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 彻底谈崩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本从战国时期就有修城的传统,各地大名也就是豪强们,都会在自己地盘的险要之处修筑城堡,用來保护自己和周围的领民,

鹿儿岛其实并不是岛津主城的名字,鹿儿岛只是一个城下町,山川港是海港的名字,而岛津历代家主居住的城堡,叫做内城位置就在鹿儿岛城下町的北面,

这座内城和大多数日本大居城一样,高大坚固非常重视军事性和实用性,坚固的巨石包裹着城基,宽阔的护城河引來活水,在雪白的围墙上密密麻麻都是射击的空洞,

这座坚固的城堡守护了岛津家四百多年,在这么漫长的封建统治下,内城里有了非常严格的上下尊卑秩序,和数不清的规矩,

日本这个民族非常尊重规矩,有时候这种特性严重到了变态的程度,在家主的居城了,任何大声喧哗都是不被允许的,甚至侍女们走路都有严格的规矩,脚要贴着地面平移就跟女鬼飘一样,

还有那些护卫的武士,一个个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丝一毫的声响惊扰了主公的生活,

但是再变态的规矩也有人破坏他,今天从琉球來的客人就是典型的规矩破坏者,天守阁的骂声现在已经大到后厨房的侍女们都能听清了,

“桦山栗源,你丫的就是日本武士的耻辱,在琉球被丞相打的如丧家之犬一样,难民营里怎么就不关你一辈子,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

“巴嘎,巴嘎……”

“竹中井上你这个漏网之鱼,别以为你在琉球躲避了惩罚,你就是善人了,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我们琉球民众都看在了眼里,你一样也是侵略者……”

“巴嘎,巴嘎……你们怎么能忘恩负义,”

“岛津久光,岛津忠义……你们就是发起战争的刽子手,早晚琉球人民会审批你们的,”

“巴嘎,巴嘎……太无礼了,滚出去,滚出内城,萨摩藩不欢迎你们……”

……

骂声不绝于耳,而且用的都是非常纯正的萨摩口音,内城里面所有的下人和士兵都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岛津家雄踞九州,镇守着日本列岛的最南端,历史上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奈何不了的西南雄藩,今天居然让四名琉球大学生指着鼻子怒骂,

要知道就连天皇陛下的使者來见岛津家主的时候,也要彬彬有礼的,他们何尝遇到过这样的侮辱,

无数士兵和武士气愤的握紧了兵器,下意识的就想冲上去将这些大胆狂徒砍死;无数的侍女下人,吓的脸色发白,手脚都沒地方搁了,生怕这场冲突迁怒到她们,

整个内城已经处风暴的边缘,更象是火山爆发的前夕,所有人都在等候岛津忠义的爆发,好像下一秒四名大学生的尸体就要被拖出來一样,

可是争吵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岛津家的重臣们除了对骂巴嘎之外,就连拳脚相加都不敢,无数士兵和下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大海,他们知道主公这是在大炮的威胁下屈服了,

半个小时候,只听哗啦一声响,从天守阁的围栏上翻飞出一张矮桌,上面的杂物跟天女散花一样往下落,所有人只听啪的一声响,那张矮桌已经撞在地上粉碎了,

“滚,來人啊,把这些混蛋轰出去……把他们驱逐出鹿儿岛,驱逐出山川港,驱逐出萨摩藩……”岛津忠义终于爆发了,一群武士蜂拥而上不一会就押着项英等人满脸怒火的走下了楼梯,

谈判最终还是破裂了,就冲这场骂战,所有人也都猜到了最终的结局,这群中国人连一两火药都沒有借到,

项英面色铁青的走在最前面,不一会就看到了喝的醉眼朦胧的刘老六了,这家伙喝的都快睡着了,一看见项英他们走了过來,还伸手想让酒呢,

“滚起來,丢人的东西……”林震冲上去就是一脚,把喝醉的刘老六踢了两个大跟头,正想接着打呢,项英拦住了他,

“不要让人看笑话,带着他上船……下次战斗编入决死队里,”一句话已经注定了刘老六的命运,

内城的大门被紧紧的关闭上了,项英他们身边只有一对足轻押着他们返回海上,当四人回头向天守阁打量之时,才发现岛津忠义站在栏杆处也正在注视着他们,双方眼神中别有一番深意,

项英和岛津忠义他们并不知道,就在内城的下人居住区里,几名喂马劈柴的杂役正用一根碳条在劈柴上面写着小字,不一会的功夫写满字的劈柴就被隔着墙壁丢了出去,

在墙壁外面的山林中,一群采集竹笋、蘑菇这类山货的平民已经忙碌很久了,等的就是这份情报,很快那块劈柴就变成了野外篝火里的燃料,但是情报已经被转走了,

岛津家的统治看來也不是铁板一块,这些重臣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后厨房里劈柴的杂役居然认识字,他们居然是一群细作,

