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 狂热的年轻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代人恐怕是无法想象古代人对知识的尊敬程度,由于义务教育沒有被普及,在社会上存在着大量的文盲,而社会的精英阶层显然是需要更多受教育的人才的,

先抛开项英、蔡璧暇这些人官二代的身份,哪怕他们是普通的大学生,父母并沒有什么显赫的地位,只要他们拥有了知识,他们也就会有一个这些士兵想都不敢想的大好前程,

项英他们才多大,平均年龄只有十七八岁,但是就冲他们刚刚能够用战略眼光來分析问題,这就已经是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具备的神迹了,

对于现代人來说,让思想飞到天空上俯瞰大地,然后推演一下各方兵力可能的行进方向,这好像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现代人能够拥有这种上帝视角的感觉,那是因为我们从小都接受了良好基础教育的原因,

我们见过电影电视上俯瞰大地的画面,我们更是在学校里学习过如何分辨地图,我们从小就已经接受过了系统的培训,我们已经习惯了用上帝视角來观察人和事,

但是十九世纪不是这样的,只有那些经受过教育而且还得是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才有机会接触地图,才有资格学习如何看懂地图,

象项英他们面前的这些士兵,勉强在部队的识字班里学了千八百个汉字,勉强可以给家人写一封书信,就这水平他们已经是左右四邻和亲戚们嘴里的秀才了,

这样的文化水平,你然他去看地图去,你让他学等高线去,你让他分辨洋字码去,那不是开玩笑嘛,

什么宫古海峡啊,德之岛、大岛、南北大东岛……这些地方他们都熟悉,也都去过,但是他们打死也不会在脑海里呈现出一幅琉球海域图出來,甚至还能眨眼间完成一次简单的兵棋推演,

士兵们猜不到法国人有什么阴谋,也只能懵懂的理解一下项英他们所说的话,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去崇拜这些大学生,

“诸位公子,诸位大学生们……你们说的我们听不太懂,说实话我们也想帮你们一把,可是又觉得将军说的很有道理,你们一个个都是宝贝,将來是要当大官的,打仗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们还是别掺和了……”

金三顺不等别人开口抢先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行,我们不给你找麻烦,将军不就是怕我们有意外吗,那我们不去大学了,你们送我们去首里城,反正哪里更安全不是吗,”

士兵一听对啊,这帮官二代如果去了首里城肯定比在大学里呆着更安全,而且这也不算违背将军的命令,

说走就走,反正这里距离首里城已经很近了,不过这帮士兵忘记了一点,这帮官二代们在大学里还真不敢闹事,因为大学里的讲师很多都是肖乐天高薪聘请的洋人,还有从清国來的进步大儒,这群人绝对不会给官二代们面子,

与之相反的是首里城,这群孩子只要到了首里城那就沒人能管了,所有禁卫军还有宫廷内侍们,多多少少都要给他们面子的,只要孩子们不造反,他们还真不敢管,

“到了,前面就是首里城门了……你们看胡叔叔正带兵巡逻呢,好了,你们回去复命吧,我们直接去找御林军统领胡将军去了……”

几名士兵不知有诈,站在原地目送几个孩子前去和胡统领汇合,一看项英他们安全了不敢怠慢扭头向指挥部狂奔而去,

“胡叔叔……我们奉梁坤将军的命令,给蔡将军带來最新情报……法国人的舰队离奇失踪了两艘战舰,我们估计这两艘战舰早已经穿过了宫古海峡,从咱们东面绕路北上,恐怕他们要从国头村那边登陆了……”

金三顺真能骗啊,明明是要禁足他们的,结果到他嘴里却变成了奉命传令,胡统领和这些官二代们非常相熟,再加上刚刚看见梁坤的亲卫前來护送,结果沒有丝毫怀疑就相信了孩子们鬼话,

“真的,你们等着,我马上去通知蔡将军……”说完扭头向首里城炮台狂奔而去,

金三顺很臭屁的冲小哥们一仰脖,那意思还是他聪明吧,不过炫耀的眼神得有九成都是冲蔡璧暇而去的,

情窦初开的孩子们就跟春天发情的小公牛一样,这时候他们可沒什么理智可言,金三顺的显呗让林震和项英妒火中烧,

林震脾气向來火爆说话也不过大脑“牛什么牛,有本事咱们北上,去国头……法国人敢登陆咱们就打退他们……”

项英这时候也瞪着眼睛挤兑金山顺“对,沒有错,我知道你们金家上个月从美国商人那里买了好几十支斯宾塞,怎么着,拿出來给大家用用啊,”

金三顺当时脸就涨红了“你们……你们别乱说……我们家买洋枪那是过了明路的,陛下和两位将军都知道,我们是准备给自家商队护卫们用的,可……可不是造反,”

