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狂轰滥炸/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猴子现在鼻子里出气都已经带辣味了,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打仗是怎么一回事,空有一腔热血但是从心里还是当这是打群架呢,

他狠狠的压着心中的怒火尽量让自己平静下來“我不管你们说什么,但是现在法国人已经打过來了,兵凶战危的道理你们应该懂,想要活下去就得听我的命令……”

罗猴子冲上去一脚踢散了带有余烬的火堆,边上插着的鱼干都被沙土灰烬给弄脏了,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爱惜粮食跟自己性命一样的渔民,怎么能忍受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你居然糟蹋粮食,你丫的混蛋……沒家教的东西,你就是个野种,糟蹋粮食你要天打五雷轰的,”

现在的人们已经无法理解古人对事物的那种感情了,说白了就是沒有挨过饿,沒有经历过那种饿到骨子里甚至想吃人的那种痛苦,

但是琉球这些普通民众都经历过,这个物资匮乏的小岛虽然拥有广袤的海洋,但是却沒有太多的土地,普通民众也沒有什么闲钱,在肖乐天沒有來之前,这里的百姓过的日子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如果遇到台风暴雨的天气,家里断粮了连饿三天三夜的时候也是常有的,在这种生存环境里,他们对食物的珍惜绝对是现代人所无法想象的,

“你罗猴子有个开米店的干爹,自己又能吃上新军里面的金饭碗,你小子日子过好了,就不想我们了,你还敢踢老子的鱼干,有种你枪毙了我……”

“小王八蛋……你当老子是好惹的,肖丞相跟日本人干的那一晚,我也在城里,我也打过冲锋,别以为我不懂打仗……我们现在多吃一口,还不是为了之后的战斗积攒点力气吗,沒有了力气你让我们拿什么跟法国人拼……”

人们七嘴八舌的冲着罗猴子嚷嚷,不一会的功夫就惊动了周围房间里的青壮,人类爱看热闹的本性在这一刻体现无疑,这帮民团居然忘记了现在还是在战场一大群人都围了过來,还七嘴八舌的开始劝架了,

罗猴子心里这个气啊,他终于知道症结在什么地方了,这些老百姓的心里已经想当然的把即将到來的战争和当年肖乐天带着大家冲击日本军阵那一夜划等号了,

苍天啊,你们也不想想,拿着大刀长矛的日本足轻,和横跨半个地球的陆军强国法兰西能一样吗,你还想吃饱了养足精神跟敌人拼大刀去,人家给你这个机会吗,

可是这道理在现在就说不通了,罗猴子面对的就是一群鸭子,固执的坚持自己的道理,完全无视自己无组织无纪律的错误行为,

混乱不一会就惊动了楚昭,就在他骂骂咧咧准备亲自去平事的时候,突然在国头村后的一处巨大的礁石上面,响起一阵凄厉的号角声,

“怎么回事,我靠……快看东面,大海上有海船,是军舰……”国头村里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到处都是奔跑的人群,士兵和青壮大声的嚷嚷,混乱场景吵的军官们头都大了,

在海面上出现的正是法国轻巡洋舰碎浪者号和快步者号,这时候面对海滩的左舷炮门早就已经打开了,装弹完毕的火炮黑洞洞的瞄准海滩,

“哈哈哈……这是多么软弱的敌人啊,我们还沒有动手他们就已经惊恐的乱起來了,就这种素质的士兵,还想挡住我们法兰西的兵锋吗,我真的是很好奇,法国本土传來的消息是真的吗,我们居然会败给这样的敌人,”

“哦舰长,您应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題,如果说那个东方首相把他所有的精锐都带到欧洲了呢,那样不就可以解释这个疑问了吗,”

“哈哈,你很聪明,这是上帝在保佑我们,给我们立功的机会啊……所有火炮做好射击准备,给我们的陆军开辟登陆场……开炮,”

两艘巡洋舰现在一共有三十门火炮面对国头村,要不是考虑到配重的问題,舰长真想把四十多门火炮都击中到船体的一侧,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些亚洲野蛮人,

不过三十门火炮也足够了,这次远征舰队带來的基本上都是开花炮弹,而且这两艘轻巡洋为了完成偷袭任务,携带的火炮也都是后装的线膛炮,对付一个小小的国头村那就是万无一失,

轰轰轰……两艘巡洋舰在大海上抖动着自己的躯体,整个战舰甚至被后坐力平移了半米,天空中人们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见火炮的弹道,

“快隐蔽……谁让你们出來的……为什么不听军令……”楚昭都带出哭腔了,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民团这下算是尝到了自己酿的苦果,

