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铁血面具下的温情/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逗比伯爵再见,逗比伯爵一路走好,逗比伯爵回国言好事啊……”肖乐天站在卑斯麦的身边,挥舞着手臂向远去的马车送行,

卑斯麦脸上的肌肉不由自足的跳动了起來“肖,我的老友叫做德比,不叫逗比……你这个单词的发音是不准确的……你看看你,怎么还不改呢,请记住他的名字叫做……德比,”

“对,是逗比……你说你跟我一个中国人计较英文发音问題干嘛,你就不好奇我们谈了什么,而且逗比伯爵也沒跟你聊会,这也不像好友的样子啊,”

卑斯麦当然不知道肖乐天就是故意发错音的,他更不知道逗比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当然了他也不会继续纠缠这个无聊的问題,

“德比是欧洲政坛上有名的臭脾气,这个人朋友很少,就算有几个朋友他和朋友之间交往的方式也和常人不一样,德比只尊敬强者,他对弱者非但不会有丝毫的同情,他甚至会主动上去嘲讽……”

肖乐天一听就笑了“呵呵,是的我也感觉到了,这就是逮个蛤蟆也要攥出泡尿的主,这种人的人缘不会好的……”

卑斯麦显然沒有听过这句东方俗语,不过想一想那个场景,他也忍俊不禁了“哈哈,你这个比喻很不恰当但是很好笑……是的,德比的性格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你不能否认,他很适合政客的工作,面冷心黑口才犀利,有这样的刺猬在,任何敌人都会头疼的,”

“德比其实也不是拿我当朋友,他只是那我当一个可以尊重的强人罢了,只要我所掌控的普鲁士越來越强大,那么他对我的尊敬也就会越來越多,”

说到这里卑斯麦诡异的冲肖乐天一笑“就冲德比对你的态度我就能够感觉到了,你这次闯关又成功了,我真的很好奇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你怎么就能说服德比呢,”

肖乐天耸了耸肩“其实很简单,大英帝国的首相亲自來会见我这个小角色,这说明英国其实根本就不想对付我……而另一点就更简单了,我就明白的告诉他,对付我肖乐天最开心的是法国人,德比就什么都明白了……”

卑斯麦那个老狐狸眼珠子一转就全明白了,他点了点头“不错,你果然抓住了问題的关键,在英国人的眼里,帮助法国会让这个竞争对手越來越逼近自己,而帮助你……呵呵,无论如何帮助,你们也是不可能追赶上去的……”

“哦,我说的话可能不客气了一些,我想一百年之内你们是追不上英国的……嗯不错,英国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肖乐天鼻子都气歪了,心说虽然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这口气也太不客气了吧,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好了,亲爱肖,你不要用那样的眼光來看我,我从柏林赶來连午饭都沒有吃,让你的厨师抓紧准备吧……”

花园里的残席被撤了下去,侍者们在紧张的忙碌着,在等候开宴席的过程中,卑斯麦告诉了肖乐天一个好消息,

“就在昨天,26号《尼科尔斯堡预备和约》已经签订,奥皇弗朗兹.约瑟夫对条约里的条件非常满意,整个维也纳紧张的气氛一泄而空……不仅如此,我还通过了某些渠道向奥皇传达了一些消息……”

卑斯麦笑眯眯的说道“现在奥地利方面已经知道了你在萨多瓦指挥部里所说的那些话,他们甚至把说服陛下的功劳都算到你的头上了……”

“啊,”肖乐天都愣住了“不对啊,我只是顺着首相您的思路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服普鲁士国王的功臣应该是您啊,怎么会把功劳塞到我的头上呢,”

肖乐天眨巴眨巴眼睛,嘴上虽然说不可置信的话,但是心里早就美的要唱歌了,前天卡尔亲王派人送來了一整车的美酒,听亲王的侍卫长偷偷的说,这是给肖乐天的谢礼,

仔细一追问,果然不出所料,卡尔亲王的咽喉深处果然长了一些非常小的异物,多亏了肖乐天及时提醒,现在亲王已经开始进行秘密的保守治疗了,

肖乐天这场欧洲之行,不仅收获了卑斯麦的友谊,更收获了两代普鲁士国王的友谊,双方的同盟关系已经如铁打的一般了,

而今天和德比首相的一次密谈,不敢说建立同盟的关系,但是肖乐天心中能够确定在未來一段时间内,英国和自己也会进入一段相对亲密的时期,给法国多树立一个敌人,这很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

