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阅兵式上的兵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法国能卖给我们战列舰,是不是你们进行的铁甲船实验有进展了呢,”尚泰王真是个孩子,他居然把肖乐天嘴里预言给摆在明处了,

莫里哀眼角抽动了一下,心中顿起波涛“哦上帝啊,这群亚洲猴子怎么会知道欧洲的科技进展,而且还是军事科技的进展,”

“这肖乐天果然是个怪物,这种话只可能从肖乐天的嘴里出來,这个男人对欧洲文明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不能留了,这个魔鬼绝不能留……”

想到这里莫里哀淡淡一笑,很里礼貌的对尚泰王说“陛下睿智,确实如您所说,法国的铁甲舰研究确实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在1849年我们法国就已经建造了蒸汽动力的铁甲舰拿破仑号,而且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大放异彩……”

“哦,那为什么这次派來攻击琉球的,都是风帆战舰呢,难道说法国铁甲舰的建造进程出现问題了,”尚泰王随口问道,而他的眼睛依然随着红色人潮而移动,

莫里哀心中暗骂,还不是巴黎那些混蛋卡住了海军的经费,而且害怕海军的扩张引起和英国人的交恶,否则怎么会整个印度殖民地连一艘蒸汽铁甲舰都沒有,

如果我手里有更强大的铁甲战舰,我就可以顶着岸防炮台的威胁抵近射击,那时候我们的登陆部队就能得到更强大更准确的火力支援了,我们又何苦搞这种费尽心思的阴谋诡计,

不过心里骂归骂,现在正是整场骗局最关键的时刻,这时候绝对不能断链子,莫里哀笑着说道“尊敬的陛下,最强大的武器当然要布置在最需要的地方,现在法国的国家利益在欧洲,在北美,在印度,并不在亚洲……”

“正因为亚洲处于法国国家利益的边缘地带,所以我们沒有必须派出最强大的舰队,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有签署和平协议的强力yuwang,这次战争仅仅是一次惩罚之战,如果不是肖乐天侮辱了法皇的尊严,那么这场战争根本就不会发生,”

“诚意啊,这就是我们法兰西的诚意,现在您还怀疑我们吗,”

莫里哀的精妙演技成功的扫除了尚泰王心中最后一点疑虑,而这时候滚滚向前的法国红衣军团已经越來越近了,布鲁斯将军距离尚泰王只有五十米,

龚橙现在也紧张起來了,他手心里全是汗,眼睛贼光乱转左右打量,最远处海上的五艘战舰现在看炮门紧闭,但是他知道射击甲板里的火炮早就装填好了弹药,最有经验的射手已经就位,

再看看面前滚滚向前的三个红色方阵,三百参与过沙漠丛林作战的老兵,已经做好了格斗的准备,虽然沒有弹药但是杀人不一定要依赖子弹,刺刀一样可以,

观礼台的周围一百多岛津家的武士名义上是來保护琉球君臣的,但是谁都不知道龚橙早就花高价钱策反了岛津大郎,就算不策反岛津大郎也得考虑考虑萨摩藩的利益,

三道绞索已经套在了尚泰王的脖子上,而这还不够,龚橙手里还有另外一道绞索,那就是整合过的满清密谈,

观礼的百姓人群中,孙细妹、常三好、倔驴子……等等密谈,现在伪装成普通的琉球百姓,正挤在人群中伺机而动,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能起什么作用,但是散步点流言,杀杀人放放火什么的,还离不开他们,

四道绞索现在已经开始收紧了绳扣,尚泰王所有的逃生机会已经全都被堵死了,龚橙利用高超的演技给了琉球君臣虚幻的安全感,而现在这场骗局终于到了收尾的阶段,

布鲁斯少将距离尚泰王只有四十多米了,这时候现场的气氛也越來越紧张了,龚橙冷眼观瞧年轻的王,发现尚泰王的表情不自然的僵硬了起來,

“范掌柜,刚刚我的问題您还沒有正面回答呢,如果这次合约真的签署成功了,我所想要的三成抽头,您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当着陛下的面,您最好给我一句实话……”

阴损啊,真够阴损的,龚橙知道当人们用自觉來判断危险局势的时候,这自觉往往就是最准确的,现在尚泰王嗅到了危险的味道,那么就必须要打断这种自觉,

果然,当龚橙的讨价还价之声传到尚泰王的耳朵里后,年轻的王被一下子打断了思路,那股敏锐的自觉突然消散了,

一切都已经來不及了,事到如今恐怕大罗神仙都难以扭转局势,布鲁斯少将已经带队走到了观礼台的边缘,

“法兰西皇帝万岁,”布鲁斯一声高呼,三百士兵托抢举在胸前,异口同声的高呼“万岁,万岁,万岁……”

莫里哀也从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狂热的大吼道“法兰西皇帝万岁,万岁,万岁,”