罗猴子他们争吵的区域是舰炮重点轰炸的位置,炮弹在人群中猛烈的炸响,靠近爆炸点的士兵被掀在半空中,冲击波横扫棚户区,无数草棚被点燃大火开始迅速蔓延,

三十门火炮一次齐射就是三十个爆炸点,每一个弹坑直径都超过了三米,两次齐射后整个国头村能站立的房屋根本就沒剩下几间,而这时候法国舰长也发现了中国人的阴谋,

“哦,上帝啊,这群中国人太狡猾了……幸亏他们内讧暴露了自己,不然我们的陆军一定会伤亡惨重的……”

战舰上的水手们不用望远镜就能看见了,在国头村里被摧毁的草棚、木屋废墟中,居然矗立着二十多间连成一线的灰白色古怪房屋,这次炮击已经撕碎了伪装,

“哦,是工事,这是野战工事……这么炸都沒被摧毁,一定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他们太阴险了,中国人太坏了……”

两名舰长几乎同时大喊了起來“继续轰炸,把敌人的伪装衣全部撕碎,”

隆隆的炮声中,罗猴子被气浪冲倒,然后再被爆炸声震醒,他摇晃着昏沉的脑袋看着周围惨景想哭可是眼睛里一滴泪水都沒有,

刚刚和他争吵的那些青壮现在躺倒了一片,有的昏迷不醒,有的重伤淌血,有的已经失去了生计,那个骂罗猴子最凶的渔民心窝插着一片弹片,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罗猴子气的拳头拼命的捶打地面“你们干嘛不听军令……你们怎么就那么拧啊,”罗猴子心中好恨,他不是恨这些青壮不听命令,他只是恨自己无能,根本就镇不住场面,

“副连长……快退下來……连长有令放弃国头村,退到北山战壕里……”

全白费了,半个多月的心血,就让这些嘴馋的渔民给全部毁掉了,乐天洋行花高价从美国进口钢筋水泥容易吗,偷偷在国头村里修筑十几件碉堡并伪装成民居容易吗,

在原本的计划里,士兵都藏在碉堡里面,造成村子已经跑光了的假象,只要熬过一两轮炮击,最后就可以利用堡垒跟登陆的敌军周旋了,反正按照美国工程师的设计,这样的碉堡群绝对能让法国人好好尝尝苦头,

不光是隐蔽的碉堡,在村子南面的北山上,还有一条战壕是备用防御阵地,如果国头村能守住还则罢了,如果受不住这道战壕也可以阻挡敌人一阵,

但是现在,就因为有人违反军令偷偷点燃篝火,让法国舰队发现了活人的踪迹,再加上罗猴子和民团的争吵,看热闹的人都围到大街上了,法国瞭望手看不见才有鬼呢,

炮击,不间断的炮击,隆隆的爆炸声中,一间又一间干扰视线的茅草房变成了废墟,火焰冲天而起浓烟直上云霄足足有二十多米高,

战舰上的法国士兵全都狂热了起來“上帝保佑法兰西……上帝保佑皇帝陛下……开炮炸死他们,这群卑鄙的小人,只会偷袭的野蛮人,”

这个时代法兰西的海军是仅次于英国的世界第二强,水兵的素质还是非常高的,在火炮不间断的射击中,战舰还能缓缓的向岸边靠近,火炮射击的精度越來越高了,而国头村中的景物也就越发的清晰了起來,

每当一间民房或碉堡被击毁后,战舰上都会爆发如雷一样的欢呼声,每当爆炸掀起无数人体抛洒在空中后,士兵们就会变得更加兴奋更加狂热,

七轮齐射之后,国头村的守军实在承受不住巨大的伤亡,在楚昭的命令下一片人潮开始向南方撤退,目标直指战壕区,

“延伸射击……炮火追袭这些野蛮人,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现代化的战争,让这群野蛮人开开眼界……”

法国自从拿破仑时代开始就非常重视火炮战术以及人才的培养,陆军第一强的名头有一多半都是炮兵给赚來的,舰长一句延伸射击,火炮手都不用工具测量,紧靠目测就已经知道如何调整各项射击数据了,

轰轰轰……一发又一发的炮弹拉高弹道飞过国头村,在溃退的人潮中掀开一朵又一朵的血色小花,整片大地最后被炸的向疤瘌头一样难看,

无数民团的青壮这时候已经被炸傻了,他们做梦也沒有想到敌人都沒有上岸,仅靠火炮的射击就炸死了这么多人,

沒有经过训练的百姓心理承受能力都不大,别看战前吹牛一个个都很厉害,但是当他们亲眼面对亲人战死的惨状,当他们亲眼看见活生生的人被炸成碎块后,神经再大条的也受不了了,

“天啊,这是什么,这都是什么鬼兵啊,我们赢不了,这种鬼兵不是咱们能对付的……老子不想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