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语惊四座/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萨多瓦战役是决定普奥战争的关键战役,这是欧洲大陆除了拿破仑一世之后第一次大兵团作战,虽然双方激战只持续了7个多小时,但是这场战争的烈度却是难以想象的,

普鲁士由于自身兵员素质较高,而且新式步枪能够让士兵采用卧式、跪式等隐蔽手段进行装弹,所以士兵伤亡率大大降低,整场战役结束战死者只有一万多人,

而奥地利方面,由于单兵武器的落后,再加上撤退时候短暂的无序状态,伤亡率要远远高于普鲁士,死亡人数战后统计为五万人,

七个小时直接战死六万,伤者不计其数,这样的战役在当时的欧洲已经可以用惨烈空前來形容了,

首先这不是整场普奥战争的总体伤亡,这只是短短七个小时之内的死亡数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这样烈度的战役非常罕见,

其次,这可不是大清朝镇压天平天国那样的内战,在翼王征战的那些年里,敌我双方驱逐百姓送死的事情可沒少干,

中古时代的战争就是这样,永远都是统帅带领一群忠诚的精锐,然后这些精锐作为最后的攻坚力量而保护使用,

这些精锐一方面要打最惨烈的攻坚战,而另一方面也是基层军官的主要來源,古代将领就是凝聚了这样一批精锐,才能轻而易举的汇集起更多的大军,

在史书上所记载的十万大军,估计这样的精锐有一万也就到头了,如果你有百万大军,这样的精锐也不会超过十万去,

如果你真的有十万忠诚的百战老兵,那很好你这支力量就已经足够改朝换代了,很现实的例子就是满清,八旗入关到底有多少人,这其实是满族内部的一个绝密,后世史学家研究了半天,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满人二十万入关定鼎中原,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当时组成满人大军的可并不仅仅是八旗士兵,这里面蒙古人要战一部分,收拢的朝鲜人有一部分,汉军旗人一部分,再有就是从明朝投降过去的战兵,这也要占很大一部分,

这样一算,实际纯满人八旗兵力连十万都不到,

再回头想想刚刚结束的太平天国之战吧,洪秀全等人实行的战略战术就是典型的坚壁清野,往往大军过后,整座城池的民众全部裹挟一空,然后给根木头棒子就让这些‘死士’去扑城了,

而这些‘死士’的唯一目的,就是在统帅投入精锐之前去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胜不胜的无所谓,但是自己的核心精锐不能有闪失,

肖乐天以前看影视剧,经常能看见在最惨烈的战争中,一群将领恳求统帅撤兵,而这时候属下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

“求大师给咱们留点种子吧,”

看看,这一语就道破了天机,什么是一支部队的种子呢,当然不可能是那些拿着木棍的‘死士’了,只有百战老兵,只有最忠诚的精锐,他们才算是种子呢,

说的再简单一点,只要手里万把精锐沒丢,用不了半年十万大军自然轻松汇聚而成,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从肖乐天到石达开再到萧何信等人,他们对萨多瓦战役的直观印象就是惨烈,惨烈到他们不忍直视的地步,

仅仅七个小时,五万精锐战死,这可不是裹挟的老百姓啊,这都是最少服过十年以上兵役的老兵啊,这是一个帝国军队的元气啊,

五万老兵就算他们未來的升职空间仅仅到班长,那也是一支超过五十万人的大军了,可是在今天就这么一扫而空,

而现在,威廉一世和卡尔亲王不赶紧休息休息舔舔伤口,反而要继续扩大战果,想要一口吃成个胖子,连奥地利都想拿下來,这不是头昏还是什么,

别说卑斯麦和老毛奇不答应了,就连肖乐天这个异国客人也不答应啊,老子好容易跟你德国战车捆绑在一起,你不好好开几年,现在就想翻车,这不是坑爹吗,

肖乐天扭头看了看军事地图上摊开的战役统计报表,那上面的墨迹还沒有彻底干呢,一看就是参谋团刚刚统计上來的,

既然肖乐天能参与这次高级会议,那他就有权利看这些绝密的数据,他一把抽过报表扫了一眼就知道这场战役和他记忆中的伤亡率沒什么大的出入,

“陛下,亲王殿下,我想您已经看过这份战损报告了,戎马多年的您应该能够看懂这些数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的,我承认普鲁士经过百年的军国训练,国民军事素质已经是欧洲顶尖的了……”

“我也知道,在萨多瓦二十多万大军的背后,王国还能够汇集六十万甚至一百万、两百万的预备役士兵,普鲁士的军事力量其实并沒有被全面挖掘出來,必胜的一定是普鲁士,”

