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流言遍京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泄密的源头,不用问肯定是恭王府,因为紫禁城再过一个时辰也就要落匙了,这个时间点宫内的太监、侍卫可出不來,而四九城里知道这个消息的除了紫禁城也就剩恭王府了,

那名殴打侍女的胖太监向來都是泡茶馆戏园子的高手,在这个家伙的心里压根就沒有保密的意识,对于他來说能够在茶馆戏园子里接受到万人仰慕的目光,那可比抽两口正经印度马蹄土还要來劲,

肖乐天前世很多东西方学者也曾经研究过这个现象,那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很难保密,尤其是天子脚下四九城里的大爷们,怎么就这么爱谈论国事呢,

其实根源就是一个面子问題,我知道但是你不知道,当我向你泄露机密,而你眼巴眼望的渴求的时候,人类的虚荣心就能得到极大的膨胀,

另外一个原因就很深层了,中国人历來崇拜高官政治,我能得到很多政治上的小道消息,这说明老子上面有人啊,甭管我的那个人是王爷府里摘菜的,还是贝勒府里掌勺的,反正为能听见这些绝密的消息,就证明我距离政治要比你更近,

别说这种虚幻的面子沒有用处,中国人很善于在生活中将人分成三六九等进行分别对待,有时候太低调了也不好,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个无用的废物了,那么踩你的人也就多起來了,

任何一种民族性格其实他的产生都是有深厚的背景的,哪怕是一种恶习其背后也有很深的社会因素在左右,

比如说,当一段时期社会中的民众素质急剧降低,人们张嘴闭嘴骂骂咧咧的时候,你放心这段时间社会给予民众的安全感绝对是很低的,

有时候人们张嘴闭嘴说脏话,表面上看是个坏习惯,但是深层次來想也未尝不是一种自我保护,我沒有目的的谩骂,我随地吐痰,我眼睛斜着看人,我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就是一只刺猬呗,就是向所有人昭示我不好惹,谁都甭想欺负我,

说句題外话,为什么初高中孩子多少会有点叛逆期呢,其实他们潜意识里就是想通过叛逆來寻求一种心灵上的安全感,

我长大了,我是成年的雄性动物了,我很厉害,你们表惹我,小心我会反击的很凶的,这就爽很多叛逆孩子潜意识里的心理诉求,

其实度过这段时间之后,当人们成熟之后,所有人都会对那段叛逆期而讪笑不止的,因为那种充满威胁的展示力量,对人生來说跟本就毫无用处,

话題回归到京师里的这次大泄密,胖太监放出來的消息连一个时辰都不到就已经飞遍了大街小巷,所有的人嘴里念叨的,心里所想的全都是这件事,

“哎呦黄爷,您在这喝着呢,那件事您听说了吗,”

“听说了听说了,肖乐天的老窝让法国人的舰队给炸了,据说炸死的人飘满了整个大海啊……”

“不止,不止……您这消息可落后了,人家洋兵都已经攻破城池了,现在不用大炮炸,都是鬼子兵开枪打,刺刀挑啊,老惨了,”

“哎呦,二位聊的好啊,也说那件事呢,要我说啊,这肖乐天也是活该,之前他还说自己已经辞掉了丞相的官位,现在让法国人给泄了底了吧,”

“对对对,且看吧,朝廷这要是再不出手收拾他,以后可就难以服众了,妈的这个叛逆,呸……”

人群越聚越多,八旗闲汉们属于典型的记吃不记打,他们早就忘记了肖乐天恐怖的刑堂、新军还有漫天的飞舞传单,现在一个个又拿出大爷的派头來给朝廷出主意了,

“诸位爷们啊,现在法国人已经公开的轰炸琉球了,我估摸着肖乐天的死信应该是真的了,这死老虎要是都不敢打了,我看咱们国朝要完蛋啊……”

“沒错,黄爷说的对,要我说咱们八旗爷们就得联合起來,给旗主和朝廷们施压去,不能再这么当孙子了,咱们得当爷爷……”

一个个喝的面红耳赤的祖宗大爷们,这就开始了坑爹之旅,就是因为他们的这次不理智行动让朝廷面临了极大的政治危机,

胖太监恐怕死活想不到,自己一个吹牛打屁要面子的泄密举动,会把朝廷逼到了悬崖的边缘,他更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所搅动起來的风波,会让无数暗流狂暴的涌动,京师内外气愤诡异的一变,

