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夜幕降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19世纪中叶,在电灯还沒有被发明出來的时代里,野战总是充满危险和不确定因素的,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这时候都成了睁眼瞎,除非指挥官有勇气打一场纯粹的冷兵器白刃战,否则盲目的射击只不过是浪费弹药而已,

经过整整一个白天的炮击,那霸港现在一片狼藉,十座炮台被敌人敲掉了三座,其余的也各个带伤,尤其是首里炮台顶部的钢筋混凝土层几乎被炸穿,

人们在火把和油灯微弱的光芒下紧张的抢修工事,沙袋堵住了坍塌的缺口,现在抹水泥已经來不及了,厚重的木板和沉重的沙袋成了抢修的主要物资,

工兵在那霸大街小巷狂奔,一条条隐蔽的电报线被排查一遍,混乱的指挥系统总算是渐渐的恢复了,

经历了一天销烟熏染的蔡瑁现在两只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他大口大口的抽古巴雪茄,四名报务员正在他身边紧张的速记要发的电文,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难处,七星山上的炮台必须给我修好……我就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告诉这群美国工程师们,既然你们拿了我们三倍的佣金,就得给我玩命,”

“和北山的电报线修好了沒有,我要舰队的情报,我要国头那边的情报……”

“梁坤呢,一个个电报站给我去找,让他的陆军守住所有海滩,小心敌人的偷袭……”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时,突然从工事外闯进來一名大汗淋漓的传令兵“报告将军……国头村出事了……法国陆军已经登陆,楚昭带领的连队和民团已经撤退到了北山战壕……”

“什么,”蔡瑁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來汇报,”

“來不及了,战况实在是太激烈了……法国人炸平了国头,之后项英、蔡小姐等人又带了学生兵來支援……紧接着他们还制作简易水雷炸沉了一艘法国战舰,”

传令兵说话快的都翻白眼了,但是国头的战况他总算是讲清楚了听到最后指挥部里一片死寂,剩下的只有喘息声了,

乱啊,这场仗打的实在是太乱了,国头村峰回路转的战况紧张的都能写成一出戏剧了,到最后蔡瑁双眼含泪一拳砸在桌子上“这打的是什么乱仗,”

有些话他沒法说,因为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就在哪里,

有的话蔡瑁沒法说但是梁坤可以说,在临时的指挥部内,梁坤也得到了国头最新的战况报告,一听项英、蔡璧暇他们沒有回大学反而跑到国头去了,他气得直用拳头砸脑袋,

“怪我,怪我,都怪我……來人啊,从预备役里抽调两个连去支援北山……该死的,这群混小子怎么这么能折腾,老蔡啊,是我对不起你了……”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首里城里的尚泰王和诸位大臣,当他们听到御林军带來的最新情报后,金长森和林远淼两人身子一晃差点昏倒在地,金三顺和林震是他俩的心头肉,这要是出点意外,两个老头估计是活不下去了,

但是他们心里再苦嘴上也沒法说什么,整个琉球王国流血的又不止他们两家,别人能承受的苦难,你们为什么不能承受,

一场大战,暴露了琉球王国所有的不足,首先高级将领思维依然处在中古时期,虽然有肖乐天不停的培训加洗脑,但是由于年龄和时间的原因,陈旧的思维依然沒有被洗掉,

整场战役,蔡瑁和梁坤完全是按照教科书生搬硬套,敌人进攻我來防守,思维只停留在阵地战的老路上,

不仅是将领的问題,新军兵力也是一个大难題,就冲国头村这一战,如果守军全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新军,如果沒有那些青壮暴露目标,也许那三百陆战队员全都得死在国头,

正规军太少了,在这个的国战中,他们就好像一杯水撒在沙滩上一样,连个影子都沒留下,现代战争拼的可不仅仅是武器装备,拼的更是高素质的兵源,可恨肖乐天只经营了一年多,可恨现在真正的新军老兵只有一千多,

唯一的亮点反而是以项英为代表的这些学生兵,肖乐天的十所大学在这场战争中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年轻人的朝气和勇气表现的一览无余,而且他们的聪明才智也让人刮目相看,

他们不仅能制造出炸沉战舰的水雷,他们也能破解法国人的军事情报,他们甚至能振臂一呼取得战场的临时指挥权,看來一切都如肖乐天先前所说的一样“对教育的投资无论花都少都不冤枉”

