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消失的战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上帝保佑,这是我这一辈子打的最准的一炮,”首里炮台内一片欢腾,老麦克斯兴奋的拍手狂笑,情不自禁的來了一段黑人即兴舞蹈,

自古海战首推炮战,而火炮毕竟不是后世的制导导弹,命中率一直都低的可怜,这次距离十海里的一次炮击,所有人的想法只是震慑一下敌人的嚣张气焰,谁都沒想到会有什么战果,

但是万万沒有想到,这一炮好准,居然紧贴着高卢人号护卫舰爆炸了,看看被破片撕碎的船帆吧,现在那艘护卫舰明显速度减慢,已经跟不上队列了,

“好样的,老麦克斯我要给你请赏,继续射击……”蔡瑁也激动的大吼大叫了起來,

不过很可惜,海战中的运气就如同每天清晨港口的薄雾一样,你看得见但是却很难摸得到,首里炮台第一发超高的命中率好像用光了他们所有的好运一样,后面连开三炮却一点战果都沒后,最差的一炮甚至距离目标达到了一海里,

“该死的,蔡瑁他们这是打的什么炮,怪不得你姓蔡的就生女儿呢,就冲你这个准头给你一百个老婆也不行……”

在首里城的商业区的一家米店内,陆军大将梁坤听完传令兵的报告之后气的直骂,刚刚敌人一轮炮击,死伤的可都是陆军的兄弟,这种被动挨打不能还手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传令下去,各部严防死守,就算敌人炮火再猛烈,也绝对不可以离开阵地,尤其是敌人容易抢滩的位置,更是防御的重中之重,”

梁坤习惯性的捏着精钢匕首,锋利的刀尖在桌子上的地图上画來画去,琉球本岛所有要害全都被他重点画了一遍,

就在这时候,米店门外传來一声报告声“报……报告长官,琉球第一大学,学生请愿团又來了……这次他们要來当兵了,“

“什么,这群兔崽子,怎么跑出來的,当老子的戒严令不好使吗,你们谁给放进來的,”梁坤一听这群孩子又來捣乱了,气的脑门青筋乱蹦,

被骂的士兵哭着脸说道“长官啊,不是我们不执行您的命令,实在是这几个孩子太能折腾了……您还是看看吧,”

梁坤气呼呼的走出房门,这时候看见在街头沙袋工事后面,躲了整整二三十号学生,看他们穿的统一蓝校服,前胸绣着的正是第一大学的徽章,

“项英,金三顺、林震……我靠,怎么连你蔡璧暇这小丫头片子都來了,诚心给我捣乱是不是,”梁坤一看打头这四个就知道士兵们为什么不敢來硬的了,这四个孩子后台大的吓人啊,

项英,那是项少龙的亲侄子,当年在北京城就是因为翁同龢答应给他未來一个举人身份,龙爷才答应出手暗杀肖乐天,当然了,那场闹剧最终还是让肖乐天给平息,龙爷最后成了肖乐天身边最忠诚的贴身近卫,

等到琉球被肖乐天拿下之后,等到新式大学一个个建成之后,沒有儿女的龙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亲侄子项英,早早就把他给接了过來,

金三顺,这小子的爷爷來头可不小,就是琉球国吏部尚书金长森,这个小胖子据说入学后因为爷爷的关系,很让项英他们欺负,但是这小子充分发扬了不要脸的精髓,死皮赖脸的最后居然也成了朋友,

林震,户部尚书林远渺的孙子,跟项英关系密切,也是欺负金三顺的主力之一,

最后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就是刚刚梁坤嘲笑过的,生不出儿子的蔡瑁大将的小女儿蔡璧暇,

“胡闹,胡闹,简直无法无天了,谁让你们來的,谁让你们來的……这里是战场,你们知不知道,”梁坤气的乱蹦“赶紧走,回学校去,别以为我会给你们长辈面子,在我面前那都不好使……”

不过梁坤低估了这些孩子们的胆子,无论自己怎么喊叫他们居然丝毫不退,甚至望向他的目光都沒有丝毫的躲闪,

项英明显是这群孩子的头,他站在梁坤的面前攥着拳头仰着头,很是桀骜不驯的说道“我们是琉球大学自发组成的学生兵团,保卫琉球人人有责,我们凭什么就不能上战场,”

“再说了,我现在有要紧的军情要汇报,你到底听不听,”

梁坤一愣“军情,还要紧军情,你们说什么呢,你们能有什么狗屁的军情,”

这时候从学生兵的队伍后面走來一名黑瘦的年轻人,一看穿着打扮就是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

“长官,我是项家商船下属的一名水手,十天前我们在台湾海峡送一批珍贵的红木准备回琉球,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这群该死的法国人……呜呜呜,太惨了,商船上二十多名兄弟,就活了我一个啊……”

