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 顿悟的尚泰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猛烈的炮火摧毁的不仅是琉球百姓的生命财产,更摧毁的是他们脆弱的军心士气,虽然肖乐天用尽一切穿越者光环,让琉球的民众成为了东亚民气之先,但是他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他的基础实在是太薄弱了,

隆隆的炮声中,那霸城就如同燃烧的蚁穴,黑压压的民众如蝼蚁一样向大山里面奔逃,所有人脸上全都是恐惧,惨叫声不绝于耳,

群山中就是安全之处吗,那可不一定,绕到琉球本岛东侧太平洋里的战舰,正在细作的引导下,一个个把藏身之处夷为平地,只要是火炮射程之内的所有两条腿活物,全都遭到了密集的轰炸,

十九世纪,这是大舰巨炮的时代,地球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就是风帆战列舰,在那个时代这种超强战斗力巨舰,在列强武器库的序列里完全不亚于后世的原子弹,

“凡是舰炮覆盖的海岸,都是西方文明的殖民地,不论你们土著民族愿不愿意,在撕天裂地的毁灭火光中,落后民族唯一的宿命就是挨打……”

这是肖乐天在军事学院、大学还有秘密小课堂上不止一次阐述的道理,也许当时很多人无法理解肖乐天这句夸张的描述,但是经过这次法国人的实战教育后,所有人都承认了肖乐天的真理,

这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破坏力,整个琉球除了肖乐天重金请美国人修的炮台能够对战舰稍微遏制一下之外,剩下的就只剩下白挨打了,

也许人们还记得项英他们所创造的奇迹,但那是不可复制的,国头水鬼可以偷袭一次不能偷袭两次,法国舰队现在根本就不会再同一个地方停留,战舰全部都在移动中,而且无数水兵重点防御水下,根本就不给新军丝毫可乘之机,

挨打,挨打,整整一天全是挨打;爆炸,爆炸,放眼望去整个琉球本岛都在燃烧,

蔡瑁和梁坤面对这样的战略轰炸完全束手无策,面对这个时代最强大的武器,琉球除了苦熬和投降之外别无他法,

尚泰王已经疯了,他在文官们的纠缠中扯脖子大喊“放开我,我要御驾亲征……国都要亡了,老子不当锁头乌龟……”

这时候文武百官已经沒空计较陛下口出脏言了,老臣们一个个哭的满脸花跪在地上苦求陛下不要轻身犯险,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金长森,这位礼部尚书面色铁青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而这时候一名传令兵从城墙马道上狂奔而來,嘴里大声的嚷嚷,

“报……报告陛下,梁坤将军带二百亲卫直扑国头而去,可是……可是在七星山小路突然遇到法国人的流弹袭击,山体崩塌伤亡不明……”

“啊,”所有人都惊了,梁坤是肖乐天留下的陆军统领,他要是出了意外琉球立刻断掉一条臂膀,

这时候马道上突然跑來一群人,放眼一看正是乐天洋行的范掌柜和手下,老头子冲上去拼命把跪地纠缠尚泰王的老臣们给拽到一边去“滚滚滚……都滚蛋,谁都别拦着陛下,”

发疯的范镰吓住了在场所有的人,甚至连尚泰王都愣住了,

“陛下,您说的对,覆巢之下无完卵,我们琉球可以有亡国之君,但是不能有窝囊之君,与其吓死,不如战死……”

“范掌柜……”尚泰王眼泪唰的就落下來了,

“但是陛下,您不能上战场,因为您的战场不在国头,而在百姓之中……打陛下的明黄伞盖,御林军护驾,您去巡视百姓,在漫天炮火中,您亲自和百姓在一起……稳住民心我们琉球就不会亡国……”

范镰泪如雨下沙哑的嗓音听的所有人心都颤了“陛下,昨晚米暴动的时候,我就已经瞧明白了,民众不是沒有良心,而是要先看看咱们当官的有沒有良心……在下免了百姓抢夺军粮之罪,我还开仓放粮救助民众,而他们给我们的回报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一个时辰之内,良善的百姓居然把米仓给补了回去,他们那是用他们的救命口粮在补军粮的亏空啊,有这样的百姓,我们琉球就永远不会亡……”

范镰砸着自己的胸膛对城墙上的官员们喊道“只要咱们做出样子來,只要咱们让百姓看见咱们的良心,他们给咱们的回报就会十倍百倍……咱们是官啊,官为民气之先,得咱们先做出榜样來……”

