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撤离战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死,这群法国佬还真不是东西,居然一路屠杀无辜的渔船和商船……哎,这个单词怎么翻译,”

“把字典给我,就是军事术语那本……我靠,殖民地所有能远洋的战舰全都集结在一起了,法国派來的特使叫做莫里哀,”

“莫里哀,等等啊,我怎么这么耳熟呢……咦,那不是一个作家吗……我靠,我瞎琢磨什么呢,赶紧翻译,继续翻译……”

船长室里四名年轻人哗啦啦的翻动纸张,遇到晦涩难懂的单词或者说潦草之处,四人还会凑到一起共同分析,人多力量大吗,

“找到了……这是手绘的琉球地形图,法国人的计划都在上面……”项英一声大叫四个脑袋都顶在上面了,

这是一张四开的白纸,上面用钢笔画了一个简单的琉球地形图,潦草的箭头已经把舰队的所有意图全都表明了,

“碎浪者号、快步者号……原來咱们脚下的战舰是一艘轻型巡洋舰,叫做碎浪者号,被炸沉的是快步者号,”

“这两艘战舰带着三百陆战队员从东部太平洋绕路到国头海域,企图建立一个登陆的滩头阵地……他们和主力舰队之间是靠烟火信号沟通的,一旦成功抢滩主力舰队就会分兵北上带更多的陆战队來支援……”

“妈的,刚刚咱们是不是看见了烟火,你们有沒有印象,”

四个小伙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一哄而散疯了一样向外跑“满帆,所有船只满帆起航……法国人的援兵马上就到了……该死的这两艘战舰其实是最弱的战舰……”

“不要抢滩……我们沒有时间了,”四人发疯一样的冲上甲板,把法国人的计划全都给倒出來了,

这还真是知识改变命运,要不是这四名大学生及时发现了法国人的军事计划,很有可能在抢滩过程中,四艘战舰就会被法国人包了饺子,到时候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法国战舰只要远远的开炮就能把所有人送到海里去喂鲨鱼,

“怎么办,你们脑子灵光,有什么主意沒有,”水兵们彻底服气了,以前他们还笑话百无一用是书生呢,可是今天这四名年轻人却给他们上了一课,这打仗还真是一名科学,沒文化就是不行,

项英一直都是四人小组中的领头羊,这么关键的时刻蔡璧暇、金胖子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他,这让项英倍感压力,

说到底项英不过就是京西项家寨里走出的一名秀才罢了,正是在琉球大学一年多的学习再加上他身份特殊可以旁听肖乐天内部的小课堂,这才让他有了超过众人的一点见识,但是他还真沒有下过这么大的决定,

他的心噗通噗通的在打鼓,怎么办,我虽然发现了敌人的阴谋但是我该怎么抉择,光发现问題沒法解决问題可不行,这可不是丞相想要的人才,

如果是丞相大人在这里该怎么办,他会如何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围的人额头全都冒汗了,突然项英一下子想起肖乐天在培训小课上说过的一句话,

“战争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有时候破解困局的好方法是要跳出战场來寻找的,当你的敌人希望在战场上解决你的时候,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棋局,沒有高屋建瓴的眼界,那你一辈子就是一个将才而已……”

项英想到这里猛一拍甲板跳起來大吼一声“停止炮击,所有战舰满帆,我们离开琉球本岛,我们北上……“

“啊,北上,你要带我们当逃兵吗,”人群一下子就炸锅了,

望着群情激昂的水兵们,项英大手一挥“不,我们不是当逃兵,我们要做的就是变成大海里的孤狼,我们要做的就是游弋在战场之外和敌人周旋,他们想把咱们全围困死,我们偏不,”

“兄弟们,我的叔叔就是丞相的贴身侍卫项少龙,我们项家几百口子的命都是丞相救的,我能当逃兵吗,我可以把这一腔血都撒在这里,但是打仗不是这么打的,取胜之道有很多啊,丞相大人的小课我可沒少上……”

紧急关头项英还知道拿大帽子压人,果然抬出肖乐天的名头來,这些水手都不说话了,不一会的功夫人群中传來一句话,

“我信你了,我信龙爷的侄子不是软骨头,我也信你们的脑袋瓜比我们灵活……都愣着干什么呢,操帆手更换破损的船帆,我们准备出发……”