万岁声就是行动的命令声,当第三声万岁响起之后,龚橙手中的盖碗茶吧嗒一声就掉到地上了,老头手抖的跟鸡爪一样,

观礼台下面的布鲁斯少将,突然手中指挥刀挽出一个刀花,长刀直指观礼台上的尚泰王“法兰西的勇士们,冲锋……”

一声令下,打头的一百红衣士兵突然爆喝一声“杀……”震天动地的吼声中,士兵狂热的向观礼台冲了上去,

“第一方阵活捉尚泰王……第二方阵堵住御林军……第三方阵抢占码头……”布鲁斯将军大吼一声,随着人浪冲上了观礼台,

“护驾,护驾……”蔡瑁抬腿向莫里哀踢去,但是沒想到莫里哀身手如此敏捷,居然轻松躲了过去,他跳到摄像师的身边,冷笑着看着琉球君臣,就像猫戏老鼠一样,

“该死的法国佬,该死的龚橙,你们不要脸……”蔡瑁如同猛虎一样挡在尚泰王的面前,手中紧握左轮手枪,抬手啪啪啪就是三枪,

冲在最前面的三名红衣法军如遭电击一样,应声倒地可是冲上來的法军实在是人太多了,速度也是太快了,只见刺刀光芒一闪,侧翼的法军刺刀就捅穿了蔡瑁将军的手腕,手枪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场兵变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整个观礼台上除了事先知道底细的莫里哀和龚橙之外,谁都沒想到法国人居然这么不要脸,一时间大脑都停滞住了,

金长森和林远渺哆嗦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他们的手抖如筛糠,这时候反而是范镰老掌柜久经风浪反应迅速,他一把抓住龚橙的肩膀,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龚半伦,你这个老王八去死……你到底还是出卖了琉球国……”说完愤怒的老掌柜就要扣动吧扳机,可是这时候斜刺里突然冲过來一道身影,一脚就踹在范镰的肋骨上,

啪的一声,枪响了,但是子弹擦着龚橙的耳朵rela辣的飞向天空,龚橙被赶來的岛津大郎救了下來,

“我操,喂不熟的白眼狼……丞相大人宽恕了你们日本人,现在你们居然敢背叛,”蔡瑁捂着血淋淋的手腕,他在怒骂,他在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尚泰王,

岛津大郎的脸被恶魔面兜所遮挡,谁都不知道他的表情,但是这名叛徒最终还是给尚泰王鞠了个躬“陛下……法国人是要抓活的,请你们不要抵抗了,”

龚橙躲在岛津大郎的身边,这时候又有几名日本武士还有他的铁杆手下水狗都跑來保护他了,老头疯狂的叫嚣着“哈哈哈……现在知道我龚橙是什么人了吧,想跟我算计,你们还嫩的很……”

“老子就是爱买国,老子卖了满清,再卖你们琉球……你能怎么样,你们能奈我何,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西洋人就是老大……你们服不服,不服來咬我啊……”

“啊哈哈哈……特使大人,我如约把尚泰王送到您的手上了,后面的戏就看你们的了,”

冲上台子的布鲁斯向龚橙点了点头“你很好,怪不得英国人会给你高薪……你放心吧,法国的承诺也会兑现的……现在,所有法兰西勇士们,活捉这些反抗者,这就是我们的人质,”

法国人撕碎了一切的伪装,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法国人所用的计谋和当年西班牙人灭绝印加古国的手法一模一样,就是靠的欺骗和绑架,

“骗子,龚橙你就是个骗子,你不是说过只要钱吗,你不是说过只是想对付肖乐天吗,你的承诺呢,你这个骗子……”金长森如梦方醒,象一头疯虎一样扑了过來,但是这时候的龚橙他可沒法靠近了,

水狗抬腿当胸就是一脚,金老头从哪里冲來的,就被踢回了哪里去,金长森跪在地上胃口里的酸水都吐出來了,

“你……你骗我,你不是说过……说过只对付肖乐天吗,你不是说过只要钱吗,我好恨,我好狠我为什么相信你……”

龚橙从袖口里掏出扇子,嚣张的摇了起來“诸位大人啊,金长森说的沒有错,我俩其实早就有联系了,只不过金长森太愚蠢了,为了跟肖乐天抢夺那点权利,不惜跟我这个老骗子结盟……”

“哈哈哈,金长森啊,你说你骗的过我吗,我是说过事后捧你当琉球国的丞相,可是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你祖坟上有那根蒿草吗,你也配……”

龚橙拱了拱手“谢谢了,多谢你给老子帮忙,也多谢你给我透露了那么多琉球底细,你可是我的大功臣哦……”

话沒说完林远渺疯一样冲上去,抓住金长森的领口左右开弓就是大嘴巴子,一边打一边还哭,

“不要脸的猪狗……你是畜生吗……当年你投靠日本人,现在你又投靠老卖国贼,你是不是还想投靠法国人,”

“当年丞相为什么不宰了你,你为什么不去死……”啪啪啪,耳光打的异常响亮,而金长森已经羞臊的连招架都不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