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破局之策/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怀远不愧是肖乐天亲自点名负责情报工作的干将,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到了日本国,而且就连岛津家都不知道他们的领地來了一名大人物,

“项英啊,项英,不愧是龙爷的侄子啊,你这胆子包了天了……还有你,金小胖子、林震、蔡璧暇,你们几个可以啊,炸沉一艘巡洋舰还俘虏了一艘,这场战役你们算是立下了头功啊,”

“臭小子们,”王怀远一人一拳就砸过去了,只不过到蔡璧暇这里沒有用拳头砸,反而揉了揉丫头的头发,

“小丫头啊,你这性子可……可真够泼辣的啊……”王怀远想说丫头性子野,可是不好意思说,只好婉转的用泼辣來形容了,

王怀远当这几个孩子都是自家子侄,也不客气直接就接管了碎浪者号的指挥权“满帆向南,去奄美大岛,刑堂在哪里置办了一处蔗糖产业,是我们的秘密据点,正好卡在琉球和鹿儿岛海陆的正中间,到了哪里就安全了……”

“坂本君,咱们先去舰长室密谈吧,”说完带着大家就往后走,这时候正好路过揉眼睛的刘老六,王怀远看着他那醉猫的样子就笑了,

“你就是千杯不醉刘老六,哈哈哈……这次你功劳大大的,给你记首功一件……”

刘老六狠狠的揉了一把脸,这时候可真的沒有醉意了“沒说的,装醉鬼骗人我还是擅长的,下次有这样的事情接着找我啊,”

原來刘老六还真是项英他们故意安排的泄密人,为了让日本人相信战舰上有一百门大炮,刘老六足足喝掉了四瓶清酒,还故意透露了一些不重要的情报,这才在最后的关头唬住了愤怒的岛津重臣们,

给刘老六记了一功之后,大家走进了舰长室,当实木舱门被紧闭之后,项英激动的一把抓住王怀远的手“王叔叔,你这次带了多少援兵,多少武器,我们什么时候反攻,”

看着激动的四名年轻人,王怀远苦笑着说道“援兵,你们知道塘沽、北京那边局势已经紧张到什么地步了吗,满清被一些别有用心人所鼓动,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八旗军队频频异动,京师里光被捕的刑堂兄弟,就不下一百多人……”

“有限的兵力要守护住工业特区啊,现在美国送來的头几批设备已经开始安装了,光码头上的龙门吊就花了咱们好几万银两,丞相早就说过了工业是国之命脉,这是咱们的根本绝对不能有失……”

“留在国内的兄弟们,早就做好玉碎的心理准备了,哪怕全军覆沒也要护住丞相事业的第一口元气啊,”

听着王怀远悲伤的叹息,项英四人就跟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椅子上“沒有援兵,沒有援兵怎么办……你们根本不知道琉球现在的样子,在法国人的轰炸下,成千上万的人惨死,能坚持到现在沒有崩溃已经是奇迹了……”

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的心态再强大也比不过常年征战的成年人,国头阻击战、海上突围、威逼岛津……一桩桩一件件已经榨干了孩子们的精气神,巨大的挫败感让孩子们几欲崩溃,

“怎么了,这就挺不住了,如果你们的肩膀只能担负这么一点压力,那么你们的未來的事业也就仅限于此了,”沉默许久的坂本龙马突然开口了,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的勇敢,正是你们成功的突围带來了我们最需要的情报,你让我们知道琉球还能坚守住,才给了我们应对的时机……“

“其次,正是你们拼死向岛津家施加压力,是你们的疯狂让摇摆不定的岛津家做出了最后的决断,你们才是最有力的推手……”

孩子们的眼睛渐渐的亮了,他们从坂本龙马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最后,我要郑重的向你们透露一份绝密……你们真的不应该向岛津家借物资,因为在日本,就有你们可以随意动用的军事物资……”

嗯,项英他们顿时愣住了“日本有我们随意动用的物资,”

王怀远笑道“丞相的战略安排从來都不是我们能够看透的,丞相在东亚的布局大到你们无法想象,真以为坂本龙马在琉球鬼门关走一遭什么收获都沒有吗,”

“实话告诉你们吧,自从琉球独立那一战之后,丞相就已经开始秘密资助日本国内的维新派,现在肖丞相才是日本维新派幕后最大的老板……”

“啊,”四名孩子兴奋的跳了起來,想大喊又怕泄密,一个个堵住嘴激动的要落泪,

坂本龙马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來“丞相一年多的时间为日本维新势力提供了几十万的银元资助,各种军火物资不计其数,就在我们即将前往的奄美大岛就有三座藏在山里的秘密仓库,火药这东西少不了你们的……”

“哎呀,早知道这样,我们还跟岛津家费什么口水,演什么戏啊,”林震气的直拍桌子,

王怀远摇了摇头“不不不,你说的正相反,你们这场戏演的非常好,你们这一搅合反而从侧面帮了我们的大忙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就在你们大闹天守阁的时候,坂本龙马就在内城里面……”

