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龚半伦的利口/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沒想到龚橙居然会用这样的开场白來进行如此重要的谈判,卖国在龚橙的嘴里居然有这么多的道道,

“圆明园是谁修的,是全天下汉人的血汗钱修的,你们真以为烧了满清会心疼,跟他们的国祚相比,一座院子又值什么,”

“几百万战争赔款算什么,最后买单的是谁,还不是汉人的税金,满人祖宗们有一个纳税的吗,”

“我龚橙现在变成人们口诛笔伐的卖国贼了,可是你们想想啊这一国就算我不卖,你当他们满人不会卖吗,大清海关现在是谁在管理,那是爱尔兰人赫德在管,海关重地都卖给洋人了,你说他们会在乎一座破院子,”

“凭什么我龚橙來背这个屎盆子,六年前的那场战争就算沒有我龚橙出面,也会有王橙、李橙……出面,再不行人家满人大爷们捋袖子自己亲自上來卖不行吗,”

“什么狗屁的民族大义,我呸,那都是唬人的,国是什么,国就是一批人登顶拿着大义名分压榨另一波人,百姓就是牛羊,皇帝就是土匪,六年前的那场战争早就让满人想明白了……”

“以前是满人拉着蒙人、藏人还有一大批异族共同吃咱们汉人,现在多了一批西方强盗也想來分一杯羹,刚开始满人不愿意啊,结果让西洋强盗们抡拳头一通胖揍,现在服了吧,”

“哎……”龚橙长叹了一声“你们且看吧,这群满人算是想明白了,跟洋人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他们也只能给洋人搬椅子凑在桌子上一起吃,他们所求的就是洋大人们多少要点脸,可别把他们彻底给挤到桌子底下啊,”

“陛下啊,陛下……这满人朝廷上已经亲自开始卖了,我这二道贩子也就不值钱了,英国人已经隐隐有了抛弃我的意思,我总得给自己找个养老的出路啊,”

“洋人我是不敢指望了,这群王八蛋只认利益,用得着你你就是贵宾,用不着你你就是丧家犬……想來想去还是咱们同文同种最可靠,陛下啊,我愿意奉上法国人的所有底细,给琉球带來和平,只求风烛残年的老朽废物能在那霸城里有一块养老之地啊,”

说到这里龚橙跪倒在地,失声痛哭凄惨的让所有人心悸,

“贵使请起,快快请起,”尚泰王还是年轻啊,看到面前的老者如此凄惨痛哭他的心立刻就软了,不过年轻的王可沒有注意到,当龚橙顺势被扶起來之时,那眼睛里流露的都是饿狼一样的光,

谈判到现在正式进入主菜阶段,双方唇枪舌剑开始一条条的捋顺细则,在一旁的日本外籍战士岛津大郎已经看傻了,他第一次发现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居然跟菜场卖货的一样讨价还价,

“法国人是真打不动了,并不是他们伤亡太大而是大后方出问題了,在印度也就是古称的天竺哪里,英国人正和法国人较劲呢,今天攻击琉球的舰队全都是法国人从印度调來的……”

“对对对,陛下说的沒错,法国人的大后方已经空虚了,他们表面上看气势汹汹的,可是心里怕的就是英国人抄了他们的老窝……”

“法国人真的沒时间耗下去了,他们现在万分急切的想回去,所以这时候真的是谈判的最好时机……”

“十万两,我拍胸脯做主了,把战争赔款做到十万两怎么样,不多了,这可真不多了,法国人也要台阶下啊,他们也要面子啊,死的那些士兵也要抚恤啊,”

“什么,你说法国人干嘛不给琉球赔款,你这不是抬杠吗,要是你这种心态,法国人逼急了可就更不走了,到时候跟咱们琉球死扛了,最后吃大亏的还是咱们啊,”

“弱国无外交啊,这不就是血淋淋的现实吗,别说琉球了,大清怎么样,照样也得捏鼻子认了……这样吧,我把十万两给你们谈成分期怎么样,三年还清,这可是最最低的条件了……”

岛津大郎都看呆了看傻了,他发现龚橙这老头口才真的是不错,一桩桩一件件说的明白有条理,而且话里话外完全是站在你的角度上去分析,让你完全感觉不到对立情绪,

现在的岛津大郎由于他的反水而救了龚橙一命,自然有资格近距离旁听这次谈判,他站在尚泰王的身后就像一根钢铁标枪一样挺拔,虽然周围御林军投向他的目光都有点复杂,可是他的面色却沒有丝毫的变化,