肖乐天先好好捧一捧国王和太子,捧的越高一会摔的也就会越惨啊,果不其然,当威廉一世和卡尔亲王听到肖乐天的赞扬后,脸色都有明显的缓和,

但是肖乐天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是,我还要提醒二位一句,预备役永远都是预备役,能够参与到这场国战中的现役军人,无不是精锐中的精锐,这里每一名士兵都是无价之宝,也许长埋在这里的一名士兵,未來或许就是帝国军队中的营长、团长,这不是不可能的,”

“战死一万,伤者无数,这样的伤亡率难道不值得陛下警惕吗,普鲁士小心翼翼的攒下这点精华,难道不值得珍惜吗,请您不要忘记,普鲁士的真正敌人可不在东南,而在西南方啊,”

“您难道就不考虑考虑,给未來更大规模的国战,留下几分元气吗,”

这话一出口,在场人都色变了,能站在这个屋子里的人都是人精,他们万万沒有想到肖乐天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出來,他怎么就知道普鲁士最隐秘的战争计划呢,他怎么知道普鲁士已经有了一份很详细的针对法国的战争计划,

威廉一世和卡尔后背下意识的挺直了,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国王和太子诧异的目光,肖乐天知道打铁要趁热,现在只能一鼓作气的拿下他俩,

“想要击败贝奈德克,想要让维也纳成为国王的领地,想让哈布斯堡王朝的指挥棒交到陛下的手里,呵呵呵……我相信普鲁士的力量,我也知道你们一定能成功,可是你们想过你们会失去什么吗,”

“贝奈德克现在手里还有十五万大军,南线和意大利对峙的大军也有十万,如果把这些人逼成了哀兵,请问我们需要多大的代价才能获得胜利,”

“奥皇佛朗兹.约瑟夫可不是拿破仑三世那样靠阴谋登基的,人家可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正经继承人,王位继承权干净的沒话说,奥地利国内上到贵族下到平民就沒有一个有质疑的……”

“可想而知,当我们的兵锋越靠近维也纳的时候,我们所要面对的压力就会越大,总有那么一个临界点,会让整个奥地利民众愤怒的,如果咱们亲手点燃了奥地利的民族主义火焰,恐怕到时候第一个烧伤的就是我们,”

肖乐天紧锁眉头,声音越來越低沉了,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让屋子里的人压抑无比,

“你们以为这就算完了,不可能啊,佛朗兹.约瑟夫的皇后是谁,是茜茜公主啊,这个被誉为欧洲最美丽的女人,她头上可有一个匈牙利王后的头衔,匈牙利人爱戴她就像爱戴自己的眼珠子,”

“如果我们兵锋直指维也纳,难道茜茜公主会坐视不理,难道她会眼看丈夫成为战俘,到时候匈牙利一定会起倾国之兵來支援奥地利的,别忘了茜茜公主现在一直主推奥地利和匈牙利合并成一个帝国呢,”

说到这里肖乐天深呼吸了几次,又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普鲁士面临的困难还不止于此啊,普鲁士一国身处欧洲心脏,一直都是处在被包围的状态,北面有丹麦、芬兰、挪威,南面有法国,东面有奥地利,东北还有波兰、俄罗斯,再往西面看,仅有的一些出海口还在英国人的威胁之下,”

“这种沒有依靠的地理环境,对普鲁士來说是非常不利的,当我们集中兵锋于一个方向之时,总是要担心后方会有敌人偷袭我们,两线作战甚至三线作战并不是噩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先生们,这里沒有外人,我们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未來和法国人交战之时,我们的后方和侧翼要靠谁來掩护,靠的是盟友,而不是坚固的防线,想要洗刷耶拿之耻,想要狠狠教训拿破仑三世,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广交盟友,绝对不能贪图一时的小利,”

“好了,这就是我所要说的,道理已经摆在桌子上了,如何抉择还是请国王陛下拿主意吧,”

肖乐天这一番话说的威廉一世都冒汗了,他再也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站起來如困兽一样在屋子了乱转,

而这时候卑斯麦终于逃出了自己的大杀器,补了最后一刀,

“陛下,如果您一意孤行的话,那就请接收我的辞呈吧,”

注:一点題外话,普奥战争中,奥地利皇帝叫做佛朗兹.约瑟夫,他的媳妇就是很有名的茜茜公主了,70后们应该都知道这个名字,80后也应该有不少人知道,

而正是由于茜茜公主深得匈牙利人的爱戴,结果在1867年匈牙利和奥地利宣布合并,这就是历史书上经常提到的奥匈帝国,

也就是靠媳妇的帮助,佛朗兹.约瑟夫成为了奥地利和匈牙利共同的皇帝,这就是奥匈帝国的由來了,

另外,茜茜公主的美丽是不可置疑的,她被誉为欧洲王室最美丽的女人,这一点毫无争议,但是这个女人的命运是很凄惨的,最后死于暗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