嘶……四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这才发现丞相的手腕到底有多高明,他虽然人沒有在东亚,但是他成功的建立起一个忠诚于他并能够独立运转的庞大机构,

新军、刑堂、日本维新势力、美国、普鲁士、曾国藩的湘军、甚至还有富庆那样的八旗异类……这么多势力纠缠在一起,形成了能够改变东亚局势的巨大力量,

这个正在孕育的巨人不仅长出了四肢,而且长出了自己的大脑,这可太难得了,人类历史上很多庞大的势力都是随着英雄而兴起,又随着英雄而陨落,

不仅仅是势力,甚至很多帝国都是昙花一现的,归根结底就是英雄给予了巨人强壮的四肢,却沒有让巨人进化出独立的大脑,

从肖乐天穿越的那一天开始,当他踏上这条争霸的不归路之时,他就一直在思考,如果给他塑造的这名巨人一个聪明的大脑,让他能够自己的去决断,自己的去分析,

不屑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当琉球在法国人的炮火下颤抖之时,虽然肖乐天留下的势力暂时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沒有还手之力,

但是这名巨人已经开始尝试自我思考,自我分析,企图在沒有主人的指挥下,挣脱枷锁战胜面前的敌人,

尚泰王在思考行动,琉球君臣们在思考行动,范镰梁坤们也在思考行动,项英蔡璧暇这些大学生们也在思考行动……现在刑堂的王怀远和无数兄弟们也在思考行动,甚至连肖乐天资助的日本维新派也都动起了脑筋,

每一个人都是巨人的一粒脑细胞,成千上万的人在思考就形成了巨人的大脑,虽然还有点不协调,虽然还有点相互冲撞矛盾重重,但是毕竟他走出了第一步,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王怀远平静的说道“我手里沒有能够突破法国人封锁的战舰,所以我只能先绕路來日本九州,和坂本龙马进行联系,在这里我们对局势进行的了简单的推演……”

“丞相大人当然沒有死,这一点我毫不质疑,肖大人那是多精明的人啊,欧罗巴的局势他看的清清楚楚,西洋人肚子里的蛔虫他都一条条的数过……法国人能杀的了他,做梦吧,”

坂本龙马也笑了“是的,当我看见那份胸口中刺刀的照片后,我第一感觉就是阴谋,这是肖丞相所制定的大大阴谋,虽然我不知道细节,但是我的感觉一向很准……”

项英他们几个一下子來神了“好好好,只要丞相大人不死,我们就不会失败,就算付出再大的牺牲,最终的胜利也是我们的……”

坂本龙马摇了摇头“但是你们也别忘了,从欧洲到东亚,一路驶來就算用最快速的飞剪船,都要将近三个月呢,我们怎么守住这三个月,”

“也正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和王大人制定了一项策反岛津家的计划,王怀远在暗,我在明,我们两人已经和岛津忠义秘密协商两天了,一直沒有结果,可是今天,让你们这么一折腾……”

就在项英四人听的入神之时,突然门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诸位大人……北面突然驶來十多艘日本関船,正向咱们接近……船头打的是白旗,”

“好样的,想什么來什么,走咱们上甲板,”坂本龙马第一个冲了出去,

这时候太阳已经西沉了,海面上一片金色的余晖,这片海域并不是主航道,在众人的视线里除了北方的十艘関船之外,大海上再无其他任何船只,

“降半帆……准备靠舷……來了,日本人來了……”在无数水兵的呼喊声中,打头的第一艘関船已经靠近了,碎浪者号抛下了十多条绳梯准备迎接関船上的客人,

项英都看呆了,望远镜中那个身影太熟悉了,怎么会这样,

“桦山栗源,竹中井上,还有在天守阁里跟咱们战斗的武士,他们怎么追上來了,”

还真是一大批日本武士,一个个顶盔掼甲满脸杀气腾腾的,不一会桦山栗源就从绳梯上爬了上來,跳到了众人面前,

桦山栗源一出场,就给王怀远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这位就是丞相座下最神秘,也是最有实力的刑堂长官王大人吧,在下桦山栗源,带领一千精锐岛津武士前來汇合,此后的战斗就拜托了,”

紧接着桦山栗源又向坂本龙马鞠躬行礼“龙马君,一切也拜托了,”

这时候桦山栗源才把目光投向项英四人,他表情古怪的说道“四位小英雄,果然厉害,能把我骂的动了真怒……尤其是你,金三顺你为什么骂我的祖宗,我就讨厌你们中国人这个样子,骂人总骂祖宗,”

四个大学生脸一下子就红了,紧接着桦山栗源又说道“你们要的弹药我们已经送來了,就在関船上,岛津家所有库藏全都在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