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西伯利亚铁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德比伯爵已经彻底的狂化了,在他的从政生涯里遇到过无数的敌人,有的人言辞火力要比肖乐天更激烈,但是那毕竟是英国内部绅士之间的争斗,他可从來沒有遇到落后民族的挑衅,

这就好比,一群朝堂上的高官,你是尚书我是将军,那个还是个王爷,大家身份虽然有高有低但是都是在一个舞台上跳舞的,相互之间大体社会地位是对等的,

这种争吵里,尚书讽刺了王爷,将军驳斥了尚书都是可以理解的,政治斗争本來就是你來我往,有胜有负的,今天小挫未必不是给明天的狂胜打基础,再说了大家身份都差不多,输了也不丢人,

这就是游戏规则,允许圈内人一起玩但是绝对不会允许圈子外面的人來插手的,这要是一群尚书、将军在争吵,旁边來个扫大街的老军突然跳出來巴拉巴拉的一通臭训,最后说的所有大人物都哑口无言了,这么玩可就有点过了,

不是每一个扫地的老头都是少林无名僧,也不是每一个大人物都有笑脸面对底层质疑的素质,他们中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愤怒,无比的愤怒,

“你是什么东西,一个扫地的老军……哦不不不,你就是一个野蛮民族而且还是一个小小太平洋岛国的首相,你居然敢嘲笑大英帝国的首相,你活腻味了吗,”

这句话德比伯爵当然是沒有说出口的,好像英国绅士就算骂人也沒有中国人那么多丰富的词汇,

“狂妄,狂妄的野蛮人,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是大英帝国的首相,我是高等贵族,你居然敢对我下逐客令,你疯了吗……”

德比伯爵当时就想掀桌子,可是他忘记了自己的痛风病,也低估了长条橡木桌子的重量,一下,两下,三四下他都沒有掀动,

最后怒不可遏的首相抓起纯白的桌布就往后一拽,他想把所有的海鲜都给掀翻到地上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好像低估了洁白丝绸的光滑度,也忘记了物理学中的惯性原理,在场所有人只见德比伯爵猛然发力,一把就把白色的丝绸台布给抽出來了,

嗯,是的,就是抽出來了,从银色餐具和桌面的空隙里给抽了出來,那速度快如闪电,当台布如同白色蝴蝶飞舞在花丛中的时候,桌子上的所有餐具居然保持原样纹丝不动,

这画面感实在是太喜感了,就连德比伯爵自己也愣住了,他心里那叫一个悲凉啊,怎么今天砸场子这么不顺,连掀桌子都不成,

肖乐天憋的肚皮都疼了,他突然想起前世上中学物理老师给做这个实验时候的场面了,那个带着玻璃瓶底眼睛的老老师,在讲桌上连着抽了三次台布,结果砸碎了两个茶杯,顺便砸碎的还有一个胖女生的铅笔盒,最后实验也沒成功,

早知道德比伯爵还有这么精妙的手段,让他当物理老师去多好啊,让他的毒舌神功冲那些逃课学生用去,

肖乐天眼看着发呆的德比伯爵有点要中风的前兆,他赶紧走上前几步低声的说道“首相大人,您的试探就到此为止吧,也许您觉得激怒我很有意思很好玩,那么游戏结束了咱们能不能说点正事,”

德比伯爵眼角抽搐着盯着肖乐天“游戏,你觉得侮辱大英帝国的首相是一场游戏,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现在围困你的已经不仅仅是法国海军了,大不列颠皇家海军也要加入进來,你就等着在这里养老吧……”

肖乐天这时候已经不会愤怒了,他只是抬了抬手让周围的人散开,玫瑰花丛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俩,

“首相大人,闹剧可以到此为止了,如果您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我困在欧洲,为什么还要专程横渡北海來看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呢,在您的话里话外,我不就是一个太平洋上岛国的小酋长吗,一个野蛮人也值得您亲自出马,而且还是秘密会见,”

“好吧,我只能把刚刚的不愉快,认定为试探和您的个人爱好……现在还是听听我对时局的分析吧,”

“现今的世界是英国人的世界,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英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海军和工业力量,你们也拥有世界上最广阔的殖民地,你们的廉价工业品可以倾销到全世界去,而整个地球的资源都能通过海路反哺英伦三岛……”

“你们的海军规模甚至超过了整个欧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在你们的眼里海洋就是你们英国人的内陆湖……一切看上去都很好,很强大,但是套用中国人的话來说,盛世之下是有危机的,”

