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 变态莫里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兰西的勇士们.正前方就是琉球.就是那霸.就是我们这次远征的目的地……这些东亚的野蛮人居然敢在欧洲挑战法兰西的荣誉.居然敢挑战皇帝的尊严.那么他的的最终结果就是下地狱去……”

“所有战舰保持队形.舰首炮自由射击.除了悬挂欧洲国旗之外的商船.剩下海面上这些讨厌的杂物全要清扫一空.为我们开辟出安全的射击阵地……光荣号.开火……”

法国战列舰光荣号的舰桥上.海军少将布鲁斯正嘶吼着向他的士兵下令.而在他身边正在沉默注视这艘巨大战舰的人.就是拿破仑三世的东方特使.骑士莫里哀.

始自十五世纪末.当造船术和金属冶炼技术逐渐成熟之时.一种称霸海洋的终极战舰.风帆战列舰问世了.

这是木质风帆战船的巅峰之作.这是人类在铁甲战舰未出现之前的终极海洋制霸兵器.从他诞生到现在.已经称霸海洋三百年.

莫里哀眼睛里并沒有那霸港的山水.有的只是身下这艘庞大无比充满力量感的巨大战舰.这种代表了木质造船工艺巅峰的战舰.从每一个角落都散发出无穷的杀气.

战舰两侧船舷上密密麻麻全是炮门.远远望去就如同海妖的眼睛一样恐怖.如果你有密集恐惧症.那么这样的场景绝对会成为你噩梦中的主角.

莫里哀知道.在每一个紧闭炮门的后面.都有一门威力强横的大炮.装填手和火炮手就在船舱里待命.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光荣号140门火炮顷刻间就能将眼前的城市变成火海.

不仅如此.在战舰的水手仓里.一名又一名海军陆战队员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在军官们的激励下.所有人脸上都沒有丝毫恐惧的表情.有的只有临战的兴奋.

“这是我的战舰.这是我的光荣.这同样也是皇帝陛下的光荣.是法兰西的光荣……”莫里哀低头冷笑道“六年前.我们的军队能够攻破清国的首都.现在六年后我们难道还不能攻破一个小小的琉球吗.不就是沒有陆军吗.我想三千光荣的海军陆战队就足够我们在此称雄了……”

从印度洋航行至此.一路上莫里哀可沒少自言自语.就是这种神神叨叨的感觉让整个远征舰队的人都感觉很恐惧.

是的.士兵们从來都不害怕强势的长官.哪怕长官罪喜欢体罚士兵.大家也都能适应.士兵最怕的就是这种神神秘秘近似于变态的长官.

莫里哀一路行來.别说普通士兵了.就连布鲁斯少将看见他都发憷.现在大战在即沒想到莫里哀又來这一出.这让布鲁斯下令的声音都降下來不少.

“特使大人.特使大人……请问您是否有什么要补充的.”少将小心翼翼的赔笑道.

莫里哀抬头观望海面上一艘又一艘逃跑的渔船和货船.嘴角流出一丝冷笑“舰首炮自由射击是不够的.你要牢牢记住.我们这是一次报复任务.我们只有有一个目的.就是用最残酷的杀戮.震慑全世界所有的敌对者.”

“传我的命令下去.除了悬挂英法国旗的船只外.其他所有船只无差别轰炸……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加速、再加速用我们的战舰碾压过去.让这群东亚的野蛮人.一辈子都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

莫里哀声音越來越尖利.表情也越來越狰狞.身边的少将吓的不敢怠慢赶紧大声传令“除了英法船只之外.无差别轰炸……冲上去.碾碎他们.”

光荣号率先开炮.船头三门舰首炮轰轰作响.销烟顿时覆盖了大半个甲板.远处海面上急速躲避的商船一片惊呼.炮弹入水后掀起的白浪足有七八米高.

“继续开炮.满帆向前……炸不沉他们也要撞沉他们……”布鲁斯少将眼角余光瞄了特使一眼.心中这个骂啊.这次战斗之后我再也不伺候你了.我要是再给你打一天工.我在戛纳的老婆就偷汉子去……

呸呸呸……这个毒誓太狠了.我还是换一个吧.我要是再给你这个变态干一天.就保佑我后半辈子退休金全都输光.

战舰上的水手们.当然不知道将军心里在想什么.他们只知道执行命令.炮瞄手继续测量角度和数据.操帆手拉动缆绳张开一面面雪白的船帆.排水量达到1400多吨的庞然大物.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如泰山压顶一样无情的碾压了过去.

将军的命令是放过英法货船.这命令其实就是前人撒土眯眯后人的眼罢了.这时候欧洲商人早就知道法国远征军的计划了.头一周前就已经陆续撤离.

现在除了几艘受伤不得不停留的西方商船之外.剩下的就都是东亚各国的小型商船了.隆隆的炮声中.日本的関船被击中.冲天的火光里夹杂着翻滚的尸体.

还有中国东南沿海最常见的硬骨帆船.在庞大的战列舰面前就好像孩童的玩具一样渺小.在一片惊呼声中.高大的船体直接撞了上去.小船瞬间解体.

