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兄弟交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汉堡而來的绝密电文,卑斯麦和老毛奇并沒有给罗火看,一方面是情报过于骇人容易引起这些中国人的慌乱,而另一方面罗火的级别也不够高,这种绝密情报应该先由肖乐天过目才对,

当然了,两位老者也有其他的考虑,萨多瓦之战刚刚结束,來之不易的胜利感觉还是在人们心中多停留一会吧,总得给大家一个舔伤口的时间啊,更何况,东亚发生的任何变故,对于大家來说都有点鞭长莫及,等到肖乐天的命令传递回去,恐怕东亚的战火早就已经烧完了,甚至连废墟都会清理干净,

卑斯麦把那份电文偷偷的塞到口袋内,他向老毛奇请命“这里交给你了,我带一连的骑兵去石桥高地,我去迎接卡尔亲王和肖先生,他们付出的太多了,我要代表国王和普鲁士向他们表示感谢和慰问,”

这样的请求是无法被拒绝的,很快一连骑兵护送着卑斯麦向西方奔去,

这时候的肖乐天可沒有心思考虑半个地球后面的事情,他现在正在那间破烂战壕指挥部里,对可怜的阿兰子爵进行严刑逼供呢,

“脱,把这小子的衣服都给我扒光了……雷奥你先上……我靠,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干嘛,我是让你的照相机先上……”

“啊……求求你饶了我啊……不要这样……你这是侮辱贵族,你是整个欧洲的公敌,你是野蛮人……”

在阿兰子爵的挣扎中,刺啦一声响,他身上最后一丝布料都给撕光了,一群满身血火硝烟味呛鼻子的男人,正狞笑着盯着可怜的子爵呢,

这可不是肖乐天兽性大发,改变了口味,也不是阿兰子爵小白脸漂亮的让男人都动心了,现在肖乐天要的只是阿兰手中控制的那点宝贝而已,

“拍照,拍照……我就不信了,咱们捏着这小子的裸 照他还敢骗咱们,让他马上写文件签字,三艘最大吨位的飞剪船,少一片帆都不行……还有他手里所有海船图纸和模型,都给我送过來,这些就是你的赎身费,”

“对了,你不是有私房钱吗,有多少英镑都给老子掏出來,”

“该死的王八蛋,就因为你让我媳妇哭了多少次,就因为你让我的弟兄死了多少名,妈的要不是你还有点用,要不是你丫的有个贵族身份护体,老子今天就千刀万剐了你……”

啪啪啪……又是几声闷响,看來肖乐天抽鞭子有点上瘾,阿兰这个小受打起來真是很让人解恨啊,

一阵惨叫声中,还夹杂着照相机快门的声音,雷奥可能是跟肖乐天待的时间太久了,他居然也学会了蔫儿坏,

“丹尼尔……抓他的腿,往后拉……对对对,就这个姿势來一个特写,”

“哈哈哈,不错不粗,斯蒂文你摆正他的脑袋……对,向上抬一点,弄出一个大卫雕像的姿势出來……太好了,就这个姿势我再來一张……”

“肖先生您就放心吧,这帮贵族背地里虽然不要脸,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只要这些照片在手,他就不敢反悔……该死的,待好了,我再來几张……”

不得不说雷奥心中的恶趣味也是很多的,他居然指挥着新兵营的那三个活宝,让赤身的阿兰子爵,摆出了无数文艺复兴时期经典雕塑的样子,比如说大卫像啊,思考者啊,或者掷铁饼的人等等,到最后就连肖乐天都看不下去了,扭头笑着钻出了指挥部,

紧随其后的是翼王和龙爷两人,龙爷轻声问道“真的放过这个混蛋,这小子带着他那一个团可是第一波进攻的啊,臭小子身上有咱们的血债啊,”

肖乐天望着漫山遍野休息的士兵,看着医护兵不停的忙碌,阴冷着脸说道“放心吧,他活不了多久,想杀他以后有的是机会,随便一个小意外就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但是我们现在不能下手,欧洲毕竟还是贵族当政的,真撕破脸了我们面对的阻力就会大的吓人,所以说这种事情只能暗中來……”

想到这肖乐天突然呵呵一乐“王爷啊,龙爷啊,有时候我觉得,直接杀死一个人是很不明智的,彻底粉碎他们的理想和希望,让他们生不如死,反而更解恨……”

“就好比这个阿兰,他人生的理想不过就是金钱、权利和美女罢了……经过这件事,他的财富肯定要缩水了,而且经过大败,他的仕途也基本到头了,三个理想毁灭了两个……那么剩下的那个……”

