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践踏事件/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多了就会乱,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正常人陷入群体中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平均智商降低的现象,

开始的时候,这上千的百姓目的其实很单纯就是花钱卖米去,连续四天的狂轰滥炸,让整个那霸的经济彻底崩溃,白天民众只能躲在大山里的避难所中,只有夜晚才能小心的活动,

虽然之前琉球政府和民众都做好了战争的心理准备,也都准备了一些物资储备,可是这里毕竟是孤悬海外的岛屿,就连粮食都无法自给自足,

在法国人到來的时候,军方只囤积了三个月的物资,而普通民众手里能有一个月的余粮就算富裕之家了,

正是由于这种不安全感,让民众开始未雨绸缪挖空心思去收集物资,尤其是粮食,

本來今天的冲突是不会闹这么大的,从一开始人们压低声音请求米店卖米就能看出來了,那时候别看人多但是人们的情绪非常稳,所有人都知道不能惊动海上的法国人,以免引來炮火的袭击,

那时候常三好等人虽然在人群中不断的挑拨,可是良善的百姓并沒有狂热,依然接受了只能买半升米的苛刻条件,

很可惜的是理智不能保持太久,当米店的门板被卸下,当人群开始诡异的拥挤,当人群中出现伤者之后,有限的理智就开始迅速的消失了,

等到米老板害怕了,下令关闭店门之后,人群眼看着希望在面前消失,在加上有心人在黑暗中鼓动,这场米暴动终于爆发了,

人们眼睛里是白花花的精米,是亮闪闪的银币,那一刻所有人心中的贪欲战胜了理智,什么共患难啊,什么丞相的恩情啊,什么同舟共济的兄弟情,全都丢到了脑后,所有人都红了眼一样的抢钱抢粮,

不过琉球这里毕竟是东亚民气之先,肖乐天用一年时间灌输的民族主义和国家观念不是白费力的,当长街上战马马蹄响起的那一刻,上千民众就像听见了一道炸雷,所有人都吓傻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法国人正在轰炸我们的国家,我却在这里抢夺军粮,我还要不要脸,”

“都是同舟共济的乡亲,我拿了这丧良心的钱,我以后还怎么抬头,国破了,谁还会來保护我,”

无数人喃喃自语发出同样的疑问,而这时候米老板又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來,这胖子居然上房顶了,

“你们这群王八蛋……丧良心的狗东西……摸摸你们的胸口还是人心吗……”米老板跳着脚的骂大街,

“当年日本人霸占这里的时候,你们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你们一个个家里有三天余粮的就算富户了……可是看看现在,就算打仗了你们家里都得有一个月的余粮,你们还不知足,丧良心啊……”

“这才过了一年多的好日子,你们就忘本了,忘恩负义的畜生……沒有丞相大人,沒有新军抛头颅撒热血,你们还想有今天的好日子过,现在法国人沒打进來,你们先自己杀开自己人了……”

“你们就是贱民、贱民、全是一群贱民……等着新军镇压你们吧,你们这辈子就应该当别人的奴隶……以前是日本人的奴隶,现在当法国人的奴隶,反正你们就不配当人,”

米老板怒火冲天,跟个胖猴子一样在房顶上來回的跳“杀啊……镇压啊……把这群忘恩负义的东西都杀光了……混蛋,连军粮都抢……”

人群到这一刻,狂热的情绪顿时一泄,远处战马的威胁加上良心道德的谴责,让这些‘暴徒’们再也沒脸待在这里了,轰的一声开始四散奔逃,

也就是在这时候,恐怖的踩踏事件发生了,混乱的人群中无数老弱妇孺被挤倒在地,漆黑的街道再加上恐怖的气氛,让人们根本无法分辨眼前的一切,无数双大脚踩在人的身上还以为踩到了石头呢,

“哇哇哇……妈妈,妈妈……”孩童趴在地上哇哇痛哭,他的母亲用身子护着他,全然不顾无数双大脚践踏在她的后背上,就连嘴角都流血了也不知道,

“老天收人了……这是老天收人了……劫数啊……”白发苍苍的老头被撞倒在地,不一会的功夫就被踩断了双腿,他无助的呐喊也不知道是在谴责老天还是在谴责他自己,

长街上现在已经成了地狱,大人叫孩子哭就好像法国士兵已经登陆了一样,米老板这回连骂都忘了,他眼瞅着两个瘦弱的孩子被裹挟到人潮中消失不见了,吓的狂叫了起來,

“不……”那两个孩子眼瞅着凶多吉少,这时候米老板可沒工夫心疼钱了“别跑了……老子不要那些米了,我也不要钱了……你们小心点脚下,小心点孩子啊,”

