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卖国专业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里哀和布鲁斯两人对视了一眼,谁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他俩万万沒有想到印象中愚昧、封闭的满清国内,居然真有明白人,而且不止肖乐天一个,现在竟然又冒出了一个,

龚橙说的沒错,欧洲现在民众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自由的市民意志开始抬头,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开始觊觎高层权利,而法国在这方面一直都是欧洲之先,

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就不用提了,被砍掉脑袋的可不仅仅是路易十六,同时砍掉的还有统治法国几百年的绝对君主制和封建制度,

虽然后期有拿破仑家族的连续复辟,但是自由的精神已经深入人心了,从大革命之后法国的政治就是君主和共和之间來回摇摆,今天皇帝上台了明天议会又当政了,自由的思潮在法国日益泛滥,

这样的社会是很难统治的,自由、平等的观念深入百姓的心中,民众再也不是皇帝统治下的一串数字,每一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思想和诉求,你想鼓动他们去送死,那岂不是妄想,

莫里哀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思考伤亡率的问題,他迟迟不愿意进行总决战,一直都希望用轰炸來屈服敌人,目的就是为了降低远征军的伤亡率,

可以预见,在这场战役中每一名死去的士兵都会为皇帝的统治多树立一个家庭的敌人,如果真的战死几千士兵,那么法国国内的舆论就会铺天盖地的攻击皇帝,

拿破仑三世的声望现在已经让肖乐天给泼上一盆屎,如果这时候国内的反战浪潮要是再兴起,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要知道法国人一直都有推翻皇帝的好习惯,甚至惹急眼了还要砍皇帝的脑袋呢,

“呵呵,可笑……勇敢的法国士兵什么时候贪生怕死过,在克里米亚,我们为了打败俄国人,不惜牺牲十万……在非洲和土著人的战争中,我们的士兵也沒有丝毫的退缩……”

“现在你这个带路党居然敢嘲笑法国军团的英勇,如果你不是英国的使者,我今天就能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布鲁斯少将怎么能堕了皇帝的威风,他大声的呵斥,可是万万沒有先到,这个黑瘦老头居然毫无畏惧仰天长笑,

“哈哈哈……色厉内荏说的就是你这种人,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你们不害怕,搞笑,你们那么勇敢为什么不下令全军突击,国头村为什么不增兵,那霸码头为什么不强行攻占,”

龚橙掏出一把折扇嚣张的摇了起來“我知道你们法国人这些年一直在打仗,但是死人也是有技巧的……在克里米亚,你们对付的是世代仇敌俄国人,你们的民众无不以报仇为己任,别说死十万了,只要胜利死二十万都沒问題……”

“再说说你们打的一场场殖民战争,沒有引起国内反战情绪那是因为你们胜利了能得到大量的好处,远的不用说,就说六年前我带着你们攻入北京城,最后你们法国沒赚钱吗,赚的盆满钵满自然国内沒有反战的声音……”

龚橙看布鲁斯少将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就好像满清的文人不屑的看着粗鲁武夫一样“再看看这座那霸港,你们要是在这里战死几千人,恐怕得到的利益根本就补不上你们欠下的大窟窿了……”

“账还是很好算的,那霸港第一不产粮食,第二不产矿藏,第三国库也不充盈,你们根本就抢不到多少钱……唯一有点价值的就是这里的地理位置了,可是你们法国现在就连印度那点殖民地都要保不住了,还有精气神抢琉球,”

“呵呵,小心琉球抢到手,印度也丢了,到时候弄一个孤悬海外的那霸干什么用,等着活活饿死吗,”

“你,”莫里哀和布鲁斯一声低吼全都愤怒的站了起來,这可是赤果果的打脸了,而且打脸的人还是一个中国人,这更让人无法忍受,

但是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題,莫里哀心中悲哀的叹息,他知道龚橙所说的全都是实话,

龚半伦摇着扇子,喝着小酒,眺望港口的美景,都懒得搭理两名愤怒的法国人,他心里很清楚,这群法国人的现在正是骑虎难下,他们绝对不敢再树一个敌人,

僵持了几分钟的时间,莫里哀淡淡一笑,紧张的气氛一泄而空“好吧,我听懂了,龚先生应该是有妙计要献给我们了,我之前研究过,你们中国的谋士就是喜欢先刺激雇主,然后卖个高价……”

啪的一声,打开的折扇被合了起來,龚橙一拍大腿“聪明,特使大人就是聪明啊,跟明白人讲话就是痛快……咱们先谈谈价钱,”

不管怎么说布鲁斯也是一名将军,他很不适应这种商人一样的嘴脸,气呼呼的坐下了“价钱,你眼睛里也就剩钱了……连自己国家都能卖的家伙,呵呵……”

