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嚣张的德比伯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德比伯爵吃了一整只面包蟹,一打生蚝,一只龙虾还有无数的生鱼片、北极虾、鱼子酱……还有种种肖乐天都叫不上名字的食物,等到德比伯爵摘下脖子上的餐巾丢在桌子上之后,肖乐天才发现他已经连喝了三个扎啤了,

“呃……”德比伯爵长长的打了一个饱嗝这时候他才算用正眼看了看肖乐天“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失礼啊,不过你要记住了,我所做的永远都沒有你做的过分,”

啪的一声,一个文件袋丢在了桌子上“给我解释,我要你的解释……”

肖乐天打开文件夹一看,他也楞了,这里面居然是一沓子阿兰子爵的照片,就是在石桥高地光溜溜的照片,真是沒有想到英国人居然能得到这样的照片,

德比伯爵就跟一个老狐狸一样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们的防御能够挡住大英帝国的耳目,你真是妄想,你用卑鄙手段俘虏阿兰子爵,然后用这种流氓一样的行径去讹诈他,请问他在荷兰的股票为什么被转走了,请问阿兰收藏的战舰图纸为什么消失了,”

“呵呵,你肖乐天可以骗过整个欧洲,但是无法骗过我们英国人,从一开始你和卑斯麦的所有计划,就都在我们英国情报机构的注视之下……你现在对于我们來说,就是一个透明的人,“

够霸气,够坦率,这就是有绝对实力支撑下,政治家的底气,根本就用不着什么阴谋和阳谋,就是很直白的告诉你‘你的一切尽在我掌握,而我的一切你连偷窥一眼的资格都沒有’,

肖乐天一时失语,他有点摸不清德比伯爵的套路了,按说我这点小阴谋也上不了台面,如果一个议员啊,外交官啊,甚至仇人拿破仑三世跳出來找我别扭我都不意外,你堂堂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合众国的首相,日不落帝国的总瓢把子,跑着來找我一个东亚岛国酋长的麻烦,

你丫的也不嫌掉价,不过这种话心里想一想就得了,可不能说出口,

德比伯爵现在一脸占上风的小人奸笑,他看着肖乐天无语的样子心里无比的爽快“阿兰子爵虽然我瞧不起他,但是他也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正根贵族……你现在能够侮辱一名子爵,以后你就会侮辱一名伯爵,西方社会的秩序靠的是贵族,靠的是精英,这里不是你们东亚那个野蛮的世界……”

德比伯爵越说越激动,要不是痛风病犯了腿脚不好使,估计他都得跳起來叫嚣,就这样桌子上的餐具也让他拍的蹦蹦乱跳,

“你们这群野蛮人,几千年來翻來覆去就知道改朝换代,皇族、贵族杀了一批又一批,你们永远都是重复血腥野蛮的改朝换代……改來改去改成什么样了,人口占最多的汉人却被异族统治了好几百年……我就是瞧不起你们,我就是瞧不起你们中国人,”

德比嚷嚷的整个花园所有人都听见了,那些中国军官一个个气的脖子青筋乱蹦,要不是有肖乐天在这里震着,他们就得冲上去活撕碎了他,

德比狂妄的盯着肖乐天,好像成心要找他麻烦一样“怎么了,你很不服气吗,你想反驳我吗,呵呵,别说我们欧洲的绅士了,就连日本那个穷弱国的学者都瞧不起你们,不是有一句话吗‘崖山之后无中国……’这说的难道不是你们中国人,”

只听咣当一声,肖乐天猛地站起來,把桌子撞的乱响,他可真是怒了,情报果然沒有错这个德比伯爵兼职是个讨厌的黑乌鸦,嘴上从來都不会留德,

肖乐天愤怒了,而德比伯爵却笑了,他手指轻点桌面那意思是让侍者加啤酒“怎么了,这么快就克制不住自己了,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我怕你的心脏现在承受不了……”

肖乐天深呼吸了好几次,他在心里一个劲的喊冷静,足足三分钟笑容才又回到他的脸上,

“伯爵大人,政治家又政治家的素质,外交谈判不是**砸场子,激怒我对你也沒有什么好处,我现在这点实力跟大英帝国相比,根本就不值一看,您这又是何苦呢,”

“对啊……”啪的一声德比伯爵又拍了一下桌子“你说的沒错,政治家、外交家就是不应该这样无理……不过我看你不爽行不行,用你们中国人的话來说,我的拳头比你的腰还粗,这样行不行,”

“我实话告诉你吧,拿破仑三世甚至拿出他在北美殖民地的利益來和我谈条件了,他要的就是大英海军的中立……可以预见,当你乘坐海船想要回国的时候,在北海,在大西洋,在地中海,包括印度洋……所有你的必经之路上,法国海军正严阵以待,你真以为你能回家,”