梁坤看着他哭哭啼啼就來气“说重点,老子现在沒有空听你哭鼻子,”

项英接过水手的话茬“这是我家商队的水手,他不会骗我的,这次法国人一共派來了十艘战舰进攻琉球,但是我们刚刚在南山上看过了,从南面压上來的敌人战舰只有八艘,请问那两艘战舰去什么地方了,”

这句话一出口梁坤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你们说的是真的,真有十艘战舰,坏了……”梁坤一拍大腿后背窜上來一股寒气,

就在这时候,突然天空中传來一声尖利的啸声“不好,有流弹……”梁坤一声大吼张开双臂把面前的孩子一下子扑倒在地,紧接着沙袋工事外面轰的一声巨响,浓烟和火光充满了整条街道,

天空中到处都是沙土雨,人们耳朵里嗡嗡的全是嘶鸣,梁坤抖了抖头上的沙土站起身來一把拽过身边的亲卫,

“给这群少爷羔子们记上一功……然后把他们押回学校去……他们要是敢反抗我允许你们用绳子捆……快去,”

“是,长官,”亲卫得到了正式的命令再也不会客气了,一群人虎扑过去拽着孩子们就往后山走,

“梁坤……梁叔叔你不讲理……我们已经立功了,我们也要战斗,你放了我们……”可是受到了严令的士兵这回可不会客气,架着他们的胳膊就往后拖,

梁坤现在实在是沒有精力跟这群孩子们纠缠,敌人舰队莫名消失两艘战舰这里面要是沒有阴谋那就是见鬼了,但是梁坤说到底也就是个猛将,猜测敌人战略意图,发现阴谋诡计还真不是他所擅长的,

再加上现在敌人舰队已经越來越逼近那霸港,偶尔的流弹都已经能够翻过山脊轰炸城市,一片混乱中他明显感觉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传令兵……马上把最新的情报汇报给蔡瑁将军,他是土生土长的琉球人,他应该有线索……快去,”

项英一行人被亲卫看护着向后山走去,四个伙伴低头凑在一起咬着耳朵,他们一个个紧缩眉头正在猜测那消失的两艘战舰去了什么地方,

“蔡家妹妹,咱们这里面顶数你最聪明,而且你还是琉球长大的人,这里的地形你肯定熟悉……刚刚我看见你眼神闪烁,欲言又止的样子,你一定有想法,”项英几乎咬着蔡璧暇的耳朵低声询问着,

金三顺和林震一看项英居然跟蔡妹妹靠那么近,肚子里的酸气一下子就从鼻孔里冒出來了,两人同时冷哼一声就想开口说怪话,

蔡璧暇不愧是七窍玲珑的心肝,眼睛冲两人一瞪“哼什么哼,这都什么时候了,小肚鸡肠……”

“项家哥哥,我也只是瞎猜,刚刚不敢开口也是因为怕说错了,误导梁将军……你要知道琉球国,并不是只有一个本岛,在南面有宫古岛,在北面还有一连串的岛屿比如德之岛、大岛等等……”

“我们都知道,这次法国人來打咱们,动用的就是印度殖民地的舰队,所以人们就会惯性的认为舰队铁定会从南边压上來,所以我们防御的重点就是南方海域……可是,”

项英当时后背一寒,每一个毛孔都炸了起來“哎呀……万一那两艘战舰从宫古海峡哪里脱离大队向东方驶去……坏了坏了,北大东岛和南大东岛哪里可不是繁忙水域,那里只有几户渔民啊……”

这时候就连金三顺和林震也都醒悟过來了,两人一拍大腿声音大的连旁边的士兵都听见了,

“沒错啊,如果那两艘战舰从太平洋绕到北方去,不仅能切断我们和北方诸岛的联系,他们甚至可能在北山国头哪里登陆的,那边咱们兵力最薄弱啊……”

“该死,该死,诸位叔叔大哥,求你们放了我们吧,让我们去北方,我们去国头村哪里,我们要去救火啊,“

押解这群学生的亲卫都是一群普通市民,他们天生就对读书人,尤其是能上第一大学的读书人有一种敬畏心理,刚刚他们也听到学生们的分析,就冲这种高屋建瓴的大局观,就足够这些士兵们敬畏了,

“诸位大学生啊,你们说的我们听不太懂,但是我们是士兵,服从是第一天职,我们要是放了你,回头就得吃枪子,你们不要害我们……”

“这都火烧眉毛了,生死关头也得从权啊,也得随机应变啊,算我们求求你们了……”一群孩子七嘴八舌的苦求,弄的这群士兵抓耳挠腮不知所措,

“这样吧,我出一个主意,咱们折中一下怎么样,”这时候胖胖的金三顺突然开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