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 国头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头地处琉球本岛的最北端,这里按照今天的话來讲就属于琉球经济欠发达地区,这里山多,海里暗礁多,除了几个渔村和有限的耕地之外,其他什么都沒有,

国头村外的海滩,是北山区域有限的可以停靠大型船只的水域,如果法国人向从北山地区抢滩登陆,那么这五百多米长的海滩就是他们唯一的目标,

现在驻守国头村的正规军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剩下的全都是从周围渔村聚集出來的青壮,加在一起也只有一千多人,不过看他们那乱哄哄跟鸭子打架一样,在场的新军士兵无不摇头叹息,

连长姓楚名昭,这位连长來历可不简单,他也是当年在太行山里让肖乐天亲自训练出來的火枪手,跟罗火他们都是一起的,要不是这次选拔他英文沒考及格,说不定石桥高地血战也会有他的身影,

“罗猴子……带几个人去村子里巡查一遍,怎么弄的,村西头谁家灶膛开火了,妈的烤鱼味都飘到我这里來了……”

“传令下去……让这些老百姓们都安静一点,既然走到一起想守住咱们的家园,既然已经进了军队这个体系,就得知道遵守军令,”

“妈的,能听命令的就留下,不能听命令的赶紧滚蛋……”

楚昭平日里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在新军里他是出了名的爱兵,但是今天饶是他脾气好也憋不住了,这群临时拼凑起來的青壮实在是太无组织性了,

琉球王国的民众是东亚最早接受过民族主义教育的,肖乐天通过一场和日本人的残酷血战,让琉球的土著、汉人乃至于部分日本浪人都明白了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民族,

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下,每个族群想要生存下去,想要更好的生存下去,或者说只是想要保护住自己,那么抱团取暖就是唯一的选择,

日本岛津家奴役琉球三百年,最后靠的什么才把他们赶走呢,这里面当然有肖乐天他们的功劳,但是光靠肖乐天手下那几百人能行么,最后胜利靠的还是同文同种,拥有共同价值观的民众走在一起,汇集在肖字认旗下,用生命活生生的铺出一条复兴之路出來,

也就是从那一天,人们才明白,无论你是琉球土著,还是明朝遗民,或者干脆就是刚刚从清朝渡海而來的新人,只要大家都会说汉语,会写汉字,拥有共同的节日和习俗,遵守一样的价值观,那其实就是同一个民族,

甚至包括小部分日本人,他们愿意接受汉文化的改造,他们愿意接受中国人的价值观,那么在琉球王国这片天空下,大家也一样都是一个民族,琉球就是所有人的国,

一场血战,给了数十万民众国和民族的概念,而随后肖乐天的疯狂洗脑更让这个概念深入人心,

一个善于操弄人心的魔鬼,他很善于运用一切先进的手段去给民众灌输,

十所大学现在拼命灌输的全是民族主义和国家概念,黑板上悬挂的除了尚泰王的画像之外就是肖乐天的照片,而且有不少人都说肖乐天的照片挂的比尚泰王都要高,不少老臣甚至忧心忡忡怕肖乐天取而代之,

在那霸街头巷尾,经常能够看见各种各样祭祀用的日式小神龛,这里面供奉的可不是日本列岛上那些古怪的神灵,这里面有一半都是战死士兵的英烈祠,剩下一半可就是为肖乐天祈福的神龛了,

里面大量供奉的,都是肖乐天用鲜血救治坂本龙马的照片,在袅袅的祈福青烟中,肖乐天的形象已经一步步的在神话,

琉球人是真心感谢肖丞相带给他们的一切,不仅仅是推翻了岛津家的残暴统治,也不仅仅是因为大量投资而带來的商业繁荣,最关键的还是肖乐天让所有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如何在19世纪残酷的国家竞争中活下去的道路,

19世纪的亚洲,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序章,在这个大时代里,亚洲国家谁先启动民族主义风潮,谁先弄明白了国家和民族是怎么回事,谁就能成为亚洲的火车头,谁就能领天下先,

琉球幸甚,民众能够率先觉醒,就看这一次法国舰队入侵事件,來自民间的捐款就达到上百万银元,那些主动报名要加入民团的青壮数量更达到了恐怖的七万之巨,

蔡瑁和梁坤当然不会全收七万多青壮,一方面是沒有那么多的武器装备给他们,再一个就是沒有那么多军官來指挥他们,

军队不同于百姓之处就在于他的纪律性和组织性,纪律性是需要长时间的军事训练的,而组织性则需要大量的基础军官,

很遗憾现在这两点琉球王国都不具备,

楚昭都已经抓狂,他的连队还有这一千多青壮已经驻扎在国头村三天,这三天时间楚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來的,

