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这是一种信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这时候肖乐天已经完全听明白翼王心中所想,而且很多沒有说出口的味道也都心中了然,是啊,现在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人类世界已经变得越來越复杂,民族之间的交流也越來越宽广了,

在中国古代,问鼎之路总是充满杀戮的,一时多少人杰走到最后的结果,铁定就是相互残杀,这也不能说古人残忍,而是受到时代的局限,人们的人身自由已经被锁定在了那片大陆之上,想躲也躲不开,

中原大地看起來地大物博,但是四周也是被高原、荒漠、寒带还有大海所遮蔽,无数野蛮的异族环绕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包围网,

那时候人们根本就离不开这片土地,有时候你想说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可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除非你逃到蛮族领地去苟且偷生,否则你所居住的地方依然处在君王的管控之中,

既然你逃不出去,而且你还有巨大的威胁,哪怕就是一种可能性,这也已经足够了,所以说,历朝历代建国一旦稳固,紧随其后的就是血腥的清洗,

而今天,石达开的选择却给了历史宿命一个全新的出路,地球已经不再彼此封闭了,无数英雄豪杰也都多了无数种选择,与其留在东亚成为无数别有用心者的念想,还不如冲出去打开一片天,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翼王的选择,并不是失败者的退缩,反而是成功者的一种豁达,想到此处肖乐天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翼王眺望着远方的群山丘陵,看着一片绿色的牧场和中欧的田园风光,深呼吸了两口还做了几下扩胸运动,

“呼……要不古人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呢,如果不是你带我亲自來欧罗巴走一遭,我真的是无法想象这个世界居然有这么大……”

“自古以來咱们中国都是以地大物博的天朝上国而自居的,我从小开蒙之后接受的教育就是这个样子的,一年又一年的重复灌输,让我真的以为咱们就是世界的中心……直到遇到了你,我才知道我以前所想完全是错的……”

“欧洲的文明和富足早已经超过了我们,在汉堡的大街上,石块铺成的街道平整洁净,甚至有无数盏煤气灯彻夜通明,点灯的花费居然是市政府所提供……”

“到处都是人流,到处都是工厂,道路跟河流上全都是运输的货物,城市外的兵营里连绵不绝的都是训练的口号声……”

“这里的民众确实很穷,但是他们脸上却有一股子精气神,好像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希望一样,这里的一切都深深的让我着迷,直到参加了这次普奥大会战,更让我明白了前半生所有的奋斗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翼王口气突然变得无比的悲凉“在咱们用大刀长矛,用鸟枪弓箭作战的时候,欧洲人已经彻底普及了火器,而且都已经演进到后装弹药定制子弹了,再看看人家欧洲炮战,居然全是震天动地的开花弹,一轮齐射下去遮天蔽日烟尘大起……”

“难怪满清会输,这种作战方式神仙也挡不住啊,我的老天,这都是钱啊,这哪里是打仗,这就是烧钱啊,”

肖乐天一拍大腿“我的老哥哥啊,可不就是这样吗,现代战争就是烧钱,沒有雄厚的国力,沒有深度工业化的加持,你还想开兵见仗,好好好,既然老哥您铁心要留在欧罗巴,学习这些新知识,我就认命你当全权特使,咱们的中德基金就交给你管理,回头我就给你书面文件……”

有的话肖乐天都沒法说,普奥战争其实只不过是现代战争的一个雏形罢了,再过五十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那种国力的对抗规模宏大的完全无法想象,

1916年凡尔登战役爆发的时候,德军在九个小时之内发射的炮弹数量就达到一百万发,而那时候的中国刚刚民国五年,各地军阀手里有十几门小口径的野战山炮就足够炫耀的了,这种国力的差距从这一点可见一斑,

这种心里话是不能说的,只要说漏了嘴,肖乐天穿越者的身份也就曝光了,

就在肖乐天和翼王开诚布公的谈心之时,突然从战壕外面传來一阵喊声“东面來了一队骑兵……打的是禁卫师团的军旗……哦老天啊,是首相來了,咱们的铁血首相來看咱们了……”

“全体都有……立正……敬礼,”

战场上无数汉堡新兵挣扎着站了起來,他们在向敬爱的铁血首相敬礼,紧随其后的是來自东方的军官们,他们也向卑斯麦敬礼致敬,

战马跑到高地边缘,卑斯麦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他根本就不敢策马冲上去,不是他马术不精,而是他不敢在如此惨烈的战场上耍威风而已,