一句话让整个花园一片死寂,所有中国人再加上普鲁士人都愣住了,谁都沒想到法国人会下这么大的力气对付肖乐天,这仇恨估计倾尽大西洋的海水都刷不干净了,

噗通一声肖乐天坐在了椅子上,他被‘回家’这个词给震撼了,是啊,欧洲好來,可不好走啊,法国人这么一弄难道逼自己走陆路,

这种可笑的想法肖乐天自己都给否决了,走俄罗斯,沙皇心比拿破仑三世还黑呢,不把肖乐天榨干油水是不会放过的,

走中亚和印度,那么多国家情况复杂,谁知道那个酋长脑子发疯找你麻烦呢,而且这一路上也都是英法的殖民地,想平安过路也沒那么简单,

回家,这是一个多么充满感情的词语,但是现在在肖乐天的心里却无比的沉重和冰冷,

德比伯爵的毒舌还沒有结束呢,他摇头晃脑的欣赏肖乐天消沉的表情,很有一种痛打落水狗的快感,

“亲爱的肖,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不不不,你太小瞧拿破仑三世的魄力了,他的远征舰队现在估计已经向琉球王国开炮了,他打的是复仇的旗号,这种战争借口我们英国人也是无法拒绝的,所以我们只能给他们开绿灯……”

“其实东亚那片海域,多一个彻底属于西方的港口还是很不错的,我们英国人不用损失一兵一卒,也不用花一毛钱,就能享受和法国人同样的利益……哦,用你们中国人的话來讲,这就叫坐轿子,不是吗,哈哈哈……”

“哦对了,还有你的工业特区,我想如果你不在了,那些人恐怕是无法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了,所以我会推荐赫德來帮助清政府,我想这对你來说也是一个安慰了……”

“当然了,我是一个文明人,我会用尽我的外交手段,來保护您的家眷,我会用我们大英帝国的战舰护送他们來汉堡和您团聚……哈哈哈,看看我们英国绅士的风度吧,我们甚至可以保证你那个洋行的财务安全……”

“你可以安心在欧洲做一名富家翁,我想在普鲁士的保护下,法国人也是不会來暗杀你的,哈哈哈……”

德比伯爵笑的胡子都抖动起來了,那一刻他都忘记了通风的折磨,整个人都投入到虐人的快感之中,

咔吧,咔吧……不知道是军官团里那个内家拳高手,这是气愤到一定程度了,单手握拳手指骨节居然开始爆响,军官团可都懂英文,德比刚才狂妄的话他们全都听明白了,

奇怪的是,在德比的笑声中,肖乐天的脸色反而平静了下來,这不是哀莫大于心死,他的眼神里居然多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说完了,堂堂大英帝国的首相,坐着战舰秘密跑到汉堡來,就是來打击我这颗脆弱的小心肝的,”说完肖乐天还夸张的双手捧心,装成小女生的样子“我好怕怕哦……”

紧接着他冷着脸说道“你满意了,你的情绪发泄完了,你从我这个‘野蛮人’身上找到优越感了,你的贵族情节炫耀够了,”

“你……”德比一下子怒火冲头,气的就要站起來,可是他忘记了自己脚踝通风病正严重呢,结果起立到一半就又坐回去了,

“肖乐天你敢对我无理,你以为我在威胁你,你以为我说的都是危言耸听吗,”

“信……我当然相信,我不光信你们这些光明正大的阳谋,我还相信你们有无数种让我人间消失的阴谋,但是,在你巴拉巴拉一通白活的过程中,却少了很重要的一环……”

“嗯,缺少了一环,你什么意思……”德比伯爵不解的问道,

肖乐天这时候才有了一点恢复谈判主动权的感觉,他身体向前倾低声的说道“利益,你不觉得你少跟我说的一环是利益吗,”

德比当时就是一愣,但是肖乐天沒有给他任何发言的机会,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整件事,你们英国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无非就是几个工业特区罢了,那琉球是你们的吗,还不是要回到法国人的殖民版图里去,你们真是很聪明啊,在印度大陆跟法国争抢殖民地,结果回头还白送他一个琉球,这是在给法国人找退路吗,”

“够了,我懒得听你的挑拨,你以为这么幼稚话,就能挑拨英法之间的关系么,”德比大吼一声,

“关系,你们英法关系很好嘛,还真以为打赢了异常克里米亚战争,你们就进入蜜月期了,还真以为拿破仑三世是你们的可靠盟友了,就你们那脆弱的平衡,还用我來挑拨,”

“尊敬的首相大人,既然你想毁掉日不落帝国來之不易的殖民版图,那么我也就沒什么好说的了,请您自便,我就在这里当一辈子囚犯又有何妨,反正汉堡人也会给我一块面包吃,”

“首相大人,好走不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