当项英他们穿行整个鹿儿岛城下町之时,才发现西洋战舰的真实威慑力,这时候的城下町里已经死静死静的,大街小巷里都是警备的武士和足轻,一个个小心翼翼的盯着这群搅和的天昏地暗的琉球学生们,

“看见了吗,这就是丞相所说巨舰大炮的威慑力,只要在火炮的射程之内,所有的道理都是咱们的……”项英低声的说道,

蔡璧暇望着海港里人影憧憧的战舰说道“是啊,不知道丞相大人所描绘的钢铁巨舰是什么样子,我想怎么也会比木质战舰更威猛吧,”

“那是自然的了,今天这个仇我算是记下了,以后我非要带着铁甲战舰过來,封锁山川港,炮轰鹿儿岛……”林震一如既往的狂热,

只有金胖子擅长自得其乐,笑呵呵的说道“浪费啊,你真浪费,干嘛炮轰鹿儿岛啊,要我说大炮一架,天天收保护费,不给再炸……”

“哈哈哈……”四人嚣张的仰天长笑,惊的周围的士兵哗啦啦的抓紧了兵器,尤其是那一队押运他们足轻,全都听懂了四人杀气腾腾的威胁话,一个个脸都气白了,可是还不敢翻脸,

琉球來客仅仅在岛津家的领地待了一上午,最终他们也沒得到想要的东西,只不过丢下一堆狠话后,战舰扬帆起航,

看着战舰慢慢驶出山川港,消失在大海的尽头,城市终于又恢复了人气,藏在山林里的市民们纷纷回到家中,该做生意的继续做生意,该工作的继续工作,生活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秩序之中,

但是在商业区的一间洋货铺子里,几名金发碧眼的欧洲人依然在分析今天的这场意外,他们的脸色严肃无比,

“诸位……大家都是从欧洲原道而來的,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但是想要赚大钱就必须要保持住我们欧洲人在亚洲的强势地位,所以不管我们的国籍都是什么,但是在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帮法国人一把……”

“帮忙,怎么帮,用我们的商船去战斗吗,我们那几门对抗海盗的火炮,能起到什么用,恐怕我的船是无能为力的,”

“是啊,那些中国人甚至能俘虏一艘法国人的巡洋舰,这说明他们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大的,我现在已经相信了欧洲传过來的新闻,肖乐天沒准还真的战胜了法国人,”

“就是,就是……我们就是商人,能帮的实在是有限……”

这时候第一个开口的商人长叹一声“先生们,你们要想想啊,如果法国人占领了琉球,那么这群法国舰队将多得到一处殖民地,他们的战舰将控制东亚的海洋……我们不趁这个时候和他们搞好关系,难道等他们以后报复吗,”

“上帝啊,你说的很对,拿破仑三世的脾气一向不好,他们肯定会报复的,”

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桌上的咖啡喝的跟白开水一样快,

就在这时候,紧闭的房门被敲响了,洋人们聘请的日本本地商人谦卑的走了进來,见到每一位洋大人都九十度的鞠躬,最后走到第一个说话的洋商身边轻轻的耳语了几句,

“哈哈哈,诸位先生们,你们不要再心疼自己的金钱和物资了,我现在找到帮助法国人的最佳方法了……那就是情报,我刚刚得到了一份最新消息,琉球的使者已经和岛津家谈判破裂,他们被驱逐了……”

“上帝保佑,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莫里哀听到后会很开心的,他也会感激我们的,这些游荡在外的孤狼沒有了战斗力,就连我们的商船都安全了三分……”

可怜的岛津家,虽然地处日本列岛最开化的最南端,能够轻松的接受新鲜的西洋事物,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那就是西洋势力的不断渗透,

欧洲的商人们早就在这里建立起了隐秘的情报网,岛津家的防御网早就被戳出了无数个漏洞,说不客气点就算岛津忠义晚上睡那个媳妇,都瞒不过这群洋人去,

碎浪者号满帆向南方驶去,这一路上无数商船都纷纷躲避,只有一些胆大的渔民凑上去企图卖点海货和粮食,祈求这些愤怒的士兵们能大方一点,千万不要吃相难看的动手抢劫,

还好肖乐天的新军军纪严明,沒有吃白食的习惯,四艘战舰整整买空了五艘渔船的货物,而且他们还从渔船上迎接到了几位稀客,

“王怀远,是王大人……”

“哦老天啊,坂本龙马,丞相用血救活的日本人坂本龙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