在一片忙碌中,项英的手死死的攥着栏杆,他的眼睛盯着北山战壕哪里,心中一个劲的默念“我的好兄弟们,你们一定要守住,千万记得按照我的计划行事……丞相大人啊,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如果您在这里会不会跟我一样的选择……”

一面又一面的破碎船帆被摘了下來,为了提高效率人们都懒得叠起來,手一扬就丢到海水里面了,战舰底舱都有备用的船帆,在数十名操帆手统一节奏的号子声中,船帆被拴上桅杆,一点点的升了上去,

“敌舰……真的有敌舰……狗日的,他们在屠杀我们的兄弟……”当九成破损的船帆已经更换好之时,当时针指向了下午五点之时,国头海域西侧突然传來隆隆的炮声,一艘又一艘的飞剪船冒着烟向北方逃來,

“是甲一号舰……日他娘的怎么就烧成这样了……快看啊,他发旗语了……”

“是乙二号舰……老天啊,吃水线哪里被炸开了一个口子……要沉了,船要沉了……”

无数惊呼中,五艘飞剪船由南向北飞速撤退,而在他们的身后却只有四艘法国战舰,但是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分辨出敌强我弱來,

法国方面派出的是专业的重型巡洋舰,每一艘战舰上都装载了六十门火炮,他们稳稳的压在飞剪船后面,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架不住他们火炮犀利,每一次齐射都能在逃亡的战舰身上咬下一块血淋漓的肉下來,

“该死,敌人这是用之字形追击,他们每一次转舵都能有一侧火炮可以齐射……混蛋,他们专门冲咱们的船帆下手啊……”

圣洁号、虔诚号、海神号、阵风号……四艘法国重巡洋舰就是在得到烟火信号后才脱离主舰队北上的,四艘战舰不仅拥有240门火炮的超强战斗力,甲板上还有一千多名陆战队员,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们要在国头村建立一个永固的前进基底,

四艘战舰北上,不可回避的就要渡过那片宽阔的礁石区,而那里正好有七艘飞剪船停泊,法国人绝对不会客气,虽然他们船大吃水深不敢进入礁石区,但是他们的火炮可不是摆设,飞剪船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火炮,

在一片销烟弥漫中,密集的弹雨当场击沉两艘飞剪船,剩下五艘也都带了伤,万般无奈受伤的战舰只能向北逃去,

“发旗语……让他们继续向北,脱离战场……咱们的战舰跟敌人的压根就沒法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脱离战场……”

项英现在都快要疯了,年纪轻轻的他虽然无数次的幻想领兵横行在大洋之上,可是他万万也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上战场就遇到如此紧急的情况,而且是生死一线,

手忙脚乱的旗手开始吧项英的命令向其他战舰传递,四艘刚刚修理完毕的战舰不敢停留带着战友开始满帆向北,

“开火……继续开火……炸死这群野蛮人……”远远的法国战舰上响起了敌人急躁的吼声,紧接着就是火炮的再次齐射,落在队伍后面的两艘飞剪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在熊熊的火光中沉入海底,

法国战舰拼命的追,琉球的战舰死命的逃,当落日的余晖洒遍整片大海之时,仅剩下两艘飞剪船逃出升天,这一场遭遇战七艘战舰阵亡五艘,伤亡水兵不计其数,

夜幕成功的挽救了占据,幸存的两艘战舰和之前的四艘战舰汇合在一起脱离了战场,而这时候的碎浪者号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旗舰,带着其他的飞剪船不知所踪,

法国战舰的主要任务是支援国头村的登陆部队,他们当然不敢继续追击,可是当他们发先两艘轻巡洋舰已经一死一俘后,压抑不住怒火的法军开始向北山倾泻弹药,战壕区被炸的一片狼藉,

“项英……好小子,真的沒让我们失望,你走吧,好好活下去,未來的世界是你们的,你们才是希望,哪怕我们在这全军覆灭也值了……”

楚昭藏在战壕的死角处躲避敌人的炮火,他的眼中沒有恐惧只有希望,

“弟兄们,天马上就要黑了,法国人的火炮马上就要失效了,我们再忍耐一下,别怕他们,”

“死沒什么好怕的,就算我们死了,丞相大人也会给我们复仇的,坚持,坚持下去,”

在楚昭的吼声中,在法国炮舰隆隆的开火声中,太阳终于西坠,持续了一整天的炮击到现在总算是结束了,敌我双方都进入了舔伤口的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