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威逼岛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教育出來的大学生,就是有这股疯狂劲,这也不是他故意教的而是肖乐天一路走來所言所行,周围人有样学样罢了,

而十**的年轻人正是崇拜偶像的岁数,肖乐天以弱军平定一国打的日本人满地找牙的经历现在早已经是传奇了,

那霸血火一夜,残血旗在空中飘扬,肖乐天在最高处呐喊疾呼的形象已经烙入这些年轻人的灵魂深处,甚至很多学生正在串联准备捐出自己的吃饭钱,请西洋工匠为丞相大人塑铜像呢,

不要那种摆姿势的死板铜像,就要照片里那一幕幕冲锋战斗的光辉形象,让那一切都定格在真实的世界中,直到永远,

看看这群孩子们吧,这也就是现在这个时代通讯不发达,他们要是知道欧洲普奥战争中石桥奇迹是什么样子的,估计这群学生还得疯了,

肖乐天是个敢拼命的疯子,他的学生更是一群敢拼命的小疯子,项英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岛津家敢不给炮弹火药,他们就要用绑票的手段去抢,

四人组合分工非常明确,项英是团队的大脑但是武功也是最弱的,别看他叔叔厉害但是项英从小并沒有学武,这点连金胖子都不如,

项英是团队的智囊,也是让岛津家最想不到的奇兵,他要完成的就是最后一杀,最后一道保险由他來控制,

金胖子是用來缓和气氛的,而且金胖子对岛津家的底细知道的也最多,由他推动谈判是最合适不过的,

林震就是个猛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激怒岛津重臣,吸引最多的火力和最多防守者的目光,

而蔡璧暇为倒数第二重要的杀招,她用女人身份伪装接近岛津忠义,猝不及防进行绑架活动,

但是蔡璧暇只是倒数第二的杀招,别以为女人会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别忘了岛津家向來有四百年无暗主的俗语,这群人可不好对付,

更何况还有忍者这种诡异的职业存在,蔡璧暇成功的几率看起來很高其实并不高,

这四个高智商的孩子在大海上就已经进行了几十次的推演,他们相互变幻角色,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扮演岛津一方,然后尝试在纸面上进行推算,

我项英要是岛津家主应该怎么拒绝你们,金三顺当了岛津家主又能怎么拒绝,就这样一遍一遍的來回推算分析,最后四人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

“岛津家的东西可不好拿,最大的可能就是遇到拒绝,琉球和法国之间的战况不明,这群日本大名心中的天平肯定更倾向于法国人,他们不背后给一刀就算够仁义了,让他们冒着得罪法国人的危险提供帮助,恐怕很难,”

求不到的东西那咱们就抢,四个小伙伴最后拿定了注意,就用最光棍最无赖的方式去抢,宁可当流氓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场宴会中,林震咋咋呼呼激怒了岛津家的重臣,然后金胖子跳出來当好人缓和气氛,紧接着林震又出來闹事,当岛津家失去耐性的时候,蔡璧暇再用女人的身份來劝解,

经过混乱冲突的双方肯定会对女人降低防御心,只要蔡璧暇能够接近到岛津忠义一米左右的范围,他怀里有手枪,袖口里面藏着匕首,都能轻而易举的控制住岛津忠义,

但是沒想到岛津家的忍者这么尽职,竟然连房顶上都有他们的影子,这就是孩子们见识浅了,在日本历史上屋顶向來都是忍者藏身之处,

黑衣忍者挡住了蔡璧暇的进攻,蜂拥而上的武士堵住了四名大学生的退路,但是岛津家万万沒有想到这群平均年龄将将到20岁的孩子居然还有后招,

死神的扳机最后还是放在了项英的手上,他趁着大乱冲到了贴近码头的方向,也不用拉门了,往外一撞纸屏风就碎成了无数块,

远处就是鹿儿岛的附属港口山川港,四艘战舰并沒有靠在栈桥上,而是横在海面上破损的炮门敞开着,巡洋舰左舷十多门火炮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项英的信号了,

碎浪者号一共有20门先进的后装线膛火炮,但是由于风帆战舰的独特格局,只能有一半的火炮面对天守阁,这就是10门火炮,

其他三艘飞剪船由于是民船改造而來的,炮位非常少每一艘战舰只能有四门火炮瞄准敌人,这样就有32门火炮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就是项英的底气,这就是四名学生最后的底牌,项少龙的侄子就算是个文臣,但是骨子里也流着彪悍勇猛的血,也许他们的祖先还真是西楚霸王项羽,

“都住手,都他妈的住手,海港里现在有一百门火炮已经对准了天守阁,只要我枪声一响,咱们就都同归于尽……”项英脸上的肌肉都狰狞了,他浑身抖如筛糠,这可不是害怕,他是激动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整个人都要癫狂了,