这群老百姓啊,真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习惯生活,你说早上六点是吃早饭的时间,但是保准有人五点就饿了,也保准有人七点还沒睡醒,

你说现在是战争时期,尽量吃后方送來的干粮少开火,但是总有人偷偷跑到海边钓两条美味的石斑鱼,随便找个灶膛一蒸一群人就聚在***牙祭了,

你还沒法打也沒法骂,他们只要看见当兵的了,保证最鲜美的那条给你递过來,你不吃都不行,

最让人生气的还不止这些,不少青壮还有偷偷喝酒、赌钱的毛病,你要是抓了个正着,他们也不怕你,反而指着海面跟你饶舌“这也沒有敌人啊,你放心,等敌人出现了,我们要是再喝酒赌钱,你就枪毙我们,”

楚昭能枪毙这些老百姓吗,这些人压根就沒受过军事训练,就连怎么开枪都是这三天突击学习的,这段时间沒出现走火事故就算他楚昭祖宗显灵了,

混乱直到今天早上才算有点收敛,当那霸港响起凄厉的战争号角声之后,当岸防炮开始轰鸣之时,这些青壮才真正意识到战争的來临,一个个面色发白的藏在隐蔽所里,再也不敢胡闹了,

可是楚昭他们的轻松根本就沒持续多久,当时针指向上午十一点之时,听了一上午火炮轰鸣的民团青壮们,一个个又有点坐不住了,

“哎,老乡啊……这都打了一上午的炮了,轰轰轰的沒个消停,但是沒发现敌人上岛啊,这么轰下去还有头吗,”

“就是啊,前几天我刚去过那霸,好家伙左近的山阴都改成避难所了,凡是山旮旯里到处都是帐篷、草棚子,都说一旦开战了全城的百姓都能疏散出來……”

“沒错,我也见过那片避难所……你说这來回开炮得花多少钱啊,我听人说,首里城下的那个最大的炮台,只开一炮光炮弹钱就得一千两纹银啊,”

“哎呦妈妈呀,这半天不得打出一座银山出來,嗨……那都是大人物发愁的事情,咱们还是琢磨琢磨今天午饭的事情吧,早上一开炮把我的早饭都给搅合了,妈的饿死我了……”

一说饿,一群人都开始揉肚子了,其中几个胆子大的趴在窗户上望了望海面“啥也沒有啊,这大海上啥也沒有啊,要不咱们弄点鱼干吃,我记得厢房里还存着点呢……”

不一会的功夫,藏身的草房子里就飘起了炊烟,哥几个居然开始烤鱼吃了,

“干嘛呢,你们几个干嘛呢,不要命了……”哗的一瓢凉水泼了过去,刚刚燃起的火堆就被浇灭了,一脸怒气的罗猴子指着他们的鼻子就开骂了,

“又是你们几个,昨天晚上偷着喝酒,今天居然偷着烤鱼,你们是傻子吗,法国人都已经打过來了,你们点火冒烟这不是给敌人的火炮指目标吗,你们不想活了,别拖累大家……”

罗猴子是楚昭的副手,副连级干部骂几个民团老百姓,他们当然不敢顶嘴但是嘟囔几声还是免不了的,

“这都一上午了,也沒见什么大鼻子老外的影子啊,咱们这是国头,鸟不拉屎的穷地方,这一个村子都不值一发炮弹钱……”

“就是就是,你罗猴子是米老板的干儿子,精米白面你都吃腻了,肚子里油水多……我们可不行,一天三顿红薯包谷饭,有本事你也试试,”

罗猴子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他就烦别人提干儿子这个话,在他的理想中,就算要当干儿子也要学人家兵太郎啊,一个日本窝囊赌鬼就因为报个信的功劳就成了丞相的干儿子了,这让罗猴子无比嫉妒,

罗猴子被人嘲讽的那个干爹,就是当初那霸血战时候被肖乐天亲自救下性命的米老板了,这位來自清国的琉球第一大粮商,当时带着妻女差一点就被日本浪人杀掉了,幸亏遇到肖乐天才保住了小命,

后來他们一家人和小伙计跟着肖乐天整整一夜寸步不离,那霸平乱的过程他们全都经历过來,这其中当然就有肖乐天认兵太郎当儿子并赐姓的那一幕,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罗猴子心中野草疯长,他万万沒有想到烂赌鬼兵太郎都能成为肖先生的儿子,自己比兵太郎少什么,凭什么就不能出人头地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罗猴子在战争结束之后拒绝了米老板认子请求,毅然决然的加入了新军,而且靠着自己一年多來的努力居然当上了副连长,

罗猴子地位高了,最讨厌的就是人们拿过去的事情笑话他,今天面前的老百姓居然敢提这件事这让他无比的愤怒,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