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信使水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球国现在的权力核心也就是圈子里的这四个人,尚泰王不用说了大义名分是人家的,金长森和林远渺是文官之首,他俩只要意见统一了朝廷上也就不会再有异议,

而蔡瑁属于琉球本土武官之首,过去御林军留下來的兄弟还有现在大量招收的琉球土著新军,对他的忠诚度还是相当高的,

而梁坤属于外來势力,是肖乐天麾下仅次于萧何信、司马云等人的嫡系人马,他现在和范镰掌柜的联起手來所要维护的只是肖乐天的利益,

本來这种决定琉球王国命运的高级会议,人们不应该忘记范镰老掌柜,毕竟乐天洋行这个超级金融托拉斯已经牢牢的控制住了琉球王国的经济命脉,但是很可惜老掌柜毕竟沒有官员身份,这种会议他是无权参与的,

四人里面现在已经有三个人心中带有谈判的倾向了,这让梁坤很是懊恼,想发火也不行毕竟人家又沒说投降,只不过先听一听,这个要求合理的谁都说不出什么來,

但是梁坤心里很清楚,谈判一旦开启军心民心可就被撬开缝了,在生死的威胁下军民可以万众一心对抗强敌,毕竟那时候不战就是个必死的局面,而现在,人们看见了一点点希望的曙光,当人们心中突然觉得不用死人也能换來和平的时候,人心怎能不浮动,

“陛下,我就一个条件,如果见这个送信人,那就绝对不能让百姓们看见,”梁坤逼到最后只能加上这么一句,

“行,就按将军说的办,”尚泰王拍板之后,士兵们马上忙碌了起來,不一会的功夫,在山谷之外一片空地上,三百多士兵高举火把用长长的队列围出了两层警戒线,里面就是临时的会客之地,

半个小时之后,十多名新军押着一个手举白旗的猥琐男人顺着山路走了上來,在火把跳动的光芒下,那个男人脸上沒有丝毫的恐惧,反而一脸的玩世不恭,

“嘶……是水狗,这王八蛋怎么当上法国人的使者了,”警戒的士兵中有人下意识的低喊了出來,

蔡瑁耳朵很尖“谁,谁在说话……铃木太,你认识这个人,出列……”那个叫做铃木太的士兵一溜小跑來到将军面前,啪的一个新式军礼,

“报告将军,这个人我认识,他是一名中国海贼……我当年在海上讨生活的时候,曾经跟他合作过一次买卖,这个人心狠手辣到邪乎,凡是他过手的买卖,绝对不留活口……”

铃木太是海贼出身,在肖乐天领导的那霸暴动之时,正是由于野平太的牵线搭桥,这些海贼成功的洗白了自己,成为了新军中的一员,而且他们将來的职位都不会低,上战舰是沒有问題的,

“这几年海上一直都沒有水狗的消息,我们还以为这家伙死了呢,沒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出现……”

水狗笑眯眯的走了过來,他记性还真好一眼就认出铃木太了“咦,老熟人啊,你不是四国人铃木太吗,哈哈,原來你也洗白了,可喜可贺啊,”

水狗拱手向老熟人施礼,不过这时候的铃木太心中已经被肖乐天塞满了新军的骄傲,他下巴一抬,随意的还了一个新式军礼,看的水狗三角眼一抽抽,

“啧啧……威武霸气,果真是威武霸气,你小子让肖丞相这么一**,居然比洋鬼子兵不差什么啊,瞧瞧这军装,还会洋式军礼了,啧啧啧……”

水狗嘴里是在调侃,但是眼睛里隐藏的光骗不了人,他还真有点羡慕铃木太,他万万沒想到当年一起喝酒抢劫的海贼,居然会从内自外气质大变,变得比洋兵还要骄傲,

“你就是信使,我是蔡瑁,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蔡瑁见水狗走进,冷冰冰的说道,

“哎呦……是蔡将军啊,小的给您施礼了……”说话间一个标准的满族礼节打千就拜了下去,那姿势要多恭敬有多恭敬,那脸上谄媚的笑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水狗的大变脸让蔡瑁有点措不及防,琉球虽然受儒家思想影响很深,但是满清那套奴才思想可沒学多少,平日里君臣之间的礼节可沒有这么贱,

“额……贵使请起,时间宝贵您还是有活明说吧……”

“嗻……谨遵将军令,我家老爷说了,谈判的条件必须要当着陛下的面说,事体重大还请将军谅解……”

蔡瑁看着那张谄媚的脸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最后只能带着他往里走去见尚泰王了,当火把下尚泰王的面孔出现在水狗面前后,他二话不说丢掉白旗恭恭敬敬的三跪九叩,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外臣叩见陛下,”

