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国头水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甲三舰、丙二舰还有丙四舰,作为一艘训练战舰是沒有资格起名字的,肖乐天所制定的海军规矩中,商船、运输舰如果沒有横跨过太平洋,那就沒有资格起舰名,

如果是战舰就更严格了,沒有参加过实战的战舰就只有编号而沒有命名权,

三艘飞剪船满载排水量也不过就是四五十吨的样子,这在19世纪的大海上已经属于最小型的远洋商船,可是就这样的船只肖乐天居然每艘舰艇上塞入了小三百的水兵,

用肖乐天的原话來讲,亚洲已经在征服大海的进程中远远落后了,这时候如果不奋起直追那么以后的差距就会越來越大,

肖乐天的办法很简单也很野蛮,那就是先把规模冲起來,然后再大浪淘沙选择真金,不是沒有人才吗,很简单,我宁可资源严重浪费我也要招收大量的水手、水兵,用庞大的基数來解决人才稀缺的问題,

你们欧洲可能十名水兵中就能挑出一个拔尖的人才,我们基础不如你们好,我们可以扩大规模啊,一百名水兵中我挑一个总可以了吧,反正亚洲人口基数大的不可想象,反正肖乐天也不怕浪费资源,

说句掏心窝的实话,这种大浪淘沙选择真金的人才选拔机制其实是很残酷的,他有点象后世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参加高考,明知道这种模式下只能有一小部分人成为精英人才,而其他大部分人只能默默沉沦,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正是由于基数的异常庞大,才能筛选出更多拔尖的人才,这是弱国追赶强国的一个非常有效的人才培养手段,

在肖乐天的计划中,注定会有一大批水兵终生都无法登上未來的铁甲战舰,他们注定不能在大洋上和敌人交锋,命运对于他们來说是残酷的,但是对于已经彻底落后于世界的中国海军來说,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甲三、丙二、丙四三艘训练舰,刚刚在国头水域露面,就引起了战场上所有人的关注,山脊战壕内的士兵挥舞着手臂冲着海上的战舰狂呼乱吼,兴奋的士兵甚至把自己的帽子抛到了空中,

“上啊,冲上去……干掉那艘战舰……别忘了你们人多……”在民团青壮的眼里,三艘训练舰满员足有九百名水兵,就算他们都是学员兵,这人数也已经远远超过法国了,

碎浪者号满打满算水兵数量也就两百多,只要让训练舰贴身肉搏,这些法国人的下场必死无疑,

“撤退……快给碎浪者号发信号……让他们离开这里不要管我们……”陆战队的军官毕竟沒有经历那场爆炸现在的脑子还算清醒,他一看碎浪者号在海面上失控的打转就知道要坏事了,

“陆战队员们……撤回村内加紧构建工事,我们要苦战一段时间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向主舰队发过了信号弹,相信用不了几个小时,我们的援兵就要到了……”

“法兰西的勇士们,让我们坚守到天黑,傍晚时分我们的援军必到,”

和陆军指挥官的沉稳理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军现在异常的混乱,碎浪者号虽然逃过一劫,但是刚刚的爆炸余威也让苦不堪言,舰长一头撞在桅杆上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大副不知去向最后十多个水手都证明大副已经飞到海里去了,

整个战舰现在完全处于无指挥的状态,好容易抓到了一个少校居然是现场能够清醒的最大官员了,

“我我我……我又什么办法,瞭望手沒有了,操舵手也受伤了,我们只有撤退这一条路了……”

行啊,既然有长官下令撤退那就逃吧,可是操纵战舰不是玩玩具,沒有各部门的统一行动,这船死活就是开不起來,

“敌舰……你们快看啊,西方海域上冲上來三艘敌舰……”甲板上突然响起凄厉的喊声,士兵们抬头一看,三艘飞剪船正划破海浪冲着他们疾驰而來,

轰轰轰……三艘训练舰的舰首炮率先开火,这群缺德的中国人射击角度调的那么高干嘛,所有炮弹全冲着船帆打过來了,

“坏了,这些中国人要俘虏我们……反击啊,马上反击,”

“报告长官,沒法反击了,现在射击舱内一片混乱,火炮都挪位了,炮弹、火药滚的遍地都是,一片狼藉……”

“哦,上帝啊,你为什么这样的惩罚我,满帆撤退啊……”赶鸭子上架的少校痛苦的捂住了眼睛,

想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用商船改造的训练舰速度本來就是优势,飞剪船可是风帆木质舰艇时代的海上飞毛腿,就算是进行了部分战舰改造,他的速度也不是纯粹战舰能够比拟的,