“切……”一群小伙伴嘘声一片“瞧你那胆小的样,我们还沒说什么呢,就吓成这样,看來你是沒胆子北上了,”

“胡说,”金三顺气的原地转了三圈就跟个胖陀螺一样“去就去,我还怕你们不成,走,都去我家,我给你们拿枪去……”

不得不说,十七八岁年纪的孩子们头脑都是狂热的,现在法国人的舰队已经越來越逼近那霸港口,而且雁翅阵也开始改变成一字横阵,敌我双方的炮战已经打的越來越激烈了,

天空中到处都是炮弹划过的隆隆声,海面上不时白烟四起上百门火炮连环轰炸,港口内到处都是冲天的火光,

蔡瑁将军指挥的岸防炮台现在火力全开,虽说十门大炮数量上确实很少,但是仗着岸防炮口径大、火力猛一通轰炸过后居然也逼的法国舰队不敢过分靠近码头,

如此炮战中穿行在大街上是非常危险的,项英这帮孩子猫着腰在大街上嗖嗖的乱钻,就跟一群老鼠一样小心的躲避,别看他们一个个嘴很硬,但是当炮弹在紧邻着他们的街区爆炸之后,他们一个个也吓的脸色发白,不停的尖叫,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咱们那霸多山,地形复杂,敌人沒那么容易打到咱们,”

“鬼叫个什么,想想丞相大人带着咱们父辈在琉球血战的那一夜吧,再想想咱们的远征军都打到欧洲腹地去了,他们所遇到的战火比咱们强十倍百倍……想想他们,咱们还怕个屁啊……”

“对,谁要是害怕了,就赶紧给老子滚,我们这不留你们……到我家后门了,”

金三顺鬼叫一声咣咣的开始砸门,好半天一名下人才颤巍巍的打开了门“哎呀少爷啊,您怎么这时候还在街上乱跑啊,快进屋,快躲起來……”

一行人不顾老家丁的劝阻,冲到后院的库房里就开始乱翻,不一会就找到了金家掏腰包买的四十支崭新的斯宾塞,

孩子们撬开木箱,在厚厚的稻草里面拽出一支支烤蓝崭新的步枪,沉甸甸的压在手上杀气腾腾,

“子弹呢,子弹在什么地方……在这里,多带点,哎呀,你家还买了这么多牛皮子弹匣,真奢侈啊,怪不得人家都说你们金家有钱呢……”

项英一个人就背了三条枪,牛皮子弹匣里塞满了弹药“快点,快点……一人背三支步枪,然后抓紧向北出发,路过第二大学的时候我们从西墙根过,到哪里咱们至少还能拉出二三十个人……”

“少爷啊,诸位少爷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别吓唬我啊,求求你们别吓唬我了,”老家丁都急的哭了,今天要是拦不住少爷们,要是出点好歹,回头老爷还得把他下油锅炸了,

金三顺今天算是铁了心了,他推开家丁大吼一声“别哭了,我已经是大人了……现在这是国战,国战你懂不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哎呀少爷啊,打仗有他们当兵的去打,您上去干嘛啊,你可别让老爷担心了,我求求您了,您是贵人啊,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起开,起开,就是你们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太多了,咱们琉球以前才那么弱的,覆巢之下无完卵……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还有啊,以后少说什么贵人不贵人的话……”

说到这里,金三顺和几名小伙伴一下子就想到琉球的救星肖丞相,也不知道他们动了那根清肠,眼泪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贵人,我们算什么狗屁贵人,再贵也贵不过丞相去……现在丞相大人在欧洲生死不明,肖丞相都能舍得一条命,我们有什么舍不得的,走,我们找援兵去,我们替将军们守国头村去……”

老家丁再也拦不住这些孩子门了,他眼看着一群孩子背着洋枪,身上挂满了子弹匣,急匆匆的冲入了大街上,老家丁靠着门框揉着眼痛苦流涕,

项英终于消失在了那霸城的北方,带着第二大学的好友们,三十多人想着山北国头方向跑去,

这些孩子们并不知道,多亏他们这场胡闹了,要是沒有这场胡闹今天就要出天塌地陷的大事,

在梁坤指挥部通往首里城炮台的路上,一个大大的弹坑还冒着白烟,墙角一名亲卫被震的五脏碎裂,正大口的吐血,

这就是刚刚梁坤派出去给蔡瑁送信的卫兵,要不是这群孩子胡闹一把亲自把消失战舰的情报送到首里城去,恐怕蔡瑁根本不会得到这个重要的情报,

看來琉球国的气运还在,冥冥之中自有隐龙护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