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神棍肖乐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指挥部内死一样的寂静,俾斯麦最后的威胁让威廉一世根本无法应对,再加上肖乐天之前的精彩分析,让国王和太子想反驳都沒有话可讲,

这时候肖乐天才看出來,威廉一世真的如后世所推论的那样,有福气但是沒能力,面对自己的质疑他居然一点反驳都沒有有,当然了肖乐天的道理是经过后世无数史学家所推论过的,根本就无法反驳,

但是作为一名君王,就算是为了脸面也得争一争啊,哪怕回头睡一觉第二天再改也不迟啊,可是威廉一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只是面红耳赤非常焦虑的在指挥部里转圈,

肖乐天在汉堡的时候也听过不少有趣的传闻,卑斯麦铁血首相的称号其实并不是敌人给起的,有一多半的因素还是在柏林,在国内,

柏林宫廷内曾经传出过这样的消息,卑斯麦为了保证自己首相权威,他甚至不允许文官单独向国王汇报工作,所有会面必须要通知他,而且其中大部分会面都必须要有他的陪同,

跋扈,跋扈的无以复加,这是翼王还有萧何信他们听到这样传闻后的第一印象,这要是在亚洲,这种臣子下场只有死,不灭门都算对得起你了,

但是很奇妙的是,人家威廉一世还真的就能包容,无论卑斯麦是多么的无礼,国王陛下却从來沒有恼怒,甚至连怨言都沒有,

有时候时候究竟是名臣塑造了明君,还是明君塑造了名臣,这个因果关系真的不好说,普鲁士要是沒有卑斯麦,也许他们的复兴之路就沒有这么顺利,而卑斯麦要是沒有国王的信任,估计还沒等施政呢就已经赶下台了,

今天,当肖乐天的道理松动了国王心中的固执之后,当卑斯麦的辞职威胁被硬生生的砸出來之后,这位国王屈服了,

“好吧,先生们,你们说服我了……我收回我的命令,后续的战争以及谈判事宜,就全权拜托二位了,”

听着父王的话,倔强的卡尔一声长叹,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更改,他看卑斯麦的眼神也就越來越复杂了,

听到国王的承诺,肖乐天三人彻底送了一口气,老毛奇扭头离开屋子去找他的参谋团,他要连夜布置防线,防止敌人反扑,而卑斯麦要立刻乘坐火车赶回柏林,现在各国的外交使节已经等的心急如焚了,

威廉一世刚刚被人否定了君令,现在正是面子上挂不住的时候,他向肖乐天点了点头扭头也离开了军帐,到最后指挥部里就剩下卡尔和肖乐天两人了,

“你应该选择我的,而不应该选择卑斯麦……别忘了我才是太子,这个帝国的未來是由我來负责的,”卡尔突然打破了沉默,

肖乐天好像早就知道亲王要说什么一样,他讪讪的一笑“我只是实说实说罢了,继续战斗下去对普鲁士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要转移话題,你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卡尔有点恼怒,

但是肖乐天就跟沒听懂一样“我沒有转移话題啊,您应该比我清楚,奥地利这里民族情况异常复杂,普鲁士就算可以吞并这里但是想要消化掉却非常困难,当一个国家陷入严重的民族矛盾和内耗之后,恐怕上帝都无法拯救……”

“想想吧,当你们奋起直追希望走入顶级列强俱乐部的时候,却总是担忧背后有人捅刀子,这种感觉很不好,有限的资源不能这么浪费啊,”

肖乐天脸上带着一丝调侃的微笑,但是他说的道理可沒有错误,卑斯麦为什么放弃大德意志计划,而选择统一北部德国,也就是现代德国的疆域,其中也有民族问題的考虑,

奥匈帝国那一带实在是太麻烦了,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出來,匈牙利、波西米亚、塞尔维亚、黑山地区……这都是民族混居最容易出现混乱的地区,

就连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导火索也是在这里,就因为奥匈帝国的皇帝佛朗兹.约瑟夫的儿子,费迪南大公夫妇被刺杀而引起的,萨拉热窝事件里面的主角那个塞族年轻人普林西普为什么要杀奥匈帝国的王储呢,

道理很简单,那个年轻人是个民族主义者,他们不服的就是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指手画脚,而且他还是一名狂热的愤青学生,瞧瞧悲剧就这样产生了,