年轻的尚泰王在首里城头已经观战了一个白天,无数臣子劝他回宫休息,可是年轻的王依然目光炯炯的盯着大海上灯火通明的战舰,他双拳紧攥甚至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他虽然是琉球的王,但是这场战役他却沒有指挥权,他就像一名旁观者一样冷眼观望,敌我双方所有的优劣全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丞相啊,这场困局到底应该怎么破,血战了一天,国头村丢了,岸防炮台个个带伤,那霸城中到处都是炸塌的房屋和火场……我们还能坚持几天,丞相啊,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肖乐天这时候可沒法回答尚泰王的问題,别看琉球遇到的困局很严峻,现在肖乐天所遇到的困局一点都不必琉球小,

在肖乐天的面前,就是十九世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大英帝国的首相,是仅次于女王的世界第二强人,而肖乐天的身份仅仅是一个东亚岛国的首相,他俩的差距就好比后世的美国总统回见太平洋岛国的酋长一样,看似级别统一其实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一个东亚未开化的岛国首相,面对日不落帝国的首相,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就算肖乐天身为穿越者,但巨大的实力差距在这摆着呢,只要这位德比伯爵愿意,他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肖乐天一辈子都离不开欧洲大陆,想回亚洲去,那得问问大不列颠皇家海军答不答应了,

德比伯爵随手给新军和普军之间的关系下了点蛆,能不能起作用他不在意他所在意的是不能丢了自己的场子,德比伯爵的面子可比什么都重要,能恶心到你们,他就算胜利了,

手持拐杖的德比站在花园门口,冷冷的看着肖乐天死活就是不往里面走,而这时候的肖乐天距离他足有十多米的距离,肖乐天很清楚,他这是要自己亲自迎接呢,看來普鲁士的情报真的是很准,这个老头太好斗了,

算了,我看你年龄大,我就当时尊老了,肖乐天换上一幅笑脸大步走了过去,主动摘帽向德比施礼,

“尊敬的首相大人,能宴请您这样的贵客是我的荣耀,时间紧迫我只准备了一些海鲜料理待客,希望您不要介意,”

肖乐天的恭敬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德比伯爵的面色果然缓和了一些“哦,汉堡的海鲜虽然比不上伦敦的,但总算还可以一吃,很好……”说完也不客气大步向餐桌走去根本就沒有和肖乐天并肩的意思,

这在外交礼节上可是很大的失礼了,就连系着雪白围裙的高大帅气的北欧侍者也有点看不过去,眼角都开始抽搐了,

“我忍,我接着忍了……”肖乐天暗自给自己打气,紧随其后坐在长桌子的另一端,

德比伯爵把餐巾随手塞到领口,冲侍者勾了勾手,然后用手指点了点面前的面包蟹和啤酒,侍者不敢怠慢赶紧倒酒,又用银制的钳子夹碎蟹壳,恭敬的摆在餐盘里,

肖乐天猜的真沒错,德比伯爵还就是一个酷爱海鲜的人,要不然他的痛风病也不会有这么严重,

德比伯爵单手抓住肥大的面包蟹钳,抖了抖就把上面的壳丢到了一旁,一大块鲜嫩多汁的蟹肉被塞到了嘴里,这时候再看他的脸已经全是满足的表情了,

伯爵吃完蟹肉,又用手点了点生蚝,侍者赶紧切开新鲜的柠檬,把柠檬汁挤在生蚝上,然后端到伯爵的面前,

吸溜一个,再吸溜又是一个,连吃了半打生蚝,德比伯爵端起啤酒杯咕咚咕咚就是半杯啤酒,当他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全然不顾肖乐天惊愕的表情,又把手指指向了餐桌上的龙虾,

“我靠,这是二师兄投胎吗,怎么这么能吃,”肖乐天心里翻开了花,要不是这个老头是普鲁士仪仗兵护送而來的,他还真沒准把他当成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

“妈的,你吃我也吃,”肖乐天冲另外一名侍者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点了点深海三文鱼片和北极虾,侍者赶忙帮他夹菜,

这场会面到现在已经震动了所有人,普鲁士仪仗兵还有中国的军官团们,一个个都用眼角余光往这里瞄,还有双方的文官们,站在花园不远处也都傻眼了,其中一名英国秘书更过分,居然把鱼子酱都塞到自己鼻子上了,

这还是外交谈判吗,两个饿死鬼抢食吃啊,好歹你们也是首相身份啊,怎么不谈正经事先玩命的吃呢,但是现在这个诡异的气氛,谁都不敢破坏,因为谁都不知道后面是雷霆还是雨露,

不过看这个状态,雷霆的几率非常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