“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也知道你们心里在骂什么,不就是叛徒吗,这个骂名我背的动,为了我心中的信念,我今天就当这个叛徒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双方唇枪舌剑之中,琉球赔偿给法国人的金额降低到十万墨西哥鹰洋,而且分三年还清,

法国特使代表法皇陛下和琉球国王签订友好协议,法国承认琉球的独立主权,琉球也向法国开放港口,双方商业往來采取最惠国待遇,

最后的协议将在三天后再琉球码头签署,而这时候谈判突然陷入僵局了,

“陛下,这次签字仪式必须要盛大,要无比的盛大,这是莫里哀特使的最后要求,如果达不到法国人满意,恐怕之前所有条件都要泡汤了,”

“盛大,怎么个盛大法,按照哪国的标准执行,”蔡瑁敏感的就感觉到这个要求有点问題,而且范镰老掌柜眼睛也眯缝了起來,

多年经商的人自觉都很敏感,谈判桌上的每一丝变化他都能感觉到,老掌柜知道越是谈判最后提出的要求,往往就是最大的陷阱呢,

之前几十项协议都艰难的达成了,就剩最后一个条件了,就好像登山一样就差最后一步就能登顶了,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放弃之前的努力,人们的情绪在这一刻都比较松懈和敏感,

真正谈判的高手总是善于抓住对手心理上的每一个破绽,耍心眼看的就是最后这一哆嗦了,

龚橙故作轻松的打开折扇扇了扇暑气“法国特使有这样的要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要知道拿破仑三世可是个要面子的人,他并不是那种顺位继承的皇帝,他的登基靠的是阴谋和背叛,可以说是踩着无数尸骨走上皇位的,”

“这样的人极其敏感,因为他的统治下反对的力量一直都很强大,他想要坐稳皇位,就必须得到一个有一个的胜利,因为只有胜利才是他安稳民心的唯一手段,”

龚橙用扇子骨敲打着手下,若有所思的说道“协议越盛大,法国国内的媒体就越好做文章,到时候他们粉饰出一场大胜出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三天后,在琉球的码头上,特使莫里哀,海军上将布鲁斯,再加上一对仪仗兵都会参加签字仪式……”

“到时候自然有专业的照相师记录整场仪式,而这些都将变成法国人稳定国内民心的武器……届时再來一场盛大的阅兵仪式,两国军队在一起进行队列表演,然后一起聚餐这也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啊,”

说到这來范镰突然开口了“不妥,不妥,法国人要盛大的仪式可以,我们乐天洋行有钱,可以送一个规模盛大的仪式,但是带兵登岛,实在是不妥……”

老掌柜也说不出哪里不妥,但是他就是心中隐隐的有所担忧,而龚橙噗嗤一笑“多虑了,多虑了,法国人登岛无非一二百仪仗兵罢了,到时候琉球愿意派一千两千都随便,阅兵仪式也不过就是欧洲人的传统罢了……”

说到这里龚橙觉得应该甩出最后的杀手锏了,他把折扇啪嗒一声丢在茶几上,面色冰冷的说道“陛下,诸位大人,不能再拖下去了,早早签了协议,不仅琉球万民有福,而且肖乐天肖丞相也有福了,”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琉球君臣全都站起來惊呼,

龚橙长叹一声“哎……我就跟您们说实话吧,肖丞相根本就沒有死在欧洲,他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哦……可是,如果你们再拖下去,肖乐天不死也得死,”

“英国人还是对我说实话的,如果时间推测沒有错误的话,现在肖乐天就应该在回国的旅途中,就在大海上……而法国人正满世界的追杀他,大西洋舰队、地中海舰队,包括印度洋舰队,都等肖乐天送上门呢……”

“签吧,赶紧签协议吧,只要白纸黑字签成了,就算法国人再不要脸,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大海上追杀一国的丞相啊,”

这是压垮琉球君臣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肖乐天还活着的消息就如同一道惊雷一样劈在了他们的心上,

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肖乐天现在也陷入到了危险之中,法国人的战舰正满大海的追杀呢,这下來连老掌柜都动摇了,琉球亡不亡国不重要,重要的是姑爷得活着,自己的女儿不能守活寡啊,

不等尚泰王开口,范镰就应承下來了“马上安排,不要三天了,时间定在后天上午,咱们那霸码头不见不散,”

“好,痛快……陛下,您的意思呢,”龚橙扭头盯着尚泰王,

年轻的王微微叹息了一下“來人啊,准备酒宴,本王要酬谢龚先生,”

大功告成,龚半伦内心狂喜的都要跳起來了,他表面上云淡风轻的但是心中已经欢喜的要唱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