在他的面前,四百多特混营士兵和四千多奥地利士兵的尸骸混在在一起,把整个高地全都铺满了,鲜血流淌在泥土里已经成为了一滩滩的烂泥,一脚踩上去血水四溅,

禁卫师团的士兵们全傻眼了,他们不是沒见过惨烈的战场,但是打成这个样子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所有人都不敢摆谱,一个个跳下战马回礼,恭敬的走上高地,

卑斯麦也是军人出身,他敬礼的手就沒有放下來过,目光闪过每一位士兵,老者的眼眶湿润了,

东方和西方两名首相,在众人的注视下终于走到了一起,两人四目相对谁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战场上的悲凉气氛让他们有些无语,

“幸不辱命……我最终还是成功了,”肖乐天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勇者值得尊重……奥地利向你致敬,”老者再无矜持,抬手向肖乐天敬礼,因为那是他应得的,

直到此刻肖乐天才正式放下心來,自己和普鲁士的结盟终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而且加了无数道保险,

肖乐天内心唏嘘不已,这一路行來真是太不容易了,数百万两纹银当敲门砖也只是砸开一条小小的门缝,紧接着就是火场上的营救行动感动了整个汉堡,

如果以为这样就能保证合作百分百成功,那可就太幼稚了,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从來都是慎之又慎需要仔细平衡思量的,普鲁士才不会那么容易就下决断的,

紧接着又是和法国人的严重冲突,其实直到这时候普鲁士高层才正式考虑和肖乐天结盟的可能,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双方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一个绕不开的敌人,那就是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

直到最后,肖乐天用一场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奇迹胜利震动了所有人心,普鲁士高层闻者无不动容,

肖乐天在用他的行动來向普鲁士政客们证明自己,我们中国人有钱,我们可以提供给普鲁士最急需的战争资金;我们中国人更有情谊,我们能够在火场活人无数也能在战场上帮助普鲁士战斗,

不仅如此,我们中国人和你们还有共同的敌人,甚至我还在石桥高地向整个欧洲证明了我们中国人的强大战斗力,

我们不是弱者,我们只不过是比欧洲慢走了一步而已,我们并不是來占你普鲁士便宜的,你们那些政客也少拿施舍的嘴脸來看待我们中国人,

你卑斯麦还想要什么,你们普鲁士还想要什么,金钱、情谊、共同的敌人还有足够让你们尊重的实力,这一切都摆在你们面前了,你们将如何选择,

俾斯麦已经读懂了肖乐天的眼神,这支老狐狸总算是遇到了对手,他讪讪的笑道“单独谈一谈吧,我这里有一份情报要给你过目一下,”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单独走到背人的战壕身处,这时候汉堡來的急电才被塞到肖乐天的手中,当肖乐天一目十行看完电文后,卑斯麦所预想的场景并沒有出现,

沒有愤怒,沒有手足无措,更沒有歇斯底里的喝骂,平静的肖乐天脸色如常,

“就这些,这份情报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了,我只不过不知道具体的时间罢了,这和我之前的推测沒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肖,那可是琉球,是你的根基所在,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吗,”卑斯麦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万万沒有想到肖乐天居然会如此镇静,

肖乐天平静的望着首相的双眼“一个民族的崛起,永远要伴着成功和失败,这是上帝都无法解决的难題,就好比你们普鲁士,难道一路上都是顺风吗,”

“1806年10月,在耶拿战役中普鲁士惨败,三万多普鲁士军人战死沙场,而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呢,只有五千伤亡,这一战被你们普鲁士人称之为耶拿之耻,”

“还有,1850年11月,奥地利皇帝弗朗兹.约瑟夫用武力强迫你们签订奥尔米茨条约,解散德意志邦联,向奥地利称臣,而你们只能屈辱的接受,你们说这是第二次耶拿之耻,”

“尊敬的首相,当你们普鲁士面对如此多的失败和侮辱的时候,你们是如何面对的,是愤怒的破口大骂,还是无助的嚎啕大哭呢,都不是,你们只不过是退到角落里如同猛兽一样舔着伤口继续养精蓄锐罢了,”

“现在我们中国人同样遇到这样的难題了,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到底不过就是一战,最严重不过就是失败,只要我们中国人心中这口气不泄,那么最后的胜利就一定是属于我们的,我对这一点坚信无疑……”

肖乐天目光望向东方,手中的电报已经被指甲刺透,他幽幽的如同野狼低嚎“呵呵……我相信我的兄弟,我更相信我的民族,不过就是一个那霸,就算打烂了,用不了三年我也能重建一个更大更好的……”

“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了,心中那口气不能泄,尊严不能丢,如果有一个人敢当逃兵的话,我肖乐天也一样舍得军法从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