当爹的要给儿子报仇,所以要对塞尔维亚宣战,然后俄罗斯一直就跟奥地利有仇,马上宣布跟塞尔维亚结盟,共同抵抗奥匈帝国,

这时候的德国也就是普鲁士的升级版,已经和奥匈帝国兄弟和好了,一看北极熊要欺负自家哥们,那还用废话吗,抄家伙上吧,这就跟俄罗斯宣战了,

紧接着法国也看到机会了,普法战争的仇还沒报呢,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我们也宣战向德国宣战,

紧随其后的就是英国、意大利甚至连中国都开始表态站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世界大战就在巴尔干火药桶的起爆下发生了连锁反应,炸遍了全球,

俾斯麦是聪明人啊,就这种烫手的山芋要他干什么,也就威廉一世爷俩脑袋总是狂热的,老想着统一大德意志,恢复神圣罗马帝国的辉煌,

说句題外话,这个理想最后还真有人实现了,那个人就是阿道夫.希特勒,那个帝国就叫做德意志第三帝国,

好了,肖乐天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道理,本以为能说服卡尔亲王,但是沒想到最后换來的是卡尔非常忧郁的表情,

他一直用一种很忧郁的眼神盯着肖乐天,到最后看的他实在是说不下去了,肖乐天心中暗想,这王储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啊,我可得小心点,

当肖乐天讪讪的说不出话來,而且看着卡尔亲王眼神有点古怪之时,这位王储叹息一声说道,

“我承认,在初次见你们中国人的时候,我确实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的,而且我在汉堡新兵营的举动也非常无礼,在这请你接受我的歉意,”

说完卡尔亲王居然后退一步,毕恭毕敬的向肖乐天鞠了一躬,这下肖乐天反而有点手足无措了,这小子就是顺毛驴,你越跟他顶着干他越來劲,现在卡尔亲王放低了姿态,肖乐天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

“亲王殿下……”肖乐天想说点什么,但是让卡尔抬手给阻止住了,

“肖,请允许我用这种朋友的称呼,我觉得你找错了盟友,卑斯麦年纪太大了,他的影响力注定是要慢慢退下去的,而我……只有我才是帝国未來的主宰,我才是普鲁士的王储,也只有我才能保证同盟的长久……”

“如此简单的道理,以你的聪明应该可以看到的,可是你为什么非要选择卑斯麦,而回避我的善意,”

卡尔非常不解的问到“这究竟是为什么,”

肖乐天都被逼到桌子边上了,他现在满肚子都是苦水,这问題实在是沒法回答了,我终不能明着跟你说,你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百日皇帝,

你小子以后会得咽喉癌,登基才一百天就翘辫子了,最后你儿子还当了亡国之君,这些话要是说出口了,估计卡尔一刀就得砍了自己,

嗯,看卡尔那孔武有力的样子,估计单打独斗自己不是对手,

肖乐天讪讪的笑着,他知道今天如果不给一个回答是走不出这个军帐的,最后他狠了狠心、咬了咬牙、跺了跺脚眼一闭决定赌一把了,

“亲王殿下,如果我说了实话,您怎么保证不会恼羞成怒呢,我需要您的一个承诺,”

卡尔一愣但是紧接着就举手发誓“我向上帝发誓,今天无论你说出什么來,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恼怒,”

“好,既然你舍得死,我也舍得埋,既然你想听坏话,我也舍得给你点毒舌……亲王,不知道您对中国了解多少呢,中医还有中国的占卜之术,您有所了解吗,”

“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是相信的,中医和中国的占卜之术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了,古人甚至能够占卜一个王朝和一个民族的兴衰……”

肖乐天巴拉巴拉一通乱侃,反正这时候也沒有欧洲人懂中医和中国易经什么的,那些古怪的名字肖乐天望文生义就随便翻译了,一会英文一会又夹杂点德文,最后甚至大段大段的说起了中文,

卡尔都听傻了,刚刚严肃的气氛全都沒有了,他已经让肖乐天给绕晕了“等等……亲爱的肖,我有点跟不上你的思路了,请你直接告诉我结果好不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吧,我知道你也不懂,那我就明说了,以我多年易学造诣加上中医常识,我可以推断出來,您经常会有喉咙嘶哑、痰中带血、呼吸困难,偶尔还有吞咽费力的现状……”

“你让我掐指一算啊……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二百五……”肖乐天摇头晃脑如同神棍一般最后居然大喊一声,

“亲王殿下,赶紧去看医生吧,您的咽喉处有异物,如果不及早治疗恐有生命危险啊,”

卡尔亲王腾腾腾连退三步,最后脸上惨白无比,他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眼神都直了,

“你是魔鬼吗,你真的是东方來的魔鬼吗,我要杀了你……”说完卡尔亲王战刀出鞘直奔肖乐天的咽喉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