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新世界之萌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球小国平日里君臣礼防本來就不像满清那么变态,平日里尚泰王也是可以在那霸港游玩一番的,他这一身黄袍还有仪仗新军跟百姓全都认识,

下意识的这些百姓就想磕头,不过万万沒有想到尚泰王居然一把抄起白发苍苍的老者,紧攥着他的手说道“现在沒有什么尚泰王,我就是琉球一个普通的兵,平日你们供养我,现在国破在即,就该用我的血肉來供养你们了……”

尚泰王冲到年轻的小战士面前,一把就接过受伤的男孩放在自己的背上“走,你们在前面带路,我帮你们一起疏散百姓……”

长街上一片死寂,人们的耳边只有爆炸声、火焰燃烧声,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年轻的王,就连追上來的官员都傻了,

“圣人啊,圣人现世……”这帮文官老臣都是儒家的弟子,在他们的心目中君主能做到亲身救民于水火,这就是能和尧舜禹并肩的圣人了,一帮磕头虫全跪下了,

老百姓一看官都跪了,他们也都跪在地上热泪盈眶的喊道“陛下万岁,万万岁,”这次喊的万岁声,是尚泰王一辈子听过最诚恳的一次,年轻的王哭了,

“走走走……救命要紧,赶紧撤到大山里面去,不能再死人了……”说我尚泰王扭头就跑,

陛下都开始救人了,那些太监、御林军还有文官们也不能干看着,他们冲到一个个小巷中,扯着脖子四处大喊,

“有人沒有……屋子里有人吗,哎呀,这屋子里有老人,快搀出來……”

“乡亲们别害怕,陛下亲自來救大家,來疏散了……这有一名受伤的,快來人包扎啊……”

这是琉球历史上最豪华的一次疏散行动,前面那个扒着窗户喊人的正是吏部尚书金长森,左面胡同里扶着老头的居然是户部尚书林远渺,帮小姑娘包扎脑袋的是首里城的太监主管,架着伤员撤退的是首里城的御林军大将,

就连尚泰王都背着一个小伤员呼哧呼哧的在街上卖力的跑,这时候小家伙已经吓傻了,谁能想到这孩子居然福气这么大,能让陛下背着撤离,

火场中撤退的队伍就跟滚雪球一样越來越大,所有新加入的军民一看见尚泰王第一表情是错愕,而第二表情就是感动莫名,

无数人跪在大街上痛苦流涕“圣君,圣君啊……”

“都快滚起來,现在保命要紧,想磕头等打退了法国人再磕……”尚泰王嗖的一声从众人面前跑了过去,估计这辈子他都沒有这么精神过,

人群中范镰掌柜的目光复杂的盯着尚泰王,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与错,年轻的王是他鼓动上街安民的,可是老掌柜万万沒有想到尚泰王居然悟性如此之高,他居然真能放下架子,走到这一步,

肖乐天势力的核心圈子里,有一个秘密大家都不说但是眼神都交流过,那就是琉球王国未來地位归属的问題,

肖乐天通过和日本人一战已经树立了自己顶级权臣的地位,军政内政全都被控制了起來,而且民心也大部被他争取了过來,说他是无冕之王一点错都沒有,

萧何信、司马云、罗火他们不止一次的猜测肖乐天将用什么手段接过尚泰王最后拥有的大义名分,但是毫无质疑的是琉球王国早就丞相大人的嘴里肉,什么时候咽下去只看肖乐天的心情,

但是今天,尚泰王精彩本色演出却让一切充满了变数,一个能够在全城大乱的时候顶着敌人的炮火去救民,这样的义举注定会给他加分不少,相信在民众的嘴里尚泰王的形象会拔高一大截,是否超越肖乐天还不好说,但是拉近差距还是沒有问題的,

“姑爷啊,我这么做真的对吗,我这是不是在给你拆台啊,民心就这样被推到了尚泰王的身边,可是我别无选择现在尚泰王不出面,琉球的的民心就稳不住……”

“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只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我相信你能了解我的苦心,我更相信你骨子里不是一个冷血枭雄,我这是在帮你救人,救更多的人命,这是在给你积德啊,”

范镰摇晃着脑袋把一切杂念都抛开,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先救人,别的事情全都是次要的,