海面上哭声、呼喊声连成了一片.而法国战舰上却响起了兴奋的欢呼声.

“该死的洋鬼子……你们等着.等着丞相的大军灭了你们……救命啊.”

“六子啊……快游过來……小心你左边的漩涡……妈祖保佑啊.”

海面上到处都是落水者的呼喊叫骂声.不过很可惜弱者的悲鸣不会引起强者的丝毫同情.在甲板上的水兵甚至端起步枪向水里射击.就好像在猎杀野物一般.

“快快快……左边左边……那是一个清国人.看看他的辫子吧.跟女人一样……”

“哪里.就在哪里.头顶上沒有头发.是日本人……哈哈哈.开枪啊.哦你真笨.枪法太差劲了……”

甲板上的水兵如同过圣诞节一样的兴奋.这次远征实在是太辛苦了.变态莫里哀骑士一路上根本就不让他们进港休息.就连补给都是在公海上用商船送來的.

无数的白天和深夜.水手们望着远处一片繁华的港口.心里想着码头上的酒馆、妓女还有赌局.心里就跟养了一百只蚂蚁一样难受.

他们也曾经偷偷和少将抱怨过.但是所有人一看莫里哀那个死人脸就全都沉默.人生中最难沟通的就是变态.很不幸他们遇到的就是一个变态特使.

今天.当海面上猎杀老百姓的游戏开始之后.憋了一路又压抑了一路的情绪终于找到宣泄口.

“快看哪里.落水的是个女人……哦.快看啊.她的衣服都湿透了……乔治.乔治.我跟你赌十个金法郎.我就赌你打不中这个女人……”

“闭嘴胖子.我跟你赌.我乔治的枪法是一绝的……”混乱的人群中打赌的士兵抬手就是一枪.

啪的一声.子弹直接洞穿女人的肩膀.殷红的鲜血从海面上荡漾开來.挣扎游泳的女人再也挥不动手臂了.

“妈妈……妈妈……”远处一名十多岁的孩子发疯一样的往回游.他想去救他的妈妈.嘴里用琉球土著语大声的嚷嚷.

女人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随着血液开始在海水中扩散并消失了.她脚下无力的踩着水尽量维持着身体不沉.而另一只手拼命的向孩子挥舞.

“回去……不要过來送死……快回去……混蛋快回去……”

可是不论女人怎么骂自己的孩子.母子连心血总比水要浓.孩子依然在向母亲这里游來“妈妈……坚持住.我带着你回家去……”

光荣号的甲板上.那群赌钱玩的水手根本就听不懂琉球土语.他们现在正处在临战前的亢奋状态中.他们也不想听蝼蚁的声音.

“输了.胖子你输了.十个金法郎赶紧掏钱……”

“该死的.沒想到你还真赌赢了.先欠着……哈哈哈.”

在水兵们的狂笑中.步枪被再一次举了起來.而这次瞄准的就是那名奋力划水的孩子.受伤的母亲一眼就看见了危险.她冲着自己的孩子尖叫着.她用她最后的力气在驱赶孩子.

“回去吧……你这个笨蛋.你要逼死我吗.快回去.回到岛上去.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女人知道孩子的倔强.她咬咬牙一闭眼.突然一摆头直接钻进了海水中.她要自己溺死自己.

“妈妈.妈妈……”孩子拼命的哭喊.头顶上步枪在啪啪射击.子弹擦着他的身体射入海水中.

就在这时候.从孩子身边的海水中猛然钻出一个男人.这是一名年老的中国渔民.他一把勒住孩子的脖子.带着他向远方游去.

“别喊了……别辜负你妈妈用命换來的机会.你要是死了才是不孝……有力气咱们上岛去.咱们找这些畜生报仇去……”

孩子终于停止了哭泣.他用最深的仇恨眼光瞪了光荣号一眼.一老一小两人一头钻入海中.向远方潜游而去.

母子的遭遇只不过是大海上惨景的一角罢了.以光荣战舰为核心.七艘护卫舰天琴座号、罗马号、高卢人号、圣洁号、虔诚号、海神号、阵风号.还有两艘轻型巡洋舰碎浪号和快步者号.

十艘战舰在大海上组成长长的雁翅阵型.先是用舰首炮狂轰.然后用高大的舰艇碾压.那霸港口南方十多海里处顿时变成人间地狱.海面上一片狼藉.

到最后就连海军少将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在莫里哀特使身边轻声说道“大人.您看是不是加紧前进.别管这些蝼蚁了……”

“不不不……我亲爱的将军.战争就是杀戮的地狱.我们的小伙子们需要提前进入状态.他们要先见见血.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以最佳状态來教训那些中国人……”

“这就是适应期.我总得给小伙子们一个适应期啊……呵呵呵.敞开了杀吧.我只要你们给我胜利.攻破那霸.我奖励你们三日的自由……”

一句话顿时换來所有士兵的高呼.什么叫三日自由啊.那就是可以三天三夜无节制的发泄.三天的时间.足够那霸变成人间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