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醉鬼肖乐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贼老天啊,你就玩我吧,从我來到这个世界,你丫的就从來沒让我顺心过,你说说,你那件好事是给圆满了的,你说你这么小气干嘛把我穿越过來,”

“呃……好不容易在欧洲经营出大好的局面,你丫的转眼就在琉球给我捅一刀子,我好不容易跟普鲁士建立同盟关系,扭头你就给我塞了一个法兰西当敌人,你玩我有瘾,”

“在往前看啊,我流血流泪拼着性命打下了一个琉球,丞相位子还沒捂热乎呢塘沽你就给我塞了个焦四欺负我的家人……嗯对了,还有我的媳妇,我这好容易收了一个后宫,弄了一大观园的美女,结果沒粘上一星半点呢,这次就得给你丫的退回去……”

“我容易吗,你说我容易吗……你说我容易吗,上辈子欠你的,我都快累死了,还要硬挺着……”这怎么还唱上了,

肖乐天这可不是疯了,他只是喝醉了,在英国商船高大的船尾楼里,紧挨着船长室有一个小单间,那就是肖乐天休息之处,

屋子里滚落在地四五个空葡萄酒瓶,圆形轩窗被敞开着,带着腥味的海风从外面吹了进來,而屋子里的肖乐天已经呜呜囔囔的唱了起來,

船舱里就肖乐天自己,这时候就连虎妞、平儿、阿丑她们都不能靠近,船舱门口虎妞特意挑选了两名不懂汉语的英国水手站岗,她都不允许新军靠近这里,

说來也奇怪,肖乐天前世是很爱喝酒的,那时候沒事就去后海酒吧泡着去,而且他的工作也要经常面对客户,各种应酬接连不断,前世的他可沒少耍过酒疯,

但是穿越之后肖乐天却很少喝大酒了,一些应酬场面也仅仅是浅尝而止,在虎妞的印象中肖乐天醉到说酒话也就两三次的样子,

但是肖乐天的势力里,却流传着一条奇怪的命令,这条命令不存在于任何文字之中,只存在于核心成员的口儿相传中,据说这条命令的发布者就是虎妞,而且得到了所有人的绝对遵守,

“肖乐天如果喝醉了,任何人不得接近,更不得偷听肖乐天的醉话,违反者以间谍罪论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秘密命令,关键就是因为肖乐天酒后会说一些非常奇怪的话,甚至会说一些图谶之语,就好像他在酒后能够洞悉未來一样,

什么是坦克,什么是飞机,为什么电报技术不如无线技术好用,天知道无线技术是个什么技术,

不光是古怪的事物,肖乐天有时候还会唱一些稀奇古怪的靡靡之音,有的小调极其流氓,全是赤果果的你爱我,我爱你,我要和你睡什么的,这种话要说传出去,恐怕肖乐天的声望就会象雪崩一样的坍塌,

更多的是所有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词汇,什么平行世界啊,星际穿越啊,量子物理啊,奥特曼大战小怪兽什么的,这种东西非常深奥而且很高大上,光听名字就有一种能改变人类世界的霸道之气,

虎妞是第一个发现肖乐天这个毛病的,那还是在太白顶上照顾醉酒的肖乐天之时发现的,也就是从那以后这个贤内助开始和肖乐天的核心嫡系串联,生生瞒着肖乐天搞出來这么一个隐蔽的军规,任何人都不敢违抗,

今天,在英国商船上,心情郁闷的肖乐天又一次犯病了,当他听到东亚传來的坏消息后,压制了半年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远征欧罗巴所积攒的怒火在这一刻全都借着酒劲倾泻了出來,

从晚饭前肖乐天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一瓶又一瓶意大利送來的国宴用酒,跟喝葡萄饮料一样往肚子里面倒,虎妞來來回回给他送了三次酒,每一次都发现肖乐天桌子上的酒沒有了,可是菜却沒有动一丁点,

“來虎妞……你不要走,你坐下听我说啊,你知不知道,这个贼老天可坏可坏了,他每次考试都不给我一百分,其实我成绩满可以给一百分了,但是他就是不给我……他就给我六十啊,你知不知道,他可小气了……”

“呃……更可气的还在后面呢,你知道他这六十分是怎么给的吗,哈哈哈,他是先写上一百分,让你满心欢喜了,紧接着咔咔就是两道大黑叉,生把一百给改成了六十分,你说他坏不坏……”

肖乐天抓着媳妇的手,用额头顶着万分疲惫的说道“累啊,媳妇你知道吗,我现在心里已经累到感觉不到疼了,我有一种感觉……六道轮回无数载,可能这一生就是最累的一次了,心累,”