还沒等肖乐天说完呢,龙爷突然阴冷的一笑“大人不用说了,这种活交给我來干……我至少有十种方法让这个臭小子终身不举……呵呵呵,就从今天开始,他就甭想再近女人身了……”

龙爷说完扭头就走,只留下王爷和肖乐天两人在战壕内静静矗立,肖乐天抬头看了看残血认旗,也不回头对王爷说道“该到咱们收获的季节了,我们付出这样的牺牲,感动了整个普鲁士民族,您说他们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回报呢,”

翼王叹息的摇了摇头“如果你问我满清里面的事情,我还能给你点建议,但是这欧罗巴我实在是搞不懂了……不过,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肖乐天诧异的问道,

“肖兄弟啊……我这次不想回国了,我想留在欧洲……”肖乐天万万沒有想到翼王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來,他张着嘴半天沒吭气,

“兄弟啊,你看我白发早生,其实我今年才35岁而已,人生才过了一半……如果我留在满清或者琉球,总有一天是会暴露的,到那时候我就是你的一个大包袱、大炸弹啊……”

“相反的,我留在普鲁士,这里谁会认得我呢,而且凭借和普鲁士之间的亲密关系,我的日子也会过的很好,我就帮你当这个联络官不好吗,以后咱们中国來的留学生、考察队、商人团体什么的,在欧洲遇到难事了,有我照应着不好吗,”

说到这里翼王伸手指着辽阔的欧洲大陆“看看吧,看看欧罗巴这几百年奋起直追后的变化吧,其实在汉堡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从头來过,我要再当一次学生,好好琢磨琢磨这个西学……”

“我的后半生,真的不想再提枪了,如果能让我以一个学者的身份死在床榻上,那这是莫大的幸运了,”

肖乐天万万沒有想到翼王会提到自己的死,这种话一旦说出口那就已经证明翼王是铁了心的要留下了,

肖乐天不是傻子,他能听出翼王话里话外的潜台词,现在肖乐天的势力已经越來越大,而他的势力中吸纳了大量的天国资源,而翼王对这些人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

这就是自我放逐啊,翼王就是用这样的一种表态告诉肖乐天,他要离开东亚政治中心,从此以后他就算是彻底的放弃了大义名分,肖乐天正式成为所有人心中唯一的依靠,

“王爷……”肖乐天哽咽难语,但是翼王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以后就叫我石翼吧,我的后半生就用这个名字了,呵呵……石翼、失忆,哈哈哈,好好好……”

肖乐天面色有些尴尬,他猛拍了一下硬木旗杆“石大哥啊,你不懂,你还是不懂我的心……你真以为我要走的是过去重复了无数次的老路,你真以为我会为了一家一姓而去……”

杀功臣这三个字如同三块青石一样塞在肖乐天的喉咙里死活就是说不出口,自己现在还什么都不是呢,根据地只不过是一个琉球再加上塘沽特区两地,手下士兵也只有千人左右,怎么现在就有人考虑到问鼎的事情了,

有时候话不用说的太明白,翼王和肖乐天都是明白人,翼王淡淡一笑轻声说“好兄弟啊,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这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根基地不过一县,手下虎贲不过一千,看起來弱小无比,但是你就用这点实力做出的成就可是世人难以想象的啊,”

“满清坐拥中国,手下兵马何止百万,湘军虎踞大江,麾下猛士也有数十万之多,还有亡了的那个天国,也曾有两百万披甲之士……”

“可是结果呢,他们又干出什么了呢,不过就是内战内行,外站外行罢了,百万所谓的精锐谁敢跟洋人动手,英法联军才两万多人,不也攻克北京火烧了圆明园吗,”

说到这里翼王情绪有点激动“我算看透了,这天底下只有肖兄弟你是做大事之人,别的不用说了,你身上就沒有那根恐惧洋人,谄媚洋人的骨头,无论敌我力量有多悬殊,兄弟你从來就沒有退缩过……”

“你敢上,你也能打赢了,你是现在满清江山里能够外战胜利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天命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翼王一把抓住肖乐天的肩膀,捏的咯嘣咯嘣乱响“好兄弟啊,我不知道你要走什么与众不同的路……但是我坚信,这条路只有你一个人能走,其他人连上路的资格都沒有,”

“兄弟,有胜无败,一定要有胜无败……因为你若败了,中国再出一个你这样的人物,恐怕就要上百年啊……”

注:求订阅啊,心净厚脸皮求订阅……哪怕您只能订阅一章两章,哪怕您只花一毛两毛钱,对这本书也是莫大的帮助了,书过百万字,就如负重登山,您推一个手指头的助力或许就能帮我度过难关了,拜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