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 危险的旅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古君王多寂寞,这种酸溜溜的语气可不是文人们的乱调侃,而是铁一样的事实,尤其是拿破仑三世这种靠着阴谋和政变上位的皇帝來说,高处不仅有寂寞更有恐怖的阴谋利箭,

美国和普鲁士包括意大利都向他施加了压力,这些拿破仑三世都能理解,毕竟那些国家和肖乐天关系密切,而且相互间还有利益往來,

但是他死活想不到肖乐天居然还能影响英国人的外交政策,皇家海军居然会明目张胆的给肖乐天提供支持,丝毫不顾忌这些年两国的友好关系,

拿破仑三世上台后的这些年里,费尽心机和英国保持着蜜月关系,两国***赢了克里米亚战争,又打赢了远征大清的战争,现在虽然在墨西哥小有挫折但是根本沒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维持住这样的局面容易吗,不容易啊,拿破仑三世卑躬屈膝、小心翼翼,他已经把他家族的那点骄傲全都藏起來了,

可是就这样,英法之间的隔阂依然难以弥补,法皇很清楚在苏伊士运河建造运营中,法国夺得了最多的股份这就已经让英国分外眼红了,再加上英国一直都有独占印度的企图,这更是法国需要小心提防的雷区,

“或许肖乐天的出现,仅仅是个导火索,英国人的态度转变沒准早就在计划之中……”法皇摇了摇头连干了两杯葡萄酒这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下來,

他叹息着丢开卑斯麦的抗议书,又拿走來自英国的秘密情报,顺手还把美国大使发來的咨询函给丢到了垃圾堆了,你一个刚打完内战的北美弱国还敢跟法兰西叫板,真是给你脸了,

就在拿破仑三世打开另一份文件后,他那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一下子瞪的比牛眼睛还要大,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所有人都跟我作对……”暴怒的皇帝把桌面上所有的东西都掀翻在地,他气的差点脑中风,

“奥地利都來给肖乐天求情了,怎么连奥地利都求情了,你们是猪吗,肖乐天明明在石桥高地打的你们满地找牙,怎么你们都來说好话了,这还是我生活的地球吗,”

拿破仑三世并不知道,奥地利方面已经和普鲁士递解了一份非常优厚的条约,普鲁士人根本就沒有惩罚奥地利,他们给了自己兄弟足够的面子,而这里面就有肖乐天很大的功劳,

相比在石桥高地战死的那些生命,肖乐天对奥地利的帮助还是大于他所造成的破坏的,

普鲁士、意大利、美国、英国……包括现在还多出一个奥地利來,整个西方文明世界几乎全都站在了法国的对面,这样的压力已经是拿破仑三世所无法抵挡的了,不论他再怎么愤怒他也抵挡不住如此大的外交压力,

“來人……來人啊,”在皇帝暴躁的吼声中,秘书、侍从、还有轮值的军官都跑进來了,他们看着宫殿内的狼藉一个个吓的面无血色,

“召集巴黎的各国使节,向他们宣布我的最新命令……让莫里哀和他的远征军立刻从东亚撤回來,法兰西将宽恕肖乐天的罪行,一切都是为了和平……”

“去吧,马上下去安排……”那一刻拿破仑三世好像老了十岁一样,但是当手下全都离开镜厅之后,这名好战的皇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狰狞了起來,

“肖乐天,你以为自己胜利了,呵呵呵……我相信莫里哀的能力,现在的琉球恐怕已经是一片血火了吧,”

“远隔大半个地球,等我的命令送到莫里哀的手里,恐怕战争早就结束了,你的一切也终将被摧毁……沒有了根据地你就是一只垂死挣扎的癞皮狗而已,刺客的子弹就能终结你的性命……”

“哈哈哈……”镜厅内传出了疯子一样的笑声,

当肖乐天从西奈半岛进入塞的港之时,欧洲和苏伊士运河之间还沒有完整的电报网络覆盖,但是当他再次來到这里准备启程回国之时,欧洲的电报网已经覆盖了过來,巴黎的最新声明很快就传到了埃及,

有了皇帝陛下的公开声明,驻守在埃及的法军肯定不敢对肖乐天下手,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用杀气腾腾的眼神來表达自己的愤怒,顺便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威胁整个塞的港的酒店谁都不许招待肖乐天,

这个时代法国人在埃及的影响力是最大的,这群人不待见肖乐天了,埃及本地民众谁都不敢违逆,结果肖乐天在地中海所遇到的一切礼遇到这里全都结束了,

登上码头的新军们永远也忘不掉法国殖民官员冷漠的眼神,还有充满敌意的话语,

“肖先生,我必须要提前通知您一声,最近西奈半岛的治安不太好,我们法国军警的人手也不足,恐怕无法给您提供什么保护,如果在港口里遇到什么意外,我们法国政府概不负责……”

