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京师大暴雨/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师夏日闷热无比,上午太阳刚一露头,整个四九城就跟进了蒸笼一样,天地间放眼望去全是蒸腾的热气,恍恍惚惚间人们甚至能用看见热浪往半空中翻滚的影子,

一整个白天,除了那些不出门就活不下去的苦命人之外,整个北京城好像变成了一座死城,所有的茶馆、酒肆、大烟馆就算把遮阳棚全都支起來,也沒有几个客人上门,守着店铺的小二上半身都拔干净了,毛躁的鞭子盘在脖子上,舌头伸出來跟狗有一拼了,

这样的天气几百年定局在这里的汉人都受不了了,就更别说那些满人了,白山黑水里走來的少数民族,遇到这种天气干脆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紧闭得了,

这时候人们才能深切的体会到依水而居的好处,京城里的三大海子,周围全都是王公贵胄的府邸,文武高官和商业巨贾什么的也都愿意花钱在这里置办点产业,炎炎夏日苦不堪言的时候,让水边的湿气吹一吹好歹就有那么一点凉爽意思,

“快快快……走快着点,瞎眼珠子沒看见铜盆里的冰都要化了吗,一会进了书房要是都成了水了,我扒你的皮……”

“哎呦……你们几个不长脑子的,都说了一百多回了,王爷吃的凉面要放在银碗里,用冰水镇过才行呢……你丫的头一回伺候差事吗,”

“粘杆的呢,还不赶紧干活啊,你们听听这知了猴都叫成什么样子了,还不一个个给我沾下來……”

这里是恭王府,这里是萃锦园,这里是什刹海旁边的皇家豪宅,当年和珅选择在这里建宅子,估计也是看上了这里夏日里的凉爽了,

恭亲王身边的主管太监,急吼吼的脑门都要冒火了,这大热的天王爷连着几天都沒吃顺过一顿饭了,好容易说要进一碗凉面,这帮笨手笨脚的孙子就是不会伺候,

“快快快啊,贱骨头,懒骨头,要是王爷刚刚有的一点胃口让你们给错过去,爷我今天可就真要杀人了……”

小太监和侍女们在大太监的催促下,一个个吓的脸都白了,所有人都是一路小跑,低头不敢说一句话,

就在这时候,一个端着冰盘子的侍女可能是有点中暑,突然身子一侧歪咣当一声铜盘摔倒在地,大块的冰块滚的满地都是,

“哎呀,你这个贱人……这是多宝贵的冰啊,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你就敢摔到地上,你这是自己要死的,可别怪我……”太监拉着他那特有的长长嗓音,冲上去两脚都踹在小姑娘的脑袋上了,

“爷我错了,爷求求您饶了我吧……”头昏眼花的侍女就知道磕头讨饶了,都想不起來把冰块往盘子里面收拾,

对于恭亲王來说,夏天用点冰那可真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在四九城里其实就算是普通的中等之家,只要花点钱也能少买一点冰吃吃,今天小侍女挨打,纯粹就是因为整个王府上上下下心气都不顺,

王爷已经多少天沒见笑模样了,连带着所有的下人全都凛凛然不敢言笑,

就在主管太监狂殴小侍女的时候,突然从池子边便道跑來一名小太监,只见他一手撩着袍子,一手高举一个大大的信封,带着一股热气嗖的一声从混乱的人群边上跑过去了,

“让让啊,所有人都让让啊……军机要务耽误不得,踩死了可白踩啊……”

“六子啊,什么宝贝军机,给爷我投个信啊,晚上爷我请你喝茶听戏……”打人的那个主管也不打了,忽闪着衣领子往外直喷热气,

要放往常,那个叫做六子的小太监,怎么也得停下脚步跟长辈说道说道,就算在紧急也得撂下一句等等的话啊,可是今天还就邪门了,小太监屁话都不蹦一个,

“哎呦,这孙子今天太不给面子了,这是让爷我收拾他吗,”就在他骂的时候,小太监已经跑的沒影了,还沒过一刻钟的时间呢,就听假山后的书房处传來王爷如雷一样的吼声“什么,这就打起來了,怎么会这么快……”

打人的那名主管太监吓的差点沒跳水池自尽,他满脸惊恐的看着额头冒血的侍女就跟见了鬼一样“你你你……你是什么人,王爷怎么会认识你的,”

得,他还以为王爷是生气他殴打侍女这件事呢,恭亲王当然不会管一个小侍女的死活,他现在手里捏着的就是总理衙门刚刚送來的密信,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触目惊心,

“法国战舰四天前出现在琉球海域,未经宣战就开始炮轰那霸港……我们之前埋下的探子飞鸽传书,21只信鸽才拼凑出完整的情报出來……”

“法国舰队一共十艘战舰,一艘战列舰,七艘重巡洋舰,两艘轻巡洋舰……哎呀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浪费这个笔墨干什么……嗯,火炮数量居然超过了700门,”

“当天炮战不断,那霸城内火光冲天,隆隆炮声中天地似乎崩塌……午间时分,法国舰队两艘战舰奇袭国头村,现在已经抢占了村长,法国人已经建立了一个登陆的桥头堡……”