“來人啊,竖起陛下的仪仗……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一句话震动了所有人心,这下再也沒有人拦着尚泰王了,无数太监牵马扯旗,很快尚泰王出行的仪仗就凑齐了,

首里城宫门缓缓打开,年轻的王骑着战马第一个走入了炮火连绵的城市中,刺鼻的销烟味道抢得战马一个劲的打喷嚏,

“可怜我的琉球,可怜我的子民……”尚泰王眼里流的已经不是泪水了,而是血,

整个城市在燃烧,大街上到处都是逃命的百姓,他们麻木的表情甚至在看见国王明黄伞盖的时候都沒有任何的变化,

“朕的子民们……不要怕……朕不会抛弃你的……天佑琉球……”年轻的尚泰王在马背上声嘶力竭的吼叫,紧跟着是一大群文官也扯脖子大吼,

“百姓们,陛下來抚慰你们了……不要惊慌陛下來了……”正叫唤呢突然隔壁街区轰然爆炸,一座二层的小楼顿时被炸成废墟,飞扬的尘埃把这支小小的抚慰队伍给吞沒了,

“咳咳咳……陛下啊……这里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回首里城吧……法国人不敢对皇城开火的……”

“放屁,你丫的放屁……法国人连圆明园都敢烧,难道还不敢炸首里城吗,要我说陛下赶紧往大山里面撤……”

“咳咳咳……撤退吧,陛下别管这些百姓了,他们现在已经傻了,见到陛下都沒表情了……”

尚泰王听着文官们七嘴八舌的劝解,再看看大街上麻木逃命无视他的子民,年轻的王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刺骨的痛,

这其实就是中古时代典型的君民关系,皇帝和国王其实在民众心中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谁都知道他在皇宫里,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沒有一个明确的形象概念,

人们世代口耳相传要忠君爱国,可是到底君是什么,国又是什么,老百姓心中根本就沒有一个实际的概念,

在那时候,皇帝更象神龛里的佛像,只不过是百姓的一种精神寄托罢了,人们一代又一代的希望明君治世,而真正的明君又有几人,谁都说不清楚,

一切画皮在天塌地陷的时候都会被撕碎,年轻的尚泰王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虽然是琉球的君主,但是在生死面前百姓根本就不会搭理自己和朝堂上的官员,

就在尚泰王自我否定之时,突然前方拐角处响起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群穿着新军军服的士兵,带着一大群百姓正向城外撤退,

“乡亲们跟进了……进了山就安全了……孩子过來我背着你……”

“不要怕,法国人想要攻进來,除非踩着我们的尸体……而且你们放心,敌人越疯狂说明他们心中越胆怯,最终的胜利就是我们的……”

四五名士兵一边跑一边鼓励着身后的百姓,最前面那个年轻的士兵还背着一个小腿受伤的小男孩,将近三十多名惊恐的民众正在追随着他们,

硝烟、火焰、爆炸升起的烟尘干扰着人们的视线,这支小队就在尚泰王面前二十多米处穿过,居然谁都沒有发现国王和满朝文武,

尚泰王震惊了,就在这一刻他的内心突然咔嚓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刺破了陈腐的观念正在他心中萌芽,

“朕明白了,朕已经懂了,这就是丞相大人所说的民族大义,这就是尚父大人所说的新式的国家……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了,我终于懂了,原來我一直都错了,错的太离谱了,”

尚泰嘴里在狂笑,可是他眼睛里流出來的却是眼泪,他翻身下马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向那只救援小队狂奔而去,

“老子现在不是什么王,也不是什么朕……我就是琉球一个民,想让民众爱我敬我,不是靠的大义名分,靠的是我亲自走到民间去,看的是我如何去做,”

“天塌地陷之时,民众选择了新军,而不是我们,那是因为我们从头至尾就沒作对过……哈哈哈,这个琉球我看应该亡,”

尚泰终于悟了,他总算明白了想要激励民心士气,不是靠高头大马和皇家仪仗的威风,靠的是你扑在受苦受难百姓的身边,去亲自的帮助他们,去亲身的鼓舞他们,跟他们一起流汗流血,

“人在做,天在看,什么是天……万民就是天,如果今天我尚泰不陪着万民一起流血,我就不配当这个琉球王,”

尚泰王在前面狂奔,他的身后是一群脸都吓白了的文官和御林军,一大群人跟跑火车一样在大街上玩命,

很快,这阵混乱惊动了前面正在疏散百姓的士兵,那几名新军小战士刚一回头,吓的顿时跳了起來差点把背上受伤的男孩给掀到地上,

“我的老天啊,你们快看……咱们的国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首里城被炸塌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