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多方援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我们黑沙盗从來都不攻击你们的部落,我们和平共处已经十多年了,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们,”沙盗首领疯狂的在人群中砍杀怒骂,

部落联军根本就沒空搭理他,在他们的大后方,数十名长老正保护着一名穿着阿拉伯长袍的西方人,所有人都谄媚的围在他身边,

“尊敬的使者,您看看这些沙盗实在是太凶悍了,我们的伤亡真的太高了,您看……”

“不要跟我谈伤亡,我们普鲁士民族向來都是慷慨的,半小时之内剿灭这些悍匪,我再给你们加五万英镑,”沒想到这还是个普鲁士人,

部落长老们一听又加钱了一个个兴奋的在战马上狂欢,他们挥舞着弯刀甚至亲自骑着战马冲上战场,在满天黄沙中和沙漠盗贼拼杀,

相同的一幕在西奈半岛的沙漠中不断的重复,在普鲁士情报官的重金悬赏下,数不清的沙漠原住民被动员了起來,一个又一个沙漠盗贼的老巢被剿灭,血腥的屠杀早在肖乐天沒有上岸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这个时代的阿拉伯民族,并沒有发现自己的脚下埋藏这黑色的石油,他们的日子过得清贫无比,而且十九世纪中叶人类并沒有进入石油的时代,这时候主宰地球的能源依然是煤炭,

既然穷,那就甭想要什么尊严,在普鲁士情报官的重金悬赏下,数不清的部落加入到了剿匪的行列中,更有数不清的土匪被清剿一空,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次行动的真实目的而已,

法国人可以雇佣沙漠盗贼, 那么普鲁士人就可以雇佣沙漠原住部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敌我双方的战斗,唯一要看的就是谁花出去的钱多而已,

很显然的是,法国人并沒有普鲁士人那么大方,在西奈半岛的数十次剿匪战争中,部落原住民一直处于优势,把法国人的雇佣兵压制的死死的,

而这一切肖乐天并不知道,普鲁士民族沒有那么肤浅,他们并不想让这群东方勇士们知道这些底细,他们并不是施恩邀宠的小人,

同样努力的还有英国人,在红海的海面上,一艘艘的英国战舰炮门全开,火炮发射的光芒照亮了整片海域,隆隆的炮声中一艘艘阿拉伯海盗船四散奔逃,

“开火,继续开火……看在上帝的份上,把这些讨厌的盗贼炸成灰烬,让他们成为大海中的鱼食……”英国舰长不停的在激励士气,

“该死的英国佬,你们平日里收了我们那么多金币孝敬,我们给你们的保护费多的数不胜数,可是今天你们却向我们开炮,你脑子有病吗……”数不清的西亚海盗在炮声中怒骂,可惜英国舰队根本就不管他们的抗议,炮声一直在持续,

肖乐天直到横穿了整个西奈半岛,骆驼都累死了十多匹这才看见红海的海滩,而这时候一艘英国商船早就等候在此,甚至连小艇都放下海了,

“快看啊……是东方的首相……我们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请首相的大人登船,”在无数水手的喊叫声中,肖乐天终于横穿了整个西奈半岛,最危险的旅程终于度过了,

英国人迎接肖乐天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港口而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渔村,当商船渐渐远离那个渔村的时候,突然村庄里冒出了滚滚浓烟,风中甚至有惨叫声传來,

“坏了,是送咱们的骆驼队,”司马云第一个喊了起來,他猜的沒有错这时候的陆地上早就杀成一片血海了,

虽然普鲁士和英国动员了无数沙漠原住民和盗贼对抗,但是阿拉伯世界自古以來民风就彪悍,盗贼的数量多的难以想象,

当肖乐天乘船离开的时候,很多漏网之鱼也都包围了过來,当他们发现杀死肖乐天的任务无法完成之后,一个个只能愤怒的向同民族的人下刀,

原本占了一些小便宜的埃及向导,在这一刻却成了同乡的刀下鬼,圆月弯刀不仅隔断了骆驼的喉咙,到最后一样隔断了向导的喉咙,

直到最后,埃及向导也搞不清这些人为什么攻击自己,他们满腹冤枉的去面见真主了,

肖乐天成功的离开了西奈半岛,但是在英国伦敦白金汉宫之内,针对他的讨论到现在都沒有停止过,

伊丽莎白女王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印度红茶,在她的对面就是肖乐天嘴里所调侃的逗比伯爵了,