“冲上去,冲上去……我就说蔡家小姐不会骗咱们,这下还真的抓到大鱼了……”

“好样的,沒想到他们异想天开的水雷居然真弄成了,这帮读过洋人书的大学生就是比咱们牛,服了我算是服气了……”

海面上到处都是琉球士兵的狂呼喊战声,三艘战舰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气势压着海面由西向东猛扑而去,

“开炮,继续开炮……撕碎他们的船帆,他们想逃跑,门都沒有……给陆上上的兄弟们报仇啊……”

这时候飞剪船甲板上全是手持各种武器的水兵,甚至一大批人攀爬到桅杆上,有的甚至如同猿猴一样吊在缆绳上面,

哇哇鬼叫的水兵在法国人眼里哪有军人的样子,这不就是一群海盗吗,如果服装再乱一点的话,真的跟海盗沒什么区别了,

飞剪船的速度很快,不一会的功夫人们就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碎浪者号甲板上惊慌的敌人了,直到现在法国人的火炮也沒有打响,看來刚才的爆炸真的是震伤了他们元气,

“快看海里……我操,水底下有人在战斗……谁这么有种……”甲三号训练船上瞭望手眼睛真毒,就跟雷达一样一扫就发现了海水里的血迹和來回缠斗的身影,

国头村的渔民这一战算是打出了自己的威风,两名水鬼虽然沒有炸毁碎浪者号,但是两人肩背相靠,仅凭两只鱼叉就和十多名法国水手缠斗在了一起,

家园被毁,亲人被杀的惨景还在他俩的眼前回放,仇恨让原本老实巴交的渔民变成了海中的毒龙,

专门锯短的鱼叉仍然有两尺多长,法国人手上的刺刀和匕首根本就不是对手,海中两名水鬼的身姿如传说中海龙一样矫健,翻滚腾挪之间总有敌人被鱼叉刺中,

如果这是平常时分,如果随浪者号沒有遭到冲击波的破坏,那么法国水手还可以凭借人数的优势剿灭水鬼,但是现在战舰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那些最早跳到海里的水手可就沒有援兵了,

飞剪船越來越靠近了,海底缠斗的一举一动也就尽收眼底,所有琉球水兵狂热的呐喊,他们在为勇敢的渔民呐喊助威,

大海里两名渔民完全就是海斗士附体,在数倍敌人的包围下居然一点点的杀出了水面,当高个的水鬼出手如电又刺死一名法国水兵后,他腰间突然发力整个人如同一只剑鱼一样从海底刺了出來,

水花翻滚、白浪四溅,一身腱子肉的国头水鬼仰天长啸“过瘾……杀的过瘾……狗日的洋人大鼻子也沒什么了不起,”

三艘飞剪船上所有水手顿时一震,九百人的气势居然瞬间被夺,紧接着就是如雷一样的呐喊声“有种,好样的……英雄留个字号,”

那名水鬼这辈子都沒有这么荣耀过,他高举鱼叉大吼一声“老子是国头村的……我叫……”

啪的一声脆响,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在他的眉头突然爆开一朵鲜红的小花,殷红的鲜血瀑布一样的流了下來,

海面上一片死寂,只有帆船刺破海浪的声音,在碎浪号的甲板上,那名少校刚刚组织了一队火枪手,他手中的步枪枪口还在冒着青烟,瞄准的姿势根本就沒有变,

“该死的野蛮人,居然敢在法兰西军人面前耀武扬威,这就是你的下场,”

生命的火光在水鬼的眼睛里渐渐熄灭了,在众人的眼前杀敌的英雄沉入了海底,到死他都沒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个名号,他无声无息的來到这个世界,但惊天动地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三十多年的人生就好像只是为今天这一瞬的辉煌,

哗啦啦一声海水响动,那名小个子水鬼突然钻了出來,他肩膀扛着死去大哥的尸体痛苦流涕“大哥,你醒醒啊,你快看啊,我刚刚又宰了一个……呜呜呜,”泪水融入大海居然咸过了海水,

“我操你祖宗,”飞剪船上突然爆起一声怒吼,一个身影高高跃起直刺海底“兄弟……我接你们回家,我替你杀鬼子,”

一个,两个,无数个,飞剪船上噼里啪啦掉下无数水兵,他们发疯一样向幸存者游去,

“火枪队开火……操帆手满帆向北……清理射击甲板……哪怕只有一门可以射击也要开火,”碎浪者号上的少校依然保持着纯粹的军人素质,面前的一切都不能打动他的心,

啪啪啪……法国水兵端起步枪毫不留情的向海面上射击,无数救人的琉球水兵被击中,海面上一片鲜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