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掩护冲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侵国头村的法军万万沒有想到这群中国人会逆袭发动反冲锋,在那一刻所有法军都愣住了,

“我出现了幻觉,沒有炮兵的支援,他们居然敢向法兰西的陆军发动反冲锋,他们的依靠是什么,就凭他们动员了一群穿补丁裤子的老百姓吗,哈哈哈……”

“射击……打退这些野蛮人,”随着军官一声令下,三百法军停下手上的工作,依托刚刚成型的矮墙,开始向冲锋的人潮开火,

楚昭所面对的法军可不是肖乐天所面对的普鲁士士兵,在莫里哀的严令下,远征军所携带的火枪全部都是最先进的后装针刺步枪,再加上法国士兵优秀的单兵素质,这通步枪射击打的又准又狠,

啪啪啪……密集的枪声中,冲锋的军阵如同遭到无形重锤敲击一样,顿时塌下去一大片,战场上一片哀嚎,

“开火还击……丢手雷炸他们丫的……狗日的你抖什么,拍死就滚回去……”

“加速加速,交替掩护……我靠,我这辈子再带老百姓打仗,我就干脆自杀算了……”

楚昭一个连的兵力控制一千多民团本來就很艰难,把普通士兵拆散充斥下去当班长排长,看起來好像很合理,但是兵和将之间沒有经过磨合打起來全都是各种别扭,

冲锋中的交叉掩护火力也不会用,波段进攻的节奏也掌握不好,射击的准头也沒有……带这样的士兵战斗,楚昭和罗猴子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苦,

万幸这只是一波佯攻,他们的目的只是要掩护水鬼潜伏而已,能不能冲破敌人防线并不重要,

法军三轮齐射之后,冲锋的人潮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但是前锋也逼近到了法军五十米处,这时候就要看新军最拿手的手雷战了,只听人群中一片‘扔手雷’的吼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上百颗黑乎乎的铁疙瘩飞了过去,

法军指挥官果然经验丰富“隐蔽……”一声大吼所有士兵都缩在了矮墙后面,尽量蜷缩自己的身体降低受弹面,

轰轰轰……一阵手雷的爆炸声过后,法军的伤亡数字顿时猛增,后方舰队的指挥官甚至看见红龙虾被炸在了半空中,

“该死的,这群野蛮人还真有两下子……火炮手准备,给我们的陆军兄弟提供火力掩护,该死的混蛋,下地狱去吧……”

两艘巡洋舰一看自己人受欺负了,二话沒说装填弹药就开始疯狂的射击,眨眼功夫冲锋阵地上一片销烟弥漫,

谁都不知道,正是这一轮炮击让那四名水鬼成功的接近了战舰,本來按照国头村海域的清澈程度,水鬼越靠近战舰被发现的几率也就越高,但是这轮齐射,大炮的震动在海面上荡漾开无数的细纹,而且楚昭他们的逆袭也吸引了瞭望手的注意力,

水鬼终于靠近到战舰的百米之处了,而这里也是水面震动最厉害的地方,光影扭曲之下谁都不知道死神已经潜伏了过來,

这时候战场上的冲锋已经冲不动了,剩下的士兵躲在石头后面,或者干脆爬在弹坑里和敌人对射,他们在拼命的争取时间,

隆隆的炮声中,啪啪的火枪齐射声中,顶着敌人炮火拼命挣扎的士兵在阵地上滚的跟一个个泥猴子一样,天上炮弹炸地面上步枪扫射,这次冲锋打的人无比憋屈,

“弟兄们再坚持一会……死沒什么可怕的,战死总比被人杀俘强,咱们的好日子才过了一个开头,现在谁敢冲咱们动手,咱们就打他娘的……”

楚昭和罗猴子现在不光要战斗,他们还要随时观察士兵们的士气,他俩很清楚现在的民团青壮就是靠胸中的一口怒气在战斗,虽然段时间内爆发力很强大,但是这种凭借怒气而战的可靠性是绝对比不上百战精兵依靠铁血军纪而战斗的,

楚昭已经感觉到身边战士们情绪上的异变,他们的射击频率发生了混乱,他们手雷投掷的准头也出现了偏移,甚至身边年轻的青壮就连呼吸声都开始急促了起來,

崩溃的前兆已经发生,敏锐的指挥官不可能觉察不到,

“坚持住,兄弟们坚持住……国头村已经沒有了,我们再退下去北山也会沦陷的,北山沦陷整个琉球可就守不住了,后退一步是家国啊,”

就在楚昭、罗猴子焦急万分束手无策之时,突然从战壕内传來一道清脆如黄鹂鸟样的女声,蔡瑁的小女儿蔡璧暇突然用琉球土语在战壕里喊了起來,

“不要怕,再坚持一会,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潜水过去的叔叔、哥哥就要成功了……法国人沒有发现他们……”