东交民巷在这个年月已经是不小的一片使馆区了,靠近法国大使馆的一条小巷里,一家普通的小饭馆后院的包厢内,一名漂亮的女人正独自坐在桌边,端着酒杯慢慢的喝着,

桌子上是简单的四菜一汤,九转大肠、油爆双脆、葱油鲤鱼、葱烧海参,再加一份翡翠鲜虾汤,酒也是好酒,十年陈的竹叶青,入口就是清香扑鼻,三杯下肚美人的脸上就有几分红晕了,

小酒馆是用四合院改建的,这种带有点私家菜性质的饭馆,向來都很注意保护客人的隐私权,很多高官都愿意來这种饭店谈些事情,当然了,这里的菜价也是非常昂贵的,就这四菜一汤,沒有一百两纹银办不下來,

就在女人静静的喝酒之时,突然房门被敲了三下,沒等她回应就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给推开了,走进來的居然是个洋人,

“恩,你就是雾隐小鬼,居然是个漂亮的女人,我还以为你是很恐怖的女武士呢,”原來这个女人就是岛津家的忍者雾隐小鬼,

“奴家现在叫雾姐,还请洋大人不要忘记了哦,”雾姐两眼都带出水來了,一个劲的冲洋大人放电,

“不不不……你不要企图勾引我,我不是那些好色的清国人……当然了,我也很喜欢美女,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女人掺杂在我的工作中……”

洋大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也不用让熟练的捏着筷子吃了起來,看來这还是个中国通,

“好了,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岛津家的忍者,又是紫禁城里护法一员,直接受命于那个老祖宗,应该说清朝的暗线你都很了解了……恩,这海参烧的不错,我们欧洲是沒有的……”

“交易,我要跟你做一场交易……请帮我倒酒……我们法国人需要你的暗线做一些工作,相应的我会给你个人一些汇报,这是稳赚不赔的哦……这大肠沒弄好,洗的太干净了,沒味……”

雾姐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洋大人饕餮,说话中还夹杂着对美食的判断,女人都看楞了,心说这么重口味的洋大人可少见,

渐渐的雾姐终于明白这名法国人的目的了,原來他希望雾姐暗中推动一下八旗内部的风潮,让满清高层感受到來自低层的压力,说白了就是逼着朝廷对付肖乐天,

“美女,你应该知道,慈安一直都在压制事态,而慈禧一直愿意向肖乐天开战,很遗憾的是,现在慈安占了上风,我需要你改变这个现状……再來一杯酒……”

“让那些爱聊天不爱工作的八旗子弟们……对了,就是你们所说的纨绔们都动起來,让他们天天闹事,给朝廷施压,逼着他们向肖乐天的势力开战,我们法国要的只有这一点……”

“只要你能办好这件事,我们可以答应你的一些条件……你现在就可以提了,”

雾隐小鬼表情一僵,沉默片刻之厚突然开口“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吗,”

法国情报官员很白痴的看了她一眼“当然要对等一点的了,你要清楚这个任务有多重,我们能回报多重,不要太贪婪了,你们这些劣等民族就是不知道进退……”

雾隐小鬼不在乎洋大人的侮辱,她反而甜甜的一笑“如过加上我呢,”说着她还顺手解开了胸口的一粒扣子,

法国人官员饿狼一样的眼神盯着女人胸前的那片雪白,嘴里却很生冷的说道“女人,你很美丽,但是还不够我背叛祖国的,你还是收起你的妄想吧……”

沒等他说完,雾隐小鬼突然一伸双脚,居然在桌子下面把洋大人的腿给夹住了,而且慢慢的摩擦,

“不用着急,您还是先听听我的条件吧……我所要的很简单,就是希望法国政府能够帮助我们德川幕府训练处一只新军……放心吧,我们有钱,所有的装备,训练的教官都选择你们法国……想想吧,这对你们來说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法国情报官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想了半天才笑着问道“原來你所效忠的还是那个岛国啊,我本以为你已经效忠了满清了,可是沒想到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这个大清给你的待遇不够好,”

雾隐小鬼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落寞了起來,她苦笑着说道“你们是不会懂的,我的母国就是那个充满了地震、火山爆发、海啸、台风……种种天灾的岛国,哪里的生活究竟有多凄惨你们根本无法想象……”

“低层的农人要是能吃到一顿白米饭,那就足够大家载歌载舞当节日一样的欢庆了,象我这样的女孩,家里养到十三四岁后,唯一的出路就是卖掉……不是苦工,就是妓女,”

雾隐小鬼眼睛盯着法国情报官“这个大清,不是我的家,永远都不是,一个拥有如此富足资源的国家,却不知道如何当强者,只会卑微的求饶……这样的国家,永远不是我的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