力量……现在就是他们的总攻,”

浑身泥土的传令兵吼的嗓子都哑了,整个指挥部里一片死寂,老毛奇手中的红蓝铅笔吧嗒一声掉在地图上,

“人杰啊,贝奈德克果然是人杰……好吧,既然你要决战,我就奉陪到底,传令下去,所有预备役,包括我的禁卫师在内,全部投入战场,哪怕用刺刀也要把敌人杀退……”

毛奇将军扭头望向卑斯麦,冰冷的眼神让铁血首相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

“首相卑斯麦先生,这时候我需要您统筹全局的能力了,我们普鲁士修建了那么多铁路公路,还有电报网,等的就是今天……您之前给我说的六十万预备役呢,什么时候能够投入战场,”

卑斯麦点点头,二话沒说把桌子上的杂物全都扫到了地上,紧接着一张更大的地图铺陈开來,

“放心吧,我们普鲁士是不会失败的,在战役开始之前,我已经向后方下达了紧急集合令,现在最近的预备役兵团,就在萨多瓦以北五十公里处,人数八万……”

“这不过是第一波预备役,只要我一声令下,全国的铁路网都会转成军用,驻扎在各地的预备役士兵就能源源不断的赶过來……这一波血战之后,如果我们沒有达成原定目标,我们就缓缓向北撤退,先和这八万士兵汇合……”

老毛奇手指在地图上指指点点,藏在普鲁士的无数兵团全都显现了出來“12个小时内,我能给你再调集七万士兵,24小时候我能再汇集10万士兵……七天之后,我所说的60万预备役将全部集合在萨多瓦北部,这一站我们普鲁士必胜,”

所有人都听呆了,其中一名胆小的参谋甚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的上帝啊,如果战争真打到这个份上,我们的伤亡该大到什么程度啊,我们国家的经济会崩溃的,”

“闭嘴,不要乱我的军心……这是国战,是民族崛起之战,我们普鲁士等待了一千年的机会,就是现在……与其沉沦于世界民族之林,毋宁可去死,”

这是铁血首相的怒吼,这是整个普鲁士民族的怒吼,这也是世界上每一个有志崛起民族的怒吼,

所有参谋立正敬礼大声吼道“不胜利,毋宁死,”

在一片悲愤中,易北军团还有第一军团全军开始进攻,无数普鲁士士兵喊着‘不胜利,毋宁死’的口号顶着枪林弹雨和火炮的轰炸滚滚向前,

毛瑟和德赛莱步枪的密集射击声如暴雨一样在战场上响起,所有军官都喊出了冲锋的口号,人潮中炸弹掀起的泥土雨飞溅到每个人的身上,被炸碎的残肢断臂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普鲁士的勇士们,冲锋……冲上去抵近射击……我们的步枪比他们的好,只要冲锋向前就有胜利的希望……”

“加速……加速……躲开敌人火炮轰炸的区域……上帝在天上激励着我们,国王在身后注视着我们……普鲁士万岁,”

人潮如同蚂蚁一样在大地上铺陈开來,普军的伤亡数字打着滚的往上翻,就在这时候,贝奈德克将军也下达了总攻命令,二十万奥军撒了欢的向前冲,

“奥地利的精锐们,我们的人数远超这群普鲁士人,只要我们冲上去,就算是拼人数我们也赢定了……哈哈哈,上帝保佑奥地利,上帝保佑哈布斯堡王朝,”

贝奈德克已经癫狂了,现在已经到了正午时分,卡尔的第二兵团到现在也沒有出现,而对面的普鲁士军团,已经在一上午的战斗中消灭掉了锐气,现在正是敌众我寡的态势,胜利之果已经成熟,

“哈哈哈,最后的赢家是我,普鲁士人你们给我记住了,奥地利才是德意志民族的主根脉,我们这里才是正朔,”

卑斯麦好像已经听见了贝奈德克嚣张的吼声,他双拳紧握指甲甚至都嵌到了肉里“卡尔啊,不要让我失望,肖乐天啊,你也不要让我失望,赶紧给我出來,都给我滚出來,”

无声的嘶吼里,是铁血首相两滴滚滚的热泪,

同一个德意志,两个不同的国家,为了崛起这个共同的梦,终于在萨多瓦洒下了最后一滩鲜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