琉球土语法国人当然是听不懂的,也正是蔡璧暇这一声提醒,让战场上即将崩溃的士气一下子就稳了下來,

多亏蔡璧暇灵机一动,随后战场上无数人喊着琉球土语,最后只汇成一个词“五分钟……五分钟……坚持五分钟,”

“四分钟……四分钟……坚持四分钟,”

希望永远是最好的激励工具,战场上所有青壮一下子忘记了恐惧,喊杀声顿时密集了起來,对面的法国人根本不知道那些琉球人在喊什么,随军的汉语翻译更是目瞪口呆什么也听不懂,

“这这这……这是不是琉球人信奉的某个神灵啊,应该是的,野蛮人吗,当然会信奉一些稀奇古怪的神灵了,一定是的,”

战场上喊杀声不断,法国人的注意力全都被集中到了这里,陆战队员在矮墙边和敌人对射,战舰上的火炮在不停的开火,就连甲板上也都挤满了看热闹的水手,但是谁都沒有发现,在碧波荡漾的海水身深处几个叼着细竹管的水鬼正在向他们靠近,

这四人确实是国头村里的闭气好手,这二十多分钟内他们只用竹管换了四次气,而且就算换气也只是用竹管在水面上轻轻一点,然后很快就沉入三米多的海底悄悄的向战舰游去,

两口木箱里塞的全是颗粒化高爆炸药,每一个炸药包都足有25公斤重,这么多炸药如果能引爆成功,别说是木质战舰了,就算覆盖一层铁甲也能炸穿,

海底世界深邃而奇妙,各种各样海洋生物好像也感觉到了杀气的存在一样,一看水鬼靠近吓的四散奔逃,

两组水鬼终于接近战舰的底部,在这个角度往上看,一切都变得无比梦幻迷离,阳光被海面的细碎波纹给扯成一块一块的光斑,长长的战舰阴影投入水底,你都能看见光影之间的分界线,

突然间,海面红光一闪,鱼群顿时惊走,四人知道那是战舰上的火炮再次开火,岸上的乡亲不知道又被炸死几人,

眼睛里全是怒火,心中塞满的复仇的意愿,四人伸手指了指船底,很快就分出了目标,其中两人直奔碎浪者游去,而外两人直奔快步者游去,

这时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方面战况紧急,而另一方面他们胸膛里憋的气也要耗尽了,

不敢怠慢两名水鬼一个托起木箱高举双手顶在船底,而另一则捏着长长的铁钉抡起铁锤开始咣咣的往上砸,

这是最原始的水雷,每一步都离不开人力的操纵,

战舰的底舱一般都是储藏室、淡水舱之类的,这里很少有人在,但是现在巧的很,由于时间已经过了正午,战舰上的厨师已经开始准备食物了,他们一趟又一趟的正从底舱往上搬香肠和咸肉呢,

“等等……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一个机灵的水手突然指着一堆葡萄酒箱子底下问道,

“是不是大老鼠,哈哈,今天有鲜肉加到汤里面了……”说着两名水手就扑过去了,可是预想的大老鼠沒有出现,而沉闷的咚咚声却一直沒有停,

几名水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集体爆发狂叫“海里面有人……船底下有人……”这几名厨师这辈子也沒跑的这么快过,他们的声音也从來沒有这么高过,

这是快步者号,他是第一个发现水鬼存在的战舰,

很快整个快步者号由里到外一片喧哗,等到甲板上的人听到海底有水鬼的消息后,船舷的水手二话不说噼里啪啦的往下跳,

碎浪者号不知道怎么了,他们冲着五十多米外的战友拼命的挥手询问,可是乱糟糟的什么都听不清楚,

这时快步者号水下已经开兵见仗了,两名水鬼现在只订好了两枚钉子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船体的四周全是跳水后的白浪水泡,面目狰狞的法国水手掏出腰间的匕首向他们冲了过去,

两名水鬼四目相对沒有半分犹豫,其中一名留下继续钉钉子,而另一个抽出腰间被锯短的鱼叉,护在兄弟的左右,

这才是纯粹的冷兵器作战呢,在海底你有再牛的洋枪也沒用,一切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和手中的武器,

果然是一寸长一寸强,只见二尺长的鱼叉一个突刺过去,冲在最前面的水兵胸口就被戳出了三个血窟窿,一股股的鲜血往上喷涌,士兵嘴里气泡咕噜噜的往外冒,

注:加更了,今天吐血也要加更了,稍后会有新的一更,大家能订阅的就给几个订阅吧,也算是给心净一更小小的激励,多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