果然不出范镰所料,当尚泰王穿过大半城市之后,整个琉球民众都知道他们的王來救民了,他亲身犯险冒着敌人的炮火來抚慰万民了,

成千上万的百姓跪在地上山呼万岁,任谁也沒想过陛下居然会背着孩童疏散,会亲自给伤员包扎,还会给年迈的长者让路,

这是什么样的王啊,这难道就是丞相大人嘴里所说的现代化国家吗,这难道就是民族精神洗礼过的崭新的君主吗,

再看看尚泰王身边的官员吧,往日高高在上俯瞰万民的精英们,今天一个个都滚的跟泥水猪一样,但是他们沒有一个敢偷懒,他们的王已经冲上去了,这些儒臣精英们再也沒有任何借口往后退了,他们这回算是和百姓打成一片了,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句儒生们喊了几百年的口号,在今天总算是落到了实处,这不在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这终于变成了万民眼中能够亲眼看见的现实,

尚泰王的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万民敬仰,这一道道炙热的目光,里面包含了百姓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那一刻年轻的王顿悟了,

“丞相所走的路我总算懂了,如果尚父沒有亲自和日本人干一仗,如果肖乐天只是站在高处摇旗呐喊而不是亲自带着万民战斗,他也不会尽收民心,”

“什么是民族主义,什么是现代化的国家观念,原來根源就在此处,万民看的是君王,是高高在上的精英,只有这些人懂得牺牲、风险,只有他们心中真的那琉球当一个国家,把身边的乡亲当成一族的亲人……”

“也只有如此,才能振奋民心士气,也只有如此才能让万民体会到国家和民族的温暖……沒错,百姓看的是你如何去做,而不是如何去说,丞相大人不止一次说过,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是伪君子他们都能看的清楚,”

尚泰王带领着他的子民在长街上狂奔,他们的眼泪随风飞舞,他的心里有一口郁结之气就要喷薄而出,

“我懂了,我总算懂了……”狂奔中的尚泰王大声疾呼“想要万民牺牲奉献,就他妈的从咱们先开始,自己做不到就别怪百姓,如果一个国家连君主和大臣都不愿意为这一国、一族牺牲奉献,那么这个国家早晚就得亡,”

这番话说出來掷地有声,身后的那些儒臣全傻眼了,尤其是金长森他眼睛里流出來的是什么表情,难道是恐惧,

尚泰王沒有说错,他今天才算明白了肖乐天一直在灌输什么,其实民众们不是不爱国,不爱自己的一族,关键是君王和精英们他们爱不爱,

谁都不是傻子,谁是真心奉献的,谁是嘴上说漂亮话的伪君子,百姓都能看明白,在肖乐天的印象中,后世西方那几个硕果仅存的君主立宪制国家,所有王位继承人都必须要有从军的经历,而且有机会还得上战场历练历练,

尤其是一战、二战时期,大量贵族把自己的孩子送上了战场,他们用自己的牺牲和奉献向一国、一族的公民们作出了榜样,也正是这种激励的作用,才让很多原本历史上弱小无比的国家,迅速崛起于民族之林,

肖乐天一直记得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红男爵》里面讲的都是一战时期空中格斗的真实历史,在那个时期,天空中飞翔的敌我双方飞行员,全都是贵族,

子爵多如狗,男爵满天飞,伯爵有的是,就是这群国家民族的上层精英们,在欧洲的天空上死战不退,整整绞杀了五年,

这还不算完,等到二战开始后,那些贵族后裔们又一次披挂上战场,在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大战中,牺牲着自己的生命,甚至尸骨无存,

肖乐天说过“战争这玩意确实残酷,确实可怕,但是这里面的精神力量,可真他妈的强大啊,”

这种事情在19世纪的晚清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真要是开了国战了,别说太子上战场了,就连那些王公大臣们都得往后缩,

你丫的让我们贵族儿女去送死,姥姥……送死的事情就得你们低贱的汉民去干,老子我的儿女可是宝贝眼珠子,要是磕了碰了小心我砍你的脑袋,

这纯粹就是恶性循环,皇族子弟不愿意牺牲奉献,王公贵胄们也不愿意,随后汉臣儒臣们也有样学样,到最后就连小民百姓也都想明白了,、

“你们不去送死,想骗我们死,呸……我管你满清亡不亡国呢,”

世人多感叹晚清民众的麻木,其实那根本就不是麻木,而是最淳朴的生存哲学,

尚泰王在火光和废墟中狂奔,但是他的心中却充满了喜悦,炸碎一个旧世界,总会有一个新世界萌芽的,

幸运的尚泰王,他幸运的遇到了肖尚父,幸运的琉球王国,万民幸运的遇到了肖丞相,别看眼前的难关高如山,但是只要他们能闯过去,琉球注定讲成为东亚的领头羊,

三千年未有的历史大机遇,这下算是砸在琉球国的头顶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