士兵们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來一把椅子让尚泰王坐在上面,年轻的王已经经过两场大规模的战争,属于见过大世面的人物,知道信使越是恭敬,这谈判的条件恐怕就越苛刻,

“平身吧,有什么条件就快说,朕还要去抚慰臣民呢,”

“陛下真是千古明君啊,琉球万民有福了……陛下,外臣授命于龚橙龚先生,这次可是带着和平的诚意而來的,在这奴才先贺喜陛下了,这场仗打到现在就已经到头了,”

“嗯,”尚泰王他们四人同时低呼了起來“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陛下,诸位大人……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了,法国人打了这四天的仗,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了,虽然英国人卖给法国人一船军火,但是也是不够用的,今天这一轮炮击就是强弩之末啊……”

“真的假的,”尚泰王一下子就站起來了“你到底是那头的,龚橙到底想干什么,”

水狗笑着说道“我家老爷当然是站在咱俩琉球这一头的,世人都说我家老爷卖国,其实不然,我家老爷那是爱国啊……您们想想,要是沒有我家老爷逼着满清签订协议,天知道北京城还得被占多少年,天知道还会死多少人,”

“哎……我家老爷那可是拼着自己背骂名,但是活人无数啊,今天,他不忍看琉球万民陷入水火之中无谓的牺牲,不得已乘坐英国商船赶來琉球调节局势,现在我家老爷就在港口外的商船上住着呢……”

“妈的,胡说八道,”梁坤本來躺在担架上现在却生生的被气的坐了起來“洋鬼子的走狗会有这样的好心,你给老子滚,再不滚老子毙了你,”

水狗吓的膝盖一软赶紧就跪下了“这位是梁将军吧,您息怒啊,千万别动怒,您跟我一个狗奴才发火,气着您了这多吃亏啊,也不值不是,我就是一个传话的小角色,拿主意的不还是您们吗,消消气,您消消气……”

嬉皮笑脸的水狗又仰头对尚泰王说道“陛下,我家老爷说了,洋人的条件其实也不高,首先一份道歉声明总得有啊,毕竟肖丞相在欧洲侮辱了人家法国皇帝,人家今天來就是出气來的……”

“再一个就是得和洋人签一个驻兵条约了,这琉球港是个挺不错的避风港,以后法国军舰來了要是遇到台风啊,补充点淡水食物什么的,有份协议那可就方便多了……”

“最后就是赔款的事情了,打了这么多天了,法国军舰也受伤了,弹药也打光了,还死了不少洋兵,琉球王国多少也得赔点钱啊,不过我家老爷说了,这都有商量,法国人也知道琉球国库不充盈,估计顶天也就几十万两白银的意思……”

“奴才我嘴笨,很多事情都说不细,这就是大概复述一下,具体的细节还是得我家老爷上岛來亲自谈,只要陛下有这个意思,奴才我马上就回海上去传话,明天就让我家老爷上岛,您看怎么样,”

“哈哈哈……”尚泰王沒有说话梁坤先笑了“这是什么鬼话,天底下还有如此无耻之人吗,平白无故屠杀琉球百姓,最后我们还要道歉,”

“他们法国人的命就是命,我们琉球人命就是草,凭什么我们赔钱……还想在琉球驻兵,做梦,你给老子滚……”

水狗这回可沒搭理梁坤,他只是跪着等尚泰王的回应“陛下,您说我是滚呢,还是留下來等等您的消息呢,”

“狗日的你敢无视老子,”梁坤拖着伤腿居然站了起來,他手一抄腰上的手枪就掏出來了,枪口对准了水狗就要开火,

“将军不可……”金长森冲上來挡在梁坤的面前“两国交战不斩來使,再说了这也不是最后的协议啊,谈判不就是讨价还价吗,”

“哎,这才是明白人呢……”水狗啪的一声拍了一下大腿“买卖不成仁义在,讨价还价也沒有说杀人的,要是传出琉球国杀使者的消息出去,您说以后还有人帮这一国说话吗,”

梁坤说到底就是个猛将,脾气大的沾火就着,斗嘴刷小机灵可不是他的擅长“你们听听,还他妈的买卖不成仁义在,你懂什么叫仁义吗,还有你们,我劝你们仔细想明白了,丞相大人在欧罗巴流血牺牲为的是什么,是让咱们堂堂正正的当人,而不是跪在洋人面前当奴才……”

“你们都别忘了,丞相大人所接触的西洋人,哪一个不是跟咱们平等相处的,那些美国人,还有无数洋商们,來咱们琉球一个个都多客气,这面子是谁给赚下的,是丞相大人,你们难道要忘本,”

提到肖乐天,在场的琉球高官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可是就在这时候气死人不偿命的水狗又张嘴了,

“呵呵,肖丞相当然是个大英雄了,可是这大英雄也是人啊,挨刀也得死啊,都已经升天了,您们还死抱着不放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