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 四个疯子/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坐坐,大家都坐,火气这么大干嘛,來來來,喝酒……桦山家老啊,我敬您一杯,林震就是个狗脾气,要不是最近大事太多,他也不至于发火……”

谈判这东西就得有一个黑脸一个红脸,当火药味最浓的时候,脸皮厚的金胖子开始打圆场了,在他的嬉皮笑脸中,愤怒的众人都坐回了原位,就连被吓傻的艺妓都让他给送出去了,

“哎……美女你高抬脚,小心地上有杂物绊倒你……哎哟您看看你,说高抬脚还不停,踩到木刺上了吧……”

在场的人无不愕然,大家眼睁睁的看着金胖子伸手搀着浑身哆嗦的艺妓送出了屏风,直到艺妓拐弯的时候,这个死胖子还不忘耍宝呢,

“高抬脚啊,小心楼梯……”话沒说完只听外面咕咚咚一阵乱响,在座的人都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金胖子的表情让大家猜出來了,

疼,痛苦,金胖子五官都快缩到一起了“哎呦……我说小心点小心点,结果还是摔下去了,这得多疼啊……”

金胖子的插科打诨告一段落了,当胖子坐回自己的位置后,项英开口了“家主大人,这次是我们失礼了,我向岛津家和桦山大人道歉……”说完微微鞠躬,

“这次我们不是來游玩的,我们來到鹿儿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跟岛津家借点战争物资,不白拿我们给利息,给双倍的利息,”

“哦,战争物资……”岛津忠义用扇子骨轻轻敲打着手心“想要什么呢,弓箭、长枪、太刀……这些东西恐怕琉球是看不上的,难道你们要借我们日本的鸟枪,哈哈哈……”

项英眼睛死死的盯着岛津忠义,就这么看着他笑,到最后岛津忠义笑不出來了,尴尬的咳嗦了两声,

“家主大人,我们想要的很简单,就是炮弹和火药,除此之外别无他求,”项英冷冷的说道,

“沒有,沒有,沒有,我们岛津家还是中古时代的士兵呢,哪里有那么先进的东西,而且就算有点火药也是给鸟枪用的,沒法用在你们的大炮上啊,”岛津忠义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点跳了起來,

岛津久光、桦山栗源包括竹中井上他们也都急了,一个个摆手摇头“沒有,如果你们要太刀长矛,我们岛津家送你们都可以,火药和炮弹真的沒有……”

岛津家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日本现在还沒有明治维新,国门属于半开的状态,这时候西洋武器各家都很难买到,在加上西方对亚洲都有不同程度的武器禁运,很多先进的武器也是受到政策的限制的,

比如说现在比较先进的线膛枪,哪怕是前装型号的也只能卖给大清国,因为英法美俄刚刚和大清签完了协议,法律是保护这种武器贸易的,

可是其他亚洲国家就沒有这个待遇了,他们只能得到几百年前的老旧滑膛枪,甚至还有拿破仑时代的库存稍微翻新一下,就卖给日本人的情况,

在这种严重的禁售政策中,日本国想得到几把好一点的洋枪还有先进的颗粒化火药,那难度不亚于登天,

竹中井上悲愤的说道“诸位贵客,你们也知道日本国现在的情况,我们沒有肖乐天那样精通西方政治的英雄级政客,我们根本就买不到最好的西洋武器,我们真的沒法帮你们,”

桦山栗源抬头就是一大口酒“沒有就是沒有,哪里又那么多的废话,就算有我们也未必借出去……你们不就是想跟法国人对抗吗,能打赢吗,到时候我们资助了你们,然后法国人的怒火冲我们來,”

岛津久光冲桦山栗源一瞪眼睛“闭嘴,还嫌不够闯祸吗,岛津家和琉球一衣带水、唇亡齿寒就应该相互依靠,怎么能说如此无情的话……”紧接着老头冲项英他们低头表示歉意,

“实在是很抱歉,我们岛津家别的都有,就缺西洋武器,您们的提议实在是太难了……”

金三顺看着这群演戏的岛津重臣们,嘴角的憨笑变成了冷笑“诸位大臣,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四人的身份,你们的忍者难道沒有提前告诉你们吗,”

“我叫金三顺,我的爷爷就是琉球吏部尚书金长森,在肖丞相沒有入驻琉球之前,我爷爷和你们岛津家沒少合作啊,用不用我把过去的事情都说一遍,”

金胖子一开口让对面这群人脸一下子就红了,而金三顺这次不想唱红脸了,他冷冰冰的说道“念在金家多年和岛津家合作的关系上,这一年來我爷爷帮你们采购了多少货物,远的不说了,三个月前我们金家买斯宾塞的时候,为什么多买了二十支柯尔特左轮,那是给谁买的,”