听着将军的冷笑,龚半伦非但沒有生气反而一拱手“哈哈,客气客气,多谢夸奖了……要说这历史上卖国卖的这么大,又这么精彩的,恐怕也就我一个了,哈哈哈……”

无耻啊,布鲁斯面对这种无耻的人,已经彻底沒办法了,最后脑袋一拧干脆不看他了,

龚半伦也不理他,开始跟莫里哀低语商议“我的要价也不高,法国公民身份你得给我,巴黎闹市区一套公寓总得有吧,然后按照英国人给我开的月薪,你们法国大使馆也请我当参谋,我一人托两国也算给自己多找了一条后路啊……”

“不贵,我身价可真不贵,一个月您给我开一万英镑怎么样,哎……你这是什么脸色,有商量,咱们有商量啊,要不一万银币也行,不能再少了,卖国也要成本的啊,不要脸也算一种投资了……”

“特使大人啊,象我这样的参谋您雇了去,真的不吃亏,一个月不就一万块吗,我随便给你们想想办法,就能让你们在中国赚到百万千万去……远的不用说了,这个琉球我帮你拿下來……”

龚半伦的无耻劲让莫里哀彻底无语了,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卖国卖的如此大义凛然的,这跟做生意还有什么不同,就算商人也得要脸啊,这人干脆什么都沒有了,脖子上顶着的那就是个黑洞,

“等等……您先等一等,你的条件我原则上是答应了,但是我要先听听你的计策,如果可行的话,别说一万银币了,就算一万英镑我也敢答应你……”

啪的一声,龚橙一拍大腿紧接着那名湿漉漉的水鬼又出现了“水狗啊,你再辛苦一下,赶紧潜伏回那霸,跟金尚书先联系上,就说我龚半伦要跟琉球国谈判,我给他送和平來了……”

“嗻……”水狗一个千打了下去扭头如同利箭一样,身影沒入海水中,

“特使大人,明天就要看你们法国舰队的表演了,这批最新的军火赶紧分下去,明天给我敞开了轰炸,要拿出最疯狂的势头了,哪怕把天都给我炸坍了也无所谓,一定要炸松琉球军民的士气……”

“明天狂轰滥炸一天,而后天你们就不要动手了,给我诡异的休息一天,然后让这群人摸不着头脑,等到大后天也就是第三天,我就可以用使者中间人的身份登陆了……到时候就要靠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了……”

“什么,谈判,”布鲁斯猛地扭过头來,差点伤了自己的大筋“我们损失了两艘战舰,伤亡士兵达到一千,最后你來搞谈判,我的士兵白死了吗,”

“特使大人,您不要忘记陛下交给咱们的任务,是惩罚、复仇之旅,可不是要什么狗屁的外交协议,”

“哎哎哎……你这么大火气干什么,我还沒说完呢……”龚橙嬉皮笑脸的还给将军扇了扇风,

“谁说咱们要谈判了,咱们不过就是打着谈判的名义,把琉球的高官们都给引出來罢了……您想啊,签协议就得有个仪式吧,有仪式咱们就得上岸吧,等尚泰王和那些文武官员都露面了,咱们摔杯为号……”

龚橙双手食指拇指张开,对成了一个圆然后猛然收紧,就象卡住敌人的脖子一样,

“大人物都被捉住了,剩下小跳蚤咱们还怕什么,而且我还给你们透个底,在琉球我早就安排了很多的细作,个顶个都是武功高手,越是混乱的场面他们越能施展……咱们得学孙悟空,要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搅风搅雨啊,”

莫里哀和布鲁斯都听傻了,尤其是布鲁斯他居然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哎,还真有几分可行……现在琉球对咱们威胁最大的就是炮台和各处战壕了,如果我们能避开这些防御阵地,直接在中心开火,凭借我们法国军人的陆战能力,打这些新军根本就不成问題……”

“岸防炮台沒法轰炸城市,战壕到时候更成了摆设,咱们控制了琉球君臣,那些新军必定会从四面八方往市中心回防,可是到那时候就变成我们防守,他们进攻了……”

“高大的首里城能够给咱们提供充足的防御力,海上还有大炮支援轰炸,再加上我们手中还有人质……”

布鲁斯和莫里哀这回算是真服气了,这个龚半伦果然有一套,这是卖国专业户啊,

“二位法国大人,想明白了吧,要相信我龚橙,我能带你们攻破北京城,难道还攻陷不了一个首里城吗,哈哈哈,到时候再來一场大火多过瘾,上回我还沒看够呢……”

“瞧瞧,我龚半伦马上就要灭第二个国了,哎呀真是高手寂寞哦……下一个国家选哪里呢,朝鲜还是日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