“这麽说,你不仅动用了皇家海军帮助肖乐天回国,你甚至还动员了殖民地的人力和财力來帮助肖乐天摆脱追杀,”女王面无表情的问道,

德比伯爵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谦卑的回答到“是的,我亲爱的女王陛下,扶持肖乐天对于我们大英帝国來说,是非常有利的……我们绝对不允许法国人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英国的海洋利益是不容侵犯的,”

伊丽莎白女王淡淡一笑“那你有沒有想过呢,如果肖乐天成了东亚的英雄,如果他具备了和英国争锋的实力,那么我们英国的利益又该如何保护呢,”

“哦,敬爱的女王陛下,肖乐天不会对英国有什么威胁的,因为他面前所遇到的难关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

“首先,肖乐天眼前最大的敌人就是法国人,拿破仑三世为了杀死肖乐天,绝对会不遗余力的……“

“其次,肖乐天一直在东亚鼓吹民族主义和现代国家概念,这说明他对中国的热爱是真心实意的,而现在大清的最有威胁的敌人是谁,是俄国人,中国人和欧洲各民族一样,面对俄罗斯灰熊,大家都会下意识的发抖……”

“不论满清爱不爱肖乐天,我坚信肖乐天在关键时刻,绝对会忘记小我而实现大我的,面对俄国人的威胁,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中国人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又怎能和我们英国人为敌呢,更何况我们大英帝国的精髓在于海军,可是一支优秀海军的建立,沒有百八十年是不现实的,就算有钱买的起大量的军舰,那么人才呢,东亚哪里有那么多的海军人才呢,”

逗比伯爵无比自信的说道“女王陛下,扶持肖乐天绝对可以达到我们削弱法国在亚洲力量的目的,而且还不会给我们英国造成什么国家威胁,这一切都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德比伯爵的话换來的是女王淡淡的笑意,不过最终女王都沒有说话,反而是从宫殿外走进來的一名男孩开口了,

“敬爱的首相大人,我有一个疑问,按照刚刚您的分析,中国是无法追上英国的脚步的,可是我却有不同的看法……中国有数亿的人口,这么庞大的基数,沒人捐献一个便士,一千个人里面出一名精锐,这股力量就庞大的让人难以想象了,这怎么就不是威胁呢,”

说话的男孩不是外人,正是女王的亲外孙,普鲁士王储的儿子威廉,也就是以后的威廉二世,当然了现在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而已,

德比伯爵笑着向年幼的王储鞠躬行礼“哦,这不是威廉陛下吗,不知道我送您的赛马您喜不喜欢……对于您的问題,我可以很明确的回答,那只是一个假象而已,完全就是学者们放出來的伪命題……”

“肖乐天想要鼓动起整个中国的民气之潮,先不要说有沒有外界的掣肘了,就说他们国内满清的阻力就大的难以想象,执政的满人怎么可能任由一个汉人來进行国家动员呢,民心动员到肖乐天的身边怎么办,”

“哈哈哈,我亲爱的王储,国家大就一定会强大吗,这个真是一个伪命題,您为什么不这么想,国家大了,民族多了,人口稠密了,矛盾还会多呢,那么庞大的内耗,您一定要计算进去啊,”

德比伯爵的好口才再一次折服了众人,英国女王和未來普鲁士的国王,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仔细想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女王和普鲁士小王储心中再无疑虑,而德比伯爵的分析也确实很准确,在大清这个中古时代的国家里,内耗要永远大于外耗,内部矛盾要远大于外部矛盾,

先不要说大清了,就连一个小小的琉球,几十万人口的一县之地,人们的思想就很难统一在一起,虽然之前人们都团结在肖乐天的麾下,但是一旦遇到生死关头,那些细微的小裂缝,就很快的变成隔绝人心的鸿沟,

琉球土著势力,现在已经甩开肖乐天带來的大陆势力,已经准备单独和法国人议和了,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在他们的面前龚橙早就挖好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漆黑的夜色中,范镰老掌柜和梁坤将军面对面枯坐着,已经有一个小时两人都沒有说话了,龚橙玩的这招让他们实在难以应对,

老掌柜相信,如果他们死活反对琉球王国和龚橙的议和,恐怕新军和外來势力在琉球土著心目中的地位,可就要暴跌雪崩了,

“我的好姑爷啊,难道真的逼我要拿出那份杀手锏么,现在真的是万不得已之时吗,”

注:今天这一更实在是晚了,沒法子心净正装修新房,事情实在是太多,这段时间的更新时间可能很不稳定,但是心净会尽量保持住一天两更的基础量,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体谅,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