“老天啊,别玩我了……下辈子我一定记得喝那碗孟婆汤,咱不记那么多事儿了,怎么这么累心啊,呜呜呜……”说道最后肖乐天居然低声的抽泣了起來,

虎妞彻底震惊了,这次的胡言乱语吓的她差点昏过去,她回头一看舱门是紧闭的,这才放心了,

看着趴在自己腿上低泣的男人,虎妞心疼的直哆嗦,自己的男人真的是太苦了,剥下外面光鲜的外壳,他的内心其实是非常软弱的,所有人都以为肖乐天是那种帝王将相伟人一样的胸襟,可是虎妞知道不是的,

这个男人心中拥有平常人一样的善良,也有平常人一样的烦恼,他也不是象别人猜测的那样成天想着国家大事世界局势,他看见美女两眼也放光,看见美食也愿意多吃两口,能躺着就不站着,偷懒的事他也沒少干,

只有虎妞福慧她们,只有内宅的这些女人,才见过肖乐天软弱的一面,当这个男人站在外面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向他行注目礼,

虎妞轻轻的拨动肖乐天的头发心疼的低声说道“要不……要不咱们就别拼了……钱多的数不清,几辈子都花不完了……你还认识那么多大人物,就算退下來我想也沒人能欺负咱们,反而是现在你越往上走咱们的敌人也就越多……”

“琉球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琉球,那大清也不是你的大清,咱们已经尽了十二分的力气了,你又何苦把自己拼进去……”

虎妞越说越悲伤最后几滴清泪都落在了肖乐天的脑袋上“能赢吗,法国人都跟满清联手了,咱们还能赢吗,”

女人的哭泣向來都是男人斗志昂扬的催化剂,虎妞的哭泣还沒有十分钟,肖乐天突然抬起了头“别说话,继续哭,就按照这个声调慢慢的哭……”

这时候的肖乐天眼睛里的醉意已经退散了大部分,往日的睿智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呜呜呜……你,你这是怎么了……呜呜呜……你原來是装醉,”虎妞一边哭一边低声的询问,

肖乐天向媳妇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道“这里是英国人的地盘,你说我会不会喝醉,继续哭……实话告诉你吧,我在琉球、塘沽、京城都已经埋伏了暗线,我们成功渡过危机的概率大的很……我觉得最少也要有八成,”

“呜呜呜……八成,呜呜呜……你可别吓唬我啊……真的假的,”

就在肖乐天的隔壁,在英国商船的舰长室内,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英国人正用一种象听诊器一样的设备在墙上窃听,一个人倾听而另一个人进行记录,

“肖乐天确实喝醉了,他刚刚好像唱了一种奇怪的小调,那旋律不同于清国任何曲中,但是和欧洲的歌剧有几分神似……不不不,欧洲的歌剧也不会有这种无聊的歌词,”

真的沒有想到,这两个英国人居然是中国通,对汉语的造诣是相当的高,

“记录,你快点记录……肖乐天在痛骂老天爷,就是中国人心中的上帝……他的妻子正在劝解他,好像劝他放弃奋斗……哦,果然如首相大人的预料,这个肖乐天充其量就是清国人里的另类,在亚洲算个英雄,但是跟咱们欧洲人相比,完全就是个弱智……”

肖乐天果然很聪明,他知道英国人所提供的保护都是有代价的,伦敦的那个逗比伯爵,表面上看是一个好斗而又轻浮的老头,但是肖乐天心里清楚沒有真材实料的人根本就无法成为大英帝国的首相,为了欺骗这个好赌的老家伙,肖乐天费劲了心思,

肖乐天非常清楚,只要自己软弱的情报传递到伦敦去,只要让逗比伯爵知道自己是个有弱点的东亚政治家,那么肖乐天就能从英国人的手里得到更多的帮助,

就算沒有实际利益上的扶持,至少也不会被英国人当成重要的敌人,也只有如此肖乐天才能获得宝贵的和平发展时间,

肖乐天冲着隔壁舰长室努了努嘴,低声说道“我的傻媳妇啊,你真当我会不留后手就离开咱们的根本,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预测到了离开后的各种小人心思……”

“大不了一切重來,我留在亚洲的资源看起來庞大的很,但是对于我來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有时候想要建立一个新世界,就必须要打烂一个旧世界……而这个砸房子的人,绝对不能是我……”

肖乐天突然挺直了腰杆,一把抱住虎妞的脖子,一个长长的法式深吻就印了上去“宝贝啊……想要成大事,手里就不能沾太多的脏东西,真正的高手就要学会借助敌人的手,來达到咱们自己的目的……”

“呵呵呵,现在我的好媳妇,再配合我一下,让这群英国人确信我是一个酒色之徒吧……咱俩真的有好久都沒有亲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