德比伯爵嘴一撇“危机,以我们大英帝国之强盛,又怎么会有危机,这种危言耸听的论点已经很久沒有人敢跟我说了,你胆子果然不小,”

肖乐天摇了摇头“你可以看不起满清,你也可以无视现在的中国,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几千年积淀的文化就在哪里,我们所经历过的盛世、乱世可都在史书上写着呢,情况或许不同但是道理是想通的……”

“大英帝国走到今天完全可以用史上罕见之盛世來形容,但是国运这个东西总是随风摆动的,在你们如日中天的时候,背后惦记你们的国家可不少啊,就比如说沙皇俄国,”

“不要以为你和法国打赢了一场克里米亚战争,就能遏制住这头北极熊的喉咙了,你们真是低估了他们的胃口,如果我的情报沒有出错的话,现在莫斯科估计已经开始评估西伯利亚铁路的建设计划了,我想你们英国不可能不知道……”

当西伯利亚铁路这几个单词飘到德比伯爵的耳朵里之后,他的表情突然变的异常的丰富起來,老头有点不可置信的盯着肖乐天,他的内心一下子就开锅了,

西伯利亚铁路,是俄国贯通东西的重要交通命脉,在19世界中叶开始论证,但是一直要到1891年才开始动工,之后用了整整13年的时间才算修建完成,

这条铁路对近代亚洲的地缘政治格局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当时世界上贯穿欧亚物资运输,一个是海路而另一个就是这条铁路命脉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条铁路,俄国人才能把手伸到东亚來,甚至最后都能在辽东半岛得到一座暖水港,对于俄国來说渴望暖水港口的yuwang几乎带有宿命性质,一直到苏联时期这种yuwang依然非常强烈,

英国和俄国人关系一直很紧张,对于莫斯科的情报工作向來非常重视,西伯利亚大铁路这个计划英国人怎么可能不关注,

如果俄国人拥有了这条铁路,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脱离海洋的束缚,在欧亚之间随意调动军队和物资,英国人对他们的控制力将大大降低,

这可不是英国人想要看到的结局,不过德比非常诧异,这种刚刚还在论证期间的情报,你一个亚洲人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你在欧洲有我们不了解的情报系统,

肖乐天看出了他心中的疑问“我当然有我自己的情报网,不过您还是不要费心思去调查了,你们是找不到的,”

“言归正传,正是你们在克里米亚战胜了俄国,才让他们从土耳其寻找出海口的意图彻底破灭,你们应该很清楚当时俄国人的尼古拉一世想要的就是伊斯坦堡,想要的就是黑海通往地中海的那条海峡而已……”

“别以为你们打败了俄国,就能让他们放弃寻找出海口的yuwang,现在俄国人在中亚正扶持阿古柏入侵新疆,他要扶持一个受他控制的军事强人,你真以为他的目的是新疆,你错了,他的目的是阿富汗,”

“只要让俄国人控制了帕米尔高原,居高临下他们就能轻松在阿拉伯海取得一个港口,而且随时威胁你们的殖民地,印度,”

“可笑如此拙略的祸水东引之计你都看不出來,你是不是觉得俄国人占领了新疆,反正最后吃亏的也是中国人,你们乐的看热闹……”

肖乐天的嘴很不客气,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英国人已经狂妄到沒有边了,表面上看德比伯爵只是一个素质不怎么高,非常好斗的人,但是这也是这个时代英国政治家的一种共性,

现在的英国太强大了,这些高级政客们已经骄傲到狂妄的地步了,就拿肖乐天所举的例子,俄国人支持阿古柏入侵新疆,在很多英国高官眼里,这就是俄国和清国之间的冲突,属于典型的狗咬狗,无论谁胜谁负对大英帝国的利益都是沒有影响的,

诚然,俄国这个民族天性对土地就有一种异常的贪婪,就好像英国人对海洋天性的贪婪一样,俄国确实很想要新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拒绝领土扩张的,但是俄国在新疆的动作真的只是为了多占点地盘吗,真的只是想抢中国的土地吗,

所谓项庄舞剑志在沛公,俄国人舞剑表面上看是想从清国身上挖下一块肉來,但是他们真正想刺杀的主角还是阿富汗,就是帕米尔高原,

“嗯,”当帕米尔高原这个词组钻进首相的耳朵之后,这位首相的眼神立刻慌乱了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