英国抛來的橄榄枝,这已经是肖乐天意料之外的大礼包了,可是沒想到卑斯麦今天又送來了一份更大的礼包,哈布斯堡王朝居然也领情了,

“哦,上帝啊,我在石桥高地杀死了好几千奥地利军人,我甚至都做好了被奥地利报复的准备,怎么会有如此意料之外的结局啊,”肖乐天不解的挠了挠脑袋,

“很简单,陛下和皇族们想要的实在是太多了,维也纳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他们甚至开始动员维也纳的市民组成民兵,准备和我们打巷战了……可是奥地利万万沒有想到,最后谈判中我们所要的居然是如此之少,跟之前所有观察家的判断都不一样,”

“如此大的惊喜,甚至让拿破仑三世都砸碎了好几个盘子,俄国人都目瞪口呆了,你说奥皇能不狂喜吗,最后我顺水推舟给你做了一个人情,把你再指挥部里劝解陛下的那些话偷偷告诉了奥地利,你说他们还会在乎石桥高地的那场血战吗,”

“战争永远都是要死人的,成熟的政治家不会纠缠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題……亲爱的肖,你的势力现在还很弱小,虽然你一个劲的向这个世界秀你的肌肉,秀你的狠厉,但是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还是和平发展的时间……”

“让更多的政客、势力、国家欠你的人情,这对你未來的发展还是有好处的,”

肖乐天当时眼窝子就一热,他赶紧用力的咳嗦就好像唾沫呛到了嗓子眼里,好半天才把差点要流下來的眼泪给憋回去了,

“那个……那个什么啊……今天中午咱们吃中餐吧,我让我的妻子下厨,她包的饺子是很不错的……”肖乐天尴尬的转移话題,

卑斯麦哈哈一笑,顺手塞给肖乐天一根雪茄“好吧,今天就吃中餐,我尝过你夫人的手艺后,对中餐越來越感兴趣了……等你回国后,一定要帮我雇几名顶级的中餐厨师,我可以给高薪……”

男人之间的情谊不是靠说的,而是靠做的,现在展现在肖乐天面前的卑斯麦就是历史书之外的样子,是铁血面具之下的另一幅模样,

或者真如卑斯麦自己所说,他的铁血只是为了普鲁士这个国家的崛起,他只是用强力震慑所有的异端,他只是想通过强权和高压把有限的国力聚集在一起罢了,

成功了,不过就是德意志民族永世怀念;失败了,也无非就是背负万载的骂名,以一人之力背负一个民族崛起的重担,这种人的精神世界不是平常人可以揣摩的,

经过了好一阵的沉默卑斯麦突然开口道“按照现在这样的谈判速度,我想在八月份就可以缔结正式的合约了,到时候普鲁士会有盛大的庆祝活动,阅兵式也会有的,我希望你能参加……还有你的计划,放在那时候进行,我想效果会更好……”

肖乐天摇了摇头“不,沒有时间了,就算我现在马上启程回国而且走西奈半岛,等我回到东亚也要十月中旬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兄弟们还能坚持多久,我真的害怕啊,我就怕回到琉球后,码头上飘扬的是法国的国旗,”

“你也不用劝我,就算现在说服了英国给拿破仑三世施加压力,让他妥协了,时间上也來不及,等到法国最新的命令送到东亚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肖乐天狠狠的揉了揉太阳穴最后狠狠的说道“三天后我就离开汉堡,帮我准备船吧,现在已经到了我该回家的时候了……”

卑斯麦看了看肖乐天,无比遗憾的说道“是啊,你们中国人说过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现在总算是到了即将分别的时候了,也不知道这次分别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恐怕未來我们也只能在书信和电报里聊那么几句了……”

卑斯麦说的沒有错,在飞机还沒有出现的时代,人类进行环球旅行是非常艰难的,从中国到欧洲单程时间最快都要三个月,而且一路之上还有很多的凶险,

肖乐天和卑斯麦都不是普通的富家翁,可以有闲情逸致坐着海船去周游世界,他们的身边有永远都忙不完的公务,他们的私生活已经奉献给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除非是国事访问,否则见面的机会真是微乎其微的,

此一别,沒准真的就是永别,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这一刻卸下了所有的伪装,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政治家的身份,他俩四目相对、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突然,两人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居然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你混东方,我混西方,世界很大,足够瓜分……共勉,共勉,”

操,政治家的思维,那就不是老实人的思维,连分别都搞的这么有个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