“沒有火药,扯淡,我金三顺用不用把之前的交易写个清单出來,你们岛津家光过我们金家的手,就买了多少……”

轰的一声,这下日本人脸上算挂不住了,岛津忠义脸都紫了,他把扇子狠狠的摔到榻榻米上“够了,你们太失礼了,我岛津家四百年强藩,从來沒有遇到过这样无礼的客人,念在我们有通家之好的情谊上,我不为难你们,请你们马上走……”

驱逐令一下林震压着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住了,他一拳砸下去差点把榻榻米给砸穿了,火爆的年轻人跳了起來大吼道“该死的日本挫子,丞相当年就不应该宽恕你们,丞相高贵的血也洗不掉你们民族根性上的污泥……”

“看看那霸港吧,就属你们岛津家的商人最多,你们削尖脑袋在琉球赚钱,丞相大人照样一视同仁,这些恩情你们都忘了吗,”

林震瞪着血红的眼睛指着岛津重臣们咆哮道“今天这火药你们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别以为法国人和我们战斗,你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这是做梦……琉球就算国灭了,我也要炮轰鹿儿岛,炸塌你们的城……”

这下可算捅了马蜂窝了,岛津久光大吼一声“巴嘎,如此胆大妄为……來人啊,给我抓起來,”只听哗啦啦一阵碎响,无数纸屏风被撞碎了,一大群武士手握太刀包围了上來,

就在这一刻突听楼下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那些刚刚下楼的水兵已经和小姓们干起來了其中还夹杂着怒骂之声“刘老六……我日你姥姥的……你害死大人了,”

就在一片混乱之中,一向沉默无语,几乎沒有存在感的蔡璧暇发飙了,这个小女人不愧是将门虎女,她从酒席末尾跳了出來,伸出双手在人群中大喊,

“住手,所有人住手,能不能听我一句……够了,都别鬼叫了,姑奶奶我是蔡瑁的女儿,现在琉球水军就得听我的……”

这一声喊的好大声,而且好有道理,现在四人组里蔡璧暇还真的算是水兵的直系领导了,谁让蔡瑁是她爹呢,

楼下的水兵停手了,而日本武士也在家主的眼神示意下不动地方了,蔡璧暇笑着冲岛津忠义说道“男人们火气都太大了,让我这个弱女子说两句道理好不好……家主大人总不能连我的话都不愿意听吧,”

蔡璧暇人畜无害的笑了一下躬身从地上吧岛津忠义的扇子捡起來了,讨好的递了过去“家主大人,这象牙骨扇价值不菲,可别弄坏了,怪可惜了的……”

女人果然能麻痹众人,尤其是蔡璧暇这种身份高贵又长得漂亮的官家小姐,迷惑性就更强了,岛津忠义叹息一声就去接扇子,

“哎……蔡小姐也要体谅体谅我们岛津家的难处啊,”

“体谅,我绝对体谅……我体谅你妈,”当蔡璧暇身子距离岛津忠义不到一米之时,突然身形如灵猫一闪,一道黑影就冲过去了,

掏枪,扳动枪栓,顶脑瓜门……这一套刷的行云流水一般,就连武功高强的桦山栗源都來不及阻止住她,

“坏了,疯女人要绑架家主……”周围的武士吓的脸都白了,可是现在已经來不及了,

时间太快了,快的所有人都沒法思考,蔡璧暇马上就要得手了,现在谁都沒办法阻止住她的进攻,岛津忠义马上就要沦为人质,

就在周围的人已经绝望了,就在项英他们想要欢呼之时,异变突起从房顶上嗖嗖射下两道黑影,一道直奔蔡璧暇手中枪,而另一道直奔女孩的额头,

忍者,这个古老的职业又一次发挥了他的作用,岛津家是四百年强藩,怎么可能沒有忍者贴身保护呢,

“啊……”蔡璧暇一声低呼,肩头被黑影划破,手中的手枪也被打歪了,紧接着一条人影就好像变出來的一样,正好挡在她和家主之间,

刀光闪过,锋利的肋差就要割破蔡璧暇的喉咙,但是这一刻项英大吼了一声“住手,我看谁敢动手,那就同归于尽吧……”

众人回头一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项英居然溜到了天守阁外的回廊处,正是迎着大海的那一面,项英手上的左轮枪对准山脚下的海湾,

“只要我开枪,海湾里一百门西洋火炮就会炸平这里,你们敢不敢赌命,你们敢不敢,”

疯子,这就是四个纯疯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