“另外在红海、阿拉伯海、印度洋……都有大量海盗出沒,希望您在欧洲的幸运沒有用完,我们期待以后能够再次和您见面……”

说完这几句充满敌意的威胁话,殖民官迅速的给肖乐天他们办理了过境手续,然后就跟躲避瘟疫一样离开了港口,

“呸……什么东西,”无数新军兄弟愤愤不平的骂道,

肖乐天也想骂几句,可是还沒等张嘴呢迎接他们的普鲁士外交官和英国军官就迎了上來,

“首相大人,您不能在这里逗留,现在西奈半岛对您太危险了,据我们在当地部落的内线反应,最近沙漠里的沙盗突然异动了起來,作案频率要比正常时候多五六倍……”

“里面要是沒有法国人的纵容,这些部落沙盗们绝对不会如此猖獗,首相大人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逗留……在红海已经有一艘英国商船在等候了,到了阿拉伯海我们印度洋舰队会对您提供保护的……”

英国官员刚刚说完,普鲁士的情报官就接过话茬了“首相大人,琉球的局势不容乐观,从东亚回來的各国商船带來的消息都棘手,”

“各国商人都议论纷纷,现在整个东亚都在流传着您战死的谣言,甚至连日本都有这样的消息在散播,而且配合谣言的还有无数您中刺刀的报纸照片在流传……这种谣言除了法国人还有谁会散播,”

“法国特使莫里哀率领的远征舰队按照正常航速推算,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琉球,很显然这就是法国提前造的谣,就是用來打击您的军心士气的……”

嗡的一声肖乐天的血压一下子就飚上去了,他耳朵里嗡嗡的全是鸣叫声,虽然他之前对国内的局势也做出了各种各样的悲观的推测,可是当准确情报传递过來之后,他才发现现实要远比他的推测更残酷,

“厉害啊,这个莫里哀不愧是拿破仑三世所信任的侍卫长,刀刀都捅到到我的软肋上了……走走走,咱们马上离开塞得港,马上离开埃及……”

“我这才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沒想到我攻击法国人的计策,翻回头又让他们给利用了,”

英国和普鲁士两方面早就准备好骆驼队了,肖乐天一行人连口饭都沒有吃,骑上骆驼穿城而过直奔红海而去,

西奈半岛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从塞得港一直向南行进到苏伊士湾将近两百公里的沙漠地带现在密密麻麻全是忙碌的工人,数十万埃及民工在法国监工的指挥下如同蚂蚁一样的忙碌,

现在别说肖乐天感觉到危险了,就连他手下的兄弟和雇佣的埃及向导都有点发毛了,按说法国人前几天不是增兵了吗,怎么这一路走來运河两岸的驻军数量却减少了,

“真主保佑啊,我前几天看见了红色的月亮,沙漠是不是要流血啊,真主保佑……”虔诚的埃及向导有空了就祈祷,他们生长在这片沙漠中,对危险有这异乎寻常的自觉,

“该死的,这群法国人绝对有阴谋,最大的可能就是鼓动沙漠盗匪袭击咱们,不然不可能如此放松警戒力量……加速,骆驼队加速,用最快速度走完这二百公里……”

肖乐天发了狠了,到最后居然把向导手里的数百头骆驼全给买下來了“你这些骆驼我都买下來了,累死的全都算我的,只要我们平安上船了,剩下的骆驼我都白送给你,”

埃及向导看着十多个口袋的银币,眼睛都被亮瞎了“哦我的真主啊,您太慷慨了……放心吧我会拼命的,”

肖乐天这是第一次知道骆驼急眼了也能跑的这么快,竟然不弱于奔马,三股的皮鞭啪啪抽在骆驼身上,吃疼的骆驼撒腿狂奔在沙漠里卷起一道土龙,

“咳咳咳……这也太呛人了……咳咳咳,可要了我的命了……”肖乐天被呛得差点断气,

肖乐天并不知道,他所受的这点罪根本就不算什么,在他们西方的沙漠深处,上千阿拉伯骑兵正疯狂的绞杀在一起,一方是彪悍的沙漠盗贼人数超过了四百,而另一方则是周围五六个部落的联军,兵力足有六百多,

敌我双方现在已经杀红了眼,战马和骆驼在滚滚黄沙中來回冲锋,锋利的弯刀收割着生命,鲜血和残肢断臂铺满了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