“想死就试试,大不了同归于尽……下面是一百门已经上膛的后装线膛炮,里面全是开花高爆炸弹……你们不是见过首里城炮台试射吗,你们的忍者不是给你们刺探过新式大炮的威力吗,”

“告诉你们,下面全是最新式的大炮……你们看,战舰已经发现我了,红色的信号旗已经升起來了……”

项英兴奋的狂跳,他左手持枪冲着大海,右手甚至从怀里掏出一根细细的烟火,顶头是白蜡封口,只要往栏杆上一敲,黄磷引火头就能接触空气,到时候鲜艳的信号弹就能打出去了,

“來來來……我看你们敢不敢赌命,是你们逃的快还是我们炮弹快,哈哈哈……就怕你们沒跑下两层楼呢,大炮就已经扯碎了你们的城堡,有种你就试试……”

光棍啊,无赖啊,岛津家重臣们眼睁睁的看着斯文的项英变成了一个泼皮无赖,他居然要跟在场所有的人同归于尽,

沒有人敢做危险的尝试,就连挡在蔡璧暇面前的忍者都住手了,那把肋差就停在女孩脖颈一寸之处,差一点就要切断她的喉咙了,

忍者不敢动手,因为忍者曾经看见过琉球新式炮台试炮的场景,那惊天动地的恐怖威力,他这辈子都望不到,

如果下面的战舰装填的是普通的实心弹丸,岛津家还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一听都是最新式的高爆炮弹,这帮重臣全傻眼了,

“你们……你们不是说沒有炮弹了吗,你们在骗我们,无耻之徒……你们是无耻的骗子,”

“不可能,你们在诈我们……战舰恐怕已经沒有弹药了,你们就是想用空炮糊弄我们,”

岛津久光和桦山栗源都气疯了,他俩握着太刀跟猴子一样跳跃喊叫,不过这只是给他们自己打气而已,到最后他们也不敢砍,

这时候金三顺又出來打圆场了“哎呦,几位想什么呢,就这破木头天守阁,顶多一轮齐射也就变成火海了,我们弹药虽然不多了,但是也不差这么一轮齐射的量……”

小胖子走到黑衣忍者的面前,盯着他亮晶晶的眼睛笑道“看什么看,难道沒见过这么帅气的少爷吗,赶紧把刀子拿开,估计下一秒你的同伴就得來送信了……”

黑衣忍者眼睁睁的看着小胖子把他手里的肋差给扒拉到一边去了,蔡璧暇顺势往后一退她也安全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楼梯处传來咚咚咚的脚步声,另一名黑衣忍者跟飞一样跑了上來,单膝跪在榻榻米上,

“主公……山川港一片大乱,中国人的战舰露出数不清的大炮……而且,战舰的甲板行居然出现了一大群被捆绑的西洋人……”

忍者浑身全抖起來了“真的是他们俘虏的,船上真的有好多好多西洋人俘虏啊……”

“啊,”人群一片惊呼,桦山栗源手中的太刀都拿不稳了,咣当一声掉在地板上,脸色惨白无比,

忍者说的沒有错,现在山川港里已经炸锅了,本來高大的西洋巡洋舰看上去就让人恐怖,在加上浑身上下全都是伤,杀气腾腾的更让人不敢靠近,

海面上那些低矮的商船、渔船下意识的都躲着碎浪者号走,所有人都只能仰望高大的船楼,其中不少日本国志士们咬碎了牙齿,心中不停的幻想本国也拥有先进战舰的场景,

就在港口气氛诡异的时候,突然碎浪者号升起了一面红色信号旗,就在大家差异的时候,战舰两侧的炮门全掀开了,黑洞洞的炮口杀气腾腾的钻了出來,

“疯了……这群中国人疯了……他们要轰炸鹿儿岛,他们要來杀日本人了……”

人群彻底炸锅了,满大街的人影一个个窜的跟老家着火的老鼠一样,男女老幼夺路狂奔,这个时代的日本人对西洋战舰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下关,又是一次下关事件,天照大神保佑……武士们准备反抗啊,咦,人都哪去了,懦夫……你们都是懦夫,”

混乱这时候仅仅是个开头,当碎浪者号上凶恶的水兵们推出一排排的洋人俘虏后,那些最后想要抵抗的武士也屈服了,

“逃吧,这群中国人居然俘虏了那么多洋人士兵……他们是不可战胜的,快逃吧……”

岛津忠义悲愤的热泪长流,他居高临下望着港口,山川港就如同灌入开水的蚂蚁窝一样,成片的黑影向着乡村和大山方向狂奔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