“我操,你丫的瞎眼珠子啊,”米老板胸膛里好像烧着了一整盒雪茄,rela辣的烟气从鼻孔里往外冲,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沒人性的东西,别跑了……还有你们,”米老板手指着大街上那些紧闭店门的布匹行、绸缎庄、杂货铺什么的“你们这群王八蛋……赶紧开门分流救人啊,就顾着你们自己那两个糟钱了,还要不要良心……”

“我操……老子跟你们割袍断义,”

也不知道是米老板的骂声管用了,还是大街上店铺老板良心突现了,反正在骂声中一面又一面的门板被卸了下來,胆战心惊的伙计们开始救人了,

“乡亲们啊,别跑了先进來,进店里來,再挤下去要死人的,”

“造孽啊,你们这是造孽啊,为了点米你们至于吗,等着将來丞相回來了,你们还有脸在琉球待着吗,”

伙计们一边分流人群,一边骂,那些面色苍白的百姓蹲在地上就好像梦游一样,眼睛都呆滞了,

就在这时候,骑兵大队终于赶到,冲在最前面的几名战士正是梁坤将军的贴身亲兵,这群人一看眼前混乱的局面,气的鼻子都要歪了,

“传将军令……特赦你等抢劫军粮之罪……不要跑了,大人们特赦你们了……”紧接着一群骑兵扯开喉咙在大街上喊,

“不要害怕……丞相大人早就说过,军为鱼,民为水,往日里百姓养活军人,危难当头我们就是吃草,也不会让百姓饿着的……”

“别跑了,丞相大人恕你们无罪了……这些白米全都送给你们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刚刚还混乱万分的长街在一秒钟之内居然一片死寂,所有人傻站在当地好像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

远处胡同里,孙细妹、常三好、倔驴子……那些细作们一个个惊讶的把拳头都塞到嘴里了,

孙细妹银牙咬着手背心里不可思议的想到“这怎么可能,怎么能这样,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啊,天底下哪有军粮被老百姓抢了,还不惩罚的,”

倔驴子嘴里嘟嘟囔囔“俺耳朵被屎给堵住了吗,我是不是听错了,他们怎么不杀人啊,军粮都被抢了,竟然这么窝囊,”

常三好眼珠子都直了“白抢了,咱们弄了半天白干了,这是什么戏码啊,不应该啊……”

长街上现在只有马蹄敲击石板的声音,骑兵中闪出一匹托马马背上正是乐天洋行的负责人,范镰老掌柜,

“乡亲们……诸位商家……你们不必错愕,我们说的全都是真的,我是范镰,乐天洋行的老掌柜,你们不会连我也不信吧……”

“范财神,乐天洋行的老财神……”一下子人群就炸开了国,无数掌柜的从店铺里闪身而出,一个长躬向老掌柜施礼,

乐天洋行现在东亚混的是风生水起,谁都无法估计这个洋行到底有多少钱,但是人们都知道丞相大人的老丈人,也就是范掌柜的,那是实打实的顶级财神爷啊,今天老掌柜出面了,人们心中的恐惧可算是落地了,

老掌柜跳下托马,走到人群之中,伸手搀扶起伤者,一脸悲戚的说道“莫怕,莫怕……我也是从小受穷过來的,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大家苦日子过怕了,大家面对战争心里都沒有底了……”

“在洋人的大炮下,你们下意识的选择了以前的活法,那也是几辈子人留下的生活经验……所以我们不怪你们,真的不怪你们……”

“乡亲们啊,我的姑爷,也就是丞相大人曾经说过,民心如何稳,民气如何用,都是急不得的,只有让大家亲眼看见希望,亲身体会到什么是一国一族,大家才会认可国家的概念,民族的概念……”

范掌柜擦了擦发红的眼睛,跺脚指着天发誓“我范镰今天就替我的姑爷做主了,从现在开始,部队军粮全部开仓,百姓可以随便买,敞开了买……当兵的如果要吃粮了,跟大伙一起公平的采购,这样行不行,”

“如果粮食不够吃,我们当兵就把粮食让出來,让百姓先吃……我们就算是吃树皮、啃草根,也绝对不会抢百姓一粒米……”

“老天啊,这怎么可能,”长街上人群集体惊呼,那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咔嚓的响了一声,就好像有一块万年坚冰炸开了一道缝隙,

那一刻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想到了同样的词组‘民族’‘国家’这些往日高大上的词汇,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无比鲜活,无比真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