长着老鼠胡子的师爷一条一条的给王爷念这份情报,他也是个二把刀,属于四九城里假冒的西学行家,很多专业的军事术语他根本就不懂,说來说去弄的恭亲王也冒火了,

啪嗒一声,清火茶被摔在桌子上“我叫你來不是让你照本宣科的,我要问你分析出什么沒有,战列舰是怎么回事,巡洋舰是怎么回事,700门大炮都是什么大炮啊,”

“你翻什么白眼啊,我问你话呢……你说敌我对射,琉球还能跟法国人对射了,他们用的是什么炮,国头村又是个什么鬼,桥头堡是什么玩意,”

老鼠胡子哆嗦了半天就挤出几句话“王爷啊,这情报线索实在是太少了……等等,这下头还有一行小字呢,国头水鬼居然炸沉了一艘巡洋舰,一群学生兵又俘虏了一艘,”

这回恭亲王彻底崩溃了“这怎么这么乱啊,就琉球那样的弱国就能炸沉法国的战舰,还俘虏了一艘,你莫非是在骗我,”

老鼠胡子急的直搓手“王爷啊,情报上就是这么写的,具体细节什么都沒有,那信鸽能带动多重的东西啊,一份丝绢上能写一百多个字就算顶天了……哦对了,王爷啊,这次还有一个大收获,”

“你讲,”恭亲王一下子就兴奋了起來,老鼠胡子故作神秘的捏着他那几根老鼠须子低声说道,

”王爷啊,这情报里不止一次说道了肖乐天琉球丞相的身份,这就已经能证明之前他说的都是谎言了,什么辞官不做啊,都是糊弄人的鬼话,朝廷要治他一个欺君之罪啊……”

啪的一声脆响,恭亲王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去你妈的,我要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你给我滚出去……”怒骂声中,老鼠胡子真跟一个球一样从书房里落荒而逃,

恭亲王都快给气疯了,你这老混蛋说的不都是废话吗,朝廷老早就知道肖乐天在骗人了,那么多清朝商人、渔民往來琉球,难道这点情报还侦查 不出來,

可是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跟肖乐天翻脸吗,调动大军征讨他,开什么玩笑,就算陆上能赢了,可是海里面呢,琉球怎么打,大清有海军吗,

再说肖乐天之前搞的传单和新闻纸攻击,那一场大战可把朝堂给吓傻了,所有人发现如果肖乐天真的发开疯的这样宣传,把朝廷的底子不要命的往外丢,江山早晚就得崩,

“聪明不了,糊涂了吧,这个肖乐天到底是死还是活啊,你怎么就这么难对付,”就在王爷悲戚之时,突然咣当一声书房的门窗全都被狂风撞开了,吓的恭亲王一个激灵,

夏日时分多雷暴天气,今天一天出奇的闷热就预示着晚间要有一场大暴雨,恭亲王站在窗前,扑面而來的都是闷热还夹杂着古怪凉意的风,花园内到处都是狂奔的太监宫女,

抬头看看天空,黑压压的密云就像狰狞的妖魔鬼怪一样压了上來,远方的天空忽明忽暗,闷雷的声音已经练成了片,

“王爷啊,您小心闪着……奴才给窗户关上啊……”刚刚还施暴的太监总管现在跟个避猫鼠一样在墙根底下赔笑道,

“滚,”恭亲王一巴掌就把这张胖脸给抽一边去了“爷我想吹吹风不行吗,爷我想看看雨景不行吗,狗奴才你也來给爷添堵,”

胖主管一个头磕在地上“王爷息怒,王爷息怒,您消消火气啊……”

“去你妈的,爷我今天最烦这个肖字了,肖肖肖……大清现在弄的四面漏气就是这个姓肖的搞得鬼,你丫的到底是死还是活……给爷我一个准信不行吗,”

在恭亲王的吼声中,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漆黑的积雨云把整座恭王府全都盖住了,天地一片黑暗,只有游走的电光如同隐龙一样在天地间发威,

同一时刻,紫禁城内也是大雨一片磅礴,太和殿前的龙头张开嘴向外狂喷水柱,金水桥里白浪翻滚就好像闹开了水怪一样,

紫禁城内太监多宫女多,这里阳气本來就不足,电闪雷鸣中就有那心气弱的甚至被活活吓昏过去,不少的老太监甚至跪在屋子里念佛抵御心中的恐惧,

养心殿内,同治小皇帝站在宫门口用孩童的眼光看着殿外的瓢泼大雨,但是殿内他的那两个额娘,却已经愁容满面了,

“姐姐,现在一切的一切就是要知道肖乐天是死是活,之前北海边上姐姐的训斥妹妹绝不敢忘,可是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洋人嘴里一点新消息都沒有啊,这个肖乐天啊,我看是肯定死了……”

慈安听着慈禧所说的一切,长叹一声“妹妹啊,我知道你要对付肖乐天,其实姐姐跟你一样狠他,但是治国如烹小鲜,前期不能有丝毫的疏漏……那欧罗巴距离大清何止十万八千里,当年唐三藏都沒到过的地界啊,”

“我就怕洋人们骗我啊,那群大鼻子又有几个有好心眼的了,要是他们给假情报,我们被卖了都还给人家数钱呢……”

慈安一如既往的谨慎,